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刑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瞎扯淡
    “你们是不是在录节目?”

    现在流行真人秀,明星突然上门电视里也演过好多回,也难怪人家会这么想。

    贺红梅一脸兴奋的往门外张望着,却没找到类似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你误会了,我们是警察,”曹小白终于逮到机会亮了一下警官证。

    程序还是必须要走的,嗯,严肃脸。

    “真不是录节目?”贺红梅一边将人让进屋,一边仍旧一脸的怀疑。

    主要电视里那张脸太有辨识度了,又不是大众脸,贺红梅可不相信随随便便就能撞脸什么的。

    闵学无奈又拿出了警官证,贺红梅抱着对照看了半天,才算勉强接受。

    “你一个大明星,怎么想不开当警察去了?”贺红梅给二人倒上水,坐在了斜对面的一张红木椅上。

    看来龚正平家喜好木制品,闵学注意到,他们家的摆设大多是红木的。

    “我这种明星赚不到钱呐,做个警察不是有个铁饭碗嘛,好歹饿不死。”闵学随口应付了过去,向旁边一伸手,却发现曹秋白半天没反应。

    嘿这倒霉孩子,这种时刻发什么呆!

    “哈哈,你可真会开玩笑,”贺红梅捂着嘴笑了起来,牵动着嘴角边的美人痣也一颤一颤的。

    但闵学这解释,她还真信了,在她印象中,唱这类型歌曲的,确实没那帮子唱流行歌曲的明星会赚钱。

    “我们这次来,还是为了有人想杀你老公那个案子,”闵学说着从曹秋白手里把笔记本抽出。

    这一下终于让曹秋白回了神。

    刚才在门口,她还没明白贺红梅为啥那么问,现在看到电视总算是知道了。

    虽然曹小白早就听过关于闵学创作加表演的传闻,但真在电视上看到真人演唱,又是完全另外一回事啊!

    所以曹小白不免发了会儿呆,这时听到闵学的问话,为避免一会儿挨训,赶紧积极表现起来。

    “对,你认识章山吗?”曹秋白问道。

    贺红梅听到这个名字,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脸上却丝毫不显,“上次你们不是来人问过了嘛?”

    闵学没有忽视这一点,察言观色本就是心理学必备,而他恰好一直没放弃研究。

    而且自从演技有了进步后,闵学发现自己对人的眼神和表情感知更敏感了。

    “这不是发现了点新情况嘛,就想找你们再了解下,”闵学面色十分平静的回道,好像什么异常都没发现似的。

    贺红梅下意识的捋了捋头发,“我和他不熟,你们还是问龚正平吧。”

    咦?这个称呼...

    闵学有些在意,叫自己老公全名的也不能说没有,但这个语气,多少有点不那么亲切。

    曹小白倒是从头到尾没发现什么异常,继续问道,“你老公和章山到底有什么矛盾,你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确实,自始至终,警方通过调查,只知道龚正平和章山二人之间矛盾激烈,但具体为了什么事情,却没人知道。

    贺红梅又捋了捋头发,“可能是生意上的事情吧,我真的不太清楚。”

    闵学翻了翻笔记本,没错,她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这就诡异了,一个开养鸡场的,和一个从事殡葬服务的,能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

    “你再好好想想?”曹小白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贺红梅表情一下严肃了起来,“我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是打算把我当犯人审呐?”

    曹秋白一愣,准备解释什么,却见闵学又把笔记本塞回了她手里。

    “误会了,没这个意思,我们就是想再次确定一下而已。”

    闵学制止了曹秋白的追问,贺红梅的态度明显十分抗拒,即便问也很难问出真话来,他索性唠起家常来。

    “你们家布置的挺别致的,你们两口子都喜欢木制品?”

    可能是闵学自带明星光环,而且又不涉及那些事情,贺红梅总觉得闵学不像个警察,对他的防备没那么高。

    “哪儿啊,这些玩意儿都是龚正平买的,我可不喜欢,冰冰凉凉的,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哪哪都不敢碰,太冷了!”

    提到这事儿,贺红梅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起来。

    “你就说这红木椅沙发吧,**的,尤其到了冬天,那可真是...我老早就想换了,可龚正平他非不让,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即便刚接触没多久,但贺红梅对龚正平的不满,连曹小白都能感觉的到。

    话说结婚时间久了,夫妻间关系会不会都这样啊?曹小白不由的在一旁胡思乱想着。

    闵学笑着听着贺红梅的抱怨,劝解道,“也不是一无是处吧,红木椅观赏价值还是挺高的,而且还能保值,至于冰冷,也不难解决呀,到了冬天铺一层垫子,不就保暖了嘛。”

    曹小白这会儿早就忘了电视那茬儿,听闵学和贺红梅在这瞎唠,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

    说好的查案呢?这又是什么节奏?

    然而贺红梅偏偏就吃这套,“嘿别提了!一提我就生气!去年冬天,我新买了一套沙发垫放在这上头了,谁知道还没等过年呢,就不见了!”

    “我一问龚正平,你猜怎么着?他说嫌难看,给我扔了!你们说说,有这样的人嘛?”

    闵学听到这里,不由的心里一动。

    见贺红梅一脸的意气难平,闵学还是帮衬道,“的确是有点过了哈,怎么能乱扔东西呢...”

    贺红梅顿觉找到了知己,开始拉着闵学数落起龚正平的种种不是来。

    曹小白全程炯炯有神的听着闵学和贺红梅瞎扯淡,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喂!这是居委会吗?

    他们这是要化身为居委会大妈负责解决家庭矛盾?

    有这功夫查查其他线索不好吗?

    直到闵学和依依不舍的贺红梅告辞出门,曹小白还在蒙圈中。

    回到车里,曹小白终于开口了,“闵哥,咱就不等龚正平回来再问问看?”

    “还问啥?小白,你今天没睡醒吧?快,叫人来勘察现场!”闵学挥了挥手。

    “哈?”曹小白没懂,却仍旧乖乖照办。

    打完电话,曹小白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闵哥,你有什么发现?”

    “你该不会觉得我刚才是在和贺红梅瞎扯吧?”

    曹小白觉得闵学这眼睛,太毒了!

    她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绝对没有!像闵哥您如此英明神武、足智多谋、神机妙算...”

    “打住啊!”闵学也没真的想为难曹小白,还是启发道,“你就没在贺红梅的话里,听出什么不对?”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