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道天齐 > 121、他拿头赢啊?
    破阵子这首词,绝对是辛弃疾最出名的词作之一了,质量自然不必多说,但凡心中还怀有热血,看到这首词就几乎没有不动容的。

    这首词表达了作者杀敌报国、收复失地的理想,抒发了壮志难酬、英雄迟暮的悲愤心情;通过创造雄奇的意境,生动地描绘出一位披肝沥胆、忠一不二、勇往直前的将军形象。全词在结构上打破成规,前九句为一意,末一句另为一意,以末一句否定前九句,前九句写得酣恣淋漓,正为加重末五字的失望之情,这种艺术手法体现了辛词的豪放风格和独创精神。

    咳,官方的解读,比许廉自己想的自然是要好得多的,而且基本也就能把他的想法总结下来了。

    悲在心里,畅快淋漓。

    这是许廉看到这首词作之后的想法,非常简单。

    当然,这也是在场大部分人看到这首词作的想法。

    别说是那些文人,即使是认识字没什么文化的武夫,都能感受得到这首词的了不起。

    黄玉砚此刻眼皮都微微抽搐了几下,他不是从小就做文人的,当年也曾为国而战,所以对于许廉这首词作的感悟,无疑是比其他的文人更强的。

    其他四个评委,此刻都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许廉的那首词,面色严肃,各自心中也都掀起了惊涛骇浪,许廉的这首词作,带给他们的震惊无疑是非常大的。

    而三个皇帝,自然也是一般,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许廉这首词作其中的豪放悲意和忠诚之心,都无不让人动容。

    “真是一首好词啊。”素来话少的齐皇忍不住开口感叹,他当年未做皇帝之时,为了掌控军权,也经常上战场,那时候也是天下动乱之时,哪有此时的安宁,许廉这首词,真的是写到他心里去了,不管胜仗还是败仗,都是一般。

    元皇也有些惊艳到了,如果之前齐皇那边的文人所写之词堪比绝品的话,那许廉这首词就是绝品,不用丝毫怀疑,即使齐皇那边的人写的也很好,但是和许廉这个比,可是差了不少。

    不需要任何怀疑。

    “这首词写的老子热血沸腾啊,真就如同身在战场一般!”

    “拉倒吧,粗鄙的武夫,刚才你也是这么说大齐那人的,这辈子说不出第二个词!”

    “放屁!老子说的是真话!当年老子也是上过战场的,自然能无微不至。”

    “粗鄙的武夫,学几个词就敢乱用,你们家无微不至是这么用的?那叫感同身受!”

    “妈的你找打!”

    ......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此刻当真是要激起千层浪,对于许廉这首词的评价,甚至还要胜过第一场许廉的那首诗。

    很正常,毕竟《行路难》是表达人生深刻的东西,以及不惧困难,乐观面对未来的志气,但是这些东西对于这些粗鄙的武夫来说,的确不算是什么容易理解的东西。

    可是破阵子就不一样了,大部分的武夫,都是上过战场的,因为前十几年还是天下大乱的时候,安宁没多久,那个时候,武夫要么是因为爱国,要么是因为拿了钱当兵,反正基本都上过战场。

    上过战场的人,自然对于破阵子这首词更加的感同身受。

    反正就是俩字,牛逼。

    黄玉砚强行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荡,然后说道:“这是大元帝国参赛者的作品。”

    说着,他收起了许廉的词作,然后丢出了大元帝国参赛者的作品。

    此刻,也当真是明珠在前,后续者连石头都不如了,大元帝国参赛者的词作,严格来说是不错的,比第一局的那些花俏的东西好得多,但是放在这就有些不够看了。

    连大齐帝国那个作品都胜不过,就更别说许廉的那首破阵子了,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众人顿时一顿吐槽。

    “就这?什么东西啊。”

    “这个水平也好意思来参加三国文斗?简直是比之前连年落败的大乾帝国还有所不如!”

    “别这样,我觉得还是挺好的,只是对手太厉害了而已。”

    “五两银子和五两金子的差别吧,不说天差地别,但也差不太多了。”、

    “兄弟醒醒,你没有五两金子。”

    “你他娘的......”

    ......

    一通狂喷让大元帝国的参赛者非常脸红,他心中吐槽可当真是见鬼了。

    大元帝国之中,圣地的年轻文人里,他也是数一数二的了,而当初他的那些师兄天赋实力尚且都不如他,还能在三国文斗之中获胜,他写出这个层次的作品,已经算是难得了,结果和许廉他们一比,就简直是一坨屎了。

    太扎心了。

    他有些自闭,干脆不去听那些闲言碎语。

    “请几位评委点评。”黄玉砚开口了。

    虽然之前许廉放下大话,要以一敌二,但是事情还是得按照规矩来,如果一个人情绪化之下所说的话就能当真的话,那岂不是乱了,大元帝国的人愤怒说应该自己赢,难道就该算他们赢?没这个道理的。

    还是要按照规矩来。

    周典率先开口:“大元帝国参赛者的词作,算得上不错,但可惜和其他两位比起来,就差了不少了,大齐帝国参赛者的词作,堪称上品,写的非常好,但是我觉得,比起许廉的那首破阵子,还是有差距的。”

    毫无疑问,他是站在许廉这边的。

    不需要任何废话,因为许廉那首词,本来就比其他两首要更强,这点毋庸置疑。

    “我选择大齐帝国参赛者的作品,他是我们博文书院的自家人,我很清楚他的水平,能写出这等质量的词作,应当鼓励。”孙玄文想了想之后说道。

    鼓励?拉倒吧,投自家人还用什么借口,看看人家周典,我就是偏向,你能怎么着?从不像你们一样当婊子还想立牌坊那么离谱。

    许廉心中疯狂吐槽。

    赵泊书做出思考的模样,随即开口说道:“我也选择大齐帝国的参赛者,他的词作非常好,我很欣赏他。”

    果然是穿一条裤子的啊。

    五人之中,两人都选了大齐帝国的人。

    这一幕,让不少人都有些诧异了,你们是没长眼睛还是怎么着?大齐帝国参赛者那个作品的确还不错,但是和许廉比,他拿头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