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沉吟至今 第四十七章:锋锐之意
    宫本一心忍不住上前了一步。

    如果按照寻常街头斗殴,矛盾冲突的规定情境,那么此时对峙的两人不会有一方退缩,当一边向前挺立时就意味着胁迫,而另一方的回击应当也是蛮横的迈步,让火药与火星相触的距离更进一步。

    在身体动的那一刹那,林年的脑海并没有任何意识,这个动作完全是身体自己完成的,像是砂砾或针尖飞向双眼时眼睛会主动闭上,本能的察觉到了威胁做出了规避的动作。

    他避开了。

    林年没有向前迈步,而是没来由的、猛的侧身了一步,动作之快几乎一瞬间完成,力度之大甚至撞到了一旁的餐桌,无数酱料盒子倾倒,五颜六色混杂在了桌布上像是艺术生手中的调色盘。

    为什么要躲开?

    在他面前宫本一心只是向前踏了一步。

    “你是不是...”林年双手按住背后撞到的桌沿愣愣地看着一旁的宫本一心,他的视线聚集在对方的双手上,可就现在来看那双手里没有任何东西,十分自然的垂握在身侧。

    “这种反应。”宫本一心深吸了口气满目惊叹:“我更加确定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如今林年更加觉得这个日本人脑子有毛病了,他从桌边离开后退了数步拉开距离,皱眉看着这个莫名激动的家伙,刚才自己离奇的反应也是毫无来由,为什么自己会失态的侧了个身撞在桌上,这连他自己在事后回想也不知缘由。

    “我不得不说你已经开始让我很不舒服了。”林年皱眉道。

    “我收回前言,在中国的少年宫内,你的确学到了很重要的东西,那间名为武藏剑道培训班的地方最起码为你启蒙了战斗的意识,让你知道了最基础的‘竞技’以及‘搏斗’,而并非是完整的一枚璞玉尚未雕琢。”宫本一心后撤半步再度严谨的九十度鞠躬:“是我失言了,实在抱歉!”

    林年快被这个日本人弄的麻爪了,毫无来由的针锋相对,不知所以的退步致歉,他甚至没弄清楚对方到底是来挑衅的还是来招揽的,若是要说挑衅决然不会像现在一般礼让道歉,但要说是招揽谁又会如此颐气指使的上来就告知唯他可为师其余人皆落下层,这种做法简直无礼的招人厌恶。

    “我不会加入你们剑道部的,准确的来说从两年前,准确地来说是从高一开始我就没有再学过剑道了。”林年决定给这次不太舒服的交谈画上句号:“学习剑道并非我一开始的兴趣爱好,若非要说我为什么学习过剑道,我只能给你一个十分恶俗的回答,是因为钱。”

    “很好,很纯粹的追求!”宫本一心非但没有对林年提起“钱”字感到厌恶,反而是更加赞扬的鼓掌了。

    “纯粹?”

    “宫本武藏一身斩人无数只为何?”宫本一心说:“为斩人而斩人,为名誉而斩人,为女色而斩人,只要斩人的目的够纯粹,握剑的目的够纯粹,本身的目的是何又有何意义?只要足够纯粹便够了,只有纯粹才能让人精进,你当初握剑的目的想来十分纯粹,才能凝练出现在的你,就算放下剑道如此之久都能保有如此敏锐的洞察。”

    “虽然每个人都不讨厌追捧,但我还是想直说,现在的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林年摇头:“并且我知道我对现在的话题并没有兴趣,我要离开了,今晚的宴会很棒,但如果能填饱肚子的话就更棒了。”

    “那我们就聊一些林年君你有兴趣的话题,比如恺撒·加图索如何?”

    此言一出,林年正要转身迈出的脚步顿了一下才落了地,宫本一心见到他这幅模样点了点头继续说:“看来你的确对恺撒·加图索很上心,不过从你今晚到了宴会现场也能看出这一点,我听说你们已经见过面了,能告诉你对恺撒·加图索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

    “第一印象?”林年扭头。

    “听说恺撒·加图索是像太阳一样的天生领导人,但今天见到你之后我很难再想象还有哪一轮太阳能比你耀眼了。”宫本一心面露微笑。

    “不,比起他我差远了。”林年说:“抛去‘s’级学员这个至今我都觉得有些莫须有的帽子,我并不觉得我比恺撒·加图索优秀到哪儿去。”

    “太过于自谦了。”宫本一心摇头:“剑道之人应当保有锐利之气。”

    “实话实说而已,出身、教养、品性,他算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数一数二的,我印象里唯一能拿出来与他做比较的熟知不过就一两个罢了。”林年淡淡地说:“而且,宫本一心先生是吧?”

    “叫我宫本便是。”宫本一心点头。

    “好的宫本先生,作为学生会剑道部的部长,对于如日中天的恺撒·加图索,你居然只是“听说”而已?你没有见过你们即将继任的学生会主席吗?”林年皱眉问道。

    “为什么我需要见他?”宫本一心淡笑着反问:“难道林年君不知道吗?在武士道中,敌人相间之时就是胜负分晓之瞬,竞争对手之间平日来还是不见的好。”

    竞争对手?

    林年立刻反应过来了:“你就是跟恺撒竞选学生会主席的另一个人选?”

    “不才,正是在下。”宫本一心垂首:“总不能让主席之位落到大一稚子手中。”

    “宫本先生,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林年淡淡地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甚至连大一新生都算不上。”

    “所以我才会说啊,希望你能让我来亲手雕琢。”宫本一心颔首:“剑道部需要一颗像你这样的璞玉,我需要你这样一颗璞玉,能亲手雕琢你,是我宫本一心的荣幸。”

    “我在学习剑道的时候也了解过日本武士道,似乎武道奉行的是有大毅力者、大能力者坚韧不破,但宫本先生给我印象却是似乎将一切后辈视为良木璞玉,不雕琢不成才。”林年目光如水一般静荡漾着宴会厅中的光晕:“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向来是有话就说,宫本一心先生,有些时候‘雕琢’跟‘敲打’无异,你是不是未免也太看不起年轻人了一些?”

    “既然年轻,未经风霜雪打,又何谈大毅力、大能力?”宫本一心脸上带笑目光平静:“学生会的其他部长们向你招揽的场面我看见了,但他们其实都做错了,‘s’级学员很棒,特别棒,可以说是世间罕有,但我却觉得并非是学生会需要你这个‘s’级学员,而是你需要我们——我只是不想看见良才璞玉多走弯路罢了。”

    林年深吸了口气转身说:“问一个问题,宫本先生,你是从日本直接被卡塞尔学院招收的学生吗?”

    “不全是,在日本存在着卡塞尔学院的分部,而我算是交换生。”宫本一心右手抚胸欠身:“再度介绍一下,宫本一心,24岁,来自于日本分部,如今就读本部卡塞尔学院三年级。”

    “那宫本先生,请问一下,日本分部的人都像你这样看不起人吗?”林年冷冷地问道。

    他被激怒了。

    宫本一心脸上泛起了笑容,但这一次他却没有九十度鞠躬致歉,因为他明白面前这个男孩就算再稚嫩,再年轻,也曾学过剑道,更是剑道中出类拔萃的良才,而良才自然有属于良才的锋锐之意。

    真正暗藏锋刃的人,就算平日里再怎么用处事的圆滑和平凡的皮囊去掩盖,在真正针锋相对的局面之下那股锋锐还是会忍不住破皮而出,露出下面真实的淋漓鲜血。

    宫本一心直起了身,微笑地看着面前冷目相对的林年。直至现在,他终于成功做到了一件卡塞尔学院里还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初窥属于‘s’级学员常年笼罩的保护色下真正的锋锐。

    他马上就要见到了真正的‘s’级混血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