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56xs.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56xs.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明暗 第1088章:最后机会_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_都市小说_56小说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明暗 第1088章:最后机会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明暗 第1088章:最后机会

 热门推荐:
    曹教授问:“这是什么意思?”

    小魏说:“如果我掏不出那五万块钱,你就真的永远也不会给我签字是吗?”曹教授和曹夫人都大惊失色,先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曹夫人才开始骂小魏,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五万夫钱。曹教授也终于忍不住,骂小魏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说胡话。

    “我没说胡话!”小魏站起来,“你自己说的话,为什么不敢承认?每个你带的博士生,毕业答辩后必须给你五万块钱,否则你就不给通过。之前已经收了十个博士生的钱,我是第十一个,这些不都是你亲口对我说的吗?”

    曹教授用力拍着桌子:“你胡扯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你有证据吗?没有就是诽谤懂吗?”小魏双眼通红,喘着粗气看着曹教授,什么话都说不出。曹夫人让小魏坐下,说看在你是我老伴学生的面子上,原谅你的胡言乱语。要是再胡说,就把你给赶出去。小魏望着斜对面的墙壁,慢慢坐下,拿起半块三明治,边流眼泪边往嘴里塞着。

    曹教授夫妇看着他的模样,都哼了声,继续吃东西。听了小魏刚才的话,我才彻底明白,他肯定百分之百不会撒谎,但既然拿不出钱来,又当面戳穿,曹教授一怒之下,不但不会破例开恩,说不定还会更加刁难。

    “田老板,现在是不是很多人喜欢在网上发贴?”高雄问。我说是啊,怎么了。曹教授和曹夫人立刻紧张起来,小魏也停住吃饭。高雄对小魏说,你说话可要注意影响,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如果你觉得你说的是真的,可以上网发贴控诉曹教授,那是他的不对,如果影响足够大,就会有教育部门的人下来查。

    小魏并没表现出有多意外,很明显,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上网的,小魏是大学生,自然也是网虫级别的人,肯定也想过这种方法。但最后并没实施,就是怕到时候没达到目的,反而被曹教授倒打一耙,连学位证最后的希望也丢掉,毕竟没有证据在手。

    曹教授说道:“高老板不能乱讲!如果他真敢发贴,就是严重的造谣和诽谤,那可要负法律责任的!”高雄嘿嘿地笑。

    看到小魏的痛苦表情,我想了想问曹教授:“小魏的毕业答辩成绩很差?”曹教授哼了声,说根本不合格,我打算让他复习半年,之后再答一次。

    我说:“做了三年多牌商,我了解过很多鬼鬼神神的事,您可能是无神论者,但现在估计也有几分动摇吧?”曹教授夫妻都没说话。我继续说:“抛掉佛教理论不谈,人其实是都有运势的,这个跟运气还不同,某件事叫运气,某个阶段就叫运势,跟人的言行举止都有关系。比如小魏这个事,我不知道他成绩多差,但现在他家里有难处,如果你能网开一面,给他通过了,这也算是行善,能给自己增加福报,尤其是那种例外的善举。当然,你不缺名不缺利,但福增加也能让身体更加健康,生活更加平安。所以我多一句嘴,不行就给他过了吧!”

    小魏看着我,眼中全是感激的眼色,又看着曹教授。

    曹教授放下牛奶杯:“田老板,你不懂学术,这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他要是个本科生,早就过了,但他是博士啊!你可知道中国每年才毕业多少名博士?我给他通过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个签字的事,但他走上社会,来到大公司大企业,别人一看不是这么回事,不学无术,不但会笑话他,也笑话他的导师,更会笑话他的高校,这脸我可丢不起!我身为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怎么能做这种糊里糊涂的事?能对得起‘教授’二字吗?”

    别说,曹教授这番话倒是有理有据,但不知道刚才小魏对他的指责是否有这回事,如果有,那只能说明曹教授是个典型的“道貌岸然”分子,俗称叫斯文败类。

    小魏的手在哆嗦,慢慢垂下头,忽然他离开座位,走到曹教授面前。他吓得立刻站起来后退几步:“你干什么?”小魏扑通给曹教授跪下,双手抱着他的大腿,哭着求曹教授放过他,他家里很穷,母亲又生重病,根本拿不出钱。

    “什么乱七八糟的!”曹教授非常生气,他老伴曹夫人也说,“你给我站起来,还嫌脸丢得不够是吗?”小魏哭着摇头,说什么也不站起身。曹教授用力挣脱开,径直走进卧室关上门。曹夫人满脸怒容看着小魏,见他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就对我们说不用管他,我现在送你们到车站。我过去劝小魏,他垂着头,泪如雨下,就像完全没听到我的话。

    无奈,我只好跟高雄和阿赞布丹离开曹家。曹夫人开车把我们三人送到汽车站,路上还说小魏真是白眼狼,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学生,跟着导师这么久,最后成绩不佳,还怪导师不给高抬贵手,居然污蔑导师要收他的黑钱,你说这叫什么人品,学术不行,人品也不行,这种人怎么能拿到博士证?真是笑话。

    我并没回答,因为这事太乱,无法插言。倒是高雄问:“我说曹夫人,那个小魏说得有鼻子有眼,声泪俱下,好像也不得让人不信,难道就是他在胡编?”曹夫人说当然是在胡编,没有这回事。

    “那你敢不敢发誓?”高雄说。曹夫人有些发愣,没明白什么意思。高雄补充说其实神灵无处不在,你发誓的话就会被听到,这样我们心里也有底,不然以后难保传出去,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曹夫人立刻看着我,问:“田老板要传出去?那可不行!我们不是有保密协议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能讲,再说小魏的事这些没有关系,他自己在那里造谣,你再传出去就是传谣!”我连忙说别听高老板的,我肯定不会说出去。但曹夫人仍然对我有所怀疑,我心想高老板你真够坏的,我们还没拿到尾款,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