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从1987年春晚开始 > 《重生从1987年春晚开始》这样的八十年代 66、心潮澎湃
    150位80岁左右的老红军组成陪唱团,各个身穿军装,佩戴英雄徽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也不是弄虚作假的,绝对是值得每一个人尊重的。

    如果说30多年以后的2020年找不出这么多八十多岁的老红军了,可是在1987年找出这些老军人并不是很难的事,更何况组织这次汇演的是全总文工团。

    全总文工团全名中华全国总工会文工团,前身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政治部文工团以及几个大型工人文工团组合而成,受到全国人民的推崇和爱戴,被称为‘我们工人自己的文工团’,所以组织协调及民众调动能力绝对强大。

    整齐的步伐,整齐的队列,精神飒爽的老红军,刚一登上舞台便得到了潮水一般的掌声。

    台下文化部的全体领导和工作人员全部起立,情绪颇为激动。

    整个场面没有任何人说话,掌声久久没有停息。

    站在后台准备出场的苏虹用肩膀顶了一下许诺,“看到了吧,谷老师和文团长用这种方式替你正名,你应该了解他们有多看重你了吧,他们很不希望你走上被封杀的路。”

    听到苏虹这么说,许诺一撇嘴,其实他一点都没想过自己会被封杀的事,毕竟前几次那都是机缘巧合,该唱的也都唱过了,后面再唱的歌,他心里多少也都有些分寸,只要不是脱离出这个时代,根本不会有问题。

    虽然前一段时间和崔建还有张嫱这两个争议性的人物走的近了一些,文化部总不会因为交友的问题封杀自己吧。

    掌声渐渐停止,所有人纷纷坐下,乐团准备完毕,陪唱团腰板笔直站在舞台中后方。

    主持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轻盈的走上舞台,用洪亮的声音介绍道,“下面有请许诺,苏虹为各位领导及来宾献上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谷建分和文团长站在许诺和苏虹的身后,低声的鼓励着,“加油。”

    许诺深吸口气,等待上场。

    像彩排的时候安排的一样,乐团已经开始奏乐,熟悉的前奏盈盈响起。

    首先开口的是后三排的红军爷爷,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声音洪亮有劲,现场立刻响起一片欢呼声向老红军致敬。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唱到这里,许诺和苏虹两人才缓缓上场,于此同时,前两排的红军奶奶们开口唱道。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这时,两人正好伴着歌声走到了舞台中间,稳稳的站在那里,听着乐团伴奏着中间乐。

    苏虹缓缓的拿起来麦克风,“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所有人合唱:“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许诺洋溢着青春的笑容,轻轻抬手:“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所有人合唱:“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奇迹要靠谁,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中间乐,现场观众一起拍手,许诺借机转过身向150位老红军鞠躬敬礼表示敬畏,苏虹站在旁边微笑拍手。

    许诺:“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所有人合唱:“啊,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自豪的举起杯,挺胸膛,笑扬眉,光荣属于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苏虹:“光荣属于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许诺:“光荣属于改革开放的新......一......辈。”

    在一片欢呼声中,一曲结束,一首又起,同样还是谷建分的作品《二十年后再相会》。

    和苏虹并排而立的许诺上前一步,独唱着。

    “来不及等待,来不及沉醉,噢,来不及沉醉。”

    “年轻的心,迎着太阳,一同把那希望去追。”

    苏虹也走上前,独唱。

    “我们和心愿,心愿,再一次约会。”

    “让光阴见证,让岁月体会,我们是否无怨无悔。”

    双人合唱:“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那时的山,噢,那时的水,那时风光一定很美。”

    所有人合唱:“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春,噢,那时的秋,那时硕果令人心醉。”

    全场再次一起拍手,打着节拍。

    许诺:“来不及感慨,来不及回味,噢,来不及回味。”

    苏虹:“多彩的梦,满载理想,一同向着未来放飞。”

    许诺:“我们把蓝图,蓝图,再一次描绘。”

    苏虹:“让时代检验,让时光评说,我们是否问心无愧。”

    大合唱:“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那时的天,噢,那时的地,那时祖国一定更美。”

    “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那时成就令人欣慰。”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那时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那时我们再相会。”

    许诺:“跨世纪的新一辈,那时我们再相会——”

    这两首歌许诺唱的格外的好,不光嗓音节奏配合到位,更重要的是感情的投入。

    他不光见过二十年后的中国是什么样,他还真真切切的在那个年代生活过,虽然自己生活的不怎么样,可是并不代表那个时代不美好。

    他感同身受,二十年后的中国是多么的强大,人民是多么的万众一心,各项发展是多么的辉煌耀眼。

    面对潮水一般的掌声,许诺和苏虹深深鞠躬。

    原来唱这些时代歌曲,内心中竟然是如此的自豪,如此的荣耀,这一刻许诺为之沉醉。

    他很感激文长远团长和谷建分老师给了自己这样的机会,让自己体会到了在歌唱事业中会有这样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远远的超过了在万人露天舞台唱出《站台》的那种兴奋和激动,这种内心的澎湃是内敛的,是不露声色的。

    使他久久无法平静。

    此刻,许诺终于明白了一个词,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