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古韶华的野心
    赫连没有答话,冷冷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继续发言。

    “你明知道,灵儿是为何而受伤,因谁受伤!你没有能力保护她,你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杀手,私生子。你这条阴暗的路,注定是要一个人走到黑。赫连,你可知,你身后的人是谁?可还记得你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可知道她将你牵挂在心头多久?你若对她无心,还请尽早放手,以免害人害己!”

    字字诛心!

    卫殊原本不想这么做,但是他忍受不了苏天灵继续待在这样的赫连身边。

    他希望她幸福,可赫连注定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如果她继续待在他身边,到头来,受伤的只是自己。

    苏天灵脸色微微发白,今日的卫殊似乎与平日的他有些不一样。

    以往的卫殊,绝对不会在她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便矛头不是针对她。

    赫连微微皱眉,不知是否产生了动摇之心。

    卫殊继续说道:“不错,灵儿是喜欢你赫连,但那终究还是幼时憧憬居多,可如今的你却没有资格再让她喜欢你,你污浊不堪!自私自利!所以,我要带她离开。”

    赫连眉头皱得更深了。

    苏天灵蹙眉道:“为何赫连没有资格再让我喜欢他,我喜欢他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他无关,他污浊也好,烂泥也罢,我喜欢他即便是因为当时的憧憬,但我也会一直从一而终。”

    “我不明白。”

    赫连终于开口,他缓缓转头看着她,眼中灰暗得看不到一丝光亮:“我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一个人,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为何还能够值得他人喜欢,所以我不需要别人的喜欢。”

    苏天灵黯然的垂下了小脑袋,小手依旧无力的抠着他的衣角,似乎有些不甘心。

    兜帽下的唇角勾起,他正是知道赫连是何种性格,才稳操胜算,胸有成竹。

    下一刻,勾起的唇角却又如同泡沫般消失,沉了下去。

    因为赫连道:“但是,她想留在这里,我便不会轻易让你带她走。你说我这是自私,那便是自私好了。”

    赫连的手毫不犹豫的松开了腰间的刀柄,然后用力的握住了那只即将松开他衣角的洁白小手。

    将那只手,拉得更贴近自己一分。

    目光沉沉如夜,夜色般的瞳孔清晰的倒映出苏天灵呆滞掉的小脸。

    然后,那张精致的小脸散发着泽泽的光芒,耀眼无比,似要将他那双深沉的眼眸给点亮。

    苏天灵扯出一个释怀灿烂的笑容,目光再也从他脸上挪不开。

    然后重重点头道:“嗯,我就待在这里,赖着你,哪里都不去。”

    她素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认死理的性子。

    如今这南墙都给她快要撞穿了,她又岂有回头之理?

    卫殊身体微颤,宽大袖口内的手指抑制不住的微微弯曲。

    好在他忍住了,只是胸膛下传来窒息般的疼痛险些让他喘不过气来。

    她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若是他今日没有碰到那人,也就罢了。

    他会尊重她的想法,她若不想走,他绝不会强迫。

    可时间总是充斥着太多的巧合,他遇到了那个人,知道了那件事,了解到了赫连竟是如此的肮脏不堪。

    他无法忍受她在继续待在这里,哪怕是不择手段,令她伤心难过,他也要带她离开。

    不!是要让她主动离开。

    赫连面色忽然一沉,神态中顿时显露出一股难以言喻冷酷。

    原本以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会知难而退。

    可自他体内传来的沉重气息彰显着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以及…自信!

    他打不过赫连,苏天灵又绝对不肯跟他离去,他哪里来的自信。

    赫连微微抬头,看着陈旧得快要断掉横梁上卧趟着的艳红妖娆身姿。

    心中不知为何会蓦然一沉,好似预料到了结果。

    握着苏天灵的那只小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苏天灵不解其意,喜滋滋的也紧紧的反握了一下他的手掌。

    “赫连吶赫连,你可真够无情的,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你这穿起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坏习惯是跟顾瑾炎学的吗?”

    妩媚的声音自横梁上方飘来,声音轻柔酥软,好似可以勾动任何铁血男儿的心。

    但偏偏却是这柔诉衷肠的语调,如同一把世间最为锋利的利刃,直插苏天灵的心口之中。

    她面色血色尽腿,还未散去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竟连呼吸都忘记了。

    不知怎么的,脑海中突然回想起那夜她见到他们二人的场景。

    从来只穿黑衣的赫连,那日却穿的是一身红衣,以及她那暧昧勾人的眼神,面色红润如玉的脸,还有赫连赤足并未穿鞋。

    当时她便隐隐的猜出什么,只是潜意识的不愿往深里想。

    如今这么一句彻底交底的话,让她如坠冰窟。

    她怔怔的看着赫连,声音带着一丝颤音问道:“古韶华…说的是不是真的。”

    赫连仿佛此时此刻吸进去的空气都是冻的。

    他从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中,看到了自己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明亮的蓝色大眼睛瞬间就染上了一层水雾,她猛得抽回了自己的手,很没有淑女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将眼泪鼻涕都擦拭在赫连的被子上,哭得好像一个孩子问自己长辈苦苦讨要了好久的玩具却中途被人强行夺走了一般。

    赫连的手垂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卫殊心口一痛,喉咙间沙哑的滚出两字:“灵儿……”

    “咯咯咯咯咯……”

    古韶华半倚着房梁柱子,笑颜得意,像是一个恶劣的大孩子成功的欺负了小孩子。

    苏天灵抽搭的着鼻子,一掀被子,也不走正门,直接跳出了窗外,身子凌空消失飞去。

    走得如此匆匆,就连贴身短刀都忘了带走。

    卫殊狠狠的瞪了一眼横梁上的女子。

    虽然是因为她才让苏天灵成功的离开了赫连,但是毕竟是她弄哭了灵儿。

    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赫连。

    几个跨步间,便收了那对短刀,跳窗而出,随着苏天灵离去的方向追了去。

    赫连没有阻止他收走短刀的动作,任由他离去。

    久久垂在半空中的手臂忽的变了一个方向。

    他拾起她喝完银耳莲子汤的空碗,然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一脸平静的洗碗,扫瓜子壳,打扫卫生。

    更是视自己横梁上的大活人如无物。

    古韶华俏脸一冷,不满道:“死赫连,你没看到我啊!”

    赫连扫着地上的瓜子壳,头也不抬的道:“你来这,就是为了让她离开?”

    古韶华呵呵一声冷笑,伸手一招,桌案上赫连没有剥完的瓜子连同油纸袋一起落在了她的手中。

    她施施然的磕着瓜子,将瓜子皮毫不客气的吐在了赫连刚扫干净的那一片地。

    “我只是不喜欢看见你跟那小丫头片子朝夕相处,我才是你的女人。”古韶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赫连停止了打扫的动作,因为是白费功夫。

    他抬头看着不知何时正坐起身的古韶华,两只未着鞋袜的修长光洁小腿来回在半空中来回轻荡着。

    但赫连目光正对着的,不是那双诱人的小腿,而是她手中的瓜子,微微皱眉。

    “我记得我们是敌人。”

    “可是你睡了我啊。”古韶华眯起双眼说道。

    赫连冷声道:“那是你自找的。”

    古韶华也不动怒,笑嘻嘻说道:“是啊,的确是我自找的,虽然你现在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且她很在乎,不是吗?”

    “其实我并不比她差,身材比那没胸没屁股的黄毛丫头好太多,修为也比她高,甚至就现在来说,你都打不过我,若是我现在用强,你都反抗不了。当然,我不像你,不会做这种无礼之事。但是……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吗?”

    赫连怔住了,因为眼前这女人虽然话语内容很是轻浮,但是她的目光却是很认真的。

    古韶华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黄油纸内堆放的瓜子,量还剩下很多。

    这瓜子是赫连买来给她的,而他却买了这么多,显然是要将时间浪费在剥瓜子上。

    想到这里,心中便没由来的升起一丝怨念,嘲弄笑道:“难不成你还真的打算等那小丫头回来,再继续剥瓜子给她吃?我想你恐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她还没有回来,这瓜子都烂掉了。我与那个小丫头可不同,不需要你一粒一粒的为我剥瓜子,只要是你买的,我便能自己嗑着吃,也不需要你像伺候祖宗一样的伺候我。”

    古韶华眼中充满了自信:“你所需要的,不是像她一样毫无用处的小女人。我比她更适合你,虽然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何你对金钱会有超乎生命般的执着,但是我们同为杀手,我们是同一种人,我也想通了,没必要对你针锋相对。只要我们联手,拿下天阙楼,指日可待!到那时,你想要多少钱跟女人没有。”

    “即便那样的将来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很遥远,但是相较于现在来说,也是一笔绝对划算的买卖,我比你强,我可以将你一路扶持,无论是接任务还是杀人,只要我们在一起,都会事半功倍。”

    古韶华直勾勾的看着赫连,眼中熊熊燃烧着欲望以及对权利渴求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