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修真小说 > 穿越寻侠记 > 《穿越寻侠记》何谓高武? 第五三五章 永恒之枪
    李智云说出“砍了他的左手”来,众人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嫦娥提尔用哪只手摸了她,一时间爆发出惊呼一片,其中至少有三个人在喊:“万万不可!”

    第一个喊“万万不可”的是玉帝。这帮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你不砍他的手他们还想灭我的天庭呢,你砍了手岂不是彻底激化了矛盾,导致局面更加无法收拾?

    要知道人家可是来了一个舰队堵在了东天门,而此刻天庭内部异常空虚,就算有你一个楚狄再怎么能打,你能独挡人家一个舰队么?

    第二个喊“万万不可”的是太上老君。相比于胆小怕事的玉帝,太上老君想的却不是能不能打败阿斯加德舰队的问题,而是道教在天庭里的地位。

    此时楚狄如此露脸,无形中已经致使道家威风扫地,若是再被他独自撑起天庭躲过这一劫,将来自己还怎么在天庭里面混啊?

    不过老君和玉帝不同,玉帝是心里面害怕却不敢说出来,唯恐在臣民面前失了皇帝的脸面,又担心遭到母亲的呵斥,所以只说了“万万不可”却没有给出理由。

    老君是有理由的,看向楚狄说道:“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即使能逞一时的威风,可是事后必定给天庭带来灾难,你一个人能护得住三十三天的所有区域么?”

    这话听起来也有道理。那就是即使你楚狄能够独挡一支舰队,人家打不过你就会转向天庭的其它属地去肆虐,到时候你一个人即使疲于奔命也难以照顾周全。

    老君不仅有理由,还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贫道这里跟他们已经定下了赌赛,而今赌赛刚刚开始,你却节外生枝,这样很是不好。”

    第三个喊出“万万不可”的却是奥丁。对方要砍自己儿子的手,哪个父亲能坐视不管?

    然而奥丁却没有底气像老君那样倚老卖老的说事,他唯恐激怒楚狄痛下杀手,所以说了软话:“我们承认提尔做的不对,我们也可以重重惩罚他,哪怕把他吊起来打他十天半个月都行,但是请看在他只剩下了一只手的份上,给他留下一个吃饭的肢体吧!”

    阿斯加德众神对楚狄已经十分忌惮,唯恐现场开打有所损失,所以奥丁使出了缓兵之计,一方面要继续摸一摸楚狄的底,另一方面则需要等到所有人都退回到战舰上再说。

    只要能回到战舰上就不怕任何人了,一百门元力大炮加起来差不多可以毁掉一个星系了,还怕对方一个高手么?

    然而李智云却根本不给任何人面子,玉帝的面子都不给,太上老君就更不用说了,至于奥丁的缓兵之计,才不管你是不是缓兵之计呢,谁让你刚才伸手来着?伸手必被剁!

    所以不等奥丁说完,他便打断道:“不好意思,你们已经说晚了,你们看,提尔的左手已经被我剁下来了。”

    众人一直都在盯着楚狄在看,唯恐他突然动作不及防备,就连提尔也是一样。

    然而在众人的眼中楚狄一直都没有做出什么动作,此时听他这样说,便连忙看向提尔,提尔也狐疑万分地看了看自己的左臂,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吓了个魂飞魄散!

    那只左臂不知何时已经跟身体分开了,此刻正“躺”在面前的桌子上!

    提尔被吓成这样,并不是因为左臂被对方砍断了,他既然是战争之神,早就有着为了战争而献身的准备,连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一只手臂?

    他之所以感到恐惧,是因为对方的手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没有血迹、没有疼痛、没有触觉、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肢体离身所产生的轻重变化,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条胳膊是什么时候被砍掉的,又是用什么东西砍掉的,这本领……

    他当然不知道这宇宙中有一种神通叫做时光逆流,李智云在砍下他手臂的一瞬间利用时间法则逆转了时间,令他处于手臂没有被砍的时空里,他当然什么感觉都不会有,而后李智云再把逆转的时空恢复过来,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想不通楚狄是如何不动声色砍下提尔的左臂的,但只要是有点智力的人都会想到,如果楚狄故技重施、把这一手用在自己身上呢?如果砍的不是手臂而是脑袋呢?谁能打得过他?

    不止是阿斯加德的众神这样想,就连如来佛祖和太上老君都在考虑这个问题。貌似要防这个楚狄比防范李智云还要困难,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最高等级的防御措施,不然真的有可能被他杀死在不动声色之间!

    却听楚狄看向阿斯加德众神继续说道:“我奉送各位一句话,请你们记好,这句话就叫做‘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不知道中华是什么?我可以解释,中华是一个民族,你们可以理解为三十三天疆域里的所有人类都是我中华民族,这个民族是不容侵犯的,胆敢侵犯,我就灭了你们的冰火裂谷和阿斯加德星球以及那个空域里面的所有生命!”

    敢战方能止战!能胜方能言和!这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如今提尔的一条左臂已经被楚狄砍了下来,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担心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阿斯加德的众神噤若寒蝉!

    玉皇大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朕这个莫名其妙的表弟脾气很不好啊,得防着他点,别让他抢了朕的皇位,又或鼓动愚民造反才行。

    王母娘娘却跟玉帝不同,笑得跟朵盛开的花一样,心说我要是真有这么个外甥该多好啊,比外甥孙杨戬可厉害多了,灵机一动就问道:“楚狄,你可曾婚配?若是没有,就在天庭里面挑一个,连嫦娥都算在内,还有那些未曾嫁人的仙女们,你随便挑,挑好了告诉老身,老身给你主婚!”

    李智云摆手道:“多谢姨娘厚爱,晚辈已经有妻子和妾侍了,不能再娶了,再娶真的照顾不过来,再说了,嫦娥不是有夫君么?怎么还能再嫁人?”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的故事华夏人都知道,当初可是有丈夫的,而且十分恩爱,只是因为误食了仙丹才飞上了天庭,而那仙丹恰恰是王母娘娘给她丈夫的。

    嫦娥要想再嫁人,那就是二婚了,李智云别说已经不想再娶了,就算真的再娶,也不可能娶个二婚的。

    王母娘娘微觉失望,但是却又因此对楚狄更加高看了一眼,合着人家挺身而出帮助天庭维护了尊严,竟然是什么报酬都不要,这品格何其高尚!

    奥丁却不能就此灰溜溜的撤走,那样今后他在阿斯加德的威信也就全垮了,所以站起身来找场子,看向楚狄说道:“阁下的忠告我们会牢记在心的,此事的确是我方有错在先,但是阁下的出手未免太过狠辣了些,正好赌赛也没有结束,我希望赌赛可以继续,那样我就可以跟阁下单独赌一场。”

    李智云点头道:“没问题,你想怎么赌都行,我一定奉陪。你问问太上老君,看他怎么说。”

    这时候太上老君已经巴不得让楚狄接过这颗烫手的山芋了,既然楚狄已经把仇恨揽上身了,那就由他去好了,今后要么是楚狄遭到阿斯加德的报复,要么是阿斯加德被楚狄毁灭,总归跟自己是没什么关系了。

    至于在天庭里的地位反倒不必担心了,因为楚狄在驳了自己面子的同时也驳了玉帝的面子,你当玉帝很宽厚么?就算你楚狄再怎么厉害,最多也只能做个草头王。

    此时看见奥丁要跟楚狄单独对赌,自然是乐见其成,说道:“奥丁大帝是客人,就由你说好了,本来贫道还想亮一亮宝物呢,现在看来还是奥丁大帝优先为好。”

    他的确是打算用芭蕉扇跟对方赌赛的,他相信除了李智云和那几个拥有定风珠、定风丹的人以外不会还有他人能够破解芭蕉扇,但是现在倒是不必急于展露了,因为第一场奥丁他们已经败了。

    奥丁反手从身后一捞,也不知从哪里捞出来一杆长枪,说道:“现在我要拿这杆枪来跟你们两人同时赌一场,分为两项比试,第一项是,只要有人能够毁掉我这杆枪,也不要说毁掉,只要能在枪杆枪尖上留下一道划痕就算我输了!”

    天庭众人闻言同时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枪?至少也得是混沌至宝才能达到奥丁所说的品质吧?

    天庭众人心中惴惴,李智云却是见多识广,笑道:“永恒之枪冈格尼尔是吧?我猜你第二项比试一定是用这杆枪射我,赌我躲不开,对不对?”

    奥丁一听这话顿觉浑身发凉,怎么这人竟然知道我的冈格尼尔呢?

    他怎能知道李智云曾经穿到了后世现代的平行宇宙,把整个互联网上能搜到的信息全都浏览过了,李智云的大脑具备所见即所存的能力,用个成语来说就是过目不忘,互联网上当然有关于北欧神话的内容,而北欧神话里面传的最神的两样武器就是永恒之枪和雷神之锤。

    李智云说的没错。永恒之枪的确具备百发百中的属性。在奥丁的生平里,他这杆枪投射出去就没有不中的记录,即使是跟鸿钧老祖对战那一场他也击中了对方,只不过没能对鸿钧老祖形成伤害罢了。

    所以此刻奥丁准备比试的项目正是投射楚狄,只要对方躲不开就是他赢了。

    所以此刻他在想:你猜中了又能怎样?我又不赌能不能射杀你,只赌你躲不开!

    于是说道:“你猜对了!这第二项比试的确如你所说。你敢赌么?”

    李智云道:“当然敢赌了,你就说你赢了怎样,你输了又怎样吧。”

    奥丁道:“如果我赢了,你自卸一条左臂,咱们就算扯平。如果我输了,提尔的手臂就是他咎由自取,今后我们也不会因此报复你。”

    李智云道:“就这么定了。不过我必须要提醒你,你不报复我只会对你们阿斯加德有好处,我是不介意你报复的,只要你敢动这个心思,我保证让你后悔一辈子!”

    奥丁森然道:“那就一言为定!”然后看向太上老君说道:“咱们先比第一项,只要你方有人能在我这杆枪上留下一点损伤,就是你赢了!”

    “不行!”李智云抢在太上老君之前说道:“如果先比第一项,我把你这杆枪毁得渣都不剩下一点,你怎么再跟我比第二项?”

    这话一出口,满座皆惊。奥丁更是被气的笑了出来,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就算是天朝神圣鸿均道祖都没敢这么说话,也没有能力毁掉这杆枪,不然这杆冈格尼尔如何敢称为永恒之枪?

    不过这时候他也懒得在这种事情上斗嘴,说道:“如你所愿,就先比第二项好了!”

    李智云道:“行,我的人就在这里不动,你随时都可以出枪,不算你偷袭,只要击中了我就是我输了,如何?”

    奥丁愤愤道:“我不会那么无耻的,我会提前告诉你我出枪的时间!你准备好了就说一声。”

    不是奥丁过于自信,而是永恒之枪的确有这个实力,单以命中而言,它比后世现代任何一种制导导弹都更强大,只要长枪离手,不论对方上天入地,都无法避免被刺穿的结局。

    李智云忽然摆手道:“等一下。”

    奥丁一听这个立马就放下了心,心说你现在知道输定了是吧?晚了!赌约已成!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智云道:“为了确保赌赛结果令人信服,我要在我身前加设一道屏障。”

    奥丁闻言便即哈哈笑道:“怕了是吧?你现在认输也来得及。我也不妨告诉你,这宇宙中就没有永恒之枪无法穿透的物质存在!你在你身前设置什么屏障都不起作用。”

    李智云也笑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设置屏障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看清你的枪到底有没有穿透它,这屏障不会是坚硬的盾牌,用一层薄纱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转向王母道:“麻烦姨娘您下令找些轻薄的纱布可好?”

    李智云完全可以自己变出纱布来,但是那样做的结果便会受到质疑,会让人怀疑他变出来的纱布有机关。

    王母娘娘当然乐于给大外甥帮忙,当即吩咐身后的婢女道:“你去织女那里拿些轻纱过来。”

    婢女当即领命驾云而去,不多时,织女亲自来到了蟠桃园,王母娘娘要薄纱,这可是最顶级的政府采购,其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实际利润,如何敢不亲自前来?

    李智云接了轻纱在手,又用现场角落里堆放的桃枝搭成支架,王母娘娘又找了几个心灵手巧擅长女红的仙女来把薄纱缝在了支架上面,做成了一个类似蚊帐的帐篷,李智云走进了“蚊帐”,这才说道:“奥丁你可以开始了,只要这蚊帐上面有一处破损,就证明你的永恒之枪击中了我!你觉得这说法有问题么?”

    “当然没问题!”奥丁很是乐于接受这个附加设置,如果没有这层轻纱,他还担心对方被洞穿之后有什么秘法可以做到迅速愈合伤口和衣服,那样就成了死无对证了。

    现在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要击中对方,“蚊帐”上面是一定会留下孔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