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明当小吏 > 第二十五章 防人之心
    米氏没有做过煎饼,做煎饼的手艺并不怎么样,但米氏是个很懂得学习的人,摊煎饼也就是开始的时候做的不顺手,到了后来,就很是熟练了。

    即便没有摊煎饼最方便的平底锅,她也能做出薄厚均匀圆圆的煎饼。

    锅底擦上一点油,将面糊倒进去,轻轻的旋转一下,一张饼的雏形就有了。

    “等过段时间,我找铁匠做个平底锅,做煎饼更容易。”祝况笑道。

    这两天不用操心看账本,对祝况来说,也算放松的时间,他索性就在厨房里帮忙。

    虽然米氏说男人不能下厨房,但对从后世来不知道做过多少回饭的祝况来说,这是不存在的。

    甚至,他还打算闲来无事的时候露一手,他相信自己的厨艺绝对不会差。

    祝况在厨房里待着,绝对不会闲着做观众,他忙着洗白菜,洗萝卜。

    荞麦面做的煎饼,颜色不是很好看,有点发青发黑,但不影响口感。

    软软的煎饼,清炒的白菜,凉拌的萝卜丝,味道应该不错。

    不过,因为没有辣椒,味道有些寡淡。

    祝况又捣了蒜泥调上醋,浇着吃,味道会好很多。

    很快,厚厚的一摞煎饼都做出来了,祝况看着上面带了一点金黄火色的煎饼,忍不住就要大快朵颐了。

    只是,还没开吃,大门响了。

    这时候,谁会来?

    自从搬到县城之后,祝况家里的客人是真的很少,毕竟,在县城里熟人少。

    之前说要请衙门里的兄弟们一起吃饭,后来想想,还是等面馆开张了再说。

    日常是没人会来敲门的。

    “莫不是咱们本家的那些人来了?”米氏担心的说道。

    从离开了青山渡,娘儿几个日子过的好,米氏都快忘了那些人了。

    但想起来的时候,心里会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不会吧,咱们悄木声走的,他们也不知道啊。”英娘低声道。

    对本家族人,英娘是嫌弃的,也是害怕的。

    当初她爹去了的时候,虽然有哥哥,明明家里有顶门立户的,并没有绝户,但他们还是要吃绝户。

    那样的嘴脸吓到了她,如果可能,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那些人了。

    “县城就只有这么大点儿,他们想找也未必就找不到。况且,咱们那族长可以为我这位置是他孙子的。”祝况冷笑。

    他一直都以为,祝福贵应该已经要找上门了,但到现在也没等到,还真是稀奇的很。

    “况儿,你出去看看吧。”米氏说。

    祝况出门,门口站着的并不是祝家的人,而是杜师爷和一个他不曾见过的人。

    但面前的人三十多岁,仪表堂堂,看着就是身处上位的人。

    “祝况,还不请客人进门?”杜师爷笑。

    “请,大人请进。”祝况马上揣测出来,眼前这位应该就是兰县县令杨明廉了。

    这段时间他对这位杨大人也有所了解,杨明廉这名字还真与他人的性格一样,算是十分廉洁清明的人,从他到了兰县之后,兰县的老百姓日子都好过了很多。

    杜师爷看看杨明廉,那意思很清楚,您看吧,就是我不说,这小伙子也能揣测到您的身份。

    杨明廉低咳一声,迈着官步进了祝家的大门。

    祝况落后了一步,靠近杜师爷问道:“师爷,怎么大人亲自来了?”

    杜师爷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自己做了啥还不知道?”

    好吧,自己做了什么,祝况是知道的,不就是找到了一些不合理的税款吗?可就为了这个,他现在几乎都不需要去衙门上工了好吧?

    县令大人来是几个意思?

    实际上,就算不去衙门,对祝况来说,也没太大关系,他并不想通过做一个小吏耀武扬威,要说需要,他只需要衙门里的那些账目升级会计技能,仅此而已。

    毕竟,衙门里一年到头,也就是十两银子过一点,要是他好好努力,在这个年代赚钱,还是很容易的,一年不敢多说,万儿八千的应该能有。

    不管怎么说,来者是客,人家杨大人已经进门了,该招呼的还是要招呼。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祝况低声问:“师爷,我家正做了晚饭,您和大人吃了吗?”

    虽然家里做的那点煎饼卷菜只够待客的,但客人进门了,总不能不招呼啊。

    当然了,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家里没有其他能拿出来招呼人的食物。

    米氏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正忐忑不安呢,家里来客人了,看儿子的态度,也是贵人。

    饶是米氏是个节省的人,也想着,等回头就花钱买二两茶叶来待客。

    兰县自己不出产茶叶,茶叶都是从外地运来的,价格可贵的很,以前男人活着的时候,家里要待客,还会准备一些。

    “娘,大人和师爷还没有吃饭。”祝况抽空过来对米氏说。

    杨大人是只身来到兰县的,并没有带着女眷,因此上,就比较随意,有时候也会与同样孤家寡人的师爷去外面简单吃一点。

    今日,二人本是打算来过祝况家之后,去小酒馆里吃饭喝两杯的,哪知道,祝况竟开口问了,师爷也就不客气了。

    “那可咋办?咱们家连点儿肉都没有,咋招呼啊?”

    好吧,作为善良朴实的家庭妇女,米氏慌乱了。

    “就咱们这煎饼卷菜,我觉得味道还不错。还有那点儿面,做个清汤拉面就行。”祝况很干脆的说道。

    儿子这么说,米氏虽然觉得待客不够档次,但这般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如此。

    “我让你没送过去。”那可是县令大人,米氏怕啊!

    “娘,您自己送过来,别让阿妹出来。”祝况说。

    虽然杨大人目前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谁知道是不是个好色的?

    他家阿妹长得漂亮,要是被上官盯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阿妹将来是要找个好人家,做正妻的,可不能被三十多岁的糟老头子看上。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可……”米氏还是怕,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娘,您做好了,咳嗽一声,我自己过来端。”祝况无奈的说。

    好吧,老娘害怕,阿妹不能出面,只能他自己送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