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未雪 > 《未雪》鬼城魅影 第29章 一幕戏
    楚子佩跟着玉罗刹走进了一条七扭八拐的小巷,他们一直走到小巷的尽头,直到没有了路。玉罗刹在墙壁上敲了一敲,片刻后,一条暗道出现在楚子佩的眼前。

    “公子,请吧。”

    楚子佩笑了一笑,率先走进了暗道,然而他刚一进去,暗道的门就关上了。楚子佩心里一沉,他听见暗道外面的玉罗刹道:“温公子,冥主就在里面等你,奴家还有事要办,就不给你引路了,温公子劳些神,费些力,自己去寻冥主吧。”

    大概是温杳把这姑娘得罪狠了,却不承想,报复错了人,楚子佩无奈的笑笑,这人似乎到哪儿都要惹上一身的桃花债。

    楚子佩初入江湖的时候就结识了温杳,那时他还是个籍籍无名的毛头小子,而温杳已是名满天下的千面公子,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温杳被一群蒙着面的白衣女子追杀,慌乱之中将一个琉璃盏扔给了他,温杳倒是脱身了,他被那群女子追杀了足足一个月。

    后来他才知道,害得他被追杀的人,叫温杳,千面公子,温杳。

    温杳是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在一间客栈找到他的,他刚要了一桌酒菜,一个转头的功夫,就看见一个披着白狐裘的男子,坐在他先前坐过的位置上,喝着一壶酒。

    楚子佩点燃了火折子,滁州城下,遍布密道,密道之间彼此相连,如同一个巨大的迷宫。玉罗刹把他扔到这儿,确实是为了难为一下他,不过,楚子佩一到滁州城就被幽冥殿和阴山的人追杀,滁州城地下的密道,他已经十分清楚了。

    温杳假扮他的模样在滁州城,所以玉罗刹才会把他当成温杳,但是温杳现在在哪呢?楚子佩拿着火折子往前走,黑暗之中,只有这么一点光亮。越往前走,密道越宽敞,前面隐隐约约看到火光,楚子佩熄灭了火折子,他在身侧的墙壁上敲了几下,一道暗门打开,他闪身进了暗室之中,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变了个样子。

    楚子佩顶着温杳的脸,拿着把折扇,一身的锦衣华服,他的神态模仿温杳,模仿的惟妙惟肖,就连举止也带上了几分轻浮,就是洛君痕在这儿,怕是也认不出他来。

    滁州名为空城,却并不空,幽冥殿在滁州城下建立了一座地下的暗城,密道交错复杂,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其中,洛君痕他们被他安置在一处隐秘的暗室,但是那里并不是绝对的安全,只要他们还在滁州城,就随时会有危险。

    楚子佩走到光亮处,转角过去,眼前一片灯火通明。

    “温公子,这边请。”

    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提着一盏莲花灯,引着楚子佩往前走。地上铺着一层织锦的地毯,两旁的石壁上挂着宫灯,墙壁上的壁画,画着容颜姝丽的女子,女子凭栏远望,眼中写满了愁绪。

    壁画是个完整的故事,然而楚子佩并没有机会看完它,他跟着宫装女子走到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

    “温公子稍后,奴婢去请示主人。”

    宫装女子进入门中,很快就出来了,她对着楚子佩行礼道:“温公子,主人有请。”

    楚子佩跟着宫装女子进了屋,穿过层层叠叠的纱幔,两旁是跪着服侍的婢女,对面是一张雕花的紫檀木大床,床上的帷幔被挂在两侧,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斜倚在床上,她面上遮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不过那一双眼睛,却像是能穿透人心,美得勾魂夺魄。

    “温公子来了,还不看坐。”

    一旁跪坐的侍女立即起身,搬来一把椅子,又倒退着跪坐回去。

    “谢冥主。”

    楚子佩坐到椅子上,神态自若的道:“不知冥主要在下过来,是否有什么要事?”

    冥主从床上坐起身,立刻有侍女取来引枕放到她身侧,让她靠的舒服,一个半大的孩子从纱幔后面绕了出来,跪在床前,给她捏腿。

    “也没什么大事,手下抓了个人,请温公子帮忙认认。”

    冥主的话一出口,楚子佩的心就咯噔一下,他想到了藏在暗室里的洛君痕,难道师弟被发现了,他强按下心里的不安,面不改色的道:“哦,不知冥主抓的是什么人。”

    冥主:“公子看见他,就知道了,把人带上来吧。”

    “是,冥主。”

    两个侍女应声退下,片刻后,一个满身血污的人被两个壮汉拖了上来,楚子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个壮汉拽着那人的头发,迫他抬起头来,楚子佩看到一张陌生的,满是疤痕的脸。

    他松了一口气,不是洛君痕,不过他的心又提了上来,他不认识这个人,楚子佩强自镇定道:“这人满脸血污,温某实在是看不清楚。”

    冥主道:“给他擦擦脸上的血,让温公子好好看看。”

    壮汉粗暴的抹掉那人脸上的血,那人面容白皙,五官硬挺,瘦削的脸上,布满了伤痕,若是没有这些伤,应该是个美男子。

    “温公子,还认不出来吗?”

    冥主温柔的声音里,隐隐藏着杀意,楚子佩背后的衣裳,已经被汗浸透了,他起身走到那人面前,背对着冥主。

    楚子佩:“你……”

    “呸!”那人冲着楚子佩吐了口唾沫:“温杳,恶贼,你还记得中州白家吗,你杀我一家二十七口,我不能杀你为家人报仇,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人突然暴起,挣脱壮汉的钳制,狠狠地撞向了墙。

    楚子佩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一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看着楚子佩的方向,嘴唇嗡动,目光渴求的看着他,楚子佩对着他几不可查的点点头,少年合上了眼睛。

    “温大哥,为白家报仇……”

    这是那个少年,就给他最后的话。

    “唉,可惜了,还像卖温公子个人情,没想到他竟然自尽了。”

    :

    冥主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楚子佩知道她确实觉得可惜,这么好的一枚棋子,居然自爆了。楚子佩手里的扇子一展,扇了两下,可心里的烦闷,却怎么也扇不掉。

    “温某还是要多谢冥主,给温某除了个□□烦。”

    冥主:“温公子客气了,温公子和幽冥殿合作,妾身自然要为公子着想了。”

    楚子佩:“那温某,对幽冥殿,要更尽心尽力了。”

    冥主:“好说好说。”

    暗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宫装女子疾步走了进来,在冥主面前拜倒:“启禀冥主,您要的人,已经抓到了。”

    斜靠在床上的人,勾唇一笑:“那就带进来吧,我也该见见这位老部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