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野性为王 > 《野性为王》熊猫王 第八百九十八章 搜寻北部白犀1
    4月12日上午,纪安带上老搭档胖虎,乘坐直升机前往尤干达。

    尤干达与维龙加一样,都处在东非大裂谷区域内,两地的最高海拔相近,都在4700到5000米左右。但区别在于,维龙加是一座山脉,山峦起伏,高高低低,而尤干达拥有一个特殊的地理名词,热带高原。

    由于地壳版块运动形成了东非大裂谷,类似于将尤干达从地平面上整个拱起,造就了位于高原上的平坦稀树草原、热带雨林、沼泽、盆地等等,加之地理位置靠近赤道,降水量充沛,这片区域里大大小小的湖泊、河道星罗棋布,以及尼罗河的源头维多利亚湖。

    因此,尤干达也被称为高原水乡,自然物产极其丰富,且是地球上生态环境保存最完整,几乎未被破坏的地方之一。

    不过有得必有失,高原地势使得现代工业污染难以进入,但同时也让尤干达的生产力水平十分底下,属于人类社会中最不发达的地区。

    话再说回来,正是尤干达的工业最不发达,才使得这里最有可能存在几近灭绝的北部白犀。

    纪安此次来寻找北部白犀不可能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碰运气,绿伞已经提前做好计划。

    根据白犀的生活习性,它们要求生活的区域地形比较平坦,有灌木作为掩护,同时草场和水源丰富,白犀主要在傍晚、夜间和清晨活动,白天在茂密的丛林或草丛中休息,休息场所有时距水源数公里远,并且喜欢在泥泞的水池和沙质河床上打滚。

    因此,和大多数动物一样,想寻找白犀,首先要顺着水源搜索。而尤干达境内地势平坦的主河道几乎都被各种环保组织、摄影人士、动物拍摄团队或乘坐直升机、或乘坐船只“犁过”多遍,如果存在北部白犀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了。

    所以,纪安的目标地点是位于草原森林深处,人力所无法企及,或者说不可能长期扎营居住仔细搜寻的支流、隐秘小型湖泊、以及沼泽等常年无人地带。

    绿伞已经根据水源周围的地势,草丛、森林的密集情况,筛选出了9个最有可能存在北部白犀的地点,每个地点纪安有大概2到3天的搜寻时间,如果没有,直升机过来接他前去下一个搜寻地。

    这个方法尽管还是属于大海捞针,但却是眼下找到北部白犀几率最大的一种,一方面是主播胖虎众所周知的野外生存能力,另一方面,他有一条能找熊猫,能牧狮子的神犬。

    纪安的第一站就是前去位于尤干达,哈特提前联系好的动物庇护中心领取北方白犀的粑粑。

    直升机穿过高原上落差巨大瀑布溅起的水汽云雾,天空时而阴沉,时而从云朵空隙里透下耀眼阳光,途中还遇到大大小小多片沿着山体开垦出来的梯田,大约4个小时后,纪安抵达庇护中心。

    绿伞作为联合国唯一承认,最官方动物环境保护组织,其结构十分庞大,尽管观察员只有23位,但隶属于绿伞的员工数量不逊于一家500强企业,全世界各类动物庇护所、保护区几乎都能看到绿伞的身影。

    尤干达这家动物庇护中心的负责人就是一位隶属绿伞的工作人员,庇护中心日常运营所需的资金就是来自绿伞动物保护基金。

    负责人叫马修,来自雄鸡国,握手认识后便询问纪安要不要休息一天还是马上出发,纪安看了看庇护中心,也没什么好玩的,该见的他都见过,表示可以现在就走,马修拿来两袋用密封袋包装好的犀牛粑粑。

    …………

    一个多小时后,纪安在地图上标注的第一个搜寻地,一片静谧湖泊8公里外的草原上跳下,以免惊扰到犀牛,随后,直升机起飞离开,如果纪安没能找到白犀,2天后带上补给物资过来接他,直接前往第二个搜寻地。

    上午从维龙加出发,飞了4个多小时,之后又从庇护中心过来,又是一个多小时,时间已经下午5点多。

    纪安抬头看了看从一朵朵浓密云朵中漏下的金灿夕阳光柱,扬眉道:“刚好可以偷懒。”

    由于快到雨季,季节变化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加之这里地处高原,本身气候多变,一天时里而阳光明媚,时而阴雨绵绵,太阳能充电板就无法提供手机长时间直播所需的电量。

    纪安就打算以此为借口,一天只开一两个小时直播,做做样子,其余时间,戴了“黑眼圈”回山城街上闲逛,也没人认识他。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吭哧吭哧钻灌木、森林、草丛里去找犀牛,犀牛本就在晚上活动,而到了晚上,阿满配上宝蟹,既有夜视热源、还有夜视微光,犀牛的体格块头又辣么明显,沿湖泊周围飞上一圈,这多方便,何必费牛鼻子力气到处乱跑?他又不是来圈地的。

    花了点时间,纪安背上胖虎徒步走过8公里来到湖泊边,看看到了6点多,他帐篷也懒得搭,直接开了门回月亮产房。

    塔图在桃花树下和阿满玩,玻璃房里,大种熊已经起床,在吃早饭。

    看到纪安,大种熊扔掉熊掌里的窝头,跑来,拿出pad,按键输入。

    企鹅提示音响起,大禹指了指落了一头桃花花瓣的塔图,恶熊先告状道:“那个铁憨憨揍它半天都闷不出个屁来,就知道对我傻笑。”

    纪安:“它笑也碍着你了?”

    熊熊熊熊熊:“它不光笑,它特么还骚扰我!”

    纪安奇怪问道:“塔图怎么骚扰你了?”

    正说着,塔图拳头撑地走了过来,一副温顺脸蹲到大禹身边,两只身高刚好差不多,银背抬起大手,轻抚熊猫圆头,一边摸一边发出银背特有的享受状低吟:“hmmm……hmmm……”

    大禹怒,咧起嘴筒子:“grrrrrr……”一把推开塔图,在pad上输入:“你自己看,我的头是它能随便盘的吗?赶紧把这铁憨憨给我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