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三百零五章:希望 1
    第三百零五章

    莱纳愣了愣,看着面前这个忽然就暴怒起来的家伙。

    “别,这样啊,有话好好说。”莱纳两手有点尴尬的挥舞着。

    它自己毫无尊严和原则可言,真要说原则。那就是不能伤害和莱茵有关系的东西。显然施卡洛刚才那句话只针对它,所以这家伙毫不在意的看着施卡洛那怒气冲冲的眼睛。

    “那咱们商量一下?”莱纳比出来商人常用的手势,食指和中指合并,和大拇指摩擦着:“一个星期放我这住几天?或者按照单双月?放轻松,我对女孩子本身没兴趣。只是对她的血感兴趣。”

    的确莱纳不对洛娜感兴趣,这家伙在晚年的时候的确放荡。可是找的女性多为成熟向的那种。洛娜这种对于它来说毫无吸引力,就算是真的对这种孩子感兴趣,吸血鬼氏族里面比她好看的一抓一大把。从仆从到公主都很齐全。

    他只是太怀念莱茵了,这个孩子的血味他只是问着就感觉那些被自己忘掉的事情重新浮现。那些过去的记忆,那些让它无法忘怀的事情。都在一点,一点的重现。

    哦,现在想想那些事情真的是过去很久了。能记得住那段时间的只有厚重的历史书,也只有那样的东西才能记得住那段过去了很久的历史。

    因此莱纳觉得这个孩子对于自己的意义非凡,他死前就已经享尽了荣华,对于生命早已厌倦。现在的他甚至可以为一件能让自己兴奋起来的事情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也就是这个孩子,只要施卡洛愿意把这个孩子交给他。莱纳不介意给精灵卖命,没人比他再懂屠杀了。

    “滚。”简单明了的回答,施卡洛连多说一个字都困难。

    “我能帮你们借来不死族的大军,换这个孩子。”

    “滚。”

    “我能打开地狱之门,如果你愿意的话地狱里的恶魂也会是你们的援军。”

    “滚。”

    “求求你了,伟大的精灵王。我就像要这个孩子,剩下的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尽管提就好了。”

    “收起你的馈赠,从这里滚。”施卡洛深吸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且现在我不是精灵王,那个孩子才是。”

    莱纳愣了愣,扭头看见那个放在桌子上的王冠,那个东西在离开施卡洛的脑袋时就失去了光彩。他还以为那是一个装饰品,摆在那里用来放水杯的。

    “你愿意跟我走吗?”莱纳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孩子,用希翼的声音问道。

    洛娜在睡梦中被惊醒,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那双令人惊恐的鬼曈。

    洛娜摇了摇头,她仅有的力气全用在了要头上。

    莱纳实在没辙了,只长长的叹了口气。

    “好吧,既然你坚持的话。”莱纳看着施卡洛:“如果你需要帮助,我刚才的那些许诺随时都能兑现。只要你愿意把这个孩子交给我,我就愿意做任何事情。”

    然后,他顿了顿,声音忽然就阴冷起来。

    “当然,如果我要是知道这个孩子死掉了,我可真不敢想我会做些什么。”

    他说着,身体忽然化作灰尘。那些灰尘在施卡洛的面前飘散,如同粉尘。

    施卡洛疲惫的坐回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孩子发呆。

    “我失去了一个提前自由的好机会,我很不开心,需要你的解释。”利露皱了皱眉头,她靠着墙站好,从口袋里取出来水果糖。

    看起来这家伙很喜欢吃甜食,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你觉得洛娜交给他会怎么样?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因为那个仪式而精神衰弱,把她送去不死族很快就会疯掉的。”施卡洛咬着牙说:“这样这个孩子就真的算是死了......不,比死了更痛苦。那个混蛋肯定有很多的手段让她活下来,这对于他来说不难。”

    “所以?所以你就因为这点小事而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外援。”利露鼓着自己的两腮,不得不说她这个样子看起来挺可爱的:“你可是精灵王哎,这样的事情是你要关心的吗?他开出来的价码已经很合适了好吗。”

    她看着面前的施卡洛,然后带上了一点笑意对着他说:“现在出来装好人了?你以为她是因为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的?那个仪式我可没有参加,整个精灵族或许只有你能做出来。把她给变成个废人的你以为是谁啊?”

    施卡洛没有回答,利露也没打算听他回答,对着他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这个家伙看起来真的挺生气的,不过或许是她知道施卡洛的性格。这个家伙只要是说出来的事情任谁都没法改,看起来是个听通情达理的家伙,但是实际上很倔一个人。

    “如果你觉得这样虚伪的仁慈能救得了精灵族,那我就希望你能保持下去。加油哦,我看好你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自己的慈悲心而葬送一个种族的统治者。”利露在门口的时候扭头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小跑着离开。

    她依然没有等这家伙回答,因为她现在也很忙。既然施卡洛把自己的任务代交给她,那么就代表这两天得靠咖啡度日了。

    施卡洛坐了几分钟,也准备起身离开。休息已经足够了,现在他也应该离开了。

    洛娜还在睡觉,这个孩子一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在睡梦里度过。它们都太吵了,这样的环境可不适合孩子休息。

    “谢谢。”他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听见一声诺有诺无的呻吟声。

    他扭头看了看在床上睡着的洛娜,刚才的声音似乎是她说出来的,眉头放松,且带着点笑意。似乎是梦呓,也或许是自己听错了。

    ......

    呻吟的声音在不算很大的空间里回响,奥月嘴里咬着一块止血布,娜莎在一旁用手帕擦着他头上的汗。还担当起来挑着火把的重要任务。

    躺在一块岩石上的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看年纪中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左手臂已经没有了,奥月正在给她处理左手的伤。

    这个可怜的孩子在这个地方被一种大虫子给咬了。好消息是那虫子没有毒,坏消息是伤口没有恢复,而是溃烂了,整个左臂都烂掉了。

    这几天这个孩子都在发着高烧,什么都没吃,什么都没喝。奥月再晚来一会或许这个孩子就死掉了。

    就算是现在来,奥月能做的事情就是对左手臂进行截肢。伤口那里化脓感染,整条胳膊都浮肿了。这里到处都是会让伤口感染的脏东西,如果要保住这个胳膊,恐怕这个生命就没了。

    这些事情奥月已经变得驾轻就熟,他现在基本上只要工具齐全,什么手术都能处理的过来。真没想到这孩子在这方面居然有这样的天赋,明明没上过什么医学课,却做了很多次外科的大手术。手一抖不抖,匕首在他的手里就算是精细的手术刀。

    估计奥月要是从小开始接受医学培养,或许当个医生也能活的很好。

    外面的孩子都吓得不敢过来看,但是很担心这个孩子。只是扒在一边的洞口壁上看着奥月实施这个手术。

    它们根本不敢想象这个带着乌鸦面具的家伙是怎么做到做这样的事情毫无畏惧,明明整个过程都很残忍。而且这个手术一旦感染,那么就算是失败了。

    为了防止感染,奥月只能加快自己的动作。三分钟那条胳膊就被切了下来,现在正在对伤口进行处理。他这次来带了很多的药品,但是依旧没办法提供完全的保障,只能先简单处理,然后等着带回去再进一步处理一下。

    娜莎把用完的手帕放在一边的水盆里清洗,幸亏这里能找到干净的水源。上层的冰层还是会因为地热而融化一部分,在地下流淌成为小溪。不然的话这些孩子可没法活过一年。

    这里一开始总计是两百多个孩子,这一年因为各种事情陆陆续续的死了四五十个。现在准确的人数的是一百四十八人。娜莎只觉得这孩子剩下的还是有点多,如果能就剩下四五个就好了,这样的话后面的撤离就会变得很轻松。

    它们给这些孩子讲了这次来的目的,顺便和它们说了那个异世界。那些孩子起初根本没法相信,直到奥月摘下面具,让他们看到了精灵的脸。

    然后就是在求奥月救一些这里的伤员,这里活着的孩子完好的也不剩几个了。这里太冷,而且太脏。到处都是可能会让人受伤的东西。这些孩子一直都在以着喂养龙化者的怪物为食物。那是一种肉干,得亏因为龙化者的食量问题,这里准备了很多很多的肉干。

    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撑到奥月来。于是这些孩子就开始以死去的同伴为食物。奥月没有评价这样的事情,这在他看来已经习惯了。

    说不定精灵被逼急了也会吃自己人的尸体,这种事情唯一的不好就是会流泪。

    不知道为什么,也或许是真的有神在管理着这个世界。只要是吃同类的身体,那么不管是谁都会流泪。哪怕用烘烤的手法把同类的肉做的和其他的烤肉没有任何区别,也会流泪。

    这种事情被成为惩罚,不过兽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就习惯了。北境太冷,眼泪流出来就会变成冰晶,不会有什么事情。

    但是这些只是人类的孩子......

    疯了大概三十多个,精神出现问题的已经有半数。据说前几天还有人因为狂暴而被制服,那些孩子已经被内部处理掉了。

    疯掉的这三十多个孩子被他们弄到了一个笼子里关了起来,那些所谓的正常人里还有正常的意识的人其实也没多少了。不过都在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这样的话不会被关进那个笼子里面。

    刚才奥月去看了一眼那个笼子,只得避开了目光不去直视。

    这里面的孩子已经都变成了怪物......应该说,还有着人样的怪物。这个笼子里唯一水的来源是钟乳石中落下来的水滴,没有食物来源。

    因此这里面的孩子都在以着其他疯掉的孩子的血肉为食物,所以现在它们和野兽无异。

    娜莎帮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用几个简单的法术把它们全杀掉了,这是最仁慈的做法。

    这样看来,真的没问题能被带走的只有一百人多一点。

    这里面还有半数以上已经受伤了,基本上全员的精神状态都不容乐观。

    这些消息真的每一个都令人心痛,但是奥月知道现在不是心痛的时候。如果自己不做的好一点,自己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消息,是那个人三个孩子都还活着。

    奥月已经和他们都见过面了,一个哥哥已经快要成年了,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弟弟和比弟弟小几分钟的妹妹。它们母亲在第二次生产的时候是生了一对龙凤胎,真是可喜可贺。

    哥哥和弟弟一直都在很好的照顾妹妹,奥月还没有看见它们说的妹妹,能猜到应该是因为精神问题被藏了起来。

    如果被大多数的人知道那个孩子疯了,或者天天缩在角落里等着喂食,那么估计这个孩子不会过的很好。

    这里面还是有几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大概有个七八个。这些孩子相对来说毕竟好带走,因为这个年纪大都明白了自己该做些什么。经历了这一年后这些孩子也远比看起来成熟。

    奥月有点犯愁的靠在墙壁上休息,这个手术对于他来说还是很累的。手能不抖也紧紧是因为看了太多让人心寒的事情,也和自己曾经画的魔法阵很多有关系。

    “您在叫我吗?”那个大儿子被奥月喊了过来。

    看的出来这个孩子还是对奥月抱着一丝警戒的态度,可以理解,不管怎么样奥月是精灵,虽然它们相信了奥月是来帮它们的,也不至于立刻就对这些家伙放下戒心。

    “你们父亲还活着。”奥月看着他说:“是他让我来找你们的。”

    那个孩子愣了愣,随后正打算惊喜的喊。

    但是被奥月捂住了嘴巴,示意他不要出声。

    “所以你们待会跟紧我。”奥月对着他做出噤声的手势:“我会先保证你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