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刑警 > 《娱乐圈刑警》正文卷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由人
    这一嗓子,让本来因成功抓住三名嫌犯而露出轻松神色的众人心情顿时又紧张起来。

    怎么回事?吴队怎么会中枪?刚才薛永志的枪明明已经被缴了啊!

    空想是想不出来的,闵学首当其冲往发声处跑去。

    现场就在百米开外,但因其间房屋错落,庭院曲折,众人足足用了将近一分钟才找对地方。

    这倒与刚才屋内战斗时间相仿,看来薛永志没少研究路线,带着警察在附近兜兜转转硬是耗了一分钟都没被围上。

    闵学奔跑中对吴鸣中枪一事已经有了想法,在如此复杂的地形中,薛永志要藏把枪还是轻而易举的。

    事实也是如此,薛永志是个敢想敢干的人,聚众,持枪,抢劫,杀人,埋尸,隐匿,从他做过的事情中不难看出这点。

    可能这厮没少看特工电影,尤其今日的所作所为堪比绝地逃生。

    可惜薛永志没有电影主人公那般强悍的身手和运气,所以此刻已经身中数枪倒在了地上抽搐着,眼见是出气多入气少了。

    与之对应的是,吴鸣也仰躺在了地上,几名队员焦急的围着,郝民警正双手按压着其胸口中枪位置,然而血还是不要钱般的自指缝间蜂拥而出。

    事发具体过程其实已经毋庸赘述,薛永志逃跑途中取出了藏枪,完全没预料到这一情况的吴鸣当场中招,其余人开枪反击将薛永志击毙。

    “吴队!”

    看到自家领导被放倒在地,后来众纷纷冲了上去。

    闵学一到近前,便面色凝重的跪地查看起来。

    吴鸣此刻脸色苍白,口唇青紫,四肢发凉,反应迟钝,呼吸急促,已经出现了休克的征兆。

    而且虽有郝民警的按压,但吴鸣伤口血流显然没有止住的趋势,伤口位置也很糟糕,危险性极大。

    救护人员虽已在途中,可从种种迹象来看,吴鸣怕是撑不过这一时三刻。

    怎么办?

    对付外伤大出血来说,即便是不懂急救的普通人,也应该知道止血是第一要务,正如现在按压伤口的郝民警所做的一样。

    即便是换闵学上,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法医虽然也是医生的一种,但特么的是专门研究死人的啊!而死人是绝对不会需要用到“急救”这一门知识的。

    闵学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凭借对人体结构的了解,将止血效果尽量发挥到最大,争取拖到急救人员到场而已。

    “人...抓,抓住...了吗?”

    在闵学的动作下,流血减慢,稍稍缓过来点的吴鸣就念念不忘的问了起来。

    “抓住了,老吴你放心!救护车马上到了!”郝民警赶忙回答,声音中有着哽咽和难以抑制的愧疚。

    自打吴鸣中枪,郝民警就在不断自责着,如果他不逞能追击嫌犯,已经腿部中枪的老吴是不是就不会因为担心而跟着追上来?

    如果老吴不追上来,也不会被嫌犯一枪打在胸口上啊!

    吴鸣依旧急促的喘着粗气,听说嫌犯抓住了,他想欣慰的点下头,可惜力不从心。

    周围好些队员见状纷纷红了眼。

    这样的真情流露并不意外,不说其他,单从吴鸣先前腿部受伤还身先士卒追击嫌犯可见一斑,这样的事例绝非偶然。

    有这样有危险冲在最前面的队长,下面人又如何会不真心爱戴呢?

    所以郝民警其实大可不必自责,因为即便没有他,吴鸣也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少,少特么...一副娘,娘们儿样!”

    对这帮子队员快掉眼泪的样子,吴鸣表示很是看不惯,只是这句话一出,却起到了反效果。

    因为短短的一句话,吴鸣生生用了十几秒的时间才说完整,这让手下们的眼眶不由更红了。

    “吴队,等伤治好了再算账不迟,”闵学看了看因说话而稍有加速的血流,不由开口道。

    “见...笑了,”吴鸣的气息愈发急促,“我怕,有,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机会说...”

    “怎么会,”闵学扬起笑脸,“这才哪跟哪,我之前中了六枪呢现在不也活蹦乱跳的!”

    虽然面上看不出端倪,但这确实是闵学头一次说话说的如此没有底气。

    人与人之间个体差异巨大,实在没什么可比性,就算不提中枪位置,多数情况下,二十多的小伙总比四五十大叔更能抗一些。

    “比不得,比,不得啊...”吴鸣猛喘了几下,亦缓缓露出笑容,显是想到了一些传闻。

    面前这位虽然干刑侦时间不长,但关于他的传说多到让人难辨真假。

    其他就不说了,单是那件香湾传来的“以一敌百”覆灭走私团伙新闻,就让人没法相信,最起码之前他吴鸣就不信,可见到闵学后,有些东西不由自主的就信了,也不知丫到底有什么魔力。

    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吴鸣脑海中一晃而过,转瞬便被他自嘲的抛到脑后,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他似乎真切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于是不由想着,在最后关头,能做些什么?

    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吴鸣总算理解了为什么一些影视作品在给到人濒临死亡的镜头时,总是在回忆,因为除了想,他真的无力做任何事情!

    “我这一辈子啊,怎么也抓了好几十车罪犯,说起来也没什么遗憾了,”不知怎的,吴鸣喘了口气后,话说的竟流畅起来,“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我家楠楠了,这丫头从小被我惯大,我走后,怕是少不得要吃些苦...”

    郝民警满是鲜血的手抑制不住的抖动着,“瞎说什么!楠楠才刚上大学,你还没看她谈恋爱,结婚生子呢,怎么能先走!”

    吴鸣的眼神有些涣散,“是啊,也不知便宜了哪个臭小子...老郝,以后就拜托你看着点了...”

    “你听,是救护车的声音,救护车已经到了!老吴,你给我撑住!”

    郝民警大喊着,却阻不住吴鸣逐渐失去焦距的眼神...

    郝民警头脑一片空白,几十年的好友,就要这么去了?不可接受!却又束手无策!

    生老病死,从不由人类自己控制。

    急救人员到场了,可吴鸣却已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