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动漫女主攻略系统 > 《动漫女主攻略系统》系统决战篇 第37章:笑若扶风云飘渺
    <content>

    “小蝶!——”

    “琉花!——”

    “莎!——”

    “瑶瑶!——”

    “咳咳。”

    慕白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了女子的轻咳声,这把声音颇为熟悉,但慕白一下子却想不起来这把声音的主人是谁。

    沉默了几秒后,慕白这才恍然大悟,如果苏梦蝶也在场的话,不用自己开口苏梦蝶这小妮子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叫唤自己,而如果这声音的主人是艾尔莎或者明月琉花,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回应自己,于是慕白灵机一动,开口追问道:

    “瑶瑶,是你吗?”

    “嗯”

    虽然只有显得冰冷又简短的一字回复,但慕白还是当即断定这把声音的主人就是江楚瑶无疑了,于是慕白开始探出双手向漆黑的四周胡乱摸索了起来,不一会儿,慕白发现自己的右手撞在了一个极具弹性且柔软的球体上。

    光用脚指头想慕白也清楚自己摸到了啥,不过慕白又恬不知耻地顺势捏了一把,结果换来的却是手背一阵剧痛,还有在耳边回荡的清脆巴掌声,以及江楚瑶冷声的嗔骂:

    “你摸哪里呢!”

    “咳咳,刚刚那地脉奇门确实邪门,弄得我晕头转向的,我这不也是帮你检查下身上有没有少块肉而已嘛,真是的,干嘛这么生气嘛,我的手都被你打麻了!”慕白一边抱怨着,一边把被打疼的手背缩回到嘴边吹了吹。

    虽然两人所处的空间里没有一丝光线,空气也稀薄得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但魃族作为天生夜行且夜视能力极强的妖族,自然而然的,继承了魃族女王血统的江楚瑶,此刻也能清晰地看到慕白呲着小白牙露出的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我们到昆仑虚了,可却没见梦蝶、琉花她们人,看来龙山道教石窟那边的传送阵应该是被那个道士给破坏了,所以她们才没传过来。”

    “那边有艾尔莎在,若是打起架来,那道长应该拿小蝶她们没辙,要不我们在这再等等好了,看看小蝶她们还来不来。”

    慕白一边问着,一边从裤兜里翻出手机,屏幕亮起的瞬间,慕白借着屏幕上透出的光线依稀看到身旁的江楚瑶在四处张望着,于是慕白也迅速调出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四处照了照。

    借助手机闪光灯上发出的强光扫视了四周一番之后,慕白才发现此刻自己与江楚瑶正立身于一个巨大的半圆拱形的空间中,拱形空间的道:

    “这里这些看上去像冰的东西,其实是这颗星球地表上原本为数不多的灵气结晶,其中还蕴含着我们魃族在这四万个太阳纪以来用生命孕育出来的灵力。”

    “这座冰之迷宫最初建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与异世界入侵者再度开战时用来收留和保护你们人类的避难所,而建造这座冰之迷宫所用的灵晶,也是考虑到你们人类在战争期间会出现食物短缺的状况,所以这一片指甲大小的灵晶就相当于一个成年人一个月所需要的水分与营养。”

    “而这整座冰宫,可以养活你们人类三百亿人口长达一个太阳纪之久,而你现在手上抱着的这块灵晶,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十个太阳纪,也就是三千四百一十年,或者是一百二十四万四千六百五十天的口粮!”

    见江楚瑶的脸庞已经被怒色占据,慕白沉默了好几秒钟,最终忍着心头滴血的痛把手上莹蓝色的灵晶重新放回冰壁上那个被自己拳头凿出来的凹槽。

    不过把灵晶放回去的瞬间,灵晶便于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冰壁中,而短短几个眨眼间,那块被自己拳头砸过的冰壁彻底复原,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江楚见状,这才将血色骨爪从慕白的脖子上挪开并收了回去,而慕白则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这冰之迷宫还自带修复能力,可真是厉害呢。”

    不知是不是刚刚自己凿冰的行为惹恼了江楚瑶,反正江楚瑶已经不鸟慕白了,一副完全不想跟慕白搭话的样子,于是慕白尴尬地咳了几声,接着向江楚瑶搭话道:

    “瑶瑶,我没想到刚刚自己的行为竟然可能会害这么多子孙后代挨饿,我已经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罪恶了,也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实在抱歉了,你就原谅我这次呗?”

    江楚瑶虽然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不过却停下了脚步,跟在江楚瑶身后的慕白赶紧抓住机会问道:

    “瑶瑶,怎么了?”

    江楚瑶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答道:

    “我走累了。”

    慕白的眉毛当即抖动了一下,立刻上前将江楚瑶的身子横身抱起,呲着小白牙地望着躺在自己怀中的江楚瑶嬉笑道:

    “那我来当你的脚好了。”

    “用走的太浪费时间了,你不是有翅膀么?”

    “喔喔,那我来当你的翅膀好了。”

    慕白感觉集中精神调动体内的风之魔力向背后聚去,顷刻间慕白的背后便喷出了一团粘稠又洁白的雾,慕白赶紧在脑海里想象着天使翅膀的模样,他背后那团魔力雾气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揉捏着,不一会儿魔力翅膀的轮廓便出现了。

    又过了几个眨眼,魔力翅膀彻底成型,慕白扇动着背后这一双洁白而巨大的魔力翅膀朝冰之迷宫的深处疾速飞去。

    飞了差不多半小时后,闭着双眸假寐的江楚瑶忽然睁开如血玉般晶莹剔透的双瞳,幽幽说道:

    “能快一点么?以你现在这速度,要到我魃族的大殿,至少要花两个月的时间。”

    “加速是没问题的,不过要消耗掉很多的魔力,而你又不让我动灵晶里的魔力……”

    “真笨啊你,我不让你动灵晶里的灵力,你别在我眼皮子底下动不就好了,而且你进来这么久了,都没发现这冰之迷宫空气里的灵力其实还算充盈的吗?光是这空气里的灵力,给你补充灵力就绰绰有余了。”

    听江楚瑶这么一说,慕白这才猛然察觉,这冰之迷宫的空气里的居然还有灵力,平时地表上的空气里根本就没有一丝魔力,以至于慕白都遗忘了去查探空气中的魔力了。

    “呀!瑶瑶,你咋不早说呢!”

    慕白顿时心头一喜,激动得赶紧俯下身来给江楚瑶那吹弹可破的水嫩脸蛋上狠狠地啵上一口,而后兴奋地“嗷呜”嚎了一声,随后便开启风轨喷射将飞行速度提到极限。

    面对慕白这忽如其来的亲吻偷袭,纵使魃族女王这个活了上万太阳纪的老妖也猝不及防地老脸一红,不过脸上却挂出一副嫌弃慕白的表情,白了慕白一眼后便重新闭上双眸假寐,不过透着手机上发出的微弱光线,慕白还是可以看到的江楚瑶那张冷冰冰的脸庞上,此刻她的嘴角正微微翘起。

    自从重启系统后,慕白朝着冥界中心区域的金色方尖塔已经徒步前进有十天了,而之所以要徒步前进,那也是因为根据江楚瑶所言,只要产生魔力波动,也就是一旦展开魔力翅膀飞行,便会立即招惹来怨灵的袭击。

    而且早在进入冥界前,江楚瑶便千叮嘱万嘱咐慕白,如非必要的话,行动时一定要尽量避开亡灵,因为冥界亡灵彼此间组成了错综复杂的势力,而统领着这些大小亡灵势力的亡灵,都是与魃族女王相同级别的,慕白根本就不是对手。

    而这些亡灵势力往往有非常强的领地意识,一旦在他们的地盘上攻击亡灵,便会引起相同势力的亡灵围攻,甚至会引来亡灵boss,所以为了避免与这些亡灵势力交恶,慕白在冥界内的一切活动都要格外低调。

    不过在这漫长的十日徒步旅程里,慕白都没有招惹到任何一头亡灵,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遇上哪怕是一头亡灵,以至于他都开始怀疑自己进来的是否就是江楚瑶所描述的冥界。

    虽然眼前都是一望无际的黄沙与神兵利器,但有久别重逢的雷姆相伴,慕白有着数之不尽的事情要与其分享,所以一边朝着金色方尖塔徒步前进,慕白一边与雷姆没日没夜地长谈,甚至让他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所以慕白自然不会感到寂寞,也根本不会在意眼前那单调的沙漠景象。

    【小白,你看那把刀。】雷姆抬起纤细的玉手指向了前方,【那把刀与系统武器库内所记录的、雷姆的心动武器,在外形上高度重叠呢。】

    慕白当即循着雷姆所指的方向投去目光,果然发现不远处的沙子中插着一柄与修罗刀极为相似的刀。

    修罗刀是慕白从雷姆身上获得的心动武器,最初的外形就是一把平平无奇的阔刃黑刀。

    而后来慕白觉得持有多把心动武器太过累赘,并且为了整合心动武器的被动技能于一体,才发动修罗刀自带的技能——暴食,先后将从菲鲁特体内获取的心动武器疾风之刃、普莉希拉赠送的阳剑,以及莱茵哈鲁特的圣剑融为一体。

    在融合了三把武器后,修罗刀的外形已经从平平无奇的阔人黑刀变成了刀背上盘踞着恶龙,刀身上刻着银色风暴纹路,以及被血色.魔焰所包裹的奇兵。

    而此刻摆在慕白面前的这把刀,其外形与修罗刀最初的样子极为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模具铸造出来的,只不过在刀身的颜色上有些许区别,因为慕白眼前这把刀的刀身是极为鲜艳的血色,看上去还仿若是流动着的鲜血。

    这把与修罗刀最初的外形极为相似的血刀,当即引起了慕白的兴趣,虽然进来冥界之前江楚瑶曾反复叮嘱不要去拔动冥界内任何一把神兵,但慕白还是情不自禁地走到了这柄血刀面前,缓缓将右手握在了温热的刀柄上。

    慕白一边打量着面前这柄血刀,一边随口问道:“雷姆媳妇,你觉得‘修罗血刀’这个名字怎样?”

    【修罗血刀么?】雷姆嘴中重复了一下,随即展开了笑颜,【挺好的呀!】

    “那以后就管它叫修罗血刀了!”

    慕白当即愉快地拍板决定了这把血刀的名字,并微微一用力就将修罗血刀从沙子中拔了出来,不过修罗血刀从沙子中拔出来了许久之后都没发生什么,这反倒让慕白纳闷了。

    根据魃族女王记忆,这里的每一把神兵,想要将其从沙子中拔出都极其困难,不过慕白却毫不费劲地便将修罗血刀给拔了出来,而且拔出了后,也没有像江楚瑶所说的,会触犯到沉睡在神兵中的强大器灵。

    虽然事实与江楚瑶所言相悖,但慕白也并没有去深究,只是端着修罗血刀反复观察了一会后,便又继续一边与雷姆闲聊着,一边徒步向九座金色方尖塔所在的核心地带前进。

    之前在温度这点上,慕白就察觉到冥界中的沙漠之景不过是幻象,而在此前十日的徒步旅程中,无论慕白与雷姆两人走了多久,远方那九座金色方尖塔就好像海市蜃楼一般,在慕白目中的物象大小至始至终都没变过。

    可拔出了修罗血刀大概两个小时后,慕白发现在行进时,那九座金色方尖塔的物象逐渐放大了,直至最终慕白与雷姆走到了其中一座金色方尖塔前,他们才不得不相信,此前十天里一直是海市蜃楼般存在金色方尖塔,此刻正近在咫尺。

    随即慕白望见九座方尖塔所围成的区域内,地上刻画着一个巨大的法阵,而法阵正中央有一个高耸的金色十字架。

    一位手持烈焰长剑的“天使”正倚着背后的金色十字架,目不转睛地盯着慕白打量,而此人无疑就是江楚瑶所言的——镇守冥界的守冥使了。

    原本慕白听着守冥使这个名字,还以为是多么凶恶或者多么威严的存在,但直至慕白看到守冥使的真身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位金发碧眼、身材诱人的美人。

    只不过这位金发天使穿着的那身金色铠甲,以及背后那六只纯白大翼,还有手上那柄燃烧着烈焰的长剑,都让慕白发自内心认为还是不要调戏这位天使姐姐比较好,毕竟她那副如刀子般锐利的眼神看起来不太和善。

    慕白握紧了修罗血刀的刀柄,回头看了雷姆一句,吩咐道:

    “雷姆,接下来要战斗了,你先回避一下。”

    雷姆微微点了点头,眨眼间便化作一道蓝色的流光重新收回到慕白的胸中,随即雷姆原本所处的位置上只落下了原先慕白披在雷姆身上的黑色斗篷。

    守冥使迈着婀娜的身姿、拖着手中那柄沉重的烈焰长剑,朝慕白缓缓走来,并开口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有人能够拔出这把刀来,汝的名字是什么?”

    虽然看着守冥使走来慕白心里慌得一批,但脸上还是呲出小白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嬉笑着说道:

    “这位天使姐姐,在打探别人的名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

    “吾乃乌列,镇守这一方世界的大天使。”

    眼前这位名为乌列的守冥使小姐姐,看她穿着那一身金光闪闪的装备,慕白就知道她这样的氪金玩家不是一为好惹的主,于是赶紧嬉皮笑脸地打起哈哈道:

    “天使姐姐,看你在这待这么久了也每个人能陪你聊天,怪心疼的,咱们不急着开打吧?不如咱们先来来唠嗑几句?您意下如何?”

    “唠嗑?”

    乌列当即面露不解的表情,显然是无法理解这个陌生的词汇,于是当即开口问道:

    “什么是唠嗑?”

    “唠嗑啊——”慕白捏起下巴琢磨了一会,“就是如果您方便的话,那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如实回答就行了,当然了,你也可以来问我问题。”

    “问题么?”乌列当即作出恍然醒悟的样子点了点头,“吾方才已经交代过吾的名字了,该轮到汝了。”

    “我啊——我叫慕白,平时身边的朋友都叫我小白,天使姐姐您也管我叫小白就行了。”

    “慕白,吾记住这个名字了。”乌列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而后又立即盯向慕白手中的修罗血刀,转而问道:“汝究竟是如何拔出汝手中这把刀的?汝对此非常感兴趣。”

    慕白刚想回答时,忽然灵机一动,转了转眼珠子,转而嘻嘻哈哈地说道:

    “天使姐姐,别光急着问我问题呀,既然是唠嗑,那您也回答回答我的问题呗。”

    “汝有何疑问?只要是吾所知的,都能回答汝。”

    慕白见乌列如此好说话,当即抬起手中的修罗刀,嬉皮笑脸地打探道:

    “那天使姐姐,你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吗?”

    “吾只知道,这把刀曾是一代神族之王的兵器,而其内也寄宿着那位神族之王的残魂。”说着说着,乌列忽然抬起了手中的烈焰长剑凝望了一番,接着说道:

    “吾曾几次与他有过几次交手,若不是凭着这把烈焰之剑克制亡灵的特性,吾早就败在他的手上了,所以汝到底是如何将这把刀拔出并战胜他的?”

    “如果说我只是随手从沙子中一拔,就把这柄刀给拔了出来,这样的话,你信吗?”

    “不信。”乌列果断地摇头说道。

    慕白无奈地耸了耸肩,并微微笑着说道:“而且在我拔出这把刀的时候,压根就没碰上什么神王残魂,别说是神王残魂了,我在这冥界晃荡了也有十天了吧,根本没碰上过一只亡灵。”

    “汝不像是在说谎。”乌列当即露出不解的表情,随即陷入了沉思中。

    “那当然了,我怎么会欺骗天使姐姐您呢。”慕白当即厚颜无耻地呲出小白牙笑了起来。

    “既然汝已经拔出了这把刀,还来到了这里,那汝是否做好了挑战吾的觉悟?”乌列幽幽开口问道。

    “天使姐姐呐,我如果说还没准备好的话,您就能放过我吗?”慕白当即苦笑了起来。

    “汝若是还未做好挑战的觉悟,吾可以在此等待,直到汝向吾发起挑战的一天。”

    “天使姐姐啊——不是我不想在这跟您唠嗑,只是我外头还有老婆媳妇们,而且我跟我外头那些老婆媳妇们好几个月没见了,她们也怪想我的,所以我还急着出去见她们呢。”

    乌列将手中的烈焰长剑举到胸前,随手做出了一番挥砍的动作,并一边说道:

    “既然如此,汝现在就可以开始挑战吾了,不过吾只有一次挑战吾的机会,汝若失败,吾会将你斩杀于此。”

    “那天使姐姐,挑战你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规则又是什么?”慕白随口问道。

    “无论汝使用何种方法,只要将吾击败,便可视为挑战成功,汝便可以从这个世界中出去。”

    慕白当即眼前一亮,眸中划过一抹抹狡猾,并微微翘起了嘴角,重复求证道:“什么方法都可以吗?”

    “只要将吾击败即可。”乌列点头道。

    “那天使姐姐,要怎样才视之为击败您呢?”慕白的笑容变得愈发狡黠,接着试探道:“如果让您变得毫无反击之力的话,那算不算击败了您呢?”

    “汝若能让吾失去抵抗之力,自然可视汝挑战成功。”

    “天使姐姐,你确定吗?”

    “确定。”乌列点了点头。

    “那你发誓。”

    “发誓是什么?”乌列当即摆出了不解的表情。

    “就是用自己的人格来担保,如果你违反承诺的话,就会受到神的惩罚。”

    “人格又是什么?”

    “人格嘛……人格就是……”

    慕白顿时被乌列给问堵了,捏着下巴揣摩了好久的措辞之后,才干咳了一声,转而问道:

    “天使姐姐,据说您是圣人麾下的七大天使之一,那么请问,您是否效忠于圣人呢?”

    “吾之忠诚,万灵可见。”

    “既然如此,天使姐姐,那您就用您对圣人的忠诚作为担保起誓,如果我让您陷入无力反抗之境后,您又否认我挑战成功的话,那么您将会被圣人,乃至整个圣域视为叛徒,无论你逃到了那里,圣人与圣域都会将你诛杀至死。”

    乌列当即被慕白给说懵了,愣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应,于是慕白感觉催促道:

    “天使姐姐,难道您害怕用对圣人的忠诚起誓吗?”

    慕白的激将法这么一使,乌列当即开口说道:“好,吾以吾对吾主之忠诚起誓。”

    慕白呲出小白牙笑了起来,随即捡起雷姆遗落在地上的黑色斗篷,胸有成竹地开口道:

    “那现在就开始挑战吧,天使姐姐。”

    话落,慕白立刻施展出了影遁术,身体当即化作了一滩黑水融入到手中黑色斗篷的阴影中,伴随着慕白的身影消失,黑色斗篷也缓缓飘落到了地面上。

    慕白眨眼间便消息了,确实让乌列为之一震,不过乌列马上就察觉到慕白身上的气息还在附近,于是循着慕白的气息缓缓来到了那席黑色斗篷面前,并缓缓弓下腰去,抓起了遗落在地的黑色斗篷。

    不过当乌列的手握住黑色斗篷的瞬间,斗篷之下的阴影顿时蹦出了一道黑影,随即只见手持紫黑色匕首的慕白,迅速将手中的紫黑色匕首插到了乌列的影子上,而乌列就像是被定身了一样,瞬间便一动不动了。

    而慕白则缓缓站起身来,抬掌便向乌列的翘臀落去,当清脆巴掌声响起的同时,慕白还恬不知耻地笑道:

    “唉——天使姐姐,恭喜我挑战成功吧。”

    从艾尔莎身上获得的心动技能,其中之一便是隐遁术,隐遁术在发动后可将身体遁入阴影中并瞬间移动,换而言之如果到了晚上,没有月光以及灯光这些光照的话,就可以发动隐遁术在一念之间瞬移到地球的任意地方。

    但自从慕白回到现实世界后,也是刚重启系统不久,所以之前他也一直没尝试过用隐遁术进行超长距离的瞬间移动,毕竟这需要耗费掉不少系统电力。

    不过在冥界这半个月里,慕白倒是用这里浓郁的灵气给系统补充了不少电力,现在的系统电力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七,慕白琢磨着,等从冥界里出去后,可以在漆黑无光的冰之迷宫里尝试一下使用隐遁术展开超长距离的瞬间移动。

    另外,此前在re0世界时,慕白也在艾尔莎身上获得了“暗影匕首”这把心动武器,而暗影匕首有个像开挂一般的被动技能,那就是当暗影匕首钉住生灵的影子时,可以触发暗影囚牢定住其身体。

    之前在re0世界与艾尔莎玩闹时,艾尔莎就曾试过用暗影匕首钉住慕白的影子让他动弹不得,所以慕白很清楚被暗影匕首钉住影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而且慕白至今还没见过被暗影匕首钉住影子后还能动的存在,哪怕是强如白鲸这种异世界传奇级的魔兽,被钉住影子后也只能一动不动地变成砧板上的鱼肉。

    所以早在进入冥界之前,慕白就已经想好了击败守冥使的方法了,只要在冥界重启系统后,慕白便能通过系统召唤出暗影匕首,而只要暗影匕首成功钉住守冥使的影子,即便守冥使再强大也只能乖乖地扮演雕像。

    不过这个击败守冥使的方案有些投机区间,而且慕白也不清楚到底要怎么从冥界中出去,具体打开冥界通往外界之门的方法连身为魃族女王的江楚瑶也不知道,所以只有守冥使清楚怎么打开冥界之门。

    于是为了成功从冥界中出去,在见到守冥使乌列之初,慕白便横生一计,特意给乌列设了个圈套,先让乌列以对圣域主人的忠诚起誓,承认只要他让乌列毫无反抗之力,换而言之就是动弹不得,便视慕白为完成挑战。

    而在乌列起誓完毕之后,慕白当即发动隐遁术将身形遁入斗篷的阴影之中,等乌列出于好奇接近拿起斗篷时,慕白再瞬移到乌列背后的影子中现身,并将暗影匕首钉入乌列的影子,从而发动暗影囚牢让乌列动弹不得。

    看着如雕像般动弹不得的乌列,慕白呲开了小白牙笑得极其猥琐,还相当调皮地伸出右掌落在乌列的翘臀上,不过乌列对此并不感到介意,反倒好奇于慕白是如何钉住她的身体,摆出一副极为诧异的表情问道:

    “汝……汝都做了什么?”

    “天使姐姐,你别管我做了什么,反正你现在已经没有抵抗之力了,赶紧承认我挑战成功吧,不然的话……”

    慕白当即露出了放荡的笑容,挑了挑眉毛接着说道:

    “哎呀,你瞧这天气多热呐,要不要让我为你脱掉这身累赘的铠甲呢?”

    “汝若是敢这样做,吾会用烈焰之剑焚烧汝的灵魂。”乌列顿时向慕白投来寒芒闪烁的目光。

    “我说天使姐姐呐,你都动不了了,还搁这威胁我,你觉得我会怕吗?”慕白伸出右手落在乌列的翘臀上拍了拍,并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道:

    “天使姐姐,我也不是什么好色之徒,更不想轻薄你,你还是赶紧承认我挑战成功,然后放我从冥界中出去吧。”

    “汝若是想得到吾的承认,就堂堂正正的跟吾打一场,否则吾绝不会承认汝!”乌列目光决绝道。

    “天使姐姐,别忘了你刚才可是用对圣人的忠诚起誓过的,只要我让你毫无抵抗之力,你便视我挑战成功。”

    慕白又挑了挑眉毛,伸出手去敲了敲乌列的胸甲,又轻轻抚摸了一番乌列的脸颊,而后捏着乌列的下巴微微抬起,狡黠地笑了起来,说道:“还是说……你真想让我给你体会体会,什么叫作‘毫无抵抗之力’?”

    “哼!”乌列冷哼了一声,“吾绝不会承认汝!”

    “我说天使姐姐,你用得着这么死板么?放我出去你又不会死?”慕白无奈地耸了耸肩道。

    随即慕白捏起下巴陷入了沉思,琢磨着要用什么说辞说服乌列,不久后慕白忽然灵机一动,感觉蹲下身去褪去乌列脚上那双金色的铠靴,挠起了乌列的脚底,不过无论慕白怎么挠,乌列都毫无表情。

    于是慕白心一横,干脆将乌列上身的铠甲给脱掉,而后抱起双臂站在乌列光洁的躯体前,舔了舔舌头,笑着问道:

    “天使姐姐呀,我说你是不是在这待久寂寞了,所以想让我帮你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汝休想动摇吾!”

    慕白耸了耸肩,嬉笑着说道:“天使姐姐,我现在可不想动摇你,只想着啪啪你,所以在我对兽性的控制力还未失效之前,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

    “三——”慕白立即开始倒数。

    “二——”

    见乌列毫无表情,而且眼神也没有丝毫动摇的迹象,于是慕白稍微延长了一下倒数的时间。

    “一点七——”

    “一点五——”

    见乌列的表情仍无动摇,慕白耸了耸肩,苦笑着说道:“好吧,你赢了,我放弃了。”

    话毕,慕白捡起了从乌列上身脱掉的金色铠甲,又给乌列的身上套了回去,装出正人君子的模样,微笑着解释道:

    “天使姐姐,刚对不起了,我也是急着出去,所以对你做了些轻薄的事情,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听到慕白的话后,乌列果然动了动眸子,再次将目光投向慕白,并开口缓缓说道:

    “吾可以宽恕汝刚才的行为,但汝若想从这里出去,就必须完成吾赐予汝的挑战,只要汝击败吾便可通过吾的挑战,而吾自然会为汝打开冥界之门。”

    慕白耸了耸肩,摇头苦笑道:“可天使姐姐,我觉得我打不过你耶,怎么办?”</content>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