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三国之龙图天下》鲸吞西南 第七百二十二章 危险,也是机会!
    席山上。

    “军师,斥候送来的军情!”

    “放台上吧!”

    陈宫这眼皮子跳了一整天了,替牧景坐镇中军的滋味不太好受,有些战战兢兢。

    “诺!”

    几个传令兵退出去。

    “哎!”

    陈宫叹气,收拾了一番情绪,军务还是要处理了,他只能继续把这些斥候送来的军情都仔细的看了看:“什么主公啊,难怪胡孔明说在他身边,短命几年!”

    前面两个是关于檀溪战役的后续报告,监视江夏军动向的斥候汇报。

    他翻到第三个,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

    “襄阳西郊的荆州军在调动?”

    这让他的心紧了一下。

    他连忙翻阅几个,看的很仔细,神色越发难看:“不好,是隆中,荆州军的目标是隆中,隆中又不是什么必争之地,这时候兵围隆中,不然是冲着主公去了,他们是怎么知道主公去了隆中!”

    牧景去隆中的消息,就算是内部,也只有一两个人知道。

    几方大将都不知道。

    来回也就一两天的时间。

    敌军怎么就知道了这么清楚。

    “来人!”

    “在!”

    “立刻传主公令,让景平第一军和暴熊军主将速速前……”

    他还没说话这句话,猛然的意识到,时间来不及了,他立刻改变军令,趴在案桌上,书写了密函,然后递出去:“不用传令了,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信函交给两军主将!”

    “诺!”

    两个神卫军护卫以轻功赶路,迅速而去。

    “陈生,霍平!”

    “在!”

    “陌刀营一刻钟集合!”

    “去哪里?”陈生问。

    “去救主公!”

    陈宫阴沉的说道。

    ……………………………………………………………………………………………………

    ………………

    隆中。

    村落里面。

    “主公,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外面的出口,都被大军堵住了,我们折损了三个兄弟,都是被乱箭射杀而死!”

    十余神卫军护卫,把牧景护紧。

    荆州军已经步步进攻,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你熟悉这村里面,在这村里面,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吗?”牧景倒是不怕,说句不好听了,他身边有黄忠和张辽两人,哪怕千军万马,想要冲出去,都是有机会的。

    但是这必然付出巨大的代价,最起码这些神卫军将卒必死无疑,就连张宁,都未必能活得下来,要是敌军有强弩,哪怕张辽黄忠,都不敢硬闯。

    这句话,他是看着诸葛亮问了。

    问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诸葛亮,你是一个聪明人,现在我的命,和你们一家的命已经是交织在一起了,我活不下来,你们也不可能活得下来,你说对吗!”

    诸葛亮闻言,小脸绷紧。

    诸葛玄更是阴沉如水。

    “去后山!”

    诸葛亮沉默半响,开口说道:“后山有道,上了隆中山,过去就是大旗山,隆中山和大旗山隔谷而望,铁索为桥,一人守,一人攻,若有万夫莫敌之力,可以一人坚守索道,应该能坚守一些时日!”

    “走!”

    牧景摆摆手,说道。

    隆中山不是什么明山,海拔只有几百米而已,山路也很平坦,上了山,很快就看到了对面的大旗山,大旗山倒是比较险要,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过去!”

    牧景踏着铁索过了峡谷,进了大旗山。

    众人也依次而过。

    大旗山后面没路了。

    他们算是被困在这里。

    但是此地的确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守住铁索桥,就能守住大旗山。

    踏踏踏!!!!

    他们才过了索道不久,在隆中山上,就出现了一队列一队列的荆州军,皆持弓箭,列阵对着铁索的对面。

    “放箭!”

    文聘兴奋的杀来,却在村里面扑空,一路追击上来了,看着铁索,过去几个人,全被一刀就斩了,再过去,也过不去了。

    对面正面站着两个壮汉。

    他认识一个。

    黄忠。

    这让他更加坚信,牧景就在这里,为了杀牧景,荆州可以不惜代价的,只要杀了牧景,这一场所谓的战役,自然而然就不战而散。

    “咻咻咻!!!!!”

    无数的箭矢落下,如同雨点一般,击打在到处的岩石之上。

    石洞之中。

    除了黄忠和张辽守在铁索桥头之上,众人皆在,诸葛家的人有些战战兢兢,牧景捏捏鼻梁:“最近是不是运气不太好啊!”

    他的都这么小心翼翼,还是被发现了。

    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他现在都想不透。

    “让你别冒险,你永远不听!”张宁趁机数落一下,美眸还斜睨了一眼对面的几个人,道:“就他,也值得你冒险吗?”

    诸葛玄闻言,顿时老脸涨红。

    这是赤裸裸的被人看不起啊。

    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他还是有几分骄傲的。

    即使他看不起牧景,都不得不承认一点,如今的牧景,乃是执掌一方的诸侯,牧景如此器重,那是对他本事的认同。

    这是文人之傲。

    怎么说呢,文人以才学为上,希望自己的才学能得人认同,若有仕途之心的人,更是希望能得人器重,良臣遇明主,方为佳话。

    “这山上,我们躲不了几天!”

    诸葛亮咳嗽了几声,开口说道:“这是荒山,基本上没有什么吃的,而且大旗山也不是没有路上来了,要是他们找到了后面的路,也能从大旗山上来,到时候我们还是得死!”

    “那你认为,能守住几天!”

    牧景眯眼,他倒是有些考核的意思,不能小看少年,大器晚成的人,都是在少年时期遇不到让他发挥本事的机会,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没有了伯乐,千里马还是千里马,只不过从来未能让人发现而已。

    “两天,已是极限!”

    诸葛亮说道。

    “聪明的少年,我和你赌一把!”牧景笑眯眯的说道。

    “赌什么?”诸葛亮问道。

    “赌对面的荆州军,能不能撑住一天!”牧景道:“我赌,他们十二个时辰之内撤兵!”

    “明侯大人对部下好像很自信?”

    诸葛玄开口,冷笑的说道:“荆州兵卒虽非强兵,也亦非普通兵卒,一天时间,就算你们牧军倾巢而出,恐怕都难以撼动他们的军阵!”

    “诸葛先生善于观天,不如告诉我,今天有没有雨!”牧景笑眯眯的道。

    “哼!”

    诸葛玄被一句话塞回去了。

    “如果我输了呢!”诸葛亮问。

    “你们归顺于我!”

    “如果我赢了呢!”

    “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怎么看,都是我吃亏!”

    “你也可以提条件啊,只要我牧景做到了,怎么样都可以!”牧景耸耸肩。

    “我赌了!”

    诸葛亮伸出手,小手很有劲力:“我就赌荆州军能撑两天!”

    “君子一言!”牧景眸光灼热而亮。

    “快马一鞭!”

    诸葛亮一字一言的说道。

    牧景斜睨了一眼诸葛玄。

    “我们家的事情,亮可以做主!”诸葛玄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他又不是蠢人,岂能看不懂现在的形势,要么赌一把,要么强硬倒地,杀身成仁。

    “很好!”

    牧景嘴角微微的扬起来。

    “牧军的战斗力真的这么强吗?”平静下来之后,山洞显得有些寂静,诸葛亮有些不死心,他看着牧景,突然挑起的话题。

    “牧军很强没错!”

    牧景道:“但是正面交战,一时三刻也收拾不了荆州军!”

    “那你还这么自信!”

    诸葛亮不明白。

    “战场上,危险也是机会!”牧景说道:“你的眼光放长一点,不能只盯着他们的进宫,也要盯着我的进攻,只要我还活着,那么外面的牧军就有很多操作的空间了!”

    他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本来想要压几天,最起码等到南面益州军主力进攻之后,才开始对襄阳发起进攻,但是现在,机会摆在面前了,还真可以打一场,就看到底是我撑不住,还是他刘景升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