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吃了最强人造果实 > 第045章 意想不到的背叛
    月黑风高。

    在这黑漆漆的山洞之中,周围的一切显得比往常的时候更加宁谧,万籁俱寂。

    斯麦尔有节奏的呼吸着,感受着体内力量的流动,似隐隐觉得身体内的全部能量都以恶魔果实核心为轴旋转着,不断凝聚,渗透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只差一点,只要将恶魔果实核心凝缩的程度再加强一点,应该就能够突破了。

    斯麦尔聚精会神地修炼着,突然听到了周围的异动,似乎是风戾,但却隐藏杀机。

    逼近的敌人早有准备,偷袭的时候也是尤为小心,但他们的声音终究还是无法完全隐藏,已经被斯麦尔敏锐地捕捉到了。

    敌人总共是四个人,四个人正在朝自己逼近。

    斯麦尔微微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看出了这四个人的实力很弱,斯麦尔并没有畏惧。

    只见这四个家伙的手中都持有一种红色的长枪状武器,他们将枪身倒贴在身后,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其中两个沿着岩壁向山洞靠拢,另外两个则是匍匐在地上,越接近自己的时候,速度也变得更快。

    此时,山洞之外的几个人显得有些不安起来,凯博皱了皱眉,惴惴不安地说道:

    “烂鸦,这个家伙看起来毫无防备,有些诡异啊!而且……他……”

    烂鸦又呷了口酒,毫不在意地说道:

    “切,一个能力者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家伙身体能够散发出来的力量很弱,看样子恶魔果实的开发程度还不到二阶段,他们四个足以应付了!放心吧!这四个家伙联手起来,实力跟我相近,想要干掉里面那小子,易如反掌!”

    凯博却没有他这么自信,没有继续说话,眼睛一直死死盯着那四个人。

    斯麦尔在他们快要进来的时候,突然猛地遁入到了山洞的更深处,消失在了洞口。

    “不好!这个家伙果然有问题,他应该是发现了!”凯博惊呼。

    “没事的,放心吧,就算现在他发现了,应该也晚了。这些家伙手中的蓄力枪早就已经积累满了能量,那么狭窄的地方,那小子绝对躲不开的!”烂鸦信心满满道。

    说话间,那四个靠近洞口的狩猎者同时扔出了手中的蓄力枪。

    这种蓄力枪由某种械兽身上的特殊材料制成,能够短时间内吸收使用者体内的力量,根据吸收力量的多少,能够提升蓄力枪的威力。但整个蓄力过程最多持续两分钟,两分钟后,蓄力枪吸收的力量将会自动释放,也就是说不可以在战斗之前提前蓄力。

    所以,这种诡异的武器,非常适合狩猎和偷袭,是刺客和狩猎者非常喜爱的武器。

    四把蓄力枪犹如闪电流星一般贯入了山洞之中,伴随着隆隆巨响,这四个家伙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他们之中有的手里拿着绳索,有的手里拿着钢刀,威风凛凛。

    常年在地夕之谷中活跃的他们,对于这种洞中狩猎更是非常在行,他们曾经不知道多少次用这种方法偷袭在山洞之中休息的菜鸟狩猎者,所以这一次的进攻也是非常的轻车熟路。

    很快,这四个家伙进入到了山洞,一切似乎非常的顺利。

    凯博等人守在洞外,并没有听到从山洞之中传来任何打斗的声音,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

    烂鸦得意洋洋地指着洞口,满嘴酒气地咧嘴笑道:

    “看吧,我说的怎么样,这个家伙就算发现也已经晚了,现在估计已经被叉成了肉串,哈哈哈哈……”

    “哈哈哈,是啊,看来还是我多虑了,这小子估计也就是个捡漏的烂仔,没什么别的本事!”

    凯博眸中光芒闪耀,也兴奋地咧嘴笑了起来。

    众人立刻准备进入山洞,此时,一个脑袋从山洞之中探了出来。

    凯博做了一个停下来的手势,那些想要跟他靠近的人立刻停住了,凯博将力量集中在了自己的双眸之中,这才松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

    “没事,没事,自己人!”

    凯博本以为那山洞口探出的脑袋或许是山洞中休息的家伙,但很快他就发现其实从里面探出头的不过是新人绿小龟,顿时松了一口气。

    绿小龟脸上露出兴奋地表情,招手说道:

    “大哥!我们拿下他了,快过来吧!”

    凯博和烂鸦对视了一眼,咧嘴笑着走向了山洞。

    跟在他们后面的两个海贼点燃了火把,周围变得亮了起来,那股肉香变得更加浓郁,这种奇妙的香味将众人肚子里的馋虫都勾了出来,不仅如此,连脑袋里那贪婪的虫子也给活活勾了出来。

    “嘿嘿,老大,这肉的味道还真是香啊,这么香的肉,一定是来自什么强悍的生化械兽身上!”一个能力者笑道。

    “嗯,肯定是那个大家伙杀了另一只强悍的械兽,然后留下来了一些残骸,被那小子捡了便宜。不知道有没有剩下的,我这酒啊,还没喝够呢!”烂鸦拎着酒壶,也是一脸兴奋。

    众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山洞,发现此时斯麦尔已经被绳索绑住,他低垂着头,身上还在淌血,其中两个狩猎者一左一右蹲坐在他的身边,手中各持着一把蓄力枪,斯麦尔的血已经淌在了他们的脚下,显然是刚才被那蓄力枪重创。

    烂鸦发现了篝火旁边剩下的熟肉,忍不住抓起一块大口啃了起来,但刚啃第一口就立刻呸呸呸地吐了出来,骂骂咧咧道:

    “我去他娘的,这是什么烂肉,这么大的土腥味,明明闻着还不错……”

    “真的假的?我也尝尝……”另外一个狩猎者凑了过去。

    凯博推开了他们,朝斯麦尔走了过去,他对那些肉自然不感兴趣,他更关心的是斯麦尔捡到的宝贝,以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快步走到了斯麦尔的面前,对坐在斯麦尔左边的人问道:

    “阿毛,这家伙还活着么?”

    话音未落,凯博突然注意到情况似有些不对,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这满地的血竟然并不是来自于斯麦尔,而是来自于阿毛,是阿毛的身上有一个大血洞,正在飙血。

    “哈哈哈哈……大爷我当然活着,还活得很好!”

    斯麦尔突然抬起了头,露出了他恐怖而狰狞的笑容。

    “杀!”

    斯麦尔一声令下,在他左右的两个狩猎者同时将蓄力枪刺出,毫不留情地戳向了凯博的双肋之中。

    与此同时,站在洞口的绿小龟和另外一个狩猎者也同时发狂起来,挥舞手中的尖刀砍向了自己的同伴。

    一场意想不到的反戈内乱,突然在山洞之中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