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俗人 > 《贞观俗人》天子守国门 第570章 密奏天子
    十一月的河湟谷地,美丽无比。

    从青海的东大门鄯州东湟水与閤门水交汇处往上,经鄯州湟水、鄯城直至美丽的青海湖畔,这条长达七百里的风景长廊,城镇密布,物产丰富。

    这里山川相间,地貌奇特,是黄河流域人类活动最早的地区之一。

    这是最美丽的西部风景线。

    尤其是与周边群山深谷的地形相比,这里简直是一片塞外江南米粮川。

    秦琅每天走马巡视各地,看到河谷的百姓陆续返乡,有从山里出来的,有从外地回来的,也有被从羌人手中解救回来的,大家虽然家园残破,可脸上却还带着笑意。

    哪怕有亲人在战火中离世,可剩下的人依然还要微笑着面对生活。

    边军、府兵、乡勇、蕃兵、民壮,在秦琅的命令下,由各级官府组织起来,一起团结合力,为百姓们重建家园。

    倒塌的房屋清理出来,砍伐树木重新立起梁柱,割下茅草树皮重新扎起屋顶。

    秦琅派人向四周招商,组织起货物下乡,由官府做保,并给以补贴,让百姓能够以白条和低价形式,买到重新生活的必须用品,锅碗瓢盆,还有过冬的被褥衣袄。

    官府既补贴商人,又补给百姓,商人们过来贩卖,有官府派兵保护,不用担心安全,甚至有官府协助运输货物,这种下乡活动,出货量很大,虽然价格降低了些,可有官府补贴,倒也还不错,特别是量大后,薄利多销,也能大赚一笔。

    更重要的是,许多商人们贩这些日用品过来售卖后,转头就能获得在秦琅这里购买战利品的资格。

    秦琅手里可是积攒了不少缴获,他急需着把这些东西变现,然后发给手下弟兄们做赏赐。

    牛羊马匹骆驼,还有皮毛药材,更重要的是还有不少奴隶,另外其它乱七八糟的什么破烂刀枪,毛毡帐篷等,也是可以换钱的。

    从秦琅手里来买,这是第一手的好货,自然要便宜的多。

    虽然货有好有坏,但量大且便宜啊。

    就算为了这个采购资格,那贩点日用货物过来卖也是极划算的,何况,商人也从不走空,来一趟货,去一趟货,那就是赚两趟钱。

    秦琅依然如上次一样,对这些缴获只给皇帝留了一成,给朝廷留了两成,然后所有的将领们也分一成,另外战死者和伤兵分两成,剩下四成,全都拿来赏赐给将士们。

    功高的多赏,功少的也有份,反正跟着秦琅打仗,绝不会亏待他们。

    秦琅自己依然是拿最多的那份,倒不是他真心贪,不过他做为主将,若是他不拿这份,那下面的人也自然不敢拿不好拿。

    他拿了,那大家就没什么压力了。

    其实这次战斗,因为党项人归附,所以最后党项羌俘虏,基本上都放掉了,几万俘虏,这是最大的一项战利品损失,若是全都发卖为奴,哪怕是让士兵们自己内部认购,一个青壮起码也能二十贯起,妇孺都能十贯起,这意味着损失了几十万贯钱,平均下来,这次参战的几万人马,一人都损失了起码数贯钱。

    好在因为吐谷浑人还是敌对方,所以这次秦琅很不客气的把几千个吐谷浑俘虏,直接定为奴隶,可内部抢购,抢购有剩下,再拿来给商人们拍卖竞购。

    其它战利品中,最值钱的其实就是牲畜了,其中马是最值钱的,党项和吐谷浑的战马,向来在马市场上很有名,属于优良战马,一匹二十贯那是打底。

    秦琅的镇西军和秦琼的宁远军,都优先挑选了一匹上等战马补充军用,剩下少部份内部认购抢购,只留出部份给商人们竞拍。

    这些马在市场上是极受欢迎的,会是贵族官员、士族豪强的最爱,这种战马充当坐骑,打猎、骑行都是上佳,高大威武有面子,哪怕价格高,可也是趋之若鹜的。

    再次一等的,就是普通的马了,这些不是战马,没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但也分两等,一是骑乘马,一是拉车的驽马。

    价格上,从二十贯到十贯八贯不等,这些马不少府兵也挺喜欢,价格上有优势,府兵们带回家做平时骑乘用,或者打仗时带上驮东西骑乘都可以。

    其它的牛羊骆驼这些,就是普通的牲畜了,因为缴获的数量多,所以一时间价格倒是反而下跌许多。

    毕竟大唐在灭了东突厥后,现在北方既没了连患,而且还多出了一个巨大的牲畜供应区,今年虽北方没霜雪之灾,但东突厥灭亡后,北方现在也很乱,导致就是牲畜价格比较便宜。

    商人们给出的牛羊骆驼等牲畜价格便宜,秦琅倒也不太大意,反正拍卖,价高者得,一批批的拍,都是百头起步,搞的是批发处理。最后得钱,再来分赏给将士们。

    拍卖会在鄯州举行,各种货物早就由参军们按秦琅的吩咐做成了商品目标,列好了起拍价格,以及注明了交易地点等等,那些战利品分别存放于叠、洮、岷、河、鄯五州的数个大仓库、牧场里,这边先交保证金,然后参与拍卖,拍得后就拿着凭证到货物所在地交付款项,然后领走货物,钱货两清。

    有开元钱庄和嘉德银行做为款项的支持保证,使的虽然是大宗交易,但钱款方面比较方便,并不用商人押着大车的钱绢过来,一支凭票就行了。

    鄯州城的拍卖,接连举行了三天。

    唐俭和郑元璹也参加了,看着镇西军的参军们在那介绍一宗宗商品目录名细,看着那些商人们打鸡血一样不断举牌竞价,激烈的竞拍场面,还有那一笔笔巨额的成交价格数字,都让这两位国公心惊不已。

    拍卖这种模样如今不稀奇了,长安洛阳都经常有大型拍卖,上到珍珠翡翠宝石象牙黄金,再到香料奴隶牛马,很寻常,他们惊讶的是秦琅手上居然缴获了这么多东西。

    这些战利品之多,远超他们原先的预计。

    “这秦三郎真是年轻气盛胆子大啊。”唐俭都看的直摇头,如此草率处置,确实有些过份了,但凡是谨慎点的将领官员,也不敢如此啊。

    “此次做战的将领们能独得一成,惊人啊。”郑元璹了叹道,做为五姓郑家的家长,他当然不是没见过钱财的人,可这么大笔的收益,也确实让人惊叹。

    “秦琅这算不算是私分缴获,邀买人心,心怀叵测呢?”他缓缓的说道。

    唐俭心中一震,可面无毫无惊讶之色,他知道这是郑元璹的试探,他想对秦琅发起反击,但郑元璹又想拉着他一起。

    “这事可大可小吧,如果秦琅事先有奏报天子,那就算不得私分缴获。就算没有事先奏明,可事后补上一个奏折,这事也算不得什么,哪怕事后也不奏,应当也不致于就是邀买人心,心怀叵测。”

    “我大唐的府兵做战,战利品这块,向来也是有分赏的。”

    “可从没有这样分,分这么多的。”郑元璹道。

    唐俭不接话。

    郑元璹有些失望。

    两人在鄯州又呆了一段时间,然后便带着几大箱的记录返京。

    秦琅连送行都不曾,段志玄、梁建方等将领代为送行,梁建方做为叠州司马、镇西军使,现在完全是秦琅的心腹,他以行营名义,给二人各送了两匹党项宝马,又各送了两个吐谷浑年轻女婢。

    两人推辞了几下,倒是笑纳了。

    这点东西,算不上受贿。

    “卫公突染风寒,不能前来亲自为二位天使送行,让我转达歉意。”

    郑元璹收了礼,态度倒是较好,“卫公有心了,请梁军使转告卫公,好好保养身体。”

    两人走后,秦琅生活还在继续,因为程咬金出征在外未返,秦琅便也依然留在鄯州驻防,各方面渐渐恢复。

    秦琅这个陇右宣抚使便也跟段志玄、薛万彻、张士贵诸将一起合议,重新构筑陇右边防防线。

    此时洛阳圣旨下来,对陇右的旨意是由秦琅全面节制、宣抚,陇右诸州分划为三个都督府,分别为兰州都督府,辖兰、鄯、廓、河四州,由程咬金调升兰州都督兼刺史。

    再由秦州都督府,辖秦、渭、成三州,由柴绍任秦州都督兼刺史。

    叠州都督府,调整辖区为叠、宕、武、洮、岷五州,依然由秦琅任叠州都督兼刺史。

    陇右三个都督府皆为中都督府,秦琅任陇右宣抚使,战时宣抚陇右,节制三都督府。

    秦琅提议在沿边之地,于洮州重建漠门军,在新设的洮源县,增置神策军。河州设天成军。

    廓州和鄯州两州守边任务最重,为保证七百里河湟谷地的安全,也是为下次征讨吐谷浑做准备,秦琅提议在廓州设宁边军和宁塞军。

    鄯州则设振武军、宣威军和神威军三个军。

    如此一来,陇右沿边,则有叠州镇西军,洮州神策军,漠门军。河州天成军,廓州宁边军、宁宁塞军,鄯州振武军、宣威武、神威军,一共七个军。

    每军编额三千,各于沿边择险要处筑军城屯兵,并于险隘要道,驻戍堡烽墩。

    沿边各州的土团乡勇,也要进一步加强,挑选精于骑射者,组成武骑团练营,又以擅射者组建忠义弓箭社,使诸边州乡勇大大加强,协助边军九军。

    秦琅的提议,得到了段志玄等诸将的一致拥护,大家从洛阳长安跑到这陇右边境上来,那都是奔着要打仗立功来的,谁想到还没到任,秦琅就已经把吐谷浑赶跑了。

    现在秦琅这安排,明显是要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的,这些军头自然个个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