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修真小说 > 香祖 > 第16章 异香再现
    “这是什么意思?标记,格言,暗号?”

    “净搞这些虚头巴脑的晦气玩意,看起来就不吉利,这下好了,果真长眠了吧?”

    目光落在那句“但愿长眠不复醒”上面,又看了看已经彻底长眠的中年男子,李柃实在忍不住腹诽。

    不过他也明白,这些修士的伦理道德和生死观念的确和凡人大相径庭。

    不止邪道魔修,就连正道修士也早已经超脱世俗,拥有着和凡人截然不同的理念。

    李柃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分批搬到附近一个树洞藏好。

    这有点儿像是松鼠的习性,到处藏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忘记,又得好一顿乱找。

    还好没有什么重要之物,真要弄丢就算了。

    “这个魔道精穷,些许符箓丹药也暂无用处,真正值得在意的还是那句话中蕴藏的信息。”

    “还有之前出现过的那个人,究竟会是什么来头?”

    “听他们对话,应该还有一伙同党藏在暗处,所谓用人之际……好像在策划着什么大事的样子。”

    李柃一边想着,一边往之前那个木特使停留的枝头飞去。

    但李柃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天赋异禀虽然好用,却仍需要消耗额外的注意力,高速飞驰之中并不容易锁定对方。

    还好,这个问题暂时还不是太大,毕竟现在就算敞开了来飞,也还只是每小时百里上下。

    真正的叫人头疼的是,那个木特使不愧为高人,总是喜欢高来高去。

    旁边有条好好的官道他不走,偏要蹿上树,从枝叶横生的林间穿梭,好像不秀一下轻功,就显摆不出自己能耐。

    转念一想,却又发觉,自己好像也没有资格说他。

    自从神魂出窍以来,自己一直都是用飘的,学会云遁之后,更是到处飞来飞去,从来就没想过下地用脚走路。

    就连刚才击杀那个魔道,都没有什么手沾鲜血的实际感受。

    这大抵也是神通本领所带来的改变。

    “唉,没法跟着官道走了,不然的话,岔路就那么几条,速度会快许多。”

    “不过就算离开官道,还是免不了围绕人类的聚居地点打转,他之所以走野外,应是为了节省时间。”

    这么一想,李柃逐渐又有头绪了。

    他尝试着不要太依赖天赋能力,而是按照记忆之中的地图,往前方十余里外一个名叫泷河县的城市赶去。

    泷河县也是大潾河沿岸的城池,处在王城与黄蔻镇中间的河段旁。

    它恰好处在木特使离开方向的直线路径上,很大概率是此行的目的地。

    果然,李柃赶出二十余里路后,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闻到了木特使的气味。

    “他真的来过这里,气味还新鲜!”

    李柃为之一振,继续追索,发现木特使并没有进入城里,而是往郊外的一群古旧建筑而去。

    那是一个被矮墙围拢的起来的屋群,自带院落,大门口挂着一个木制的牌匾,上面写着“泷河义庄”四个大字。

    “泷河义庄?”

    李柃感觉有些不对劲,仔细一闻,空气中阵阵如同腐烂肉类的臭味传来。

    这是尸体的气味!

    黑夜中的义庄自带几分恐怖的气氛,神识探视之下,可见里面正堂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五口薄木棺材,气味就是从中传出。

    这些应该都是客死他乡的往来商旅,或者遇着凶案暂时无人认领,甚至穷人无钱安葬,暂时寄放在这里的尸首。

    但是李柃也曾闻过死人气味,在他印象之中,那只是一种自然的腐败现象,质感倾向于温和,有股淤烂的泥土气。

    此刻传入感应的,却是一种浓烈得有些呛人的恶臭,甚至还隐约有股血腥夹杂在其中。

    这让他感觉似曾相识,正是那个木特使的味儿!

    “三宝炼魔诀,炼尸之法?”

    李柃福至心灵,一下猜测到了棺材里面躺着的会是什么。

    那必定是木特使亲自祭炼和掌控的尸魔。

    他忍着恶心,把自己神识探入棺木之内。

    结果一看之下,毛骨悚然,即便身处神魂出窍的状态,都禁不住生出了宛如汗毛倒竖的错觉。

    里面竟然不是什么尸首,而是一条条蟒蛇般的巨大蜈蚣!

    它们拥有着锃亮的甲壳,如刀的钳足,遍体猩红,狰狞恐怖,直挺挺的卧在棺材里面。

    “不对,好像不是普通的蜈蚣……”

    李柃再次看了一下,不禁怔住。

    蜈蚣头部,赫然是一颗颗的人头!

    这是一种利用死人头颅和蜈蚣拼接在一起的怪物,也不知道是什么宗门派系的传承,竟然同时显露出炼尸,炼蛊两种炼魔手法的特征,而且彼此气机交融,结合极佳,绝不是简单缝合那种粗浅处理。

    “真恶心。”李柃感慨道。

    他回忆了一下,三宝炼魔诀总纲曾经提到过,炼魔可取人尸为材,制造尸魔怪物。

    甚至有一种手法,是截取不同个体身上血脉气机,彼此交融,凑足五行!

    从数学角度来看,一个单独的个体生来就灵根俱全并非大概率事件,只论五行是二的五次方分之一,算上阴阳平衡,呈现显性特征,那就是千分之一。

    倘若五行之中任取其一,概率就大得多了,随便哪里找上一群人,总能找到具备某种灵根属性,而且阴阳平衡的。

    基于此理,有魔道高人开创出掠夺他人灵根的法门。

    由于灵根并非具体器官,而是概念之物,需要足够程度的血肉组织才能实现转移,其中最为有用的,又是人之精神所在的头脑部位。

    没有看过三宝炼魔诀,或者虽然看过,但却学而不思之人,肯定不会想到这么多。

    但是李柃尝试根据其原理自创功法,思考不浅,一下就理解了这种怪物的由来。

    “人和蛊虫的生理特征截然不同,运用神通法术的方式也大相径庭,人要灵根俱全才能炼气,施展神通法术,但妖魔精怪或者蛊虫之流反而能够做到偏重某种灵根进行运用。”

    “只是人可以通过自身智慧修炼各种神通手段,掌握阴阳变化,拥有大道前程,其他物种却多困难……”

    “这种蜈蚣应当是精心培养的巨型蛊虫,但制造者并不满足于平常驭蛊之法,而是把它当成嫁接的砧木来用。”

    “它们一定做过定向培养的处理,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出单项灵根或者特殊法门的妙用。”

    李柃甚至可以想象,是否会有另外一种把多具尸体拼接在一起,凑齐五行圆满的法门。

    眼下在这里见到五具棺木和五条人头蜈蚣绝非偶然,而是有理有据的必然答案。

    如若只有三具或者四具,那肯定没有凑齐,六具以上则是另存备份。

    “典籍无误的话,单独一条人头蜈都拥有着堪比炼气修士的实力,再加上木特使本人……”

    李柃回忆了一下之前林中相见的场景,感觉对方气机深沉,不是寻常炼气前期的入门弟子。

    眼下自己并未熟练掌握气化罡煞的本领,神念力量又孱弱,并不能够对付这种人。

    更何况,这里还有可能是魔道中人的一个据点,木特使身份地位看起来并不低,说不定还会有之前中年男子那样的人物为他所驱使。

    李柃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在周围转了几圈,仔细打探情况。

    果然,木特使就在正堂一侧的屋里静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义庄深处的左侧房间里,一名拥有着血腥气息的男子盘坐运功,头顶黑雾缭绕,似乎是炼煞的路数。

    右侧房间有个干瘦老头,人已经睡下,周围好些陶盆,瓦罐模样的器皿嘶嘶有声,不少如同长蛇的猩红大蜈蚣在内躁动。

    屋后一个杂物间模样的地方,却是有个四十上下,形容枯槁的男子。

    他身上穿着平常民众的粗布衣裳,佝偻着身躯蹲在墙角,状如痴呆。

    这似乎是义庄原本的看守,被魔道中人鹊巢鸠占之后,迷住心神,丢在这边。

    这绝对是一个隐藏据点没错了,据李柃所知,义庄之类的地方向来都是异闻司关注的重点,但只要使用超凡手段,避过例常检查并不困难。

    毕竟修士跑腿干活的不多,寻常搜检官差,捕快之流又没有那么容易看破他们,久而久之就会疏懒。

    “按照他们的说法,三日之内就会在王城汇合,就是不知临时串联,还是要做别的什么。”

    “像这种暗中潜伏的魔道中人,更换据点应该不是什么新鲜事,如若这边的义庄价值已经利用殆尽,彻底抛弃也属正常。”

    “但这都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能否抓住机会围剿他们,应该看异闻司的。”

    李柃当下准备离开,向异闻司举报这处邪恶窝点。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木特使点燃了油灯,摊开一张地图模样的事物看了起来。

    李柃好奇飘了过去,浮在他头顶三尺观望。

    那果然是地图,上面描绘着玄辛王城和大潾河沿岸大大小小三十余座城镇,百余个乡村的地形,用染料涂上了不同的标记。

    大潾河流经玄洲多国,在玄辛境内又称粼江,是本国最为重要一条水脉,在地图上看,如同一个几字型的蛟龙屈身盘踞。

    李柃一时半会看不出这代表着什么,但本能般感觉相当重要,于是加紧记忆,尽量加深印象。

    木特使手指在地图上移动,口中喃喃自语:“南方战事已起,机会难得……”

    李柃暗道:“南方战事?说的是玄辛国和渚元国的战争吗?两国修士都被集中过去,境内空虚,对他们而言,无论做什么都方便得多。”

    但木特使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其他言语了。

    他也不像有自言自语习惯的样子,并没有更多信息透露。

    失望之际,李柃突然又见木特使从随身行囊里面掏出一物,仔细端详起来。

    随着此物离开贴身处,不再被木特使自己身上的气机掩藏,一股似曾相识的清香弥漫,立刻在空气中散发开来。

    李柃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紧紧盯住它,陡而变作惊喜。

    竟是那种形似动物指骨的木枝!

    和此前所见黄蜡沉不同的是,它的质感还带着几分暗哑,并没有那种如同蜡油浸润的通透光泽。

    这是某种香木,并没有结为沉香。

    沉香并非砍伐树木即可获得,而是需要混合树脂凝固所结,成因各有不同,但都和树脂密切相关。

    此前李柃意外所得的那块,就是机缘巧合之下埋藏在地里所结的产物。

    李柃在眼前这根形如动物指骨的木枝上面闻到了草木的芬芳,香魄数量并不多。

    不过细嗅之下,仍然还是每一道香魄都拥有着堪比信灵香十倍的惊人效用。

    李柃只寻到了几道,就感觉神念蠢蠢欲动起来。

    “这玩意儿,得劲啊!”

    这是他当下所知最为有利于增长神念的事物了,若把信灵香食香炼魂的成效标记为一,适合平常用度,此物的成效足足有十。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原生木枝。

    按照李柃之前测试的经验,结香之后,它的香魄品质会得到蜕变,至少也是如同几日之前所得那块黄蜡沉的水准。

    与其他香料合成调制,制作灵香,又将更进一步提升,到时候,恐怕成千上万倍于普通信灵香亦不止。

    李柃暂时还不指望做到那一步,能够再得上次那样的黄蜡沉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眼下这根木枝自然散发的香魄不多,李柃也没有指望着能够依靠它修炼,但他从始至终都记得,自己想要的是整座森林,而非一棵树木。

    既然再次获得线索,那就是得到了森林的去处,这又如何能让人不兴奋?

    “这些魔道中人极有可能随身携带此物,或许会与练功,饲魔相关!”

    “难道说,上次左百户提出的人命官司数量有差,是因为这种东西的影响?”

    “不过这样看来,他们是在不惜代价,利用天材地宝催化魔物成长,动机当真耐人寻味。”

    这应该可以说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李柃深深看了木特使一眼,心中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