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天行战记》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章 训练
    “这个风辰,现在可真是红透半边天啊!”

    天色蒙蒙亮,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卫超上了车,将左手勾着的两袋早餐分别递给老莫和后座的虞娜,右手摆着手里的一份电子纸报道。

    虞娜瞟了一眼报上的照片,淡然地移开视线。

    老莫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探头看着报纸道“听说到现在还没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卫超点了点头道“看来是要隐藏身份了。不然的话,他都火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出来?随便找个俱乐部开个条件,恐怕都得把他当爷一样供起来吧?要什么没有?”

    “要命,有么?”后座传来了虞娜冷冷的声音。

    老莫和卫超对视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都知趣地闭上了嘴。

    “不吃了,”虞娜只吃了几口,就将剩下的食物放进了纸袋,躺下道,“我睡一会儿。”

    老莫冷冷地瞟了卫超一眼。

    卫超尴尬地一笑,做了个口型,无声地道“我忘了。”

    几个月之前,被誉为人类数十年来最耀眼夺目的天才的李哲在神界陨落。一时引发了共和国一片哗然和对战协的声讨之声。

    然而,这些愤怒而惋惜的人们不知道的是,李哲的恋人就是虞娜。

    两个人原本都快结婚了。就因为这件事,婚期被无限制的推迟。据说现在李哲情绪低落,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人。

    要说起来,李哲的遭遇,也正是和他当初的选择有关。

    作为银河天行数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李哲成名太早,名气太大,加之他和大部分职业星斗士一样,都是从展露才华开始就一直曝光于人们的视野中。从高中,大学,再到选秀进入职业俱乐部……所有的一切几近透明。

    这其中,也包括他在天道大陆的化身身份。

    原本在风辰出现之前,李哲才是大家公认的最有可能超过周猛的人。

    他的化身出身于下游的一个宗门,乃是掌门之子。后来又被送进了这个宗门所依附的一个中游宗门中修炼,已经达到了地境中阶的境界,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如果只是在天道大陆里的话,没有人能够对他做什么。可当他成为职业星斗士,进入神界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让他成了一个活生生的靶子!

    显然,谈到这个话题勾动了虞娜的心事。

    “对了,”卫超转开话题,对老莫道,“地鼠有新消息传上来吗?”

    “没有,”老莫摇了摇头道,“还是一样。那小子进了那里就没有再出来过。”

    “哦,”卫超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我刚才给祁峰打了个电话。把林云鲲的事情告诉他了。”

    林云鲲?

    躺在后座的虞娜陡然竖起了耳朵。

    老莫看了卫超一眼,不意外地点点头道“我猜你就会说。不过这样也好,咱们算还一点债。如果夏北没死在黑魔的手里,倒是死在咱们手里,我都不知道怎么跟祁峰交代。”

    说这话的时候,老莫意味深长地扭头瞟了虞娜一眼。

    虞娜双手枕头,看着车顶,没搭理他。

    “对了,你没告诉他夏北是破壁者的事情吧?”老莫问道。

    “没有,”卫超道,“我知道规矩。”

    “那就好。”老莫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后面躺着的那个杀神发疯。

    “不过,我顺口问了问他,为什么要保护夏北,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卫超神情有些古怪地道,“祁峰告诉我,这是机密。而且超过了我们的权限等级。”

    老莫的眼睛一下就睁大了。他定定地看着卫超。

    卫超冲他点了点头。

    “所以……”后座传来了虞娜起身的声音,她冷冷道“就算他触犯了破壁者的底线,我也不能直接下手处置他,最多只能抓他回去,是吗?”

    卫超没敢回头,只默默地点了点头。

    凝固的气氛中,老莫忽然像想起了什么,问道“诶,中午去吃石锅泥鳅怎么样?”

    没人理他。

    ……

    ……

    “砰!”空空荡荡的秘密训练室里,夏北闪电般地一个闪身,躲过了一个自动搏击训练机器人的拳头,旋即一个直拳打在训练机器人的脸上,打得机器人猛地向后一晃。

    而就在机器人的双臂护住面部,身体开始高速晃动时,夏北已经一套疾风暴雨般地组合拳击打在它的头上,小腹和腰肋部位。

    砰砰砰地闷响声中,已经有些老旧的机器人不断将数据传送给旁边的数据收集仪屏幕。

    有效打击数,出拳速度,拳力……

    老鳄鱼坐在椅子上,看着赤着上身的夏北和机器人不断地移动着,不时瞟一眼数据,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兴奋还是郁闷。

    这小子是他以前看着长大的。

    要说狠劲,他得承认,这小子是当年那批男孩中最狠的一个。别人的狠,是狠在脸上,眼睛里。而他的狠,是狠在骨子里的。

    单论性格,这小子打黑拳绝对是一个好手。

    不过,那时候的夏北长得跟个豆芽菜似的,从体质上来说,根本就培养不出来。进笼子就是个死。因此,老鳄鱼直接就拒绝了他,只让他在拳场里干点打杂的活,教了他一些打架的本事。

    后来夏北去了上面读书,就没什么联系了。

    可没想到这些年过去,当这小子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竟然完全变了个样。

    此刻,赤着上身的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单薄。别说跟拳手比较,就算是跟普通同龄人比较也算偏瘦。可他的力量却如此惊人。

    更可怕的,是他的学习力。

    “轰!”场中传来一声巨响。

    在用连续拳将机器人的双臂防守轰开的时候,夏北猛地一个直踹,踹中机器人的胸口,将其踹得接连后退。而就在机器人从铁网上弹回来时,夏北已经纵身而起,一个回旋踢,一脚踢在机器人的头上。

    随着数据屏幕上出现的信号,机器人晃了两下,就扑倒在地。身上的信号灯尽数熄灭。

    “够了够了,”老鳄鱼一脸心疼地小跑到机器人身边,一边重启,一边瞪着夏北,“知道这个训练机器人多贵吗?我说你就不知道悠着点?”

    夏北作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走到旁边灌了一口水,含着慢慢下咽。

    “嗯,不过还是不错,”老鳄鱼脸上欣慰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就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夏北道,“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时间,你就已经达到这样的水平了。”

    夏北拿了毛巾,一边擦汗一边问道“能跟黑魔打了吗?”

    其实如果只从力量来说的话,夏北很清楚,自己对黑魔完全就是碾压。只要在笼子里抓住黑魔,就能拧断他的脖子。

    但格斗终究是格斗。

    那种没有任何格斗技巧,只凭借力量蛮干的方式,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秘密。

    人们或许会相信天赋之说,认可一个体形并不算精壮的青年拥有和黑魔相差仿佛的力量,但绝不可能接受他的力量是黑魔的四倍!

    况且,对阵黑魔自己也不是没有风险。

    黑魔是军中退役,又打过多年的黑拳,手下人命无数。不知道掌握着多少一击致命的技巧。一个不慎,被他攻击到要害,自己非但不能帮石龙报仇,反倒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因此,夏北才找老鳄鱼学习格斗技巧。

    他认识老鳄鱼已经很多年了。比谁都清楚,这个老家伙曾经是地下黑拳的传奇人物。无论是拳法,腿法,柔术还是一击致命的杀人技巧,都极为精通。

    早几十年,死在他手里的拳手不计其数。

    夏北原本也没指望自己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掌握多少,只想着能应付一下就行了。

    不过,随着训练,夏北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那就是自己身体中这股原本难以控制的力量,就像是一头凶猛而鲁莽的猛兽渐渐被驯化了一般,随着自己一次次出拳,一次次的踢腿,而变得驯服起来。

    之前他为老鳄鱼展示力量时挥出的那一拳,还需要想一想,在脑海里先预演一番,才能将自己的力量控制在大概的程度。

    而如今,同样的一拳,他根本就不需要考虑。甚至在刚才攻击机器人这样的组合拳连环攻击的情况下,他也能让每一拳每一脚都精确到公斤。

    而更奇妙的是,夏北在格斗训练的时候还发现自己的身体中,似乎有某种气流在游动。

    其所过之处暖洋洋的,份外舒服。

    夏北没把这个发现告诉老鳄鱼。他只是在千百次的出拳中,自己潜心体会。

    而当某一次老鳄鱼纠正他的动作技巧以及发力关键时,他偶然间发现,只要驱动这股隐隐约约的气流,按照相应的节奏和路线运行,自己就能很轻易达到老鳄鱼的要求。

    这个发现,让夏北异常惊喜。

    就像孩子发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乐此不疲,态度也从散漫敷衍变得认真起来。

    有了气流的辅助,夏北的格斗技巧一日千里。短短三天时间,他就已经把老鳄鱼压箱底的本事都掏干净了。几乎是老鳄鱼教什么,他就会什么。只要来回练习几遍,他的动作就能做得让老鳄鱼都挑不出毛病。

    尤其是在经过了和格斗训练机器人的对战之后,他的进步更是神速。

    出招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合理。

    “你小子,简直就是个怪物,”迎着夏北的目光,老鳄鱼想要压一压他,却发现自己竟找不到什么好说的,冷哼一声道,“你既然自己想找死,我也不拦着你。”

    他启动训练机器人,看着它自己站起来,口中接着道,“……我已经跟五联帮中的龙兴会老大陈三爷说了,他有兴趣。五联帮里,最看不管四海会的就是他,明天你跟他的人打一场,赢了,你就代表龙兴会出战。他会找胡安约战!”

    “好!”夏北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道,“鱼叔,我欠你一个情。”

    “你的人情很值钱么?”老鳄鱼冷哼一声,在训练机器人上设定了更高一级的对练程序,转身就走。

    “接着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