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双身穿越记 > 《双身穿越记》尸语者 第23章:不知道该起什么名
    “嘻。”

    嗯……有点痒。

    “嘻。”

    好痒……

    ”嘻嘻。“

    ”阿嚏!“

    睁开眼,言月倒立的脸出现在视野中。

    ”啊~干嘛呀。“

    莫白懒散地说到,声音完全提不起劲。

    顺手夺过言月手里的草叶,然后扔到一边。就是这东西把我弄醒的吧。

    ”起床了,大懒虫。那伙人又来发东西了,老枪叔让我来把你叫醒。”

    坐起身,挠了挠脑袋,唉,还真是丢人啊镜梦那边,竟然晕过去了,幸亏莫白这里在休息,放松了控制,不然怕是也得……唉,从前好歹也看了那么多部,白瞎。

    摇了摇头。

    至于发东西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了,铁荆棘佣兵团不时就会过来分发一些食物和水之类的生活物质,有时候还会把抢来的赃物分一下,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事,总让人有一种“喝完这杯酒好上路”的感觉。

    “走吧,这次又发什么?”

    “不知道,据说是水果。”

    “水果啊……”

    闻了闻,空气中有一股清香,还有一点甜甜的气息,嗯,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不过好像有一点熟悉?

    拿到后,几人围着几个橙色的像是番茄一样的果子坐在一起,果子还有一些透亮,像是水晶一般,十分诱人,但众人的脸色却不像其他人一样好,甚至有些阴郁。

    “喂,我说,你们觉不觉着这个味道好像有点熟悉?”

    菲克有些犹豫地说着。

    众人没有回答,这却是更加确认了这一点,这不正是他们护送的商队时闻到的气味吗?虽然很快因为习惯而被忽视,现在再次被从记忆中翻了出来。

    “这算什么,来恶心我们吗?”

    白叶抓起一个果子,用力砸在树上,多汁的果子变成了果泥。

    “黄晶果。”

    言月低声自言自语。

    “什么,你说这是就黄晶果?”老枪耳朵尖,听到了言月的话后立刻问到。

    “嗯。”言月轻轻点头。

    嘭!

    “该死的!”

    老枪一拳砸在了树上,粗壮的树干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老枪,怎么回事?”这种时候还是球球最理智。

    这种程度的侮辱应该不至于让老枪这么失态吧。

    老枪没有回应,只是在一边低着头发愣。

    呵,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让自己怠惰了么。

    言月看了看老枪,吞吞吐吐地说。

    “黄晶果……这种果子不多见,但并不算十分珍贵,不过价格很高,利润也很大……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一些魔法药剂会用到……人吃多了的话……人吃多了的话就会……总之像白叶那样扔掉就好了。

    ”这样啊,那我就去把它们扔掉好了。“说着,球球起身捡起几个果子。

    ”球球叔,我们真的……“

    真的能活下去吗?明明已经刻意去回避这件事了,却再一次被这些果子提了起来。

    ”呼,菲克啊,你要记住,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当你自己都放弃的时候,就真的没有希望了。“球球平静地说着,语言却仿佛充满了力量。

    球球又开玩笑似的补充。

    ”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说不定明天事情就告发了,我们就被人救了,别想那么多,吃好喝好静观其变就行了。“

    是啊,总会有希望的。

    老枪深吸了一口气。

    会活下去的,我们都会活下去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怎么变得跟老枪叔那样,净爱说些大道理,好像别人都不知道似的。“

    老枪一巴掌拍在菲克的头上,”臭小子,我跟你说那么多你还嫌烦是吧?“

    菲克撇着嘴不说话,惹的老枪又是一巴掌拍过来,让众人都笑起来。

    静观其变吗……

    莫白摸了摸胸口,那是心脏的位置。还剩三次……算了,没什么意思,给”镜梦“留着吧。

    ”喂,圣邪,你是变态吗,有那种爱好?“

    ”哈?“

    顺着菲克的目光,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一只正在揉着胸部的手上。

    诶,等等这不是我的手吗?

    我去,揉习惯了,我说手感怎么不对。

    ”圣邪,你这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给你看一下?“

    ”啊不,没事言月,我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我只是下意识而已。“

    说完这句话后众人的眼神立刻变得微妙起来。

    下意识的揉着自己的胸部还一脸享受?

    莫白好像听到了零的叹息。

    【娃,父亲对你太失望了,终于要在绅士(变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吗。】

    这时莫白才反应过来。

    等等,我说了啥?橘子苹果香蕉梨?

    ”那个,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白叶好像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不,请务必给我个解释(口胡)的机会。

    “诶?怎么了?”

    只有言月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然后就被白叶拉到了一边。

    喂,你知不知道你那看垃圾的表情有多伤人啊。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圣邪,难不成你真的……“一边说着,菲克一边挪远了一些。

    ”别闹,这种事怎么可能啊!“

    ”没事的,“老枪拍了拍莫白的肩膀,”他们还小,不懂事,我能理解你,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没事圣邪,我们都知道这只是玩笑而已。“

    球球,果然这种时候还是你最靠得住,但你能别离我那么远吗?

    ”那个……“言月也从白叶那里回来了。

    “……”莫白表示不想说话。

    “男人摸那里也会感觉很舒服吗?”

    噗,莫白有一种吐血的感觉。

    白叶,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到底给言月灌输了什么啊!

    “我真的不是啊!”

    “嗯嗯,我们都相信你。”异口同声地回答。

    半个月后,铁荆棘佣兵团依旧在森林里兜着圈子,一些经验丰富的老佣兵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太深入了,这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

    “还是失策了,即便是这样准备依旧不够充分。”

    “已经很不错了团长,毕竟委托给的准备时间只有这么点。不过明明能付出那么一大笔佣金,为什么偏偏要来找我们?我还是想不明白。“虽然这么说,但似乎另有所指。

    那个被称为团长的人摇了摇头,他当然知到他想问什么——为什么要接下这个委托,还搭上了整个佣兵团为代价——即使这笔佣金能买下十个铁荆棘。但没办法啊,谁让那个出面来提出委托的人是他的女儿呢,女儿想在上司面前干出功绩,想要得到赏识,身为父亲,他又怎么能不支持呢?只是希望她的上司能爱护属下吧,不要像他一样。

    因为铁荆棘去过那里,对那里较为了解。

    因为铁荆棘有实力,又不突出,不容易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因为铁荆棘困难的时候干过不少脏活,有经验,现在又很久没干了,隐蔽性好。

    类似的问题他回答了一遍又一遍。

    但对于石线,这个从铁荆棘建立起一直跟着自己的兄弟,这个跟着自己经历了困难与繁荣的人,他无法用这种托词来敷衍。

    回头看了看队伍,有着自己的团员,也有着俘虏,只是,除了他们兄弟几个,估计没有人能走出那里吧。

    ”那不是我们该探究的。“接着谈了口气,”把山铜他们三个叫来,顺便让剩下人准备一下,我们快到了。“

    快到了,不幸之魂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