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885章 救治
    “你家在哪?”钱如怀看着明道红说道。

    “出城直走三百多里就到了。”明道红看着说道。

    “上车吧。”钱如怀看着明道红点了点头,随后看着驾车男子扔出了一锭十两的银子道:“走吧,不用找了。”

    “谢谢公子。”驾车男子看着手中的银锭子欣喜若狂的说道,十两银子可是差不多他大半年的收入了,跑一趟大半天时间的距离,这简直就是赚翻了啊。

    “恩。”钱如怀点了点头也爬上了马车,坐在马车之上之后,马车也立刻行驶了起来。

    刚刚坐下来之后,明道红就看向了钱如怀认真的说道:“公子,我的命格真的可以改变么?”

    “自然可以,你这命格虽然是大凶,但是遇见我就是你命不该绝,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命格是哪种,哪怕什么都不做,跟着我你也有机会逢凶化吉,更何况我还会出手帮你改名,等你见过你的父母之后,我就找个地方帮你暂时封住命格,短时间内你会和正常人一样。”看着明道红笑着说道。

    “好的公子。”明道红看着点了点头,钱如怀的面相她知道是传说中的面相,有钱如怀的帮助至少有八成的几率会改名,逢凶化吉。

    此刻张府之中,张启樵疏散了一群不解的宾客之后不久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盘膝坐下。

    “他没有道理骗我,练了,大不了察觉不对劲的时候我就立刻停止好了。”张启樵在房间当中盘坐下来心中暗暗想道。

    决定之后,张启樵就立刻开始运转了体内的功法照着钱如怀说的方式开始运转起来。

    “轰。”

    半个时辰左右,张启樵的身体发出了一声轰隆的声音,这是筋骨发出的碰撞之声,也是突破的声音。

    只看见张启樵眨眼间睁开了眼睛,脸上充满了狂喜。

    “宗师中期?居然突破了,而且真的可行,威力比之前强大了十几倍。”张启樵心中大声的喊道。

    “随意修改的都如此厉害,那传给君宝的那门武功还不是翻天覆地了么?我一定要得到,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那一招。”张启樵心中沉声想道。

    只见张启樵调息了一会稳定了境界之后,就立刻找了一批快马直接向着扬州城外的一个山头奔去,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张启樵就到达了一个山头,山头之上有着一个道观,名为清风观。

    “你找谁?”张启樵到达清风观门口的时候就被清风观的人拦住问道。

    “我找君宝,我是他的三叔。”张启樵看着拦住的人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你是君宝的三叔?那快进去吧,君宝在道观的后院里面坐着呢,他上次回来之后几乎每天都坐在后院。”门口的人看着张启樵说道。

    “多谢。”张启樵点了点头,随后就立刻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整天坐在后院里面?肯定是在修炼那一位传授给他的神功绝学,恩,我要怎么才能将那一式武功学来呢?”张启樵心中暗暗想道。

    “算了,静观其变吧,先见见人再说。”张启樵心中想道,不知不觉之间张启樵就到达了后院,一路上也没有遇见什么人,等到达后院之后,张启樵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坐在一个长凳上面静静的思考着,口中还好像念念有词一般。

    “君宝,君宝。”张启樵看着白衣男子立刻大声的喊道。

    “恩?有人喊我?”正在静心思考的张君宝听见声音立刻抬起头看了过来,当看见张启樵的时候,张君宝脸上也是出现一丝笑意说道:“三叔,是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三叔就不能来看看你么?今天三叔有空,刚好路过这里所以就来看看你了,哦,对了,三叔到达这里的时候听说你最近特别奇怪,就喜欢一个人闷在后院坐在那里,来,告诉三叔你怎么了?”张启樵向着张君宝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张君宝看着张启樵笑着说道。

    “想什么啊?告诉三叔。”张启樵坐在张君宝的长凳旁边笑着问道。

    张君宝看着身旁的张启樵想了想道:“告诉三叔你也没什么,我前些天不是出去救岳将军的嘛?路上遇见了一个前辈,我因为帮了他一些小事,他传给了我一招武功,他让我自己完善,我现在就完善一点点而已,我正在想到底要怎么全部完善呢。”

    “是么?那个前辈莫不是就是钱如怀钱前辈?”张启樵看着张君宝假装震惊的问道。

    “是啊,就是前辈,三叔,你也认识他?”张君宝看着张启樵问道。

    “认识,三叔遇见过前辈的。”张启樵看着张君宝笑着说道。

    “三叔,前辈很厉害吧。”张君宝看着张启樵笑着道。

    “是三叔见过最强的一个高手了,君宝,怎么样,要不要将你理解不透的告诉三叔,三叔帮你一起参透?”张启樵看着张君宝笑着说道。

    “不行,三叔,我答应过前辈绝对不外传的,除非是日后我自己领悟出了,那时候我可以将我领悟出的功法告诉三叔,现在君宝真的不能告诉三叔。”张君宝看着张启樵严肃的说道。

    “君宝,怎么?连你三叔都信不过了么?三叔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再说了,三叔是外人么?”张启樵看着张君宝皱了皱眉说道。

    “三叔当然不是外人,但是君宝答应过了前辈,所以君宝真的不能告诉三叔,三叔你也别问了。”张君宝看着张启樵说道。

    “好,三叔不问了。”张启樵看着张君宝认真的表情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

    “恩。”张君宝看着张启樵点了点头。

    张启樵和张君宝谈论了一会之后,便离开了清风观,在离开的时候,张启樵回头看了一眼清风观心中沉声想道:“你不告诉我晚我就只能自己来逼问了,君宝不要怪三叔,实在是前辈传给你的那门武功太吸引人了。”

    二个时辰之后,钱如怀他们的马车也快要到达明道红的家里,马车之内的明道红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的场景看着说道:“公子,我家很快就到了,不过公子你可不可以麻烦跟我一起回去啊,我爹我娘知道我嫁人,如果我跑回来他们肯定会骂我的。”

    “你要我怎么帮你?”钱如怀看着明道红皱了皱眉说道。

    “假冒我的夫君。”明道红看着说道。

    “不成,张弢婚约已经和你取消了,再说了,张弢的身份还没有那个资格让我冒充,这样吧,我会帮你搞定你的父母的。”钱如怀看着明道红淡淡的说道。

    “那好吧。”明道红看着的神色点了点头说道。

    很快他们到达了明府,下车之后马夫在钱如怀挥了挥手之下离开了,而明道红和钱如怀则是来到了关着大门的明府外面。

    “砰砰砰。”明道红走上前敲动了门环。

    门被打开之后,里面走出了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见明道红立刻惊讶的说道:“小姐,你怎么回来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啊?”

    “我爹娘呢?”明道红摇了摇头说道。

    “老爷和夫人在厅堂呢。”管家道。

    “我知道了。”明道红点了点头,随后看着笑着拉着钱如怀进入了明府里面。

    “这是谁啊?难道是张老爷?看着不像啊?”管家心中暗暗想道。

    “爹娘。”

    在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到达了大厅外面,只看见大厅里面做着一男一女正在聊天。

    不过当明道红声音传来之后,这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立刻惊讶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外面的明道红,只见男的大怒道:“道红,你不是今天嫁给张老爷了么?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回来会给家里带来大难的啊?”

    “爹,我和张弢的婚事已经取消了。”明道红看着男子说道。

    “取消了?你说什么?你这个死丫头,你真的是气死我了。”中年男子看着明道红生气的说道。

    “老爷,红儿既然回来了,你也不要这么生气,还是先问问红儿到底为什么会回来吧?”中年女子看着男子提醒道。

    “咦?红儿,你身后的这个公子是什么人?”中年女子看着明道红身后的钱如怀惊讶的问道。

    “这个还是让我自己回答吧。”在明道红要回答的时候,走到了明道红身前淡淡的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钱如怀,目前呢,道红是我的丫鬟,她的婚事也是我帮她取消的。”钱如怀淡淡的说道。

    “什么?混账,你这个不孝女,婚姻大事,皆要听从父母的,你居然因为一个陌生人取消了婚约?我要打死你。”中年男子大怒看向了明道红说道,对于钱如怀他也很生气,但是他更生气还是对明道红。

    “明城,现在明道红是我的丫鬟,是我家的人,你骂她没有意见,毕竟他是你的女儿,但是在我面前骂她,那就是不给我的面子。”看着中年男子也就是明道红的爹声音一冷道。

    “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给你面子?”明城看着冷冷的说道。

    “就凭如果没有我的指点,你活不过这个月,你近期晚上是不是长长做恶梦?”钱如怀看着明城淡淡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明城眉头一皱问道。

    “因为那就是你的大凶之兆,冤魂索命之征兆,你以为将你女儿嫁出去,而且嫁给姓张的大户人家就可以逢凶化吉,实话告诉你,你听得只是江湖术士之言,你这么做就是加快你们家的大难,张家和你名家本来就是相冲,根本不能互补,你将明道红嫁过去,不是加大了灾难是什么?”钱如怀看着明城冷冷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明城看着说道。

    “是不是胡说你还不知道么?你不仅做恶梦,而且半夜还会起身做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你的妻子。”钱如怀看着明城说道。

    “夫人?”明城看着中年女子也就是明道红的母亲问道。

    “老爷,你近期半夜经常会突然起身出去,跟你出去看见你居然去厨房里面吃东西,但是你确是闭着眼睛,而且有时候你会在明府里面跑步,甚至还会去库房里面拿出账本睁着眼睛修改东西,我以为你是清醒的,但是过去和你说话你却根本听不到,好像看不到我似得,第二天我看你完全不知道晚上的事情,也就不敢多问。”中年女子看着明城小声的说道。

    “这种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明城看着中年女子面色凝重的说道,随后看向钱如怀露出了一丝求救的眼神说道:“这位公子,请你救救我。”

    “现在知道求我了?你这些反常的举动从医学上来说是离魂症,从道学上面来说你是被鬼魅附身,最多一个月你身上所有的精气就会被抽干,那时候神仙难救。”钱如怀看着明城淡淡的说道。

    明城的这个症状也就是梦游而已,而且还是明城心理压力过大产生的,根本无须在意,好好休息就会没事了。

    但是,明城现在是越想越心惊,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害怕,看着万般焦虑的说道:“公子,你救救我。”

    “公子,你帮帮我爹吧。”明道红也是看着恳求道,明道红学习的是相学,趋吉避凶,对于驱鬼之事一概不知,不然也不可能会认为说的是真的了。

    “让我救你爹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钱如怀看着明道红淡淡的说道。

    “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我有的,我都给。”明城看着大声说道。

    “你觉得一些俗物是我看得上的么?不过我要的你的确可以给,我就要她,明道红,终身给我为奴为婢,只要你答应了,那么我立刻帮你驱逐恶鬼。”钱如怀看着明城指着明道红冷冷的说道。

    “我答应,你救我爹,我答应你。”明道红看着立刻说道,根本都没有考虑。

    “等等。”明城突然看向了明道红喊道,随后看着认真的说道:“这个鬼我不驱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