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刑警 > 《娱乐圈刑警》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二章 远渡重洋
    怎么个意思?

    这一下子算是勾引起了包括于雪青在内所有人的好奇心。

    “实际上一开始,我们没找到任何关键性证据,”曹小白首先开口。

    裴元瑶紧随其后,“没错,只是因为那男的和死者的包养关系让其无可辩驳,我们才能以此为依据传唤问话。”

    事实上,距离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过去月余,又被扔进江水冲刷了那么久,想要找到和凶手产生直接联系的证据,真的很难。

    就是因为多次寻找无果后,听闻花心男要出国出差,这种紧急时刻又联系不上闵学,曹小白和裴元瑶才冒险决定从正面突破看看。

    即便是凭着老婆家的关系上位,花心男的本身手段同样不可小觑。

    从被传唤开始,花心男的表情一直很到位。

    对与死者的关系,花心男供认不讳,因为这没法否认,即便再小心保密,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总会留下诸多证据。

    比如他给死者租的那间房子,房东和邻居,都是打过照面的。

    但与此同时,花心男又适当表现出了自己的忧虑,怕被老婆知道的忧虑。

    询问全程,花心男都在强调,恳请警方不要把他包养情人的事情透露给他老婆知道。

    这是人之常情,正常家庭都会如此,更不用说对于靠老婆上位的花心男了。

    毫无破绽!

    也因此,曹秋白和裴元瑶一度认为花心男和案子没多大联系。

    至于对死者的失踪,花心男为什么没报警的问题,其也给出了较为合理的解释。

    据花心男讲,死者非常贪钱,隔三差五就会相当设法管他要钱。

    开始花心男为了哄小情人,大手大脚的,有求必应。

    哦对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插一嘴,死者的隆胸手术也是花心男掏的腰包,当时丫想,最终受益的还不是自己吗?

    所以即便小情人选了家贵的离谱的整形医院,花心男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可这样大手大脚,没过多久,花心男就把这些年存的私房钱都挥霍的差不多了。

    明面上的账户有老婆盯着,花心男也不敢随意动用,于是乎包养生活开始捉襟见肘,不能满足小情人的要求。

    花心男觉得,许是小情人觉得没多少油水好捞了,所以跑了,或是又找上了其他目标。

    裴元瑶说到这里不由唾弃道,“明知道人家是为了钱才跟着他,还每天乐不思蜀的哄着,你说男人这不都是犯jian吗?”

    陈辰摸了摸鼻子,“打击面过大了嘿,好男人可也不少。”

    老顾晃悠着脑袋,“非也非也,食色性也,男人嘛哪有不好色的,一个为钱一个为色,大家各取所需,和犯jian不犯jian的没有关系。”

    “人家食色性也是那么解释吗?”裴元瑶无语,“老顾你怎么也学的为老不尊了!算了算了,懒得和你们扯这些。”

    裴元瑶继续说起了询问过程。

    “花心男的逻辑思维很缜密,整个谈话都没露出什么破绽,我们找不到突破口,也看不出漏洞,本都打算放人了,可没想到就是最后的一个闲聊,却让花心男神情陡变!”

    大家俱都目光炯炯的看了过来,什么闲聊能这么神奇,让一个嫌犯当场露馅?

    “花心男最后临走时,突然问我们为什么老问他有没有到过滨江公园,”曹小白举手回答。

    “滨江公园?尸体发现的地方?这有什么问题?”陈辰反问。

    花心男不知道这是尸体发现地很正常,因为国内一向对这方面的消息管控很严格,不像国外那般会大肆报道,影响案件侦破。

    裴元瑶神情诡异的道,“问题大了去,当得知那里是尸体发现地后,一直表现稳定的花心男彷如见了鬼一般,立马崩溃了!”

    裴元瑶所说的话,每一个字大家都听得懂,可连在一起怎么就这么难以理解呢?

    曹小白很懂众人的心情,因为当时在场的她们俩也是一样一样的。

    好好的,如撞鬼一般到底是要闹哪样?

    “厉鬼索命,厉鬼索命来啦!”花心男当场惊恐的大喊起来。

    陈辰恍然,“怪不得我刚才来上班时听昨晚上值班的师兄说特别折腾,就是为了这档子事儿?”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曹小白确实心有戚戚然。

    裴元瑶就自然多了,两手一捏,骨节嘎嘣响,“小白小题大做了,其实哪用的着值班师兄,我就能解决。”

    呵呵呵,惹不起惹不起。

    陈辰果断收声。

    郝正忙追问,“这花心男到底出了啥事儿?”

    “莫非滨江公园不是花心男的抛尸地?”陈辰突然脑洞大开提出了一个假设。

    老顾啧声否定道,“不太可能吧,就算不是抛尸地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水是流动的,尸体被冲到哪里都不奇怪。”

    “如果是海里呢?”裴元瑶无缝衔接的反问。

    “海里?”

    老顾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反倒是陈辰反应快,大吃一惊的道,“真的假的?”

    裴元瑶点头,“在见鬼一般的喊了半天后,花心男居然就像倒豆子一样把犯案过程全交代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顾仍旧不解。

    “花心男此前的供述有大半属实,”裴元瑶续道,“只是后面死者失踪的原因进行了修饰。”

    “据花心男说,真正让他起了杀机的原因是,死者逐渐不满足于情人这个设定,向正宫位置发起了挑战。”

    “而花心男还要仰仗正宫的地位,又怎么敢让家里知道这个情人的存在,无奈情人不依不饶,还威胁说要找上门去,这才让花心男彻底下了杀心。”

    “花心男借口同意考虑离婚,将死者约到了一处临时租的出租房,随后将其勒死,之后怕被人发现死者身份从而联系到他,花心男连夜开了两三百公里的车,将死者在邻省海岸抛尸于海中。”

    裴元瑶一口气说完,果不其然收到了满屋子的震惊目光。

    邻省?

    海中?

    那死者为何会在魔都的某滨江公园被找到?

    “这就是见鬼的地方所在了”

    曹小白和裴元瑶再次露出之前那神情。

    “这尸体,竟然远渡重洋,从邻省的海域进入江里,随后又逆流而上,‘游回’了被害地,你说花心男他能不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