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惟吾逍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主角待遇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我们这样毫无根基的散修能招惹的。”晁赋神色严肃,“不论如何,就算那剑修的消息最终还是泄露了,那也决不能是从我们这里流出去的!”

    虽然这个四人小团队中,梁明彦貌似是最靠谱的那个,但大家都知道,只要晁赋真正做了决定,谁也不会违背。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在山海殿中躲一段时间,正好刚刚到手一笔灵石,你们可以去买些术法来修习,”梁明彦想了想,建议道,“我们最缺的还是积累,现在有机会弥补,当然不能浪费。”

    四人意见一致,很快便作出决定。

    这时候,山海殿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梁明彦看了其他三人一眼,心中却是也忍不住猜测起那位剑修的来历来,“如此厉害的剑修,必然是剑门高徒,他用的剑招,有些似乎颇为眼熟……”

    剑宗,重吴山。

    北辰殊收拾好了东西,坐在庭院中,看着天边的云霞,默默不语。

    他曾以为来到剑宗便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能与筱姐姐长长久久地相伴,追求广阔玄奥的大道,遍览作为一个凡人时所无法看见的无穷风光,任岁月来去,日月轮转,他将仙福永享。

    但事实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美好,甚至可以说,远比他想的更糟。

    他不知自己怎么就惹来那么多人厌恶,难道就单单只因为筱姐姐?不,这不可能,背后一定还有原因。

    因为迟迟无法收集齐开启传承空间与觉醒法体的天材地宝,他的体质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修行,如今已近五年过去,他的修为依旧……唉,不提也罢。

    沉默良久,他在心中轻声问:“我们要去哪里?”

    危楼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无所谓,他并不在乎北辰殊是什么心情,两人关系还没好到那个程度,“去北域。”

    “北域?”北辰殊疑惑,“为什么突然改主意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先去东域的。”

    “是吗?大概是你记错了。”危楼打了呵欠,“废话怎么那么多,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不用担心我把你害死——相信我,如果说这世上有谁最不想看见你出事,那个人一定是我。”

    他怎么可能和北辰殊说,他悄悄听见剑宗里在商议如何应对近年内妖族将大举进攻的一事?

    北辰殊无语,好吧,虽然危楼说得没错,但是这种被人蒙在鼓里当猴耍的感觉,对于他一个掌控欲非常强的人来说,真是十分糟糕。

    “走吧。”

    他起身出门,离开了这座居住了近五年的院子。

    将门合拢,北辰殊默不作声地朝山下走去,无视一路上各色各异的目光,独自一人,沿着蜿蜒漫长的山道,踽踽而行。

    北辰殊离开宗门游历去了的消息自然很快便被送到了姜修手上。

    他冷冷一笑,将玉简随意一扔,“这就受不了了?也是,眼瞎到能看上萧筱那种女人还执迷不悟,恐怕别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这话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是萧筱的裙下之臣。

    “那……姜师兄,我们要不要……”那个弟子目露凶光,意思不言而喻。

    “嗯?”

    姜修不悦地皱起眉,冷冷打量他几眼,看得那弟子心虚地垂下头,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这种话,再让我听见一次,你就去执法殿过下半辈子吧!”

    “师兄恕罪,师兄恕罪!”那弟子连连告罪,“师弟知错!”

    “同门之间,彼此针对,都在底线之上,等闲不会有人来管。”姜修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但若伤及性命,那就是视宗门规矩于无物——既然你视宗门规矩于无物,宗门规矩自然也将你视为蝼蚁,随意磋磨。”

    “况且,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也值得大动干戈?!”姜修冷笑着将茶盏放下,“小惩大诫罢了。”

    “是是是,师弟知错了,再不会鬼迷心窍。”这弟子的态度可以说是十分恭敬,近乎于谄媚了。

    姜修看不上这位刚走关系从外门升入内门的管师弟,但出身一个凡人大家族,见惯了勾心斗角的他深谙物尽其用之道,不会因为此人的奴颜婢膝心思奸狡而与其断绝关系——毕竟,他可没有道德洁癖。

    “行了,你年纪小,行差踏错也是常有之事,日后注意着些,不要惹出大乱子来。”

    管师弟自然是连连应声,极尽讨好之能事。

    姜修不耐,端茶送客这人居然都看不懂吗?就这眼色……算了,也不值得过多接触。

    如此想着,姜修很快几句话打发了他,继续修炼。

    但姜修却不知道,在他面前卑躬屈膝不要脸不要皮的管师弟,在离开了他的地盘之后,又是怎样一副嘴脸。

    修真界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就如同管师弟会去奉承比自己入门更早又有师承的姜修一样,自然也会有人想要巴结管师弟这个内门弟子。

    对着等候着他的吩咐的人,管昕低低一笑,“姜师兄说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既然已经结仇,就不要给仇人翻身的机会!”

    他心中则是暗暗想到,紫筝师妹……哦,现在是紫筝师侄了,她那般天资,又听闻有着特殊体质,合当是他的道侣,与他共参大道才是!北辰殊那个无用的废物,凭什么能得紫筝另眼相待呢?

    原来,管昕竟是不知从何处得知了紫筝的特殊体质,知道若能与她双修,便有数不尽的好处,于是对她身边的男修格外看不顺眼。

    只是紫筝是个聪明人,他行事必须格外周密,如今正巧有个机会将那北辰殊弄死,他……可不会放过!

    至于若是被查出来了将会如何……不是还有个“主犯”姜修姜师兄吗?

    夺妻之恨,杀个把人不是很正常吗?

    管昕阴狠一笑,“要怪,就怪你太过无能,这世上,可没有废物的立锥之地!”

    剑宗内有怎样的纷扰,墨天微一概不知,她现在遇到了一个麻烦。

    “啧,穷追不舍,我刨你家祖坟了,还是抢你妹子了?”

    墨天微回头看了眼,浓浓的煞雾遮掩了视线,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一只讨厌的妖兽如跗骨之蛆,缀着她不离不弃。

    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大概一天前,她突然感觉自己被盯上了,找了个机会偷偷开了后视镜——呃,洞悉之瞳,然后就看见一只她最讨厌的蛇类妖兽正飞快朝自己的方向而来,那速度,真怀疑它是不是装了个推进器。

    不过,没卵用,因为墨天微会御剑。

    众所周知,除了少数飞行妖兽,同阶之内,剑修御剑的遁速最快。

    学过小学数学的都知道,这种情况下两人想要相遇,不出意外的话,除非来个环球旅行——然并卵,谁说沧澜界是球形了?

    所以墨天微对这只巨蛇无奈又神烦,穷追不舍个什么劲儿啊,有这功夫不会好好睡睡觉吃吃饭修炼一发?

    况且他又打不过自己。

    这么追着自己,是有什么原因吗?

    墨天微若有所思,要不要假装飞不动了……

    与悠闲自得的墨天微恰恰相反,巨蛇的心情要糟糕许多,自从追寻到那一抹气息之后,他心中一直惴惴不安,总觉得将会发生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一样。

    他有想过先不追了,回去禀报族内他发现的消息,但是……

    但是,他现在的处境极其尴尬,去禀报了,也会被族中之人认为是自己为了提升地位而胡编乱造的——谁叫他素行不良,还真做过类似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巨蛇的心情十分复杂——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年脑子里进的水啊!

    他现在只盼着,路上能遇上个熟人,和他一起将这个带着那抹气息的剑修抓起来,押送会族内,再细细拷问,务必要问出个原委来。

    ……他的心愿实现了!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巨响,巨蛇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仔细一感应——嘿,还真遇见熟人了!虽然说这个熟人和他有点过节,但是相信在大是大非面前,那人也不会非要和他过不去。

    巨蛇飞快游动,不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

    此时,墨天微正与又一只蛇妖交战,刚刚那声巨响,便是她将那条密布着黑色鳞甲的巨蛇一剑斩飞撞到一旁小山丘山壁上发出来的。

    后来的巨蛇见状,发出一阵奇怪的语言,这是妖族通用语,“乌延,快拦下这个剑修!”

    那条黑色鳞甲巨蛇,也就是乌延,险险逃过那快若雷霆的一剑,慌忙命周围两个奴隶拦住墨天微,自己却怒气冲冲地来到巨蛇身边,一尾巴将它拍得往地下沉了一寸,“黄崖,是你将这个剑修赶过来的?!”

    黄崖道:“你仔细闻闻,这剑修身上的气息不对!”

    “什么气息!”乌延愈发恼怒起来,明知道他的嗅觉不灵敏,这是在挑事吗?

    “唉,总之我们一起将他抓起来,抓回去献给长老,这便是大功一件!”黄崖说着,忽然看了眼那两只在墨天微剑下左支右绌的巨熊,“你是偷跑出来的吧?若能将他抓回去,长老必定不会怪罪你偷偷逃出族内,反而会大大嘉奖你!”

    “此话当真?”乌延心中一动,想起黄崖以前的身份比自己还高,却总能偷偷跑出去玩,顿时觉得这样一个前辈的经验之谈必定极有道理。

    “骗你作甚!他身上有……的气息!”

    乌延大吃一惊,登时连连点头,“这次听你的,我们一起将他拿下,不能让他走脱了!”

    两只蛇妖刚刚达成共同进退携手对敌的协议,却不想不等他们出手,耳边便传来两声惨叫,定睛一看——呵呀,那两只皮厚血高的黑熊已经扑街了?!

    怎么肥四!!!

    墨天微将雷泽剑拔了出来,两只黑熊的脑袋已经骨碌碌滚到沙土之中,显然死得不能再死。

    她淡淡扫了一眼凑到一起叽里咕噜的两只蛇妖——当她听不懂妖族通用语吗?

    “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我身上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这才惹来他们的仇视?”墨天微若有所思,“这两只,似乎在妖族地位不低的样子啊!”

    妖族现如今是蛇族统治,蛇族的划分十分简单,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银,是哪一族就用什么当姓氏——不用说,也是起名废,好比北辰殊未来的那个姘头就叫赤潇。

    两只蛇妖被墨天微这一眼看得抖了抖,突然发现一件他们都没想到的事情——话说,眼前这个剑修,好像不是他们想打就能打得过的啊!

    这个问题十分严重,严重到已经能影响他们的生命安全。

    黄崖和乌延对视一眼,两双竖瞳中闪过相同的情绪——风紧,扯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跑再说吧。

    不用商量,两人选择了分头逃跑。

    墨天微冷笑一声,刚才追我追得很欢啊,怎么现在掉头就跑了?

    就决定是你了!

    墨天微盯住了黄崖,追了上去,不过飞出百里远,便将他拦了下来,一剑斩在他的蛇头上,势大力沉,几乎要将他整个头骨都斩裂。

    黄崖痛呼一声,心中惊恐不已,他之前追的时候只感觉修为比自己还低些——要不然他早就退了——却不想战力如此了得!

    “你不要逼我!”黄崖怒吼,“我不想和你打生打死,但要是逼急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可笑!这里可是天霜战场,来这里的人族与妖族,合该打生打死。”墨天微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容我送你归西!”

    又是一剑。

    黄崖之前受了那一剑,痛得满地打滚,墨天微瞄准时机,一剑给他开膛破肚。

    不等黄崖有所反应,雷泽剑脱手而出,一剑将蛇头斩落,旋即扔出一朵红莲业火——据说蛇头被斩断了都能咬人,这时候还是先烤熟了再说。

    黄崖绝不曾想到,原本以为的能拿去换功劳封赏的猎物,反过来成了猎人,自己却落得个身首分离,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草草将蛇妖的尸体收起,墨天微目光微微闪烁,游移不定,像是在确定什么一样。

    须臾,她闭上眼,再度睁开时已是清明一片,“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