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史少太太是裁缝 > 第255章 母女
    谢梅丽将心中所有的怒火与委屈都一股脑儿地发泄出来。可能是在心里憋了很久的缘故,她的心里憋屈极了,也难过极了。

    一个人走出大街上,看着在人群里穿梭着的人们她一个也不认识,她仰望着空,流下冰冷的泪水来。

    豆大的泪水不停地往下掉,心情糟糕透了,哭丧着脸。或许时因为怀孕的关系,她的一双手下意识地捂着肚子。

    隐约间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猛地回过头来,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有的全都是陌生的面孔,随后用两只手捂住了脸大声哭泣起来,身体也随着抽泣起来。

    这时,她的电话又突然响了起来。不过,那是一个收到微信的提示声音。

    她怔怔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随后用指纹将它解开锁,那居然是她妈妈发过来的信息。

    这个时候,对于她这样一个孤苦无依的人来,受尽了冷漠,突然有人联系那就是最大的安慰了。认认真真地看着上面显示出来的每一个字,微笑着低下头去认真地读道:“宝贝女儿,妈妈想你了。”

    突然看到自己亲生母亲温暖的话语,徐晓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太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母亲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不能适应。

    过了好几秒后,徐晓帆才就着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她带着哭腔喊道:“妈妈,这些日子你到底去了哪里,他们都你生病住院了。可是我找遍了所有的医院都找不到你,你究竟躲到哪里去了。呜呜呜......”

    “乖,宝贝,妈妈并没有病,可是他们硬生生我病了,还把我关在精神病医院不让我出去。我想了好多办法才逃出来的,你现在在哪里,妈妈过来找你。”

    徐晓帆哽咽着把自己的经历和地址跟母亲讲了一遍,隔着手机屏幕两人都恨不得抱头痛哭。

    听到女儿这样惨痛的经历,她的母亲心如刀割般难受。

    两人约了见面时间,大概半个时后,徐母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徐晓帆站在徐母面前,呆呆地看了好久,一言不发。

    跟以前那个贵妇形象相比,徐母不仅仅只是憔悴了好多的事情,而是整个人像老了十多二十岁一样。

    她穿在一件很破很旧的外套,鞋子也只是一双很脏很难看的,明显大了几码的运动鞋。

    要是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出来这就是她那个平时极度注重保养的母亲。

    眼泪哗哗地流,母亲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心疼了摸着她消瘦的背脊。

    “孩子,不哭了,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精神不能太激动的。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完将徐晓帆从怀里拉了出来,左右打量了一番。

    见她虽然怀孕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月份比较,还有营养不良的原因,徐晓帆看起来特别的清瘦,甚至比以前还要瘦些。

    徐母向周围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个长凳,便对着徐晓帆:“走,我们去那边聊一聊。”

    “嗯。”徐晓帆哭红着眼睛,手紧紧地挽着母亲的手往长凳方向走过去。

    徐母用袖子擦了擦凳子,扶着徐晓帆心翼翼地坐下:“来,慢点。”

    她这一个举动看得徐晓帆心酸极了,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她的母亲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别坐在这些街边凳子上了,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可是,现在居然用自己的袖子去擦,可想而知她的生活已经拮据到什么地步了。

    徐晓帆坐下后,也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妈妈,你也坐下。这么远赶过来肯定累了,你看你,这大冬的脸上都是汗,女儿看了真是心疼。”

    “嗨,妈妈有什么,倒是帆帆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刚才妈妈差点没认出你来。”

    徐晓帆听到母亲的问话,低下头来弄着自己的手指,半才支支吾吾地出口:“妈妈,请您原谅女儿不孝,我已经不能再去上学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都去不了了。”

    “没事,你还有妈妈呢,虽然你爸爸已经被关进去了,我们一无所有,但是我们还有彼此。妈妈相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从头开始怎么样。明妈妈就出去找工作,先养活自己再。”徐母话的时候虽然尽量表现出非常坚强的样子来,可是,泪水依旧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妈妈,你以前从来都没有出去工作过,可以吗?”徐晓帆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她,因为打她记事以后,妈妈就是一个只负责貌美如花的贵妇,柴米油盐这些东西对于她来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俗物。

    可是,如今却为了五斗米而折了腰,向生活低头,满是心酸的泪水。

    徐母表现出坚强的样子来:“凡事都有个开始嘛,妈妈以前没做过的事情现在做也一样,咱们欠生活的帐总是要还回来的。”

    “可是,妈妈我怕。我们现在已经不再不像从前了,我们什么都没樱这世界根本就容不下我们,我现在连看到任何的定西都感到害怕。”徐晓帆双手抱着头,战战兢兢地道。

    徐母将她揽入怀里,摸着她枯燥的头发:“不怕,你要记住,妈妈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只要咱们母女奇心,生活一定会好起来的。”

    徐晓帆这才踏实地点点头:“嗯,我相信妈妈。”

    徐母顿了顿,看着徐晓帆平坦的肚子道:“不过,有件事情妈妈得跟你清楚,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透过母亲的眼神,徐晓帆察觉到一丝不祥的预感,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怯怯地道:“妈妈,什么事情,你?”

    徐母的态度变得严肃而强硬起来,用坚定的口吻道:“这个孩子,不能要。”

    话音刚落,只见徐晓帆腾地一下从凳子跳了起来,像一个受惊的母狮子一样,突然对着徐母大声呼喊起来,道:“你什么?我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他是我的希望,我不能没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