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蜂魂:虚构人生 > 《蜂魂:虚构人生》第九卷夹缝:指引明灯 607、循环猜想 下
    裴任带着莫如笙和明婷一起往另一件病房走去,明婷此时脚步虚浮,她似乎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明婷下意识地往莫如笙的身边靠了过去,莫如笙伸出手来搭住了明婷的肩膀,明婷一惊,她一双眼睛看着莫如笙。

    “如笙。”明婷的嘴唇似乎有些抖动:“我”

    莫如笙轻轻摇了摇头,她看着明婷:“先不要说这些,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明婷没有说话,但是她却仿佛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地方。莫如笙没有她高,此时穿着高跟鞋的自己还比莫如笙高出半个头,明婷忽然发现,自己的这个瘦瘦的妹妹,比她要坚韧很多。

    陈局长正坐在一间房间里面,此时房间里摆着一张桌子,陈局长看到裴任推开了门,他也站了起来。

    “明姐,莫姐,请坐吧。”陈局长似乎笑了一笑,但是莫如笙总觉得他此时愁容满面。

    明婷在一旁坐了下来,莫如笙挨着她坐下。陈局长似乎是碰到了不能解决的难题,他与裴任两人对视了一眼,终于开口:“我想,昨晚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

    莫如笙点点头。

    “吴明时是我非常信任的一个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我没有告诉你们,医院监控已经证实了,吴明时就是那个曾经去配药室盗走药剂和注射器的人,虽然我们找不到他进入李醒房间的监控,但是我们发现了留有他指纹的注射过的针管。里面的药水我们也检测过了,一针管的药剂全部注射,药剂过量足够让人死亡。”

    “他”莫如笙心中忽然间升起了一阵愤怒的情绪,她想起了那个写出优秀文章的孩子:“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件事情,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只是我们只能大致推断,吴明时可能和李元父子有仇,因此才会杀死李醒,绑架杨天音和李元,并且击伤了阿松,也企图绑架明姐。”

    “他还跟踪”莫如笙脸色发白。

    “对,他还跟踪裴任——这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一个情况,因为裴任和李元一家没有任何关系。”

    陈局长说到这里,他余光看了看裴任,随后叹了口气:“裴任他有一个猜测,我觉得非常荒唐,但是却能解释现在发生的事情,你们还算是这起案件的当事人,也可以听听。”

    “当事人?”莫如笙忽然间抓住了字眼,“这和我也有关系?”

    “不,你不是和李元一家有关系,你可能和莫明笙有关系。”陈局长抿起嘴唇。

    “”莫如笙条件发射地抖了抖,但是她依旧不明白,莫明笙的案件,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裴任看了看莫如笙,他似乎也有些疲倦:“其实我本来有过一些推测,但是某些关键的连接点我找不到,直到刚才去学校之后,我才忽然发现手机的问题,终于将我脑子里面的想法连了起来。”

    明婷疑惑地看着裴任,然而莫如笙却渐渐恐慌起来。

    “手机是一个关键点,因为现在可以肯定,吴明时利用我的手机跟踪我——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跟踪我?”

    裴任的声音沙哑,带着点儿令人心悸的气息:“这让我想到,就在昨天中午,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了连环杀人案的信息,他知道我这个人,一旦对事情上了心,一定会慢慢查证的。他跟我说了足够令我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却也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说,所以我才去虹亭区的最后一个死者——莫明笙的家里,去找找有什么遗留的发现。”

    裴任将那本本子放在桌面:“如笙看过这个本子了,也确认了这本子里面的字迹和她的字迹一样,而且你的反应也绝对不是不认识莫明笙的反应。”

    “但是事实上,你真的不认识莫明笙。”

    “加上莫明笙手稿的证明,也令我们当初猜想错构症的存在,但是紧接着,孤儿院否定了这个猜想,顺便,我们还发现了明婷和如笙是一对姐妹!”

    裴任说到这里,莫如笙下意识的看着明婷,却发现此时女生也看着自己。

    “这一切乱糟糟的东西好像和吴明时无关,但是手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证明,那就是——从吴明时昨天中午的那通电话开始,他一直知道我的行踪。”

    “换言之,他知道我去了虹亭区,他有可能,还看见我进入了莫明笙的家里!”

    “啊!”明婷有些害怕起来,她直接抓住了莫如笙的手掌,此时明婷手指冰凉,正在轻微抖动。

    “你们只知道我找到了这个本子,但是却不知道,这个本子,其实也有问题。”裴任的声音忽然间放缓了下来,他伸出手去拿起本子:“这个本子,我在房间里面的衣柜顶发现的,但是我发现的时候,朝上的一面完全没有灰尘,而朝下的一面却沾上了柜顶的灰尘,这对于一本长时间被放置在柜子顶端的本子来说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本子是后来被放上去的!”

    莫如笙心头一跳,她一下子明白了裴任的意思。

    “这个本子是吴明时放的?”她脱口而出。

    裴任看着莫如笙,他没有否认,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猜测的,就是这样,他跟踪我来到虹亭区,然后放下本子让我发现,我在想,他这是为了什么呢?最终我只想到了一种解释,那就是,他想借助我的手去找到这个神秘的莫明笙。”

    “她不是死了吗?”明婷瞪大了双眼。

    裴任打了个响指:“对!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莫明笙是警方证实已经被杀死的人,为什么此时吴明时还要找到她,那么我换了个角度,我想吴明时不是想要找到莫明笙本人,他可能想要找打和莫明笙有着莫大关系的人!”

    “你”莫如笙心头巨震,她此时的脑子无比清晰,经过了这一天多的神经紧绷的状态,此时她的思维前所未有地机颖。

    裴任只是默默的看着莫如笙:“我想,他要找的人,就是你。”

    他叹了口气,此时裴任脸上浮现出一阵类似于颓废的表情:“而我们,直到刚才,都一直按照吴明时的计划去走。”

    “但是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了,李元一家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最多只有一个明婷还在中间牵引着。但是这不足以成为吴明时的动机。”

    “吴明时带走了所有的连环杀人案的资料,他要找到与当年最后的那个死者关系很大的你,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大胆推测,你和两年前的连环杀人案,也有关系?”

    莫如笙此时抿了抿唇,她感觉不到裴任和陈局长对她的怀疑,因为他们都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反而是明婷却已经莫明的紧张起来,她握着自己的手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的握紧了一些。

    明婷在担心,担心莫如笙被怀疑。

    即使她貌似只知道皮毛,但是却已经开始下意识地相信着莫如笙。

    这难道就是血缘的威力吗?莫如笙心中想到,明婷的举动令她有所放松,此时她想了一想:“可是你还是不能解释,吴明时为什么对付李元一家。他杀死李醒的时候,按照你们的说法,他早已经知道要怎么做,而且他也不是临时杀人。”

    “问得好!”裴任微微笑着,但是很快,他的笑容就从脸上消失了,他默默地换上了一副令人担忧的神情:“接下来我说的推测,和前面比较合理的推测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因为接下来的推测,我没有任何证据或者是理论支持。”

    “我在想,上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几个死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似乎都没有,警方也找不到,与其说找凶手的动机,看上去倒更像是凶手随便找了个人就杀掉了——因为那些死者具有非常明显的随机性。”

    “而现在,你,明婷,李元父子,杨天音,阿松,你们这些人,其实也是随机组合。”

    莫如笙大惊:“怎么可能!”

    “别忘了,杨天音早已经和李元离婚,而且因为家庭原因,阿松与李元如同仇人,他们虽然身有血缘,但是完全不能说是一家人!他们甚至连最普通的陌生人,其实都算不上。”

    裴任看着莫如笙,他的眼神依旧,但是此时却令莫如笙生出了一阵不一样的心情:“你告诉我,这样只靠血液连接的仇人,难道不是陌生人吗?他们不应该被我们放在一起考虑。因为他们,也是随机组合的,只不过,恰好组合的人,有血缘关系而已!”

    “你”莫如笙终于明白,为什么陈局长会说裴任这个推测非常牵强,但是看陈局长铁青的目光和此时他默许裴任将他的猜测再讲一次的情况,或许陈局长也不是完全不相信。

    “你猜到我想说什么了,对不对?”裴任叹了一口气:“李醒死了,杨天音与李元不知所踪,阿松昏迷不醒,明婷和你有危险,而且你们这些人都是随机组合的——这和两年前的连环杀人案的死者的情况非常相似!”

    “因为,他们也是随机组合的。”

    明婷惊讶地站了起来:“裴先生,你你是说,我们现在,有可能是一个新的案件的,死者?”

    “我最多只能称呼你们为目标。”裴任也站了起来:“我会将连环杀人案和你们的这个绑架案、杀人案连接在一起,主要就是因为莫明笙这个死者的原因——除了这个诡异的推论,我想不到其他的解释。”

    在这个房间里面的四个人,此时是最为接近真相的四个人,而且裴任那个最为牵强的推论,其实就是最为正确的真相解释。当然,即使聪明如他,也不能想到,其实他自己,也是目标之一。

    而且,虽然这个解释是最为正确的解释,但是也只不过是表面的解释,而潜藏在下面的真相,此时还远远不是这些人,或者说是莫如笙能够接触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