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闪婚蜜爱:大叔的燃情宝贝 > 《闪婚蜜爱:大叔的燃情宝贝》正文 第109章 不结婚就继任
    蒋宇革摇了摇头:“大爸只说要选继任,没说选谁。”

    蒋宇成转眸看向不远处正与人交谈的蒋老,眯起狭眸,神色不明。

    家宴突办,和他为了林茹与蒋老爆发矛盾的时间恰好重合。

    蒋宇成明白,这场家宴怕是蒋老为了他准备的。

    并非蒋宇成自负,而是这么多年来,蒋老对他一向重视。

    每每有机会,他都会逼蒋宇成继任。

    若不是蒋宇成态度坚决,恐怕早就接替蒋老家主之位了。

    思索不过须臾,蒋老注意到蒋宇成的目光,对他招手示意。

    蒋宇成二人向蒋老走去。

    李思也跟在他们身后。

    蒋老身边都是蒋家长辈,蒋宇成客气的打过招呼后,蒋老对李思笑道:“不错,很有气质。”

    李思矜持微笑:“您过誉了。”

    蒋老对身边的几个兄弟道:“这就是宇成未来的妻子,大家觉得如何?”

    他身边一片应和。

    李思神色娇羞,蒋宇成则面沉如水。

    “大爸,她还不是。”他出言否认。

    蒋老毫不显老态的目光望向蒋宇成,略带警告:“迟早会是。”

    蒋宇成没有回应,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此时李思柔声道:“宇成他还和我闹别扭呢,蒋老不要介意。”

    “我没和你闹别扭。”蒋宇成毫不给她面子,声线寒凉:“大爸,我不会娶她。”

    蒋宇成话语直白,蒋老双目圆睁:“不许说这种话,你必须娶她!”

    蒋宇成和蒋老一样,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两人吵起来,谁都不让谁。

    此时蒋宇革圆场道:“宇成,别气大爸,给大爸道歉。”

    蒋宇成瞥了眼他,虽然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在原则问题上,蒋宇成不想妥协。

    “大爸,不管怎样,我不会娶她。”蒋宇成态度坚定。

    蒋老怒气更甚,他唇角反而勾起一抹笑:“你不娶她可以,不娶,就继任蒋家。”

    闻言,蒋宇成神色冷凝。

    而他们身边围着的蒋家人,神色各异。

    蒋老一句话,等同宣告了下任家主就是蒋宇成。

    在蒋家,不少人贪念那家主之位。

    眼下蒋老却亲口什么都无用。

    于是蒋宇成淡漠的看了蒋老一眼,转身就往宴厅外走。

    蒋老见状,立马命令身后的保镖:“把他拦下!”

    保镖们神色为难,蒋老瞪过去:“你们在犹豫什么,放跑了他,你们都别想好过!”

    面对蒋老威胁,保镖们只好从命。

    他们上前拦在蒋宇成身前。

    蒋宇成狭眸微眯,昂起下巴看向他们:“让开。”

    简短两个字中,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场。

    保镖们在他的气场下心生惧意,可蒋老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保持立场。

    蒋宇成唇角勾起一抹笑:“很好,你们很听话。”

    保镖们还没反应过来蒋宇成要做什么,下一瞬,就有一人被他抬脚踹开。

    蒋宇成收回的脚向外踏了一步,扬手对着另一个保镖又是一拳。

    双方武力值相差悬殊,蒋宇成几下就将这些保镖打的东倒西歪。

    他径直往外走,此时已经没有人拦他。

    蒋老见状怒吼道:“蒋宇成,你敢踏出这个宴厅,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蒋宇成身形微顿,又很快恢复步速。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宴。

    离开别墅后,蒋宇成烦闷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只是他面色依旧冷寒。

    蒋宇成从没想过,蒋老会这样逼迫他,明明之前放他去做自己公司的时候,蒋老很是大度。

    蒋老态度如此转变,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林茹?

    他总觉得,这件事另有玄机。

    只是眼下,他没有功夫探究此事。

    蒋宇成更要在意的,是怎么应对之后蒋老的手段。

    比起蒋家世传的公司,蒋宇成手下的蒋氏,要弱些。

    此时,蒋宇成手机响起。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林茹打来的电话。

    蒋宇成狭眸眯起,林茹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想到之前林茹做的那些事,蒋宇成就没有丝毫接通电话的想法。

    他盯着手机看了片刻,正要挂断电话时,对面倒是先挂了。

    蒋宇成心底怨气更甚。

    林茹真是好样的,竟然敢先挂电话!

    他颇想去电训质问林茹一通,可又觉得主动给她打电话太掉价。

    纠结片刻后,蒋宇成最终决定,还是打过去的好。

    可是当他拨通电话,林茹却已经关机了。

    蒋宇成黑着脸将电话挂断,亏他纠结这么就,她根本就是在耍他!

    林家。

    “叫你给蒋宇成打电话!”林纯抬手狠狠的抽了林茹一巴掌。

    林茹被绑在椅子上,浑身是伤。

    她对林纯的巴掌避无可避,脸偏向一边。

    林茹望着摔落在地的手机,神色凄凉嘲讽。

    果然,她不该再寄希望于蒋宇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