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惟吾逍遥 > 《惟吾逍遥》天予疏狂 第四百五十六章:宴无好宴
    北辰殊有点方了。的没错,但在心底,她早已将宴会上可能遇到的情况推衍了几十遍论开脑洞,大家都是弟弟。

    七日后,墨天微与北辰殊回到了天晋城,与他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抵达的还有杭殊秀三人。

    傍晚时分,晚霞在天空中交织成一片锦绣,宏伟的天晋皇宫笼罩在一片淡淡的光晕之中,充满了光怪陆离的瑰丽之美。

    见此景象,墨天微似有所悟,“暮气沉沉……大厦将倾。”

    北辰殊听见她的话,有些讶异,“暮气?”

    原来主上的望气之术也这么厉害啊!

    墨天微没有具体解释,她已经预感到,这一次只怕是宴无好宴。

    今夜的千秋殿犹布置得异常华美,犹若仙阙玉宫。

    殿内殿外,灯火通明花团锦簇,歌舞之声袅袅不绝,觥筹交错之间,恍惚有种和乐融融之感。

    墨天微心中好笑,在座众人中,她与杭殊秀三人也罢,其余那些天晋皇朝的世家显贵,分明一个两个都恨不得沐家早点滚蛋让他们上位,可此时此刻却表现得如此温和谦逊彬彬有礼……这可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果然大人的世界我不懂啊。

    “景纯真君,上次见面太过匆忙,忘了问一句,你近来可好?”厉眯着一双醉眼,慢悠悠地在她旁边坐下,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他的动作引来不少人关注大家都是修士,记性很好,可不会忘记当年宁真君可是求娶过景纯真君的。

    ……好像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墨天微正在再一次检查北域大阵,没心情搭理这个牛皮糖,敷衍道:“还好还好。”

    厉本想从她口中打探出关于逆旅岛的一二消息,孰料她如此冷淡,心中无奈。

    正当此时,杭殊秀与李清扬也过来了。

    李清扬的目光在北辰殊身上一掠而过,尔后随手在三人周围布下一个小阵,防止接下来的谈话被人听见。

    “有些不对劲。”杭殊秀脸上依然带着笑意,可话语中的警惕与戒备却是不容忽视。

    墨天微正欲端酒的手微微一顿,“有何不对?”

    “不知道。”出乎意料,杭殊秀摇了摇头,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感觉气氛不对。”

    气氛……

    墨天微一惊,方才她就感叹这些人可真是虚伪,现在看来,好像确实有些过头了?

    锐利的目光在殿内扫了一圈,依旧是歌舞升平,和乐融融,但相比于之前,却又多了几分……迷离之感。

    “是迷情紫萝云!”

    到底是出身魔道的厉对这些伎俩更加熟悉,先前是没有注意,这时候被杭殊秀点醒,他立刻发现殿中摆着的花里夹杂着数朵紫色小花,因为与一般用来观赏的紫云凌霄花十分相似,所以极易混淆。

    “迷情紫萝云”这五个字一出口,其他三人皆是心中一沉。

    这是一种上古时期才有的灵植,神妙非常,往往用于构建幻阵、修炼**荡魄一类的魔功,因此也有个别名**花。

    迷情紫萝云在沧澜界已然绝迹,不想这次竟然一下子看见数朵。

    墨天微叹了口气,“看来果真是真定天沐家出手了。”

    也唯有在真定天这种完好的大世界,才有可能找到迷情紫萝云。

    “这些迷情紫萝云应该只是半成品,药效不足。”李清扬此时也回想起曾在典籍之中看见过的关于这种灵植的介绍,“真正的迷情紫萝云,只需要一朵,整个天晋城都逃不了。”

    “看来我们的小皇帝耐不住了啊。”

    这话从厉口里说出来,真有些怪怪的,毕竟沐尧曦比他还大二三十岁呢。

    “准备战斗!”

    沐尧曦与惠太后坐在主位,神情平淡无波,似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般。

    “母后,在您生辰当日见血,是孩儿的过错。”

    “见血不祥,那也要看是谁的血。”惠太后轻笑一声,端得是仪态万千,“亲朋的血,自然不祥;可若是仇人的血,不过是更增一分喜庆罢了。”

    沐尧曦一笑,“母后所言甚是。”

    “虽然现在说可能有些晚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惠太后盯着沐尧曦,神色郑重,“你真的决定了?沐英齐和林薇并非良善之辈。”

    他轻声道,“沐英齐的目的孩儿明白,不过那时候恐怕我们都已经陨落了,何必在乎那么多?这沧澜界的安宁,就让那些不可一世的大宗门去操心吧,与我等何干!”

    “你既如此想,娘也无话可说。”

    惠太后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脸上重新浮现那无懈可击的笑容。她伸手将沐尧曦的儿子招到身旁,“祁儿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快让哀家好好看看。”

    沐尧曦早年热衷修炼,无心男女之事,这儿子还是他登基后才有的,名为沐兆祁,今年刚刚十岁。

    沐兆祁对这个美丽的祖母十分有好感,尽管以前很少见面,但两人仍是很快就熟络起来。

    惠太后笑着给沐兆祁倒了一杯果酒,看着他捧着小酒杯喝得眉眼弯弯,脸上的笑容没有半分变化。

    宴会的气氛越发火热,甚至有人已经神志不清,直接将美貌的舞姬拉到怀中,上下其手,周围人见了也不觉得有辱斯文,反而个个哈哈大笑,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沐尧曦无动于衷,目光冰凉如水,没有任何怒气,而是像在看一群死人一般。

    他的视线转向殿门处,似乎穿过宫墙,看见了城中的景象。

    迷情紫萝云的幽香随风飘荡,传遍天晋城的每个角落,仿佛来自迷离的幻梦,勾起无数人内心深处潜藏着的**。

    天晋城已经醉了,醉得忘乎所以。

    而在皇宫之中的一处静室里,一名老者似有所感,忽地从入定之中惊醒过来。

    他是沐家唯一一名合体尊者沐皎离。

    不安与惶恐笼罩在他的心头,这一刻他隐约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这种感觉,自从他进阶合体以来,可从未有过!

    “发生什么了?”

    神识如水波一般蔓延而开,转眼之间便覆盖了整个天晋城,城内一切尽收眼底。

    “什么!”

    沐皎离惊骇欲绝,猛地站起身来。

    神识感应到的一幕幕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它背后的意义有谁能在天晋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有谁会在天晋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脸色煞白,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不行,尧曦已经疯了,我不能让整个沐家为他陪葬!”他心念电转,迅速有了决定。

    如今天晋城内正在发生的事情无疑会让沐家的境遇变得更加不堪,可再不堪,有他在,族人也就只是受点磋磨,不会有性命之危但如果让沐尧曦继续疯下去,整个沐家都将被夷为平地,九族不存!

    沐皎离素来果决,既已有了决断,立刻便要行动。

    然而却在此时,他忽地觉得头晕目眩,元婴之中传来的昏沉感更是让他站立不稳,跌坐在蒲团之上。

    “清心离恨香!”沐皎离一检查身体,立刻发现了不对,脸色阴沉至极,“真是好算计!”

    清心离恨香是一种极为偏门的香其实这个说法也不太准确,因为它无色无味,算不上香。

    这种香非但不是什么恶香,对修士而言甚至可以说是大补之物,问题在于……元婴一旦接触清心离恨香,就会陷入清心迷梦之中,历经离愁别恨,红尘俗世,直到大彻大悟,才会苏醒过来,元婴变得更加纯澈清明。

    对于修为越高的修士,它作用越强。

    沐皎离已是合体尊者,方才神识蔓延而开,不知不觉便中了布置在他静室周围的清心离恨香,等将神识收回来时,清心离恨香就附着在了元婴之上,便“中毒”了。

    “竖子可恨!”

    尽管沐皎离惊怒交加,满心怒火,可他也没办法和清心离恨香讲道理,随着时间流逝,他的神志越来越模糊,最后彻底被拉入了清心迷梦之中,短时间内是没办法醒过来了。

    宴会仍在继续。

    四人意识到情况不对,纷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然而却在此时,墨天微神情一变位于北域大阵中枢的虚影感应到了极其剧烈的波动!

    “怎么了?”李清扬最是细心,立刻发现了她的不对,连忙问道。

    墨天微神色凝重,“北域大阵出问题了。”

    三人神色亦是难看几分。

    如果说迷情紫萝云已经让他们心中担忧,那几乎是牢不可破的代名词的北域大阵出了问题,直接让三人的心沉入谷底。

    沐家这是要玉石俱焚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

    “能修好吗?”杭殊秀沉声问道。

    厉和李清扬都诧异地看向杭殊秀墨天微可是个剑修,而是她现在也不在阵眼处,怎么修?

    墨天微凝神感应北域大阵的变故,心情愈发沉重,“他们用破阵手法我以前从未见过,应该来自真定天沐家,不过北域大阵毕竟十分稳固,预计只会短时间出现漏洞我只能尽量将这个时间压缩到最少。”

    沧澜界毕竟流落在外多年,北域大阵的建造也已经过去了两万年,一些原本先进而稳固的阵法结构或许真定天那里已经研究出了破解之法这种事情通常是秘而不宣,即便墨天微去过真定天,也不是什么都清楚。

    这个猜测合情合理,她的回答也让三人心中多了一分底气。

    虽然不知道墨天微身在天晋皇宫如何才能修复阵法,但这种隐秘谁也不会没眼色地询问。

    李清扬干脆问道:“我们要怎么做?”

    “我需要专心镇压阵法,暂时无法出手。不过不需要你们保护,我自有手段。”墨天微也不客气,直接说道,“不要再等了,直接杀了沐尧曦,幕后之人自然会现身!”

    三人闻言,立即站起身来,也不废话,杭殊秀与李清扬出手攻向沐尧曦,厉则是手腕一抖,数道黑影一掠而过,直取迷情紫萝云!

    明亮的烛光之中忽然聚敛起八方云雾,翻滚交织,尔后结成亭亭华盖,五色云气凝而不散,其上金枝玉叶交环缠绕,墨天微便端坐华盖之下,贵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