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金乌大圣 > 《西游之金乌大圣》风起西游 第两百四十二章 落胎 二合一
    “天地初辟,阴阳混乱,乾坤颠倒,天地之间存在一种神奇的灵气叫做交合之气,只要汲取此气,便可以诞下血脉后裔,当然,法力越高深,所需要的交合之气越多,而随着天地演化,灵气日渐稀薄,这些交合之气,便也逐渐消失在了世间,再难寻觅到其踪迹了。”莫尘讲道。

    “交合之气,俺老孙当年修行时,亦是曾听闻师父讲过些许,此气神异非常,难不成师父与这呆子都是受了那交合之气影响,这才怀上了胎儿?”孙猴子问道,原先他是没往这上面想,莫尘一讲,他当即就记起了当年菩提祖师讲的东西来。

    菩提祖师讲道甚杂,基本上什么东西都会讲一些,而孙猴子却单单偏爱法力神通武艺,对于别的东西都只是随便听听,没怎么仔细研究钻研,是以印象不深。

    听闻猴子说他师父讲过些许,莫尘的目光微动,在原著之中,便有孙猴子求道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师的记载,偏偏在这方世界之中,他堂堂的一方焚天大圣,却是从未听说过菩提祖师的名头,也不知那菩提祖师的存在是真是假,还是如前世某些传闻里,是准提圣人的一尊化身。

    疑惑归疑惑,莫尘却没出言询问,不说猴子知不知晓,便是他知晓也不会告诉在场的众人,莫尘可没忘记,这猴子是被菩提祖师逐出洞府,并且立下誓言,不准提及斜月三星洞存在的。

    “你这猴子平素里只喜欢舞刀弄棒,没成想还知道这交合之气,不错,唐僧与猪八戒二人都是受了那交合之气的影响,这才怀上了胎儿。”

    “不对啊,我师父与二师兄只是喝了点河水,哪有什么那交合之气啊,就肚子大了,大圣是不是看错了?”沙僧有些不信的道,河水里哪有什么交合之气?

    他也是精熟水性的神将,对于水中的天地奇珍,基本上都有所了解,却是从未听说过水里有什么交合之气的,而且无论阴阳,不分男女,这交合之气都能让人诞下子嗣,未免也太神奇了一些,他跟在王母娘娘身边这么多年,从未听闻。

    “沙师弟勿要胡言,莫尘定然是不会诓骗我等,还是听他细讲这缘由吧。”孙猴子道,他知道莫尘说的交合之气是真的,也是来了些兴致,毕竟当年他没怎么怎么仔细听,菩提祖师也只是略略提及,未曾详细讲述。

    莫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当下将这河水的来历说与众人听,原本这子母河也不过是一条平凡的小河,除了河水甘甜清澈外,也没什么别的奇异之处,只是随着天地演变,很偶然的一次,一缕交合之气融入了这小河的源头,附近的某处山上,由此才有了能让人怀孕的功效。

    后来,一群逃避战乱的女子跑到了此处,建立了自己的国度,发现了这小河的奇异之处,可以让人无须阴阳交合就怀孕,遂将其命名作子母河。

    当然,后半段女儿国的事情,莫尘并没有给这师徒四人讲述,有些劫难还是自己去体会的好,贸然点破,那就少了很多乐子,譬如猪八戒和唐僧误饮河水,莫尘早早便再次等候了,却并未阻拦。

    “这子母河之水,只需饮下三日之后,便能瓜熟蒂落,产下子嗣后代,免了那十月怀胎的痛苦,以玄奘大师和猪八戒二人的心性道行,生出来的子嗣,只怕非同凡响啊!”莫尘神色夸张的赞叹道,只是那满是笑意的双眸,怎么看都不像是诚心实意恭贺的,反倒是看笑话的意思居多。

    “三日,只要三日便生了?”沙僧伸出三根手指,朝着莫尘确认道。

    乖乖,三天生孩子,要知道连凡人生孩子都需要十个月,普通的神魔生子,孕育百年千年,都是常事,而自家师父是金蝉子转世,二师兄更是天蓬元帅,一方天仙,两人身份都非比寻常,竟然只要三天就生下了孩子,也无怪沙僧要确认一下。

    不过虽然出言询问,沙僧心中对莫尘的话实际已经信了七成,别的不说,但看唐僧与猪八戒肚子肿胀的速度,只怕刚好三日的功夫,就能到那十月怀胎的大小模样了。

    “不错,就是三日,这也是交合之气的奇异之一,当然,倘若法力修行高深,亦可操控着怀胎的日子,当年凤祖便耗费大量的法力,为自己的子嗣固本培元,提升天赋。”

    莫尘说的不假,祖龙借交合之气生九子,九子虽说不凡,但终究也就那样了,在大能里也谈不上什么了得,而凤祖为了自己子孙后代计,不惜自身的大量本源,孕育了颇久才生下了两枚蛋来,虽说因为此事,导致了龙凤大劫中她远远敌不过祖龙,但是效果也相当显著,一枚蛋里孵化出来的孔雀凭着一手五色神光,威震三界,最终更是得以超脱到了那无上圣境,比祖龙的九子可是强得多了。

    “莫…莫公子…既然知道…这河水…由来,不知…不知…可有法…可想?”唐僧闻听三日产子,强忍着肚内的剧痛,颤颤巍巍的出言问道。

    西行之路,艰险无比,他自己一人带着三个神通广大的徒弟,甚至还有神佛庇佑,都未必能走到大雷音寺,哪里还能再带着孩子啊,而且那妇女产子,动辄就要休息个把个月,他也没有这个功夫耽搁啊!

    金山一战,虽说他被牛魔王擒拿,但是醒来之后,对这一劫难的来龙去脉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知道眼前这位莫公子,可不是简简单单唐王派来与他同行的世家公子,而是连如来都奈何不得的存在,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指不定便有法子帮他们。

    法子莫尘肯定有,解阳山落胎泉泉水专门克制这子母河水,而莫尘前不久还在和解阳山那位如意真仙喝酒下棋呢,这子母河的由来,还是听这位如意真仙所讲。

    说来这位如意真仙,也是个好汉子,为了给自家侄子红孩儿出口气,也不顾自己与孙猴子的法力差距,强行与之为难,最后被收拾了个头破血流。

    这如意真仙是牛魔王的结拜兄弟,虽说法力低微了些,莫尘倒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挨打,是以便上门做客,讨要了些许落胎泉水,免了他这一番灾厄。

    “叫玄奘大师看出来了,法子吗,莫某自然是有,只是吗,大师未必肯用啊!”莫尘拍了拍腰间悬挂的紫金葫芦,笑着说道。

    “有法子?”师徒四人一听,不管是躺着的还是站着的,都是齐齐目光一亮,那地上哼唧哼唧着的猪八戒连呻吟之声都小了不少,孙猴子急道:“莫尘,有法子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说出来吧,就三天的工夫,可是耽搁不得,真要生出来,俺老孙可伺候不了两个小祖宗!”

    小孩子孙大圣没怎么见过,但他在花果山的时候,小猴子可是见得多了,开始他还觉着那些小猴子可爱的紧,到了后来,那些小猴子吵吵闹闹,哭哭啼啼,怎么哄都哄不住,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厌烦的紧,而这倒也罢了,关键是那些小猴子,还随处排泄拉撒,常常搞得好好的一个水帘洞,变成了一个臭脏坑,如果不是那些小猴子都是自家属下的后代,他早都全撵了出去,他对这些小东西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这子母河的源头,正是离此不远的解阳山,天地万物,相生相克,那解阳山上,便有一口落胎泉,交合之气孕育的胎儿,除了这落胎泉水可以打掉,便再无法可想,而我手中,恰好便有这落胎泉水。”莫尘再次敲了敲紫金葫芦道。

    落胎泉虽说对于女儿国的人珍贵无比,但是也算不上什么宝物,堂堂的焚天大圣前去讨要,那位如意真仙自然不会不给,不仅给了,还给了不少,此水乃是唯一克制交合之气的东西,只需要一口,便能百分百的保证落胎,比堕胎药还灵光,莫尘想着日后兴许还会有用,便也没有推辞,全装在了在紫金葫芦里。

    “落胎泉水!快,大圣,快给俺老猪喝,俺老猪可不想自己生娃,俺老猪求求你了!”猪八戒一听落胎泉的作用,也不呻吟了,他到底是神魔,身体比唐僧好太多,也不呻吟了,一下子从原地坐了起来冲莫尘哀求道。

    “是呀…,还望…莫…公子…赐予…泉水…,贫僧…感…激不尽……”唐僧亦是道。

    “莫急莫急,泉水跑不了,只是莫某这里还有一事,还请玄奘大师解答清楚了!”莫尘笑眯眯的望着唐僧道。

    “何事…,请…请…公子…快讲,贫僧疼的…有些…受不了了……”唐僧一脸便秘般的表情道。

    怀胎十月,那肚子是一点点的变大,身体是一点点的适应,饶是如此,那些孕妇还常常会感到痛苦非常,而这子母河水,让人三天都能生,原本十个月用来适应的身体,却在三天内快速扩张,那痛苦,虽说抵不上分娩,亦是难受得紧。

    莫尘眉头一挑,道:“我听闻佛门弟子俱都持清规戒律,而这首戒吗便是杀生,大师是佛门圣僧,这一路行来,都是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但是眼下大师要服用的落胎泉水,却是会硬生生的杀了腹中还未出世的胎儿,不知道这父母杀害自己亲生孩儿算不算违背杀戒,算不算大罪孽之事?”

    “这……”

    唐僧一听,原本疼的便秘般的脸,皱的如同一张树皮一般,也不知道是忍不住疼痛呢,还是纠结莫尘提出的问题。

    他不能说杀腹中未出世的胎儿不算罪孽,当年他娘怀他之时,他就险些在腹中凉凉,后来那贼人贪图他娘美色,加上他娘苦苦哀求,他这才得以保全性命,顺利出生。

    将心比心,如果将他换在他腹中胎儿的位置,他是决计不会希望没来得及出世就死了的,可是腹中这孩子却没法子让他出世,他还要取经,而且和尚有孩子,这传出去,不仅关乎他一人的荣辱,还关乎整个佛门的清誉。

    纵使有人听他解释,但是三界之中,有几人晓得交合之气,有几人晓得子母河水,又有几人肯相信他呢?到时候传出去,只怕都会是取经人藏污纳垢,不守清规,与女子私通,诞下子嗣,德行有亏,到那时,他纵然取得了真经,天下又有何人肯相信佛门,这又如何光大佛法呢?

    沉默良久,唐僧脸上现出一缕坚定之色,他语气虚弱的道:“算…,只是…取经…是…是…为了三界众生…,罪孽…全由…贫僧一人…担着……,佛祖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大师果然是‘慈悲’心肠,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为了三界众生的超脱,牺牲自己的孩子,亦是值得的,也罢,这会儿确实不该提什么杀戒不杀戒的,来来来,大师请喝这落胎泉。”莫尘点了点头,似乎是十分钦佩唐僧的做法,只是怎么听怎么都感觉是在骂唐僧心狠,杀自己孩子破了杀戒。

    他伸手变出了两个小酒杯,用紫金葫芦倒满了,分别递给了猪八戒与唐僧,解药在前,八戒与唐僧也顾不得莫尘的讥讽了,慌忙伸手接过,一饮而尽。

    落胎泉一下肚,肉眼可见的,二人原本不断长大的肚子一下子便瘪了下去,同时一股股清晰可闻的肠鸣之音从二人腹中传来,他两人都是脸色一变,提着裤子,朝着远处林子而去。

    见二人身影看不见了,莫尘砸了咂嘴,对孙猴子道:“猴子啊,看清楚了你这师父的模样没,自己的孩子啊,喝那落胎泉一点犹豫都没有,不是说出家人有好生之德吗,怎么佛门身上我就一点都没看见呢?”

    猴子冷哼一声,不屑的道:“出家人有好生之德,指的是别人要对他们和尚慈悲,这群秃驴的面目,俺老孙早都看明白了!”

    一旁的沙僧听着这二位在编排佛门的不是,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语,一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沉默模样……

    ps:推一下肘神的新书《第一序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肘子出品,必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