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穿越小说 > 攻约梁山 > 《攻约梁山》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644农夫的计谋

《攻约梁山》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644农夫的计谋

    <!--go-->怀化大将军一战就击垮了丁进部起义军,杀了上万人,但跑了丁进,也跑了其它造反者。

    因为地形的原因。

    战场这一带是地势起伏不平之地,荆棘杂草树木众多,很不利于战马冲杀追击,而且靠近大山,方便起义军就近窜进山中逃避骑兵追杀。

    这当然是丁进刻意如此安排的。

    战胜朝廷重兵骑兵,丁进事先就根本没有信心,聚众列阵对抗只是想撞大运试试而已,也是以此自动滤出可靠的人手和精兵,为以后必然艰苦的长期斗争做好准备,坚持到底就会胜。

    他料定宋王朝的日子长不了了,到得那时就守得云开明月出.....

    怀化大将军对逃走的太多起义军毫不在意。

    他不在乎这些刁民反贼逃散去祸害别的地方。起义军不堪一击,总败而不散,那才是他最希望的。他就能长时间甚至一直掌握着朝廷最精锐的骑兵大军......曹文诏就自动下台了......

    他心里也明白,经历了这次太容易的惨败打击,先前杀人抢劫......快活自大疯了心的泥腿子们兜头浇一盆冰水就会冷静下来恢复起早前丧失的理智,仍会有人继续造反寻求犯罪的快乐,但绝大多数人会悄然回乡试着做回良民观风头。

    眼前要紧的是抓住或杀掉贼头子丁进,遏制起义火焰漫延的首要,这才是皇帝认可的功劳。

    丁进的脑袋若是能当众审判一砍下,或是悬挂城头示众,就能吓得刁民们立马老实很多。

    丁进和主力流窜进山里。怀化大将军就盯在后面紧追不放。

    宋国的大山经过赵岳家十几年的努力改造,如今已经不是人恃众就轻易敢进的,尤其是在盛夏时节,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也照样不敢轻进,山上树木藤蔓遮天蔽日,地上野草荆棘茂盛之极,动不动就没人深,视线看不到的地上坑坑洼洼挂挂绊绊的,捌断腿摔死人不稀奇,其中更隐藏着无数活跃的毒蛇猛兽,只遇上野猪群就够军队喝一壶的,随便就倒下十几个将士是很寻常的事。

    丁进部也不敢深入大山中藏匿不出或逃避官兵搜捕,不到万不得已就不会入深山冒险,只在山外围忽东忽西运动,其实是在迷惑官兵一直向西逃窜,却只如此也足以克制骑兵追杀。

    但,怀化大将军也能一直咬着追。

    这得力于曹文诏辛苦训练出来的斥侯军的威力。

    若没这种依靠,无法在山中追击的骑兵,根本不可能盯死丁进部不失去目标。

    丁进部异常狡猾,拐来拐去,成功窜入了大别山,以西北到东南走向横着的大别山为最有利的逃跑条件继续西进,轻易过了薄弱的河南西边关防区,窜入了西部无人区继续西窜。

    这是一座荒废了的无人区较大县城,

    存得还比较好,至少城门什么的还在,城墙也仍然完整,离河南边关约百里,河南边军骑兵斥侯平常就手打猎也不会来这,城也成了一些动物的窝,只是人一来,动物警觉就提前跑光了。

    天将黑。

    怀化大将军追赶丁进至此,一瞅这城的条件当即决定今晚就住这了。

    布置好了夜间防御,怀化大将军与一些勋贵骨干美美享用了野味肉食,终于能在房子里舒服安稳睡一觉了。他住的当然是本城曾经最牛逼的富豪家的豪宅。打扫后也照样不失豪华敞亮。

    谁知,过半夜近三点时,就在怀化大将军睡觉的宽敞卧室里,那张桌子处下面的地面突然动了。地板一开,地下竟然钻出个人来,

    这人借着月光熟悉地摸到床边把睡得正香的怀化大将军捏死蝼蚁一样轻松一刀解决了,什么动静也没弄出来。可怜,已经爬到勋贵顶层的大将军就这么的嗝屁了。

    更可怕的是,

    桌子下的洞竟然是个地道,源源不断似的钻出上百人来。看那架式,若是有需要,显然还能钻过来更多。

    这些人正是丁进的精锐部下。

    他们干净利落又摸掉了给怀化大将军值夜却在打磕睡的两卫兵,简直从容不迫地换上了大将军的体面盔甲武器或哨兵的服装武器,无疑是混充官兵继续搞事,当然也是补上起义军最缺的甲加强自身一直短缺的保护。

    随后分头摸向了也在豪宅中享受的其它勋贵大将。

    尤其是有几个主要房间内也隐藏着早挖好的地道。而豪宅防御形同虚设,因为在城中,不是在容易潜入的野外,又有大军围着,很安全,安排的卫兵不但很少而且都以为无事而大意偷睡.....

    遭到这样的暗算,包括跟怀化大将的云麾将军在内,几个最体面的参战勋贵也梦中飞升了。

    丁进一路西窜就是故意引着并算准了怀化大将军会在这县城过夜并且必定在这个豪宅睡。

    他在被老大了后,忧愁之极,赶紧思虑了后路,当时灵机一动想到了妙招,并立即安排心腹着手在这无人注意的无人区布置了几处后手,今日果然就用上了一处。

    更让丁进惊喜的是,原本只是想在豪宅附近暗中开一条地道通到豪宅内方便偷袭官兵主将大将,玩斩首行动,不料挖着挖着竟然掘截到一条有年头了的砖砌的坚固地道。

    地道一头通着豪宅后花园茂盛的桃林草地,另一头竟一直通到县城外,其间拐来拐去的还通着几口肚大口小的深井,能透气,又能方便人在地道中隐藏着默默生活一段时间。

    这无疑是城中牛逼首富大户家族不知哪一代就偷偷摸摸开立的紧急避难逃生通道。

    但,地道中除了些人不久前曾经生活过留下的破烂和碗等就什么也没有了,预想的金银财宝、粮食储备......全无。老鼠也无法在这样的坚壁构成的什么吃的也没有的空间中生存。

    这很不应该呀。

    丁进却是很快就想明白了为何是如此,不禁大为感慨:海盗,真特么太厉害了。

    就是这么隐秘强大的古老逃难所,竟然也逃不过海盗制造和引导的叛逃狂潮的洗劫与打击。

    不服真不行.....

    世上万事秘密,最大的破绽其实是人本身。

    不是这条地道藏不住秘密,而是人藏不住......

    海盗也真有意思,洗劫后竟然又把这秘道完全掩饰好了,也不知怀的什么心思......

    勋贵的爪牙大将并不在此豪宅过夜,分散在四面城墙附近......有的还负责守城值夜班....并不敢大意。

    即便如此,这只大军也等于是指挥瘫痪了.......

    因为这些狗腿子指挥不动大军......马军司骑兵对牛逼的高俅都不鸟,肯听怀化大将军临时指挥,这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其它人,滚犊子去.......

    马军司骑兵最服曹文诏,追随的是曹文诏及曹系将领,甚至已经有相当的忠心.....因为马军司和殿前司步军司等于天然对立的缘故,也因为曾经的欧阳珣和高俅是天然的死对头,现在则成了何栗曹文诏和高俅是死对头,马军司骑兵上下也跟着敌视高俅和专会害人的草包勋贵......

    这也是生存的残酷需要,

    每一个成员若想活得有保障就必须抱团讲义气,军队尤其要如此,马军司形成团结一致的整体,这样,即便上层发生任何变动,朝廷和高俅等任何大臣也不敢肆意耍权整治马军司的人。

    有意思的就在于,这些骑兵以及相当一部分大小军官原本是统称的混社会的人,这样的人最重的就是义气二字,已有这个习惯,转换成军中义气,真心上的纯度高了太多,越发守义气。

    这次出征,带队的竟然不是原本理所当然为主将的曹文诏以及马军司诸大将,竟然主要人物全是勋贵系的人,这事已经让将士们警觉起来,担心朝廷是想换掉曹帅,心中就有了强烈抵触....奋勇作战不是帮着证明勋贵草包不草包,而是向朝廷展示曹帅的治军卓越成果,本质是向朝廷施压......老子是马军司的人,老子只服曹帅,老子在草包勋贵统领下照样打胜仗,那仅仅是因为曹帅还在位子上坐着,俺们是讲义气好汉,不能给曹帅丢脸,更不能给朝廷狗贼们有借口刁难曹帅。

    这也是赵佶恨不能立马换掉曹文诏却迟迟不敢动的根本原因。

    马军司将士是大宋镇国的绝对主力军团。

    若是这帮人心寒了闹腾起来,那就可怕了。

    .........................

    面积着实不小的豪宅大院内已经悄悄布满了上千的起义军,再进就得到外面,那就会暴露。

    就在这时,城外寂静的荒野草丛中突然响起震撼人心魂的呐喊声,只喊声看只怕也有数万之众,随即县城四周都亮起了火把并迅猛逼近城门,密密麻麻的火把也证明了每面城墙外都有只怕不下于两万......起义军,火把映影中,一张张凶恶疯狂的脸又出现了。

    值夜大将无不大吃一惊:中计了?被十万反贼之众埋伏了?

    骑兵将士胆大自信也不禁吃惊不已。

    起义军这是要趁夜袭城啊。万万不能让他们破了县城。骑兵在城中根本施展不开,黑夜也太不利于马战。这等于是丧失了骑兵的根本优势,得步兵一样和反贼硬拼。对手人却那么多......

    城上高度紧张起来......其实中计不假,但在这的起义军人数并没那么多得可怕。

    丁进玩了个小花样。

    前面的是一人一个火把。在城上看不清的后面则是一人举两,甚至以横木举三四个......问题在于起义军确实曾经规模浩大。官方谁也不知道反贼丁进到底有多少部下......小花招就是好使。

    丁进在这个时候暴露踪迹是想吸引城中注意力,官兵都到城上城边来了,城中就空了,潜伏在豪宅中的人就能有机会混到城中各处,并且能钻进去更多兵力.......丁进的目标是夺取战马。

    有了这只朝廷最依仗的战马,那起义军势力就大不同了,质的提升,就不用那么被动。

    相关的目标就是利用黑夜制造混乱彻底搅乱城中,从里面打开城门......漂亮地里应外合,这样就有可能以战斗力确实不怎么样的起义军战胜这只确实骁勇凶悍的骑兵。

    若是能胜了这一仗,会有的好处将是不可想像的大。

    至少会让畏惧朝廷而观望的人不再那么畏惧朝廷的骑兵大军,有了胆子加入造反,不但能转瞬恢复起十几二十万之众,而且很快就能形成席卷天下之势......早丧尽人心的宋王朝岂能还不死?

    这其实是丁进一厢情愿了。

    说到底他不懂军队和其它暴力组织的根本区别,不懂军事。

    就算他盘算的搅乱城中的计划能成功,就算骑兵失去战马无法骑战,就算这真有近十万之众的起义军在,他也不可能打败骑兵从城中夺走大量战马。

    马军司骑兵原本就是宋国最能打的成员之一,在民间是最强的那拨好汉,成军了则是军中最强勇士,个人的身体素质、武艺和打斗经验在民间混时就已经是宋人中最出色的那个群体,平均看,一人对付三五个起义军刁民农夫,能胜而且只怕还能全杀了,现在则更强了而且自信.......

    丁进精心算计得不错,

    但真按他设想的进行下去,结果只会是可能重创骑兵却终是惨败。弄不好连他的命也得丢这,就此悲惨谢幕,成为又一个被统治者干掉的农民起义领袖,哪还有以后不以后的说.......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又,突然,远处旷野响起了马蹄声,万马奔腾.......

    城上官兵惊骇诧异:城外怎么有大队骑兵呢?朝廷援军?不可能啊......城外起义军则惊骇到惊恐万状:我们可没骑兵......这,哪来的.....难道是我们反中埋伏了?

    都情不自禁一齐望向远处。

    奔腾的火把很快赶到了起义军背后附近。

    就在丁进惊恐想着赶紧做些什么应对......或是干脆弃下起义军和心腹老兄弟趁黑夜悄悄开溜时,一个极响亮到吓人大的声音(电喇叭)威严霸气,嗯,很蛮横响起:“好汉丁进,听着。我部是西南王大军。这西北无人区是我军掌控的打猎地盘,包括宋辽在内任何势力不得擅自进入。你们造宋国的反与我军不相干。现在,我军看上了宋国这只骑兵,要收用了。你们立即退开。城中的宋军听真。加入我西南的好处不用在此啰嗦说说。这是你们的唯一机会,投降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