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一家人吃完饭后,阮娇娇在杨小娜的房间陪着她聊天说话,就说到了这个彩礼钱。

    她也是实在是不想他们为了这个钱继续僵持下去,就小声地说道:“小娜,要不这个钱我借给你吧,你以弛哥哥的名义拿过去,但是这个钱将来你来还我,好不好?”

    杨家人一定要这个钱,杨小娜又不愿意阮弛给,这样僵持下去,阮娇娇还真怕最后他们领不了证。

    她有知道杨小娜的心结在哪,索性想着,这个钱她借给杨小娜,然后杨小娜拿回去,说是阮弛拿的,事后她有钱了再还给她就好了。

    当然,她也不是真的要她还这笔钱,只是她知道,这样杨小娜的心里会比较舒服一点。

    她觉得这是个皆大欢喜的办法。

    但没想到,她说完杨小娜却是苦笑一声:“娇娇,谢谢你,但是其实这些钱我自己就能拿出来,我不缺钱。”

    这些年,她工作那么拼,又在国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了,赚的钱也就多了,但她一直将自己的钱管理的很好。

    家里会给,但给的真的很少,仅仅够就家里人生活的,所以她的父母根本就不知道她赚了多少钱。

    这一次杨家父母要的一万八彩礼,和酒水钱什么的,加起来一起需要三万左右,这些钱光靠她也是能拿出来的。

    就像是阮娇娇说的这样,如果不想用阮弛的钱,她完全可以以阮弛的名义拿出来的。

    但是她还是不想这么做,那是因为她不想给阮弛找哪怕那么一点点的麻烦,不想给她的父母将来伤害阮弛的机会,哪怕是一点点都不行。

    阮娇娇听完杨小娜的意思,和阮林氏一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能说什么呢?

    这个傻姑娘,真的又傻又让人心疼。

    阮娇娇从她的房间出来时,刚好看到阮弛正站在门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眼神晦暗不明。

    看到阮娇娇走出来,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声说道:“娇娇别担心,这件事情哥哥会处理好的。”

    阮娇娇闻言,点了点头,她是相信阮弛的能力的。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拉着他的手说道:“弛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对小娜。“

    “我知道。”阮弛点头,随即转身开门走了进去。

    阮娇娇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上床想着杨小娜的事情,忍不住唉声叹气的,段胥从阳台进来,上床将她搂到怀里。

    阮娇娇立即扬起头和他说道:“胥哥哥,这么一比起来,我们真的是很幸福的,对不对?”

    他们不但从小一起长大,还有前世的缘分在,更重要的是,段谦洋对她也特别好,双方父母也从来不阻止他们在一起,不管比起她身边的哪一对,都是要幸福的。

    “如果叔叔不天天在楼下守着,我会更幸福。”段胥表情淡淡的,但是语气有些幽怨,想着这段时间阮建国越发防贼似的防着自己,心情就忍不住有些郁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