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明朝小道士 > 《明朝小道士》皇宫闹鬼篇 第五章.鬼婴
    “鬼婴:是两岁以下的婴孩,死后化成的厉鬼,这类鬼魂,因为享受不到人间繁华所以一般怨气会无比的强大,一般的鬼婴厉害程度就是普通厉鬼的两倍之多”四人除了皇宫找了家茶馆坐下,南宫先开口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没错。”谷焱叹了口气“俗话说人越老活的越明白,反过来说越小就越熊,所以我很讨厌小孩子的鬼魂啊,就没有一个懂事的,超度超度不了,杀了又觉得不悦,而且鬼婴体型特别小,又特别灵活,很难抓住,啊~~~~”

    洛星沉没有接话,他一直在思考一件事。

    “按道理来说,皇宫内因为有龙气的聚集,就算是鬼婴,也不可能在皇宫里这么舒服的行动才对啊。”洛星沉道。

    谷焱一听觉得有道理,他转头看南宫“南宫,分析一下吧。”

    南宫摇头“我也是一头雾水,我们检查的第三具尸体,明明是被冻死的,为什么还要用绳索将死者吊起来呢?”

    妖儿插了一口“我先提醒你一下,今日是二十,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喔。”

    谷焱皱起眉头,掐指算了一下,脸又变臭了“看样子晚上还要进一趟宫里。”

    南宫站了起来“这样吧,你们几人去皇宫试试那鬼婴的能耐,我去一趟户部,看看可不可以找出那鬼婴的身份。”

    谷焱点头赞成“这样也好,那鬼婴有些古怪,我也不敢让你以身犯险,还是我们去吧。”

    “谷焱,如果没有头绪的话,试试看去御花园。”南宫走前丢下一句。

    言毕,南宫便走了,三人先回了趟客栈,因为知道了对付的是什么东西了,所以谷焱才能针对的画些符咒。

    待到申正,三人一起进宫,谷焱开了眼想探索鬼气,但是宫墙里有的只有金黄色的气,完全把其他的气息全部遮盖住了,没得办法,三人约定分头行动,一有消息就用手里的千里传音符互相通知。

    根据南宫最后的话,谷焱带着妖儿到御花园晃来晃去,也亏得谷焱有御赐的金牌,不然早就被侍卫抓去了。

    “妖儿,你怎么看这次的事?”谷焱和妖儿寻了一个石凳坐下休息,谷焱问道。

    “从那两个晕着的侍卫来看,怨气还挺深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残留的鬼气还挺强的,感觉不是普通的鬼婴。”妖儿不知从哪里顺来了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说。

    谷焱虚着眼应道“无所谓,反正只要是鬼物,你与我天然克制这种东西,但是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个。”

    “是哪个鬼婴的身份吧。”妖儿两口已经把苹果啃光了,随手一丢接道。

    “嗯。”谷焱点头。

    妖儿打了个哈欠“看来皇帝老儿还真能到处留情呢。”

    “也说不准嘛。”谷焱说道“说不定就是个修炼有成的鬼婴进宫在捣乱。”

    妖儿瞥了谷焱一眼“我和你赌五两银子,就是皇帝的种。”

    此刻,谷焱的白眼都还没翻完,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声。

    谷焱立刻站起来朝着声音的来处飞奔过去,因为他认出了那是月妧的声音。

    声音的位置并不是很远,在御膳房那里,所以谷焱很快就赶到了,远远地就看见月妧一个人在那里站着,啥事都没有。

    “别看我,不是我,我没有。”月妧看到谷焱过来了立刻开口说道,她自己也是一脸懵逼。

    谷焱顺了口气“怎么回事?”

    月妧摇头“我刚才在御膳房里面,然后和你一样听到门口的叫声,结果出来一看什么都没有。”

    谷焱听完皱起眉头,这时洛星沉也跑了过来,谷焱看着洛星沉先开口问“洛兄,你从哪里赶过来的。”

    “啊?”洛星沉楞了一下“我从御书房皇上那边...哎,谷焱!”他还没说完,谷焱立刻朝着御书房的方向飞奔过去,洛星沉和月妧小跑着跟过去。

    “糟了。”洛星沉听完了月妧所述说的也反应过来了,这是使的调虎离山啊。

    到了御书房,守在门外的几个侍卫和太监都躺在地上,顾不得礼仪,谷焱一脚踹开了门,便看得一个小黑影飞也似的从窗外掠出去,而皇帝端正的坐在书桌前,连个屁事都没有。

    谷焱还好奇着呢,洛星沉还是第一个反应过来。

    “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皇帝挥了挥手“洛卿何罪之有,起来吧”说罢看向谷焱“那邪祟闯进来后也不伤朕,反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朕,谷焱,你可否向朕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谷焱咧嘴一笑“这个嘛,我也想好好和皇上聊一聊。”说完谷焱看了眼洛星沉,洛星沉心领神会,拉着月妧就出去了。

    而另外一边,在户部里的南宫怜也在翻查皇宫里的记册,旁边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举着蜡烛给南宫打灯。

    若是平常,南宫会让这位户部尚书回去歇着了,但是自从他开始翻阅起卷宗之后就成了另一个人,他甚至都不知道户部尚书在什么时候到了他旁边。

    “嗯?这个...”不知道他翻了多少的书了,终于停了下来,拿着手里的书凑着烛火近了些想看清楚。

    “李尚书,您什么时候来的?”南宫抬起头终于看到了这位户部尚书。

    李尚书笑了一下“下官也是刚到,不敢打扰大人。”

    南宫摇摇头“现我已是布衣,虽然你曾是我的下属,但是现在你可是户部尚书,哪怕我现在仍是工部尚书,你我也不过平级,你这般岂不是乱了次序。”

    “先生!”李尚书说道,这是以前他在南宫旁对南宫的称呼“先生对我有授艺之恩,如同恩师,不算乱了次序。”

    南宫听他这么讲也不说什么了,他再次打开书籍,瞳孔一缩,越看,眉头就皱的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