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830章 官威
    ..org,最快更新史上最强手机地图最新章节!

    “冤枉啊,大人,我冤枉啊,是王员外看上我妻子的美色侮辱了我娘子,不是我娘子勾引王员外的啊,我不告了,你把我娘子放出来吧。”他们一路上谈笑,突然路过了福安县的县衙,只看见县衙门口围着一群人,人群之中一个身穿布艺的男子正跪在门前使劲的磕头,额头已经全部出血。

    “马二,我家大人说了,证据确凿,就是你家娘子勾引了王员外,现在判关押一年,一年后你来县衙接你娘子吧。”县衙门口突然走出了一个衙役看着跪在地上的布衣男子说道。

    “贪官,贪官啊,我知道是王员外送给你一大笔金银你才改了判罚,狗官,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会有人来惩治你的。”马二跪在地上大声的嘶吼道。

    “哥,你说这个人说的是真的假的呢?如果是真的,那也太大胆了吧,这里距离京城可不算很远啊,他一个地方县官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实在是无法无天啊。”此刻钱如怀他们就站在外面,艳彩看着认真的说道。

    “不错,天子脚下,居然有这种贪官污吏,实在是让我没有想到的,如果此人所言属实,那么我回去之后必定要彻查刑部,这些家伙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这么进的地方居然还有这种贪官,让我如何还信任他们?”钱如怀看着艳彩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李鸿,你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单问他一人,还要问问周围的人,如果他的情况属实,那么今天我就为他做主,让这个狗官死无葬身之地。”钱如怀看着李鸿沉声道。

    “是,我这就去询问。”李鸿看着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向前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哥,你的杀心好重啊,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让你的心性有所变化的。”李鸿离开之后艳彩看着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心性担心的说道。

    “艳彩,你放心吧,我的心性已经达到完美,不会被杀心控制的,不过呢,必要情况下必须要实行重要的手段,只有这样才能威慑得住人。”钱如怀看着艳彩认真的说道。

    “恩,知道了。”艳彩担心的看着一眼,她本来想劝说杀人太多业力太大的,但是想起钱如怀的身份是人间至尊,哪怕是杀生千万也不可能沾染业力的,不过她对于钱如怀心性完美还是报以怀疑的态度,不过她也不想那么多了,到时候走一步是一步吧,她堂堂一个神仙难道还帮不了钱如怀么?

    ……

    “这位兄台,我听你说这个知县处事不公,不知道到底是如何不公呢?只要你如实回答,并且情况属实,那么你的冤屈倒也不是不可能释放。”李鸿越开了人群来到了马二的面前认真的问道。

    “你说真的?”马二抬起头看着李鸿认真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李鸿看着马二高傲的说道,身上涌出一股身居高位的气息,李鸿是的随身太监,可以算得上权倾朝野了,哪怕文武百官大多也要巴结李鸿,不然李鸿在钱如怀那里说两句坏话,让其不喜不久完蛋了么?

    “好,我说,半个月前,王员外到我家收租,以前都是他家的管家去收的,但是那天他刚巧路过,就自己过来收租了,看见我娘子美貌,就让家丁将我打晕,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娘子已经被侮辱了,我当然气不过,立刻就来报官。”

    “一开始林知县他还将王员外还有那些家丁抓了过去,当查明情况后就关押了王员外,但是第二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员外就被放了出来,并且我也从原告变成了被告,并且娘子也被抓走,最后居然变成了我娘子勾引他,我娘子一向恪守妇道,而且那天是我亲眼看见他打昏我强暴了我娘子。”马二看着李鸿大声的说道。

    “恩。”李鸿皱了皱眉点了点头,随后就看向了旁边的人问道:“他说的是实话么?”

    “说的是真的,这个林知县其实还真的算不得什么好人,这些年做的坏事太多了。”旁边一个路人说道。

    “喂,别说了,不然林知县知道你就倒霉了。”旁边的一个人拉住这个路人说道。

    随后再也没有人和李鸿说话,但是李鸿已经是知道了情况,推开人群,神情严肃的回到了钱如怀的身旁简单的将事情交代了一遍。

    “公子,天子脚下居然有如此狗官,简直就是朝廷的耻辱,只要公子一声令下,我这就传令让刑部来人将这个狗官抓住革职查办。”李鸿看着说道。

    “哼,让刑部来?不用了,回去后朕就要彻查刑部,天子脚下,居然会出现如此嚣张的县官,一个七品芝麻官都敢如此大胆了,官更大的不是要翻天了么?”钱如怀看着李鸿冷冷的摇了摇头。

    “王一,你去敲响大鼓,朕今天到是要看看这个林知县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如此大胆。”看着王一沉声说道。

    “是。”王一看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挤开人群,走到了县衙门前。

    “你干什么?”衙役看见王一立刻大声质问道。

    “干什么?你看不见我是要报案么?”王一冷笑道,然后直接拿起了一个大木槌,对着大鼓用力的敲动起来。

    这个时代告官和电视上差不多,都是敲鼓,然后升堂审案。

    “砰砰砰砰。”

    王一是宫中的大内高手,力量不知道有多大,敲鼓的声音自然是轰天动地,估计方圆一里内都听见了鼓声。

    “好大的力气。”四周的人纷纷惊讶的看着王一。

    “何人敲鼓鸣堂?”果然在王一敲响没多久之后,县衙里面走出了一个师爷打扮的男子大声的问道。

    “我。”王一看着师爷冷喝道。

    “你所谓何事?”师爷看着王一沉声问道。

    “自然是敲鼓鸣冤。”王一回答道。

    “鸣冤?鸣什么冤?”师爷问道。

    “为他。”王一指向了跪在地上的马二。

    “知县已经判他妻子入狱一年,无缘可鸣。”师爷看了马二一眼道。

    “大林皇朝颁布下的铁令,凡是大林统御之内,所有官员只要有人敲响鸣冤鼓就要立刻伸堂审案,如果不审,那就是蔑视大林皇朝铁律,怎么?难道福安县的知县要违背了么?”王一看着师爷质问道。

    “你说的不错,但是皇朝铁律也说了,必须是事实才可以伸冤,如果最后败诉了,那就要重则。”师爷看着王一说道。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你立刻去喊知县审案吧。”王一看着师爷说道。

    “好。”师爷抬头看了一眼王一,然后就走进了县衙。

    王一看见师爷进去之后,也走到了钱如怀的面前认真的说道:“公子。”

    “很好,待会这个知县审案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他的官威有多盛,只可惜我的身份今天却要暴露了。”钱如怀摇了摇头说道。

    “公子,其实您如果不想出面也是可以的,只需要王一拿出大内侍卫的令牌就可以直接审问这个知县了。”李鸿看着小声的提醒道。

    “不用了,我都已经在此了,岂可假借他人之手,行了,都不要再说了,进去之后看看情况再说。”钱如怀说道,随后笑着看着艳彩道:“艳彩,愿意跟我一起进去看看么?”

    “好啊。”艳彩看着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走向了衙门。

    “你起身吧,此事有我为你做主,你必定可以沉冤得雪。”人群被王一和王二挤开,当钱如怀走到马二身旁的时候看着马二淡淡的说道。

    “公子,您说真的?”马二惊喜的看着问道。

    “我家公子所说的话还能有假?你也是走运,居然遇见了我家公子,可以说,只要我家公子愿意出手的,那么当今天下没有什么是我家公子办不好的。”李鸿看着马二冷声道。

    “谢谢公子,马二给公子磕头了。”马二看着说道。

    “起身吧。”等马二磕了几个头之后钱如怀淡淡的说道。

    “是。”马二激动的站了起来,不过刚站起来身体就是一阵不稳,幸好被旁边的王二搀扶住。

    “公子,他跪的太久,加上磕地血液逆流,现在身体有些虚弱。”王二看着道。

    “有什么办法让他正常?”钱如怀道。

    “简单,只需要属下给他灌输一丝真气就行了。”王二看着恭敬的说道,随后就给马二度了一口真气,马二立刻感觉身体被一股热气包裹着,可以自由站立了。

    “谢谢公子。”马二感觉到身体变化更加觉得钱如怀身份高贵无比,感激的说道。

    “恩。”钱如怀点了点头。

    “你们都进来吧,知县已经同意重新开堂了。”师爷这时走了出来说道,说完后就让衙役打开县衙的大门。

    淡淡的看了一眼师爷,然后就带着艳彩等人走了进去,后面的那些围观群众感觉一定有热闹可看,所以纷纷跟在了后面。

    这个时代的县衙还是很大很辉煌的,可不像电视里面那样有些破旧什么的,每年朝廷都会拨下钱财装修县衙之类的官府,毕竟这个代表着朝廷的脸面可马虎不得。

    他们走了大概十几米就来到了升堂的地方,只看见房间里面左右两侧站着二十来个衙役,中间的位置上面则是坐着一个身穿红色知县官服的男子,男子此刻脸色有些不耐烦,他们还没进来就大声的喊道:“升堂。”

    “威……武。”

    左右两侧的衙役立刻大声的喊道,随后师爷对外喊了一声:“闲杂人等止步”。

    喊完之后师爷就走了进去,他们则是跟在师爷的后面走了进去。

    “来者何人,面见本官为何不跪?”他们刚进来马二就立刻跪下了,坐着的知县看见他们居然无动于衷立刻怒道。

    “大胆。”

    “放肆。”

    知县刚刚说完这句话,李鸿,王一等人立刻怒视着知县。

    “我大胆?我放肆?我看是你们吧?本官乃是朝廷命官,朝廷有铁律,面见官员,无功名者必须下跪,有功名者也要躬身行礼,你们居然说我大胆,信不信我说你们蔑视公堂?”知县看着李鸿等人好笑的说道。

    “你一区区七品芝麻官居然让我们下跪,真是好大的官威啊。”李鸿看着知县冷冷的说道。

    “哼,七品芝麻官,那又如何?七品官员也是官,而且我还是靠近天子脚下的官员。”知县冷冷的看着李鸿说道。

    “来人呐,让他们下跪。”知县接着看着左右两侧的衙役说道。

    “是。”左右两侧的衙役领命道,就要走到他们面前强行让他们跪下。

    “没想到一个区区的七品芝麻官就有这么大的官威,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王一,将这个知县给我抓下来,让他下跪,朕今日要亲自审问这个知县犯了多少罪,从刚刚一进来他的言行已经让我确定了他真的是罪无可赦,天子脚下都有这种县官,如果不是朕出来微服私访,还真的不知道啊。”钱如怀看着走过来的衙役冷冷的对着王一命令道。

    “奴才遵命。”王一见钱如怀表露了身份,立刻大声的领命,随后身体纵身一跃就调到了知县身旁。

    “你要干什么?我是朝廷命官。”知县看见跳到身旁的王一立刻大声的惊叫道。

    “哼,朝廷命官?那又如何?”王一冷笑道,随手抓住了知县的衣物,如同无物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将知县的身体向着地上扔了过去。

    “本来还不想这么快暴露身份的,但是现在由不得我了。”钱如怀看了一眼摔落在地上不断喊疼的知县摇了摇头,然后就直接向着知县所做的地方走了过去。

    在场的人看好奇的看着,不过也有极为少部分人看着钱如怀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因为他们听见了钱如怀刚刚自称朕,朕那可是只有九五之尊才能自称的啊。

    走到知县坐在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摔落在地上的知县冷笑道:“林知县,你可知我是谁?”

    “狂徒啊,狂徒,你居然胆敢如此放肆。”知县看着钱如怀大声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