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江湖位面小人物》欢乐英雄 上一章更新过了...
    PS:其实是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二天。

    林太平换了一间屋子,不再在原先的地方睡觉,他实在见不得那行深深地刻在墙壁上面的字,稍一瞥见便会感到惊惶。

    富贵山庄很大,有几十间空闲的屋子,林太平换个一间两间算不得什么。

    反之,是苏微云住进了他的屋子。

    林太平本来不愿意如此的,但用苏微云的话来说:“既然你的那位长辈想警告的是我,到时候不妨让他来找我就好了,你不必害怕,更不用大惊小怪的。”

    苏微云对于自己的武功还是很有一些自信的。

    毕竟从他来到这个位面开始,还没有见到真正能让自己忌惮的人。

    山庄里,风动黄叶,缤纷好看。

    深秋渐渐地来到了,万物好似都陷入宁静当中,无波无澜。

    可林太平却十分不放心,他在这几天之中,常常走到苏微云的屋前,叹口气,又慢慢地踱步回去。

    这么一来,他几乎就成为了苏微云的保镖,哪怕是苏微云要下下山,出门透透气,他都坚持要跟着。

    他一天至少要走过来拜访七、八次,又回去七、八次,每一次都必须看见苏微云安然无恙才能放心离开。

    林太平虽然还撑得住,可苏微云已有些受不了了。

    ——任何一个人成天到晚,一刻不停地都跟着你,甚至于吃饭睡觉都在记挂你,这种感觉听起来似乎很不错,可其实并不好受,甚至可以说是很难受!

    就算这个人是妻子,是老婆,都难免会使人厌烦的,更何况这个人还只是一个林太平。

    屋前,太阳微晒。

    一把崭新的摇椅立在空地上,摆来摆去。

    苏微云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地伸手和林太平打个招呼,道:“谢谢你又来看我了,今天已是第六次了,是不是?”

    林太平脸有些红,道:“不是的,我来过第八回了。”

    苏微云有些疑惑道:“第八回?不对吧,我数得清清楚楚,从早上到现在你一共只来了六回。”

    林太平尴尬道:“头两回我来的时候,你还没起床,我也没叫你,只是远远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可疑的人,我便走了。”

    苏微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山后的梨子已经摘完,富贵山庄里面除了我们五个,连个鬼影子都再也见不到了。怎还会有什么可疑的人?”

    林太平忙解释道:“不是的。你可能不知道,我的长辈们手段极多,武功极高,我是真的生怕你有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地就失踪了。”

    苏微云道:“他们就算是要抓人走,也该是去抓你。把我抓走干什么?”

    林太平嗫喏道:“我只是......只是有些担心你被他们不由分说地就......”

    苏微云劝说他道:“你每天像郭大路一样少操些心,日子便会好过许多的。”

    林太平争辩道:“可是......郭大路他昨天下山去买烤鸭,又忘记带钱了,连人都差点走丢,他操的心未免太少了点。”

    郭大路和林太平几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男人。

    郭大路武功不高,但却非常“大路”,对任何事都满不在乎,大大咧咧的,感觉就像是天塌下来也砸不中他;而林太平明明武功高超,却有些怯怯弱弱,整天愁眉苦脸,遇事忧心。

    苏微云道:“可是小林,你知不知道,如果有一个人天天这样寸步不离地跟着你,日也跟,夜也跟,你受不受得了?”

    林太平果断地摇头。

    “我若受得了,我就不会偷偷离家出走了!”

    苏微云突然愣住。

    “你......离家出走?你是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的么?”

    林太平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却坚定的神色,点头道:“是的,我是受不了他们的管束,私自跑出来的!”

    苏微云大概已经可以理解得到林太平的心情。

    他没有去询问林太平的长辈究竟是怎么“管”他的,但不用想也该知道,那些长辈们一定是勉强他做很多他本不愿做的事情,否则他凭什么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偏要跑到路上去差点被饿死?

    有好多长辈总是喜欢将自己信奉的教条规矩强加给晚辈,从不过问他们自身真正的爱情、理想、抱负。

    这一点放之四海,皆是普遍。

    林太平又叮嘱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苏微云好奇地道:“那你为什么会选择告诉我?”

    林太平道:“因为我决定将我学到武功的拆解套路教给你。”

    苏微云一下从摇椅上跳了起来,吃惊道:“这是什么意思?”

    林太平道:“你的武功本就很高,我若再将我家传的武艺绝技给你看过,你遇到我家里的那些高手时,就不会太吃亏了。”

    林太平说着,竟真的伸出右手,并指成剑,闪电般朝着苏微云刺来!

    苏微云并不是没有见过“以指为剑”的武功,但此时却着实被林太平吓了一大跳。

    林太平的招式着实太灵活,太巧妙,巧妙得有些让他都防备不住。

    明明只是两根手指,却接连变化出华山派、泰山派、恒山派的三种剑招,融贯一体,会其意而弃其形。

    若非以林太平的武学修为,还不能发挥出这一招的全部威力,恐怕就够的上苏微云喝一壶的了。

    哧!

    指渐临身,苏微云突地冲天而起,如同一只白鹤翱翔于九霄云外,身姿看上去十分潇洒,自由。

    呼!

    待得林太平双指力尽,不得不收之时,苏微云才刚好落下,仍自坐在摇椅上摆着,连姿势都没有太大的变动。

    林太平回身而立,叹道:“你的身法的确有些高明。”

    苏微云道:“我的身法是从生死之间一次次地磨炼出来的,比你高一些也还算正常,你不必难过。”

    林太平却摇头道:“我不是在夸赞你。”

    苏微云道:“你不是夸我,难道是在夸这张椅子?”

    林太平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使用的身法很高明,赞叹的是身法本身,也可以说赞服的是创造这门身法的前辈。”

    苏微云怔住。

    这门七禽身法是得自“十二飞鹏帮”的万鹏王手中的《七禽掌》,他修炼的时日已有很久。万鹏王把七禽掌演化作“飞鹏七七四十九式”,在苏微云看来反而是牛嚼牡丹,不知其美。

    七禽掌虽是一门掌法,可真正精华的部分在于掌法与身法的配合,也就是说这其实既是一门掌法又是一门身法。

    苏微云除却七禽的最后一变还没参透其中门路以外,其余的倒算是掌握了七七八八,以他现在的眼界来看,这一门七禽身法的确是很高明的。

    “原来你夸的是它?”

    “是,我夸的就是它。”

    苏微云故意板着脸道:“它是不需要你夸的。”

    林太平道:“可是我的母亲从来也就是这么夸赞别人的。”

    苏微云皱眉道:“你的母亲?”

    林太平道:“你刚才展现出的身法技巧已很高超,但在我母亲如果在这儿,至少会挑出两、三个毛病来说给你听。”

    苏微云道:“你认为她就是在墙壁上刻字的那位神秘宗师?”

    林太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犹豫道:“不像,她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但除了她我暂时也想不到别人。”

    他摆摆手道:“总之不管了,我现在就一样一样地将我从我母亲那里学到的武功全都用给你看,你可以好好地想一想破解之法,到时候打起来好歹也能多撑几招,找机会逃跑。”

    苏微云瞪着他,道:“逃跑?”

    林太平沉思了一会儿,道:“嗯.......以你的轻功,先便有所提防,再加上熟谙了她的武功套路......应该是能全身而退的。”

    “为什么不是我击败她?”

    林太平郑重地道:“因为江湖上几乎已不会再有人能击败她。”

    苏微云不太了解此时的武林中到底有哪些高手,于是沉默片刻后,问道:“你觉得王动的武功和你母亲比起来怎么样?”

    林太平学着苏微云的口吻讲道:“三招。”

    苏微云霍然抬头:“你说的‘三招’,和我之前说的‘三招’是同一个意思?”

    “完完全全,就是同样的一个意思!”

    林太平又苦笑道:“你出门时千万要谨慎小心,因为她既已注意到你,你就随时都可能被她请过去‘喝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