56小说 > 女生小说 > 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 > 《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第二卷正文VIP卷 好肥好肥的一章
    周子雅看着眼前这个盯着自己,眼睛里带着精光,嘴巴张张合合,那有着不少皱纹的一张苍老的脸。本来最开始这张脸给她留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太差。可是现在她却觉得,她果然是个笨的,不会看人。

    这哪是她心中以为的一个贫穷却善良的老妇人呀。这明明就是带着自私带着精明的老妇人呀,只有一点她是绝对没有看错,真的是一个老妇人。那一张脸经过风吹雨淋太阳晒的脸,不但长满了皱纹,而且黑得厉害,上面还张了不少的斑,就连那头发也是花白了不少。

    “村长夫人,你这可是难为我了。这生意场上的事情,都是男人做主。哪有我们女人什么事情呀。我们女人也是插不进手呀。所以我家老爷的生意,我一个小女人,还真是什么也不管,也管不了。只管打理家里就成了。我哪里知道生意上面的事情呀。”周子雅收回一想胡思乱想的思想,赶紧说道。

    “周夫人,我知道这生意场上的大事肯定不容易,这不,就想要周夫人帮忙问问你家老爷,看能不能给我们指点指点。”村长妇人笑得更是客气和讨好了。她也知道,这周夫人别看长得跟天仙一样。可是在外面做生意的,这周夫人肯定是不行的。她开这个口,也是希望周夫人出口问问。

    “村长夫人,其实我们女人这去传话什么的,不但显得麻烦,而且从中也是传不太清楚。就算我家相公和我说了。我呀,是个笨的,可能听都听不太明显。到时候只怕不但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倒着拖后腿。更何况,这生意的事情,我们女人在里面参和也不太好。不如有啥想问的,直接叫村长和我家夫君协商。”周子雅直接把这个难题给抛到了司徒谙那边,反正自己处理不好,自家男人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村长夫人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会,才慢慢的勾了勾嘴角。

    她倒是想要,今天早上的时候,她也是和自家老头子说过这个问题。可是却是被自家老头子给拒绝了。还把自己骂了一通。

    自家老头子说了,说这些贵人的身份不简单,让她不要打什么歪主意,而且,人家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家只是借住两天,也是说了会给银子。人家只是一面之缘罢了,哪里会帮这么大个忙呀,叫自己不要异想天开。

    周子雅趁着村长夫人愣神的时候,赶紧给兰月使了一个眼色。

    “呀,夫人,这时候两位小公子该醒了。两个小公子要是醒了,第一时间看不见夫人,只怕又要闹得不得了了。”兰月在旁边收到了自家王妃的信号就找了一个借口。

    “你这丫头也是的,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周子雅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

    “村长夫人,我赶紧去看看那两个臭小子,不然他们吵起来,可是闹人得很,到时候吵得大家都不好了。”

    村长夫人就这样眼睁睁睁的看着人就从她的眼前离开了。她是想要留人的,毕竟她的算盘还没有成功呀,可是周子雅被兰月扶着,离开的速度快得很。弄得村长夫人还没有找到啥借口呢,人就已经跑了。

    只是村长夫人虽然心里郁闷,却并不打算就这样简单的放弃了。毕竟,这个冬天,村里死了这么多人,她家的生活这么不好过。家里人口多,她不得不为了家里的儿子,孙子,孙女的打算。

    “夫人,本来以为那村长的儿媳妇才讨厌,没有想到,这村长夫人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倒是想得美。”

    “呵呵,人有私心都是正常的。我们毕竟还住在这里,没有必要的时候,还是尽量客气一点,不要把脸皮都扯坏了。她愿意说啥,不要理她就好。”

    “我看呀,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村长夫人都是这样了,她那儿媳妇不好也是正常了。说不定呀,都是进了这个门,被村长媳妇给教坏的呢。”

    “呵呵,你这想法呀,倒是有点道理。”

    周子雅到了屋子里打发了下人,自己守着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这时候睡得正香。可是那睡觉的姿势可是不太美好。一个小家伙有点歪,另外一个倒是睡得正了。可是一双手却是非常不老实的在外面放着。她害怕冷着两个小家伙,赶紧给孩子把手又放进了被子里。

    她倒是不怪下人,毕竟她带这两孩子也是知道的,小孩子最喜欢把手放到外面,所以哪怕你才放进去,也许一会就又拿出来了。

    两个孩子睡着的时候,本来就因为两个孩子都是挑着父母的优点来长的,所以这两个孩子可真的是她自己看了都有一种非常自豪的感觉。毕竟,这两个孩子可是自己生的。自己的容貌和自家王爷本来就是长得非常不错,再加上挑着优点来的,可以想象长大了,这两孩子光是长相就不知道有多出众。

    两个小家伙的睡姿各有各自的独特方式,可是那睡得红红的小脸却是让人看得特别羡慕,那副睡得香的

    样子惹得周子雅心里有点小郁闷。毕竟她昨天晚上可是睡得不太好呢。毕竟换了地方,而且这香下的床

    ,那可真是硬呀,睡得她一身娇嫩的身体是真的不太适应。所以她没有忍住自己邪恶的手,朝着自己的

    两个儿子伸了去,轻轻的在两个孩子的脸上作乱了一把。不过两个孩子,也只是哼哼两声,并没有被吵

    醒。

    “像是两个小懒猪,这么能睡。”

    “小主子肯定是昨天坐马车坐多了,累着了,平常的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醒了。”对于一向爱给两个孩

    子找理由的兰月,这不,第一时间又开始找借口了。周子雅也看惯了,反正对两个孩子,自己这个当娘

    的跟兰月比起来呀,自己更不像是一个亲妈。

    “小孩子家家的,什么累不累的。”

    “小孩子怎么不懂了。小主子可聪明了。”

    好吧,她也承认两个孩子确实是聪明。而且平常精力也是足得很。屋子里气氛缓和,倒是聊得开心的时

    候,突然就听见外面传来很吵闹的声音。而且听声音,并不是一个人的声音,好像有好多人在说话,特

    别是一个妇人的声音尖得厉害。

    “外面出了什么事了,这么吵。”最先听见声音的是周子雅,她的耳朵一向灵敏,这时候听得她非常不

    舒服,恨不得自己的耳朵暂时不要听见这些声音。

    “啊,什么声音?”兰月自己还没有听见,嘴里疑惑的同时,也是竖起耳朵开始听了起来。这不,她认

    真的听起来,好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

    周子雅本来不想出去的,可是又觉得那声音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孩子。毕竟小孩子多睡觉是好的,更利于

    小孩子的生长。更何况,两个小磨人,如果没有睡好,把他们吵醒了,到时候可是要发脾气的。可是一

    点也不好哄。

    主仆出来之后走到堂屋就看见堂屋里已经有了不少人,有男有女,吵吵闹闹的,有老太太的干吼声,有

    妇人的哭声,有幸灾乐祸的声音。杂七杂八的混在一起,看得周子雅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她看见有

    一个长得很瘦的老头头,而且是一脸的刻薄相,本来就瘦还黑,那眉毛也是高,真是把刻薄二字像是写

    在脸上一样。现在这屋子里最大的声音就是这个老妇人的。这妇人穿得一身的破旧的衣服就不说了,她

    的眼睛视力也是极好,不但看见那衣服破,最主要的还是脏。不要说最容易显得脏的袖子或者衣领的地

    方,就是胸前面,那也是黑得像是要发亮一样。看见这样的老太太,她都觉得简直是在对她眼睛的挑战

    。毕竟过着王妃的生活,这样的极品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见过。

    “相公,什么情况呀?”周子雅凑近早就已经出现的司徒谙身边,扯了扯他的衣服之后才小声的问道。

    “村子里的事情。”司徒谙回答道。他也没来多久,也是从老妇人吼叫声听出了一些事情。具体真相如

    何,他还真是不清楚。

    此时村长的眉头都可以夹得死苍蝇了,盯着老妇人的眼光又是气又是无奈,还有一股恨意。因为有贵人

    在自家呢。这可是要给贵人留下好印像,不要说最后给的赏钱要多些,有可能,贵人一个高兴了,还会

    有更加大的好处呢。

    结果现在呢,他可是要脸面的人,被这老婆子弄得他在贵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这不是说他这个村长当得

    不称职嘛。这让他如何不气呀。气得恨不得骂脏话了。

    “够了,老张头,你还不赶紧管管你婆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非要在这里又哭又叫的。“村长盯着站

    在不远处像是一个哑巴的老头直接吼了过去。

    这个老张头简直是太丢男人的脸了,村子里哪个像他家里一样,什么都是妇人来说话了,哪家不是男人

    当家的,偏偏他家就是要搞特殊。

    搞特殊你就搞特殊,你在家里关起门来谁管你呀,偏偏他家那母老虎又是一个不得消停的,在村子里搞

    风搞雨的,弄得大家都不安生。

    “村长,你啊我家男人干啥呀,关我家男人啥事了呀。村长你是不是偏向那不要脸的呀?是不是不愿

    意为我这老婆子做主呀。怎么了,这儿媳妇打婆婆还是应该的了不成?是不是想要村子里的人都要向那

    不要脸的学习,都要不孝顺才好呀?”尖酸的妇人直接嗷的一声,叫得更加大声了,说出的话,更是一

    句接着一句的。

    “你..张婆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村长气得差点一口

    气没有喘过来。简直是气死她了。这个张婆子一天到晚的胡说,这样的话,她也敢张嘴就乱说。如果他

    主张不孝顺,只怕他的皮都要被村子里的人给撕烂了不可。

    而且,他现在也是一个老头了,将来还要指望儿子,儿媳妇孝顺他,给他养老呢。他主张不孝顺,难道

    还是希望自己老了,被自己的孩子虐待不成。

    司徒谙看自己妻子眉头不舒服的皱起,提议道“这里吵得厉害,只是村子里的小事情,村长自然会解决

    ,你要是怕吵,就回屋去呆着。”

    周子雅摇了摇头,她的耳朵太灵了,就算回屋了,也是听得见,只是声音会小一点罢了,没有什么太大

    的必要,而且她也有点好奇心,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算了,我也听听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她看了一眼,从进来这屋就一直跪在地上的一个女人,只是那女人似乎抱着什么东西,被衣服给盖

    了起来,她看不清楚。从进来之后,那女人就一直低着脑袋,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倒是没有看清

    楚她的长相。不过看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她觉得那女人一定挺冷的,毕竟穿得那样的少,而且还在冰冷

    的地上,这样的天气,外面还下着雨,也不知道她怎么忍受得了。

    “张婆子,你不要在这里耍浑,你要是耍浑的话,就不要呆在我这里。自己回你家里浑去。你不要以为

    我家老头是村长就好欺负。以为跟你们家张老头一样任你想要如何就如何,你做梦。这村子里,谁不知

    道你张婆子蛮不讲理。”村长夫人已经直接冒出来,对着张婆子开始吼。她可是不怕这张婆子,自家老

    头子弄不开面子,她可没有这层的顾忌。她非要撕这张婆子的脸不可。真当她家好欺负不成。她家男人

    可是村长,她可不怕这张婆子。

    张婆子想要骂人,可是盯着村长媳妇那张脸,她憋了半天,忍得脸都红了,才终于忍住了,毕竟,她一

    会还要求村长呢。

    “好,那就请村长给做主,我要把这不孝子分出去。”张婆子指着一个站着低着脑袋的男人说道,显然

    嘴里的不孝子就是指的男人。张婆子指着他的时候,男人才抬起头来。那是一张苍老的脸,可能是因为

    瘦的原因,显得眼睛特别大。

    周子雅看这男人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营养不良,身上没有半两肉的感觉。

    “分家?张婆子你要把你家老四分出去?你说真的假的?”村长真是惊讶极了,他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

    看着张婆子。谁不知道老张家呀,最是听话,最是能干活,最吃得少,可以说比牛还要勤快的就是张家

    的老四呀。这样的人,张婆子要把人给分出去。村长都怀疑天要下红雨了。

    “娘,不要,不要把我们分出去。娘,我会努力干活的,求娘给我们一条活路不要分我们出去。”男人

    这时候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透着一股让人说不出的疲惫。

    “休想,你这个不孝子,你想要不被分出去可以,那你就把你那不要脸的婆娘给休了。你只要休了那不

    要脸的,你就是娘的好儿子,自然不用分出去。”张婆了盯着地上的女人眼里透着一股吃人的恨意,像

    是要吃人的老巫婆。

    男人却是这个时候后退了两步,脑袋拼命的摇着,嘴里念着“不要,脸,我不要休我媳妇,娘,我不能

    休她呀。休了她哪里还有活路呀。”

    村长也是被这转来转去的事情,弄得脑袋更是晕了,为什么一会是分家,一会又是要喊休儿媳妇。这到

    底是唱的哪一出戏呀。

    “原来又是一场婆媳大戏呀。”周子雅无奈的说道。虽然具体的她不知道,但是核心她是已经完全领会

    了。想到自己也经历过的婆媳问题,顿时看向了司徒谙。司徒谙收到了这样黑暗的眼神看了过来,周子

    嘴眼睛里写着,我曾经就是被你那太后娘给欺负过。当时我就是这样的小可怜。

    想想她心里就肚子的气,太后那个老巫婆,一样的惹人讨厌。可是最后走的时候,她还是没有硬下心肠

    ,谁叫她是自己孩子的亲人呢。她可不是看在自己男人的份上,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同她计划。她可

    不是真的怕她。

    而且婆媳问题,是千年以来都存在的大问题,哪怕是现代那样的社会,一样是存在的,只是相对来说,

    比现在要好很多很多了。距离产生了美,也是减少了许多的矛盾。

    司徒谙看着自己媳妇的眼神就明显里面的控述了。他觉得那个老婆子真是讨厌,惹得自己媳妇想起了不

    美好的事情。

    “张婆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说分家,一会说让你儿子休妻的,你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农村人家,休妻可不是随便能干的事情。”村长警告这张婆子可别乱来,这农村人娶个媳妇可是

    不容易的,可是要花不少银子的。你要是休了,那有可能就再娶不到了,就算娶得到,你年纪大了,还

    有孩子,那更是要花不少的银子。除非真的是大事情,不能忍的,不然呀,一般是不同意休妻的。而且

    这休妻的事情要是在村子里面多了,到时候可是会影响村子里的名声,以后男娃要是娶媳妇,更加的不

    容易了。

    “村长,你要为我老婆子做主呀,老婆子我心里苦呀。现在要受这恶毒的儿媳妇作贱呀。那不要脸的呀

    ,在家里可是凶了呀,不听我这婆婆的,要打我的孙子呀,这是要造反呀。这样的儿媳妇,我张家哪里

    要得起哟。所以叫儿子休妻,结果我这儿子跟那黑心的女人是一伙的呀,一条心呀。不孝顺我呀,

    根本不同意休妻呀。我想要把人分出去,也不同意。这是要逼死我和老头子呀。坏心肠的呀。不得好死

    呀。”张婆子像是唱大戏一样的,一边骂一边哭的,弄得自己多委屈似的。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还都

    是一句句都是有理的。她是真的是受委屈的一方。

    村长媳妇盯着地上的女人一副奇怪的表情,在村子里,谁不知道老张家的四儿媳妇最是个老实,不会说

    话,乖巧的人呀。说句不好听的,打她都不会出声的。现在居然说她敢打张家的孙子,还敢跟婆婆动手

    ,村长媳妇是怎么也不会相信。

    毕竟这张家老四媳妇,可是一个根本没有娘家的女人,当初可是逃荒逃来的,可以说是孤身一人嫁进张

    家的,什么也没带,当然她也没有。对于农村来说,没有嫁妆,和没有娘家的女人,最是没有底气。在

    婆家都是会非常老实的。

    “娘,娘,我愿意被休,只要你愿意给银子给我闺女看身体,我愿意被休。我愿意。”这时候在地上没

    有声音的女人突然抬起头来,原来她的脸上全是泪水,这时候随着她的动作,周子雅才发现,原来她抱

    着的是一个小女孩。

    女人那张脸上看着老妇人全是渴求,手里紧紧的抱着孩子,她的声音都带着颤抖,脸上还是青一块,紫

    一块的,明显就是被人打过的痕迹。妇人的头也是乱乱的。也是瘦得很,比男人还要瘦,如果要猜她的

    年纪,周子雅觉得从她的脸上来猜,起码有四十多了。

    “怎么回事?孩子都流血了,怎么没有看大夫?”也许是自己当了娘了,心就是特别的软,这时候看见

    那个孩子头上那红色的血,周子雅就特别的觉得碍眼。她只是为那孩子担心,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直

    接朝着妇人走去。她走到妇人身前蹲下了身子,也不理妇人看她的眼神,直接把衣服弄开一些,仔细的

    看着孩子,还伸手去摸孩子的呼吸和身体。她发现孩子紧闭着眼睛,还有呼吸,但是身上是非常的凉,

    一点也不暖和。而且那血也明显的就是才干的感觉。看样子,应该是伤到了脑袋。

    也许是之前老妇人太激动了,也没有注意,再加上周子雅站的位置,她还真的没有看到周子雅,这时候

    走出来,她才发现村长家里,居然有一个这么美的妇人。特别是那身穿着和长相,一下子就愣住了,根

    本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既然把孩子生下来就应该对孩子负责任。不要说对孩子一定要多么多么的好,但是一定要护着她

    们。不然你们就不要生。现在你们好好的站着,却是由着孩子受着这么重的伤。你们为人父母的没有做

    到你们该做的责任。不配为人父母。”周子雅直接把孩子抱到了自己怀里,也不在乎孩子身上把她一身

    漂亮昂贵的衣服弄脏。反而看着男人和女人,毫不留情的指责起来。看向这对父母的眼神充满了责怪。

    她觉得要生孩子,就要做好准备。不然就不要生。也许她的这样的想法不是完全对的,但是对孩子来说

    ,却是最好的。

    “村长,村子里有没有大夫?”她之前就在村子里住过,她也明白,很多村子是没有大夫的。如果哪个

    村子里有大夫,那个村都是要好一些。很多都是在镇上才会有大夫的。她想了,如果村子里没有,哪怕

    外面还下着大雨,为了抱着的这个孩子,她也只能让下人冒着雨去镇里把大夫请来了。

    “啊,有,村子里有大夫。”村长赶紧回答道。他们村算是运气好,村子里就有一个大夫,平常有个什

    么毛病村子里的人都会直接找村里的大夫看毛病。毕竟村里了的大夫,第一就是看个毛病不用太麻烦,

    跑太远,有个啥急的,也能第一时间赶到。第二个原因嘛,那自然是便宜了。村里的大夫可是比镇上的

    大夫要便宜好多好多。只是想到大夫的医术,村长赶紧补充了一句“夫人,只是村里大夫的医术肯定比

    小镇上的大夫医术。”

    “那麻烦村长先去把村里的大夫请来看看。”周子雅抱着怀里明显轻飘飘的孩子说道,现在外面下着大

    雨,这里离镇上也不近,就算派人去镇上,请来大夫都不知道要多久了。如果真有事,那真是远水救了

    不了近火,不如先把村子里的大夫请来看看。

    怀里的孩子瘦瘦小小的一团,这个小女孩不知道是有五岁,六岁,还是七岁,或者更大。可是要说重量

    ,她觉得这个孩子真的是比自己家的孩子重不了多少的感觉。而且,这里这么吵,这个孩子就没有醒,

    明显就是伤势造成她晕了过去。越是这样想,她越是为这孩子担心。

    “哎,好。好。”

    村长赶紧把自己的其中一个儿子喊来,让他赶紧去找大夫。毕竟这是为村里解决事情,现在明显有贵人

    出面,什么请大夫出的钱之类的,他也完全不用担心了。光是跑跑腿,又是救一条人命,村长哪里会有

    半点不愿意呀。

    本来之前特别吵闹的场面,因为有了周子雅的这突然参了一脚,瞬间就把一切都给打破了。如此,倒是

    还让这些场面安静了下来。之前吵得不得了的张婆子没有搞清楚的时候,第一时间还没有发出声音。倒

    是那在地上的妇人,却是发出呜呜的哭声。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