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惟吾逍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诱骗与威逼
    外界的异象并没有惊扰到山中湖泊里的一人一剑——墨天微是因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长剑则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早已习惯了。

    一层灰紫色的光团笼罩在长剑剑体上,将那些朝它蔓延而来的黑色纹路阻拦在外,任它们如何诡异莫测邪恶狡猾,也不能伤害到长剑分毫。

    一旁的墨天微因为早已得到长剑提醒的缘故,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长剑,生怕错过任何变化。

    灰紫色光团与漆黑纹路的僵持仍在继续,谁也奈何不了谁。

    墨天微感觉眼睛有些酸涩,想要伸手揉一揉,然而变故也正发生在同时——漆黑纹路终于将整座石台覆盖,浓郁的黑色液体宛如某种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可怖异形生物,流动着,扭曲着,焦躁着,终于有一只漆黑的骨手从石台上伸了出来,一把攥住了灰紫色的光团。

    “啪!”

    清脆的碎裂声压过了其余所有声音,灰紫色光团应声而碎,露出了藏在它保护下的长剑。

    长剑迸发出恐怖的剑气,然而这些剑气在触及那只骨手之时,却宛若水波遇上了中流砥柱,沿着骨手表面那层黏稠恶心的液体滑开,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长剑被骨手攥住,像是遭遇了极大的伤害,颤抖得愈发剧烈。

    但就是在这样的痛楚之中,它仍坚持着对墨天微说道:“看……看见了吗?”

    墨天微使劲点头。

    看见她点头,长剑像是松了口气,然后光芒一黯,变得如同凡铁一般,平平无奇。

    在光芒敛去之后,骨手松开,融成一滩黑色液体,复归于布满黑色液体的石台。

    随即,犹如退潮一般,黑色液体悄无声息地退去,不知是融入了石台之中,还是消散在空气里,石台又变得干干净净,与最初无异。

    长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许久没有说话,刚才发生的事情对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时半会儿它还缓不过来。

    墨天微已经被这惊悚的一幕吓得跌在地上,彻底失语,坐立不安。

    半晌,长剑才道:“看见了吗?那只手抓住了我,它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离开。”

    墨天微小声道:“真可怕。”

    “我不能离开,自然也不能带你回家。”长剑继续说道,“但这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墨天微既害怕又想回家,纠结着询问:“怎么办?”

    “等会儿我再逃跑,然后当那只手冒出来的时候,你扑住它,它只能伤害我,不能伤害人。”

    “真的?我觉得它很吓人。”

    “它不会伤害人,你没发现吗,它是由那些黑色液体凝聚而成的,刚刚你就站在被那些黑色液体铺满的地上,没受伤对吧?”长剑循循善诱,“只要拦住它,对它说出一句咒语,我就能战胜它,逃出它的关押,带你回家。”

    以墨天微如今简单的头脑,她无法理解一些常人看来“你t在逗我”的语言陷阱,想要回家的欲|望战胜了恐惧,懵懵懂懂之间便答应下来:“我要说什么?”

    “你说——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二凤。”墨天微开心道,“我阿姊叫大凤。”

    长剑可疑地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要这样说:吾,二凤,愿献祭己身,还君自由,望上仙应允!”

    墨天微念了十几遍,在长剑的指导下才记住了这句话——不好意思,她完全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无知者往往无所畏惧,说的就是这种了。

    长剑很满意,它觉得自己终于要时来运转了,原本最难的事情在此时却最简单,它是天地所钟,怎会永远被一个小小的仙人束缚!

    “芒夏,早晚有一天……”

    ·

    当长剑正在诱骗萝莉二凤时,墨天微也同样遇到了离奇诡异的情况。

    “这是哪儿?”

    墨天微蹙眉,明明之前还在悬崖边闭目养神,然后……然后她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再睁眼,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她不知道身体里还藏着另一个人格,而这个人格现在正在操控着她的身体,被一柄好剑诓着要去死。

    天空是流动着的雷霆湖水,脚下是含着雷霆之力的山石,明亮的电光之中,她看见头顶一片黑色的阴影,一柄黑色长剑剑柄朝下,倒插在黑色阴影之中。

    似乎听见了墨天微的疑惑之声,阴影之下忽然浮现一个人影,他披着长及脚踝的斗篷,兜帽挡住了他的面容,气息飘渺莫测。

    “这里就是你找的地方。”

    我找的地方?

    墨天微心中一跳,难道是先天灵宝所在之地?!

    激动之情浮上心头,然而很快又被她压了下来,她沉声道:“你是谁?”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他冷漠道,“你想要的东西就在你眼前。”

    墨天微倒是不介意这人的态度,不过是被一个大能刺两句,她又不会掉几块肉,况且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任何人都要尊重她?

    “先天灵宝?”墨天微试身手一指那柄漆黑长剑,,“它?”

    黑衣人摇摇头,“它上面的那柄剑。”

    “你的意思是……”

    黑衣人似乎不耐烦与她再废话下去,轻轻打了个响指。

    虚空之中出现一片灵影,记录的是二凤与长剑的所有交谈内容。

    墨天微这次是真的再也维持不住冷峻的表情了,怎么回事?她体内还有另一个人格?曾经的她没有和前世的记忆融合吗?

    这对她而言不啻于一个重磅炸弹,她以为的自己不是真实的自己,二凤的存在让她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己究竟是得到了前世的记忆还是……夺舍,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从修炼《无心天书》以来一直在极力避免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二凤是一个完整的人格,虽然有点傻,但本质上比阿泽还要完美,这对她未来的修行不仅是艰难的,更是危险的,可怕的。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对《无心天书》一知半解的萌新,她很清楚精分后无法融合将造成怎样的后果。

    看见墨天微的脸色白了,黑衣人无动于衷,只是提醒道:“你的时间不多了。”

    这声提醒将墨天微从震惊、怀疑、失落、忧心等等复杂的心绪之中惊醒过来,她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很快收敛了各种情绪,复归于冷静,“我该怎么做?”

    她的反应无疑让黑衣人极为满意,他忽地生出几分恶趣味,不急着告诉她解决的办法,而是说起了这柄长剑的来历。

    “昔年,本座游历诸天,在时空洪流之中发现一个秘境……”

    原来黑衣人是个旅行爱好者,某次在旅游中发现了一个秘境,秘境中空无一物,死寂一片,唯有一柄长剑——他认出来这是一柄因为灵气枯竭而尚未孕育完成的先天灵宝,心中大喜,当即便将这方秘境搬到仙界。

    为防止它被其他仙人发现,他施展秘法将之隐藏,然后便一直等待着这件先天灵宝的孕育完成,期待着能将之炼化,增长自身实力。

    终有一日,先天灵宝孕育成功,他大喜之下,欲要令其认主,不想剑灵虚与委蛇,趁他不备,将他重创,然后遁逃。

    黑衣人被伤得极重,日后道途几乎断绝,他恨意丛生,连伤也不管了,一直追杀先天灵宝,穿越浩荡时空洪流,最终抓住了它。

    但他一想到自己遭受的痛苦,便不愿让剑灵轻易陨落,非要让它生不如死。

    他将剑灵重创,致使这件先天灵宝降阶,然后将它封禁在周围的一个秘境之中——这便是万法仙宗遗迹。

    他特意选择了雷霆之山,但却将它封印在山中,耗尽心力布下一个禁制,将先天灵宝周围的浩荡阳雷转化成阴雷。

    这件雷属性的先天灵宝想要恢复,必须吸纳灵力与蕴含着大道本源的雷霆,但……这里只有阴雷,吸纳了阴雷虽然也能恢复,但却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属性相冲,后患无穷。

    他就是要让剑灵极力想要恢复,却又不敢恢复,日日受煎熬。

    除此之外,他还布下了另一个困锁禁制,先天灵宝想要脱困,就必须找到一个真心诚意愿代替它被关押的人——然而这个秘境中根本没有任何人。

    墨天微听得不寒而栗,这家伙的法子真是阴损至极,这个人……最好敬而远之。

    黑衣人一眼就看出墨天微的态度,怪笑道:“怎么,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哈哈哈!”

    “剑灵只知道找到伥鬼便能脱身,却不知道,若是那伥鬼有异心,便会被引来本座这里……本座将传他另一咒语,反掌之间,便能将它强行炼化!”

    墨天微心中一跳,不可否认,在听见这句话后她心中升起了一丝窃喜,难道她……真的运气这么好,被追杀跳崖都能遇到这样的好事?!

    不,不对,墨天微如今已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眼前这黑衣人,他不可能这么好心!

    他憎恨剑灵,他想毁掉这件先天灵宝,这毋庸置疑。

    那先天灵宝若被一位修士炼化,那修士若能飞升仙界乃至于更进一步,他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它大逞威风?

    即便这种可能性再小,黑衣人也不可能允许它存在!

    所以……

    墨天微悚然一惊,飞身后撤,极力想要远离黑衣人。

    但无论她的速度多快,黑衣人与她的距离始终保持不变。

    黑衣人游刃有余,语气出乎预料地平静,相比于之前的疯狂桀骜,显得那么云淡风轻——但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他如今已经是在变态了——“猜到了?这么看来,你不仅资质不错,还有点小聪明,或许真有可能得道飞升……”

    “为防万一,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是!”

    声音陡然冷酷,阴森可怖,如同一只阴冷的鬼手轻轻抚摸过你的骨头,寒意彻骨!

    黑衣人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废了墨天微,让她不可能飞升,乃至于每一次进阶都难之又难,从天才变成废柴。

    剑灵不是连我堂堂仙人都看不上么?

    呵呵,那你就一辈子认一个废物为主,无法反抗,无法逃脱,这个废物主人死了,下一个主人在炼化你的同时也会受到我的诅咒,变成废人!

    永生永世,沉沦地狱!

    这才是他最狠的报复!

    他曾经也是一位前途坦荡的仙人,一时英豪,却因剑灵而与大道彻底无缘,他早已生无可恋,耗尽心力布下一重重禁制与诅咒,为的就是让剑灵体会他的感受。

    在布置完这一切之后,他便陨落了,如今……不过是一缕残魂罢了!

    一根漆黑的骨指在墨天微眼中迅速放大,天堑一般的实力差距让她的挣扎尽付流水,这一刻,时间似乎被无限延长,她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初入剑宗,身负废柴之名时所遇到的种种……

    费尽心力仍无法挽回,苦修不辍却不敌过人天资,世界那么大,而我那么卑微……

    她心中一跳,“我这是潜意识里也觉得自己没救了,所以才会记起那段不愉快的岁月?”

    她的脑中不自觉浮现出墨天宁那张虽然冷淡却不掩嘲弄的脸——你曾对命运俯首称臣,如今又要重蹈覆辙吗?

    “不,我不能就这么认命——命运,只能掌握在我的手中!”

    漆黑的眼中,紫光莹莹,两缕淡红色火苗跳跃不休,奇异地融合为一。

    火焰以墨天微为中心,炸裂而来,在虚空之中开出一朵妖冶的红莲。

    在如今的她眼中,没有雷霆湖水,没有山壁岩石,空气中不再是虚无一片,而是充斥着一道道漆黑的痕迹,这是黑衣人曾掌控的大道本源,也正是万法仙宗护宗大阵上三道本源之力的第二道。

    而更远处,穿过山壁,在雷云之上,一片灼目的紫光,那是当年建造雷霆之山的大能留下的雷之大道本源之力,正因它的存在,这座雷霆之山才能永恒存在,没有在过往的无数年里,雨打风吹去。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漆黑骨指已到眼前。

    墨天微从容不迫,抬起手,骈指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