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仙医奶爸 > 《最强仙医奶爸》全部章节 第95章 梦中情人,生日宴会
    导购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了深深的恐惧,仿佛面对的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她若不道歉,立刻会被撕扯成碎片一样。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问道,正是这家迪米尼专卖店的店长。

    这导购顿时精神一震,如同找到了靠山,大声道:“张店长,这两个穷鬼买不起衣服,却偏要触碰,我上前制止,他却想要打我。”

    张店长目光扫向了叶云霄和叶朵儿,能在这种奢侈品牌专卖店当店长,他对各种品牌的衣服和料子是如数家珍。

    眼前这对父女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摊货,但让他不好判断的是两人的神态。

    一般的穷人进奢侈品店,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的目光会闪烁,唯唯诺诺,畏手畏脚。

    但是这对父女俩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形,而且就算大人能装,小孩也是装不了的,但看这小女孩的模样,分明也是进出惯了这种场所的。

    “今天你就算把你们迪米尼的老总叫过来,也必须道歉,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女儿是你能动的?”叶云霄冷声喝道。

    张店长见叶云霄气势惊人,就打算服个软,让手底下的导购道歉,到时买不买得起,反正也是装不了的。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叶云霄?”

    叶云霄扭头望去,就见一对夫妻走了进来。

    “李伟华?”叶云霄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熟人。

    这是当年读大学时,从龙城大学到江城大学来交流的学生,当年负责接待的就是自己。

    “卧槽,真是你小子啊。”李伟华看着很热情地要过来,似乎要握手,但又定住却步,转头笑道:“孙露,你快过来,当时你的梦中情人在此,有没有很激动啊。”

    “死相。”孙露白了李伟华一眼,走到了叶云霄的跟前打量着他。

    “我的梦中情人永远都埋葬在八年前了,那可是一位金融奇才,白马王子,可不是一位吃软饭的窝囊废。”孙露嘴里叹息着,看叶云霄的目光却变得鄙夷。

    “孙露,还好你跟了我,要是跟了他啊,你可不就和她老婆一样苦了吗?听说她天天在外面起早贪黑地跑业务,养了女儿还要养老公。”李伟华大笑道。

    叶云霄本来还觉得有点意外之喜的,毕竟当年关系也还不错。

    但现在他的目光完全变得平淡了,人是会变的,大学时代的纯真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叶云霄,你今儿是带女儿来见世面?也是,江城可没有迪米尼这么高档的牌子。”李伟华语气带着嘲讽,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当年,叶云霄光芒万丈,他在的地方,其余男生都暗淡无光,所有漂亮女生的眼睛里都只有叶云霄。

    李伟华当初苦追的孙露,也是叶云霄的迷妹。

    直到毕业了,听说叶云霄结婚了才死了这条心,接受了李伟华的追求。

    自然,李伟华对叶云霄的处境感到无比爽快。

    每一次和别的同学谈及叶云霄的堕落,他表面上唉声叹气,心里却巴不得叶云霄越堕落越好。

    “来给孩子买几件衣服。”叶云霄淡淡回答。

    “叶云霄,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这里的衣服你老婆一年的工资也不知道够不够买一套的,我家李伟华现在是上市公司高管,一年一百多万,所以,你可不要跟我们比。”孙露轻蔑地说道。

    “孙露,怎么跟你的梦中情人说话的呢?说不定人家现在是大款了呢?”李伟华讥声道,与妻子一唱一合。

    “大款穿一百块的地摊货?唉,我是恨钢不成钢,你说你叶云霄当年也是声名赫赫,整个龙江省的大学生谁不知道,现在沦为吃女人软饭,可悲可叹啊。”孙露摇头叹息道。

    就在这时,一个导购上前,拿着几个袋子递了过去,道:“李夫人,这是您之前在我们店定制的童装,您拿好了。”

    孙露接过袋子,拿着那张发票看了一眼,然后在叶云霄面前挥了挥,道:“今天黄杰的女儿过五岁生日,我们送套衣服做礼物,也不贵,就十八万的高定。对了,黄杰你还记得吗?没想到这家伙在学校不声不响,竟然是一个超级富二代,我们家现在跟他们家走得可近了。”

    “不记得,我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记得,就像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打招呼,我可能认不出来。”叶云霄冷冷道。

    “你竟然把黄杰说成阿猫阿狗,我都不知道说你有骨气还是说你脑子有问题,他要跟你较真,你今天就走不出龙城。”孙露脸色难看地哼道。

    就在这时,李伟华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孙露道:“好了,先别理他,跟我去拿点东西。”

    两夫妻匆匆离开,叶云霄看向了那李店长,冷冷道:“现在继续吧,我女儿的事我可没忘,道歉,快点,我耐心不多。”

    原本准备让导购道歉的李店长,此时却一脸倨傲,鼻孔都朝天上去了。

    一开始还以为遇到了低调的富豪,但他刚刚将叶云霄和李伟华夫妻俩的对话全都听在耳朵里,才发现遇到了装逼犯。

    “道歉?道什么歉?你女儿乱摸我们的衣服,都没找你赔钱呢,你一个穷鬼,装什么低调有钱人?还不快滚出去。”李店长自以为摸清楚了叶云霄的身份,自是不再留情面,训狗一样喝斥道。

    “好得很,看来你这店不想再开了。”叶云霄勃然大怒,厉声道。

    李店长和手底下几个导购对视一眼,随即皆大笑了起来。

    “到现在还装,你当我们是聋子吗?你这个靠老婆养的软饭男,再不滚的话,我们就叫保安把你们丢出去了。”李店长厉声道。

    就在这时,外面有一队保安护着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走了过来。

    “保安,这里有人捣乱,快来两个人把他丢出去。”一个导购跑到门外大声叫道。

    青年停下脚步,朝这边望了过来。

    突然,他的目光一看到叶云霄,瞳孔立刻放大,然后快步朝着这边走来。

    “哇,是方少,方少好帅啊。”

    “这个穷鬼死定了,撞到了方少枪口上,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上次听说有个人捣乱,直接被方少打断了手脚。”

    专卖店里的导购热烈地讨论着,看向那青年的目光满是敬畏和崇拜。

    “拜见方少,这里有个穷鬼捣乱,没想到惊动了方少,真是该死……”李店长急忙上前,躬着身子说道。

    “滚开。”方志平一把推开李店长,然后来到了叶云霄的面前,腰弯到了九十度,恭敬无比道:“拜见叶先生,拜见叶小姐。”

    瞬间,整个店里死一般寂静,那李店长和几位导购脸上都流露出极度的惊骇。

    这可是方少爷,龙江省第一豪门方家大少啊,他怎么对这个吃软饭的窝囊废行如此大礼,还如此恭敬,这简直就是奴仆对主人的态度啊。

    而下一秒,李店长的脸色就唰地惨白一片,整个人如抽羊癫疯般抖了起来。

    那个伸手打红了叶朵儿小手的导购更是双腿发软,要撑着一个台面才没有滑下去。

    “这家商场是方家的?”叶云霄淡淡问。

    “是,可是这些不开眼的家伙得罪了您?”方志平问道,他扭过头望向李店长他们时,原本的恭敬顿时变得暴戾。

    “扑通”

    李店长率先跪了下来,凄声道:“方少饶命,叶先生饶命,是我没长眼睛,我有罪,饶了我吧。”

    随即,李店长脑袋砰砰磕在地板上,不多时就鲜血满面。

    他此时心中被巨大的恐惧填满,在龙江省,谁敢得罪方家?方家要一个人消失太容易了。

    他不想死,只能奋力磕头,以求得原谅。

    而随即,那打了叶朵儿小手的导购再也撑不住,如同一条母狗一般爬到了李店长的身边,陪同着用力磕头。

    其余导购则跪在他们身后,虽然没有磕头,但也低着脑袋,吓得浑身直抖。

    “来人,把他们都拖出去……”方志平厉声喝道。

    立刻,那群保安如狼似虎地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叶云霄抬手摆了摆,淡淡道:“这位店长自扇耳光一百下,那打了我女儿手的导购,两百耳光,再来两个人,把这裙子包起来。”

    立刻,有两个导购抢着冲了过去,不仅把那公主裙包了起来,还不断地把一些最新款的衣服打包。

    “够了,我是来买衣服的,不是来抢衣服的。”叶云霄喝道,如果他不制止,估计这两个导购会把整个专卖店的衣服给打包起来。

    叶云霄拿了叶朵儿最喜欢的公主裙和另外两套衣服,便直接走了出去。

    而后面,李店长和那导购正在疯狂地扇着自己,不知道的都会以为两人是中邪了。

    刚到了一楼准备出去,突然李伟华和孙露夫妻俩又走了进来。

    “叶云霄,你……你买了迪米尼的衣服?”孙露看着叶云霄手中的袋子,惊声问道,脸上的表情惊疑不定。

    “有问题吗?”叶云霄皱眉道。

    “你该不会把你老婆的信用卡刷爆了吧?”李伟华道。

    孙露顿时觉得就是这样,大声道:“叶云霄,你这人怎么这样,为了一点虚荣就去消费自己消费不起的商品。”

    “这是我的事,如果你们没有别的事,那就这样吧。”叶云霄不耐烦地说道。

    “等一下,刚刚黄杰给我打电话,我提到了你,他叫我一定把你叫过去参加他女儿的五岁生日宴会。”李伟华大声道。

    叶云霄正待拒绝,突然叶朵儿拉了拉他的衣袖,道:“爸爸,是小姐姐的生日宴会吗?我好想去看看。”

    看着叶朵儿眼里的期待,叶云霄拒绝的话没有说出口。

    叶朵儿之所以这么期待,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办过生日宴会,她很想去看看小朋友的生日宴会是怎样的?

    叶云霄心中一痛,他真是混帐啊,以前醉生梦死,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哪里记得女儿的生日啊。

    也罢,就带她去看看。

    反正朵儿的生日也快了,到时给她办一个最盛大的生日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