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刑警 > 《娱乐圈刑警》正文卷 第六百零五章 分而化之
    <>“闵队,”陈辰马上起身打了个招呼。『→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不用陈辰说话,满林已经坐不住了。

    “闵学?你真的是闵学?”

    小伙儿满脸见到明星的激动,让闵学颇有种不好接话的感觉。

    作为一个没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这情形挺正常的,毕竟闵学的名头就放在这,这阶段华夏想找个能盖过去的,真挺难。

    事实上,如果不是前边还有俩警察坐镇,满林现在早冲上去问“能不能给我签个名了。”

    即便如此,满林嘴里的话可没落下,“闵神,我是你的粉丝啊,你写的那些歌儿,我太喜欢了!尤其那首《夜的第七章》,你不应该送出去啊...”

    满林说起这事儿还一脸的叹息,似乎颇为闵学不甘,看来真心是对那首歌极为喜爱了。

    “不过没关系,相信以闵神你的才华,以后还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歌来!”

    这算是...来自铁粉的鼓励?

    闵学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来。

    总不成说一句谢谢支持吧?这和他进来的目的也不相符合呐,说好的镇压全场呢?分分钟变成粉丝见面会?

    马格吉,想必全世界也没几个警察会碰上这种场面!

    看曹小白和陈辰那抽抽的脸,就知道现在的场面有多么得和谐了。

    然而这还没完,满林还没从见到闵学“真身”的情境中出来。

    “闵神,你的新书《法医秦明》写的可真好,不但情节设计曲折,许多法医学知识也让人大开眼界!”

    “就是每天两章让人等的心急,什么时候能来一次爆发吗?”

    “对了还有还有,还没恭贺你呢,那部改编自《他来了,请闭眼》的电视剧,最近可是大热啊,我周边好多人在追!”

    “......”,曹小白都快给跪了。

    陈辰亦然。

    偶像魅力真这么大吗?

    大到连之前一直以来的伤心欲绝都不见了喂!

    虽说平日里见到一个“活的”明星很稀奇,作为粉丝见到自己的偶像更会很激动,但想必一定不包括刚刚被“灭门”这种情况啊!

    这得何等没心没肺的人才干的出来?只能说,不是发自内心的情感,往往禁不起多方面的考验吧。

    虽然这“考验”来的有些自发和猝不及防。

    看来满林不但是歌友,同时还是闵学的书友一枚。

    闵学甚至还有闲情想了下,原来《他》剧现在才播?好像成片已经出来蛮久了呀,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变故,竟拖了好几个月?

    不管怎么样吧,反正作为原著加编剧的某人,习惯性的毫不知情。

    好吧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闵学只是思绪稍微偏了偏便重新纠正了回来。

    不过当前这种让嫌疑人“控场”的局面,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即便对方是他的铁粉,闵学也不得不“遗憾”阻止了。

    “其实梦想做一名推理家这想法很不错,因为它可以让思维徜徉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中,为所欲为,但...为此而杀人?你太疯狂了!”

    满林适才还兴奋的神情戛然而止,终于回到了现实情境中来。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话虽这样说,但满林却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因为他想做一名推理家这种事情,除了那些已经死去的家人,就只有他的好基友孟浩知道了。

    闵学没有逼问的打算,而是姿势轻松的靠坐在桌子上,平铺直叙的来了句,“孟浩已经交代了。”

    “这不可能!”满林回答的斩钉截铁。

    旋即意识到不对,又解释了句,“我的意思是我们当时在看电影,没做过其他事情,你别诈我。”

    闵学轻笑,没有辩驳,自顾自的陈述道,“一个在校成绩极差,梦想当推理家却被家人逼着上大学,学了个不喜欢的技术专业,苦闷不已。”

    “另一个成绩优异,却因为性格问题被所有人孤立,只有你这么一个死党,愤世嫉俗。”

    “不得不说,你们这对组合还真的蛮神奇的。”

    “据孟浩讲,策划这起杀人事件,起因不过是一次日常的吐槽。”

    “你说你的父母对你写一事嗤之以鼻,极力阻止,几次三番的说教,所以你觉得他们的存在完全是种浪费。”

    “于是孟浩随口说了句,那就把障碍清除掉啊,随后你们便玩笑般的弄出了这一计划,哦对,其间你还用上了推理作者的功力。”

    “比如,利用皮肤的新陈代谢功能,将衣服脱光了再进屋行凶,随后洗个澡出来,让沾染的血液自动代谢掉。”

    听到这里,陈辰恍然。

    这就是为什么之后伪装现场时,那些衣柜抽屉没有血液的缘故吧。

    原来是这样,而并非他之前推测的凶手到过两次现场。

    然而,这些细节闵队是怎么知道的?

    真的是隔壁那小子撂的?

    早知道这么容易,先审那小子就好了!

    曹小白则与陈辰的思路不同,她内心正疯狂吐槽着,“真的假的,为了这么一个理由给自己来个灭门?这满林脑袋里得有多大的坑?!”

    实则脑子有坑的人真不少,例子比比皆是,不说别的,一些人对宠物就比对自己爹妈还亲,年老被扔到走廊户外生死不问的,新闻也不是没有过报道。

    旁观者的想法没人注意,不过肉眼可见的是,座中的满林,脸色是越来越差了。

    满林心里正不由的嘀咕着。

    闵学说的这些细节,只有他和孟浩两人知情,所以...一定是那厮说出来的!

    难道,孟浩真的不顾盟约,把事情撂了?

    不,不可能!

    孟浩明明也参与制定了计划,虽然因为怂,没有亲自参与最后的实施,但说出来对他有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满林心里又慢慢笃定了起来,“闵神,虽然你是我的偶像,但这样的污蔑我还是不能接受。”

    “我爸妈还有姐姐,被坏人杀死,尸骨未寒,结果现在你们这些人不去抓凶手,居然一致联合起来对付孤苦伶仃的我,这算什么?”

    “如果不给一个说法,我一定要去投诉,还要向媒体曝光!”

    满林说的慷慨激昂,似乎认定闵学不过是在诈他。

    然而这终究不过是垂死挣扎,如此细节性的画面,又岂是靠猜能诈的出来的?

    满林内心深处隐隐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不愿面对现实罢了。

    “毛发。”

    闵学丝毫不为所动,从手中抽出一张物证检验报告单,上前几步放在满林桌前。

    “孟浩的毛发。”

    没错,在满家确实检查到大量孟浩的指纹和毛发。

    满林闻言松了口气似得道,“这也算证据?之前孟浩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应该就是那时留下的。”

    闵学当然没忘记这茬儿,笔录里早有提到过,他甚至可以推测,这也是两人商量好的计划之一。

    作为常驻人口,满林在屋内留下任何痕迹都不足为奇,但行凶过程中万一孟浩留下痕迹怎么办?

    于是二人想出了这么一招,让孟浩在自己家住了几天,可没想到这哥们儿事到临头怂了下,最后关头没敢上。

    “孟浩不知怎的,似乎很确信你已经交代了,而我只是跟他说,这毛发是从浴室的下水道找到的,上面还有大量被害人血迹...”

    闵学一句假话都没有。

    毛发当然是孟浩日前在满家小住时留下的,血迹也是后沾染上去的。

    可架不住孟浩心里犯怵呐。

    信息不通下的两个嫌犯,没法沟通串联,闵学自然有的是办法分而化之。

    只要让孟浩认为满林将事情都推到了他头上,在不利的“铁证”下,又岂有不和盘托出之理?

    而有了好基友的“神助攻”,老顾已经带队走在去搜被埋的凶器路上了。

    这事儿好似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可看满林的表情,好似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懵逼状态,像是还没从闵学的逻辑中反应过来。

    所以犯罪这种高智商的活儿,还是不要轻易挑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