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拳和尚唐三藏 > 第七十一章 出家人慈悲为怀
    那猪的信誓旦旦的话音刚落,房门外便响起了一声软萌可爱的声音。

    “圣僧哥哥,水来了……”

    随着房门被推开,身穿素白宫装的敖玉伴随月光踏入房门,那精致的面容微微有着兴奋,两手小心地捧着盛满了水的紫金钵朝着唐三藏走来。

    “滴答……滴答……滴答……”

    忽然间,一连串水珠落地声在房间之中回响着。

    随着唐三藏和猴子的目光一转,看向声音响起处,只见愣愣地盯着敖玉的那猪的口水却是在疯狂地流淌而下,几乎聚成了一条线滴在地面上。

    而敖玉对于那跪倒在地的猪刚鬣恍若不见,径直地走到了唐三藏的身旁,满心欢喜地递上紫金钵。

    “圣僧哥哥,敖玉找了好久,才在附近大山中找到了这清冽寒潭水,可冰凉清甜了,喝起来舒心得很。”

    “嗯!”唐三藏接过敖玉递过来的紫金钵,微微点头,露出了个赞赏的笑容。

    当即,敖玉那便是欢喜得很,宛如得了最珍视之人不吝夸奖一般。

    然而,比敖玉反应更大的,便是那全程舍不得移开眼睛的那猪,口水疯狂流淌之余,不忘喃喃自语道。

    “原来这纯真萌甜的小美人是真的存在的,并不是梦……”

    说着说着,忽然那猪的面前突然冒出了一个猴脸,将那猪吓了一大跳之余,又再度唤醒了一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呔,你这呆子,刚刚还信誓旦旦地声称不近女色,不动凡心,怎滴?”

    “嘿……”猪八戒微微侧过脑袋,避让过占据了自己大半视线的猴头,继续注视着敖玉,下意识地说道。

    “老猪这是确认一下这是人是妖,避免师父被迷惑,别碍事。”

    “别看了……”然而对于这猪本就颇为鄙视的猴子,再度一伸脑袋挡住那猪的视线,开口说道。“那是师父的马,看什么?”

    “哈?”这下子,那猪却是惊了,不可置信地问道。

    “什么?这是师父的马子?”

    说着说着,那猪甚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怨念十足又颇为羡慕地说道。“万万没想到师父这么一副大德圣僧的模样,却也和老猪那般好这么一口。”

    猴子看着这猪低着脑袋碎碎念的模样,仿佛感知到了什么,颇有些同情地叹息了一声。“唉……”

    蓦然间,那猪发现周围好像亮了起来……

    熟悉的光芒!

    就在那猪满怀疑惑地抬起头之时,随着占据了自己大半视线的猴头挪开,一个熟悉的拳头骤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又来……”

    那猪的脑海中仅仅来得及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便再度被轰了个正着。

    “嘭!”

    这一拳,因被污蔑而颇有些恼怒的唐三藏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径直将那猪轰出了小院,甚至轰出高老庄,宛如一颗小陨石一般落到高老庄往西的一座小山的山腰处。

    (*゜ー゜*)

    猴子!

    猴子知道这口无遮拦的呆子铁定会被师父教训,但猴子万万没想到竟是这般的狠。

    重伤,一定会是重伤,即便是那呆子有着太乙金仙的修为,这一记也足够他好好地喝上一壶了。

    一念至此,猴子的火眼金睛微微亮起,跨越数里的距离聚焦到那如倒插葱一般栽在山腰上,甚至那露出地面的两只小肥腿还本能地抖了抖的猪刚鬣上。

    “师父,那呆子晕过去了。”猴子脸上露出了一个“同情”的笑容,朝着唐三藏汇报着。

    而唐三藏已宛如无事发生一般重新坐了下来,抚了抚袖子,那修长白哲的两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紫金钵喝起水来,仿佛生怕力气不够打翻了紫金钵,浪费了敖玉的一番心意似的。

    良久,喝完这清冽冰凉的潭水,润了润喉咙之后,唐三藏才颇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句。

    “悟空,你说这刚鬣为何这般诽谤为师?要知道为师生平便不近女色,秉持戒律,也不曾修那欢喜禅,一向虔诚佛心,天地可鉴。”

    “是极是极,世人谁不知晓师父乃大德高僧,一代圣僧!”猴子连声认可着说道。

    “正是如此,这刚鬣口无遮拦地诽谤为师,却是不得不好生教育一番,也好教他明白尊师重道之礼。”唐三藏表情深沉,仿佛在为弟子不孝而有些伤感似的。

    “这刚鬣让为师这般失望,悟空你可切勿如此,凭白伤了为师的心。要知道为师不过肉体凡胎,便是心性坚毅,可也遭受不住来自弟子们的误解和污蔑,倘若为师一气之下卧床不起,你们又于心何忍呀?”

    “是极是极,那呆子不识师父的好,该打!”猴子“嘿嘿”一笑,毫无兔死狐悲之意,反倒劝慰着唐三藏说道。“师父莫气,免得坏了身子,那便不好了。”

    “没错,圣僧哥哥,不要怪那头色猪,倘若圣僧哥哥还不解气,敖玉去帮圣僧哥哥把他给超度了。”

    不得不说,或是与唐三藏接触了频繁了,敖玉言语之间也习惯用上“超度”等等慈悲的用词了。

    “那倒不用,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别说是一头猪,便让刚鬣……”提起那猪的名字,唐三藏还是觉得颇为怪异,极其容易被人误会,顿了顿,转而说道。

    “便让悟能在山间好生休息一晚,吹吹山风,冷静一番,顺便静思己过吧。”

    猴子的火眼金睛将那昏迷过去的猪不时抽搐一下小肥腿的模样尽收眼底,也不解释,反而颇为赞同地说道。“师父所言极是。”

    “圣僧哥哥好温柔善良呀……”敖玉连连点头便是赞同。“那色猪这般污蔑圣僧哥哥,圣僧哥哥还为他考虑再三,实在是太体贴善良了。”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当如是也。”唐三藏谦虚地说道。

    而猴子……???

    这小母龙,也要开始不要脸了吗?

    师父即便是再怎么好,但那腹黑的性子怎么也谈不上体贴温柔善良吧?

    随即,唐三藏目光一转,放到了后院那亮起的烛光处,朦胧能见一妙龄女子在来回走动。

    “玉儿,你且去看看那女施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