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五十一章 选坊主
    钱如怀随着精壮汉子走进大红门,一路上已经知道此人还是本家,也姓钱。来到大厅,就见几个大汉推杯换盏喝得正欢,其中有两位比较有特点,一个梳着小辫子没有几根毛,和光头没啥区别,脸上还有刀疤,看上去十分凶恶,另一位胡须很长,面如重枣,眉分八彩,令人联想到关云长。

    几人看到钱如怀这个外人,不由得怔住,看向老钱一脸疑问。

    老钱打个哈哈,先是使个眼色让他们稍安勿躁,接着说道:“你们喝酒太闹了,还是去别处喝吧。钱公子请上座,鸣玉坊的事情不急,来人呐上茶。”

    刀疤脸等人很听话的直接抬着酒席离开大厅,老钱喊了半天却不见有人应声,有些尴尬,低声咒骂一句小兔崽子,歉意道:“钱公子,抱歉,准是下人又瞌睡了,稍作,我去去就来。”

    “钱老板太客气了,不用上茶了,咱们还是谈谈鸣玉坊的买卖。”

    钱如怀不想耽搁,要知道在这里一天,照样消耗一天的人气值,也回不了其他世界,连试验如何吸收人气质都受限制。任务用的时间越少越有利。

    “诶,礼不可废,钱公子稍候。”

    老钱这次不给说话机会,直接起身走出大厅。

    钱如怀无奈只好等待,这一等就是一炷香的功夫,老钱才笑吟吟的回来。后面有下人端着泡好的西湖龙井献上。

    钱如怀留意一下,发现下人好像是刚才喝酒的其中一位,这无疑令人起疑。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喝口茶道:“嗯,好茶!钱老板,我是个爽快人,十万两白银买下鸣玉坊,如何?”

    老钱嘿嘿一笑:“十万两买下鸣玉坊却是足够了,不过鸣玉坊日进斗金,说是会下金蛋的母鸡也不为过,我还真是舍不得。”

    “你的意思还是不想卖喽?”

    “不,想卖,十万两白银这个价钱我也认同,不过还有一个条件,有点血腥,不知钱公子敢不敢答应。”

    “说来听听?”

    “不瞒钱公子,我有家人得罪朝廷高官,获罪而死,我矢志报仇,可惜武功低微无法报仇,钱公子武功高绝,掌力刚猛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果能杀了那位高官,立刻将鸣玉坊转让给您。”

    “既要报仇,还想要钱?本家你不是还没睡醒吧?只能任选一样。”

    钱如怀对于杀清狗并没有抵触之心,不过也不想做冤大头。

    老钱嘿嘿一笑:“一切好商量,不过你不问问那位高官是谁?他可是位级人臣!”

    说话间,他小心观察钱如怀的神色。

    钱如怀面不改色,摆手道:“以我的武功就算刺杀皇帝也是小意思,你说的应该是鳌拜吧,杀他如杀鸡而!”

    “好,钱公子真是豪气,如果能杀了鳌拜,我们……愿意将鸣玉坊奉上,分文不收。”

    老钱一脸诚意的说着。

    钱如怀却有些不相信,隐约猜到这伙人的身份,确认道:“钱老板,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事成之后,你们耍赖,我可是要去陈老板那里讨回公道。”

    老钱脸色数变,随即惊讶道:“什么陈老板,这鸣玉坊是我家祖业,和什么陈老板没有关系。你放心,只要杀了鳌拜,我钱老本说话算数。鸣玉坊分文不要转让给你。”

    钱如怀淡然一笑,听到这个名字,更加确认是天地会,准确的说是青木堂的人,至于为谁报仇,肯定是哪位被鳌拜所杀的尹香主。钱老本能拿出祖业做酬劳,不知是为了堂主的位置,还是尹香主对之有恩,无论什么代价也要报仇雪恨?

    好吧,这和他没关系,也不想参和天地会的事情,实在是有太多紧急的事需要去做,还是抓紧杀了鳌拜再说。

    钱如怀即刻动身去了京城,为了抓紧时间,一日日风餐露宿,七天后就到了目的地,在客栈休息一天养精蓄锐,第二天深夜潜入鳌拜府内,连侍卫都没惊动,就将鳌拜杀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虽然也是武侠世界,但武功方面和射雕世界比较起来确实差了不少。别说东邪这个阶层,就是曲灵风这一层次的高手估计也可以横扫。

    他割掉鳌拜首级带回来,也是知道天地会好这口,要祭拜尹香主需要用到。将首级交给钱老本,钱老本没有食言,很爽快的将鸣玉坊免费转让。之所以这麽痛快,也是嫌弃这个产业,只是祖业没有理由不好转卖,本来想着献给天地会,可惜总舵主陈近南也嫌弃,虽然说经营妓院好处多多,比如可以赚不少钱,还能收集消息,打探情报。但陈近南为人太过正直,不屑于这些“歪门邪道”委婉拒绝了。

    实际上因为钱老本,鸣玉坊还是起到了传递消息,供应帮费的作用,这也是贾老六和贩卖私盐的那帮家伙“盘道”说在鸣玉坊等候的缘故,这完全是喝醉酒说漏嘴了,等酒醒了,生怕引起官府疑心,自然是不敢路面,这才引出茅十八和韦小宝的故事。

    钱老本将鸣玉坊四大院的管事叫过来介绍一番就脚底抹油溜了。

    钱如怀无语,至于这麽嫌弃吗?进了妓院没有一分钟就跑?!

    四大管事,或者说四个老鸨,以前都是鸣玉坊有名的**,年纪大了,又有手段就做了老鸨,看上去四十来岁,个个风韵犹存,笑嘻嘻的解释:“公子爷,前老板嫌弃我们这些苦命人,怕晦气到他,要不是祖业恐怕一次都不想登门,每月来收银子也是派下人过来。这次已经是破例了。”

    “哦,不管他了,还是说说鸣玉坊吧,以前好像是你们四大院各管各的,我也不想改变,不过我事情极多,不可能久待,打算另外设立一名坊主作为我的代言人,负责每月盘查收入入库,另外有监察的职责。”

    四大老鸨明白了,这是不信任她们要留下亲信监督,这一点早就想到了,并不令人意外,纷纷表示同意,询问道:“公子爷,坊主是谁?请他出来我们拜见一下。”

    “坊主还不知是谁,要从你们之中选出来才知道。”

    钱如怀悠悠说道。

    这个消息无疑令四大老鸨十分意外,随之又是狂喜,这样一来她们都有机会,能掌管整个鸣玉坊一直是她们的心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