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门小相师 > 章节目录 第557章 画展结束
    “你觉得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听到陈老板的询问,甚至有点质问的语气,唐寅冷冷一笑回应。

    古玩行当有古玩行当的规矩,要别人帮忙掌眼鉴定的时候,不是空口白牙问问就行的,需要一笔相当不菲的费用。

    越有名的鉴定师,收费就越高。

    以唐寅现在的名气,已经不是按件收费了,而是按照鉴定出来的古玩的市场价,以一定的比例收费。

    陈老板闭口不提报酬,直接问,明显是一种古玩圈外不懂规矩的人的做法,偏偏他是古玩行业内的人,是懂规矩的。

    唐寅走了,陈老板却有点咬牙切齿。

    他越发认定在他店里出售的古董,一定有一件明珠蒙尘的,只是以他的眼力无法找出来。

    唐寅看出来了,却不肯告诉他。

    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没给唐寅一分钱的好处,唐寅凭什么指点她发财的路子?

    但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姓唐的,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没办法发财了吗?”看着园区的唐寅,陈老板咬咬牙。

    唐寅在古玩街上转一圈,就接到汤云燕的电话。

    “你怎么还没来?”电话一接通就听到汤云燕的催促。

    “颁奖仪式不是在下午吗?”

    “那你也应该早点来,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就缺你一个了!”汤云燕有点嗔怒的说。

    “好好,我马上就去,还不行吗?”

    “行,我问你一件事儿,元奎的事儿是不是和你有关?”唐寅听到电话对面的汤云燕,好像怕被别人听到一样故意压低音量。

    “他什么事儿?”

    “据可靠的消息,元奎现在半身不遂了,据说是怒火攻心导致的,有很多人去看他,是不是和你有关?”汤云燕的音量压得更低了。

    半身不遂了?

    好事儿!

    唐寅一点也不怜悯元奎,无关年纪,只关敌友,元奎一直和他为敌,处处找他的麻烦,他越惨他们就越高兴。

    唐寅也清楚,元奎半身不遂和他有直接的关系。

    前些天,元奎找人陷害唐寅,差点就让唐寅成为头版头条,是负面的头版头条。

    唐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甚至连人都没换,让元奎找来的人给元奎上演一出同样的戏码。

    元奎年纪大了,情绪激动之下,身体都不出毛病才是怪事,仅仅是半身不遂,已经算是万幸了。

    “他活该,好了,不说了,我稍后就到!”唐寅把电话挂了,提车离开古玩街。

    他到画展的时候,看到今天参展的人尤其多,展厅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观众。

    因为在展厅的门外,有非常明确的通知,告诉所有来参观的人,今天是重头戏。

    “你可来了,去鼓励一下你旗下的画师们吧!”汤云燕就在门口,看到唐寅来了,快步迎上来。

    一个白眼,颇有一些风情。

    毕竟她也是一个大美女,不比叶红云差多少,而且正值女人最具魅力的年龄段。

    “好吧!”唐寅来到冬霖画室所属展区。

    当着众人,唐寅说了一些鼓励的话。

    中午,唐寅请众人吃大餐。

    下午,两点钟!

    书画协会的谢会长,来到展厅中间临时搭建的颁奖台上,作为龙门地区最大的书画组织的掌控者,获奖

    名单由他来宣布。

    “现在,我来宣布精品奖的获得者……”一番非常官方的讲话之后,终于进入正题了。

    昏昏欲睡的众人,也立刻就精神了。

    就在要宣布获奖名单的时候,唐寅的手机突然响了,看到打来电话的人,唐寅的眉头微皱。

    竟然是郑家的郑远桥!

    郑远桥给他打电话,恐怕不是什么小事。

    “难道是因为劣质的破障丹的事情?”唐寅严重怀疑,因为劣质品拿走之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把合格品送来。

    “唐先生你好?”电话刚接通,郑远桥就主动打招呼,并没有把他郑家五长老的架子。

    “五长老好!”

    “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也没给你打电话,你最近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郑远桥并没有一上来就说正事儿。

    “还不错!”唐寅随口应付着。

    几句没有营养的废话之后,终于进入正题。

    “唐先生,你现在可以来郑家一趟吗?”

    “需要我做什么吗?”

    “实不相瞒,郑家又有人被下蛊虫了,而且和上次的情况一模一样,想必也是梦魇蛊,只能请唐先生您亲自跑一趟!”

    又有人中招了?

    对此唐寅并不感觉意外,上次下蛊的人没有达到目的,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何况下蛊的人已经知道了,唐寅和郑家并没有关系,唐寅出手也只不过是为悬赏。

    “抱歉,最近挺忙的,再说蛊师数量并不少,只要发布悬赏,完全可以请其他人来!”唐寅拒绝了。

    他对郑家是有怨气的,他出手是冒风险的,可出手救人之后他得到了什么?

    姚家的危机是解除了,是郑的功劳,这点唐寅必须承认,但是悬赏许诺的破障丹送来的什么?

    劣质品!

    只能当成垃圾扔掉,否则可能会毒死人。

    就算郑远桥不一定知情,也是他失职。

    因而,唐寅不打算趟这一趟浑水了,好处一点也拿不到,还要惹一身骚气。

    “呃,唐先生,如果你有什么特别的需求,你可以提出来,我们郑家一定会全力以赴!”显然郑远桥很意外。

    他以为唐寅会立刻答应下来,都已经准备好接下来的话了,却没想到唐寅是拒绝的。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唐寅不想来,而是唐寅借此自抬身价,恐怕要借机提出一些要求。

    他瞬间得出结论,唐寅是一个贪婪的人!

    想想昏迷不醒的几个人,都是家族的高层,他马上把心里升起了一丝怒火压下,解决问题要紧。

    毕竟唐寅是目前唯一一个能解决问题的人,先不能把唐寅得罪了,只要唐寅提出的要求不是非常过分,不妨满足唐寅。

    所以他稍微缓一口气,以尽量柔和的语气,询问唐寅是不是有什么新的需求?

    “五长老,你真的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最近很忙,的确是抽不出时间来!”

    “唐先生,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问你有些紧急的事儿,我可以派人替你去处理,保证到你满意为止,麻烦你亲自来一趟吧!”

    “抱歉,有些事必须要我亲自去处理!”

    接下来无论郑远桥怎么说,唐寅都是拒绝,到后来的时候,唐寅能清楚的听出来,郑远桥压抑的怒火。

    即使如此唐寅也没答应,

    直到最后挂电话。

    “大哥,姓唐的怎么说也不肯来!”挂掉电话之后,郑远桥急匆匆的来找家主。

    多个高层出事的时候,他向家主保证,如果还是上次一样的问题,只要唐寅肯来就是药到病除。

    本以为一个电话过去,唐寅立刻就到。

    却没想到一个电话过去,唐寅百般拒绝。

    唐寅开始拒绝的时候,他还以为唐寅是一个贪心之人,要借机索取更多的利益。

    后来他许诺更多的时候,唐寅却仍然在拒绝,而且一点缓和的语气都没有,让他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头。

    看上次唐寅救人的表现,简直是举手之劳的事,也根本就不会耽误多长时间。

    就算唐寅在忙,也能抽空过来跑一趟。

    而现在唐寅却借口忙,根本就不来,甚至他都提出把病人送到唐寅指定的地点,唐寅也不同意。

    如此坚定的拒绝,让他意识到恐怕不是唐寅不愿意,而是有什么因素影响到唐寅了。

    “他为什么不来?”家主神色焦虑。

    家族多位高层陷入昏迷,虽然没有让家族运转陷入瘫痪,却也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不能尽快让他们醒过来,一定会出大麻烦的。

    偏偏唐寅不肯过来,那不是坏事了吗?

    “不清楚!”

    “马上让人去调查,等等,悬赏的破障丹,你派人给唐寅送去没有?”家主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立刻就变了。

    “我已经让七长老派人送去了!”

    “马上去追查,是谁去送的,详细情况如何!”一听到是通过七长老操纵的,家主脸色就更难看了。

    此时唐寅已经回到展厅,在他通话的时候,二等奖也都已经宣布完毕了,只剩下最后的一等奖了。

    一等奖总计有三人!

    “下面我来宣布获得一等奖的名单,画作名称,朝阳,作者,冬霖画室,陶洋洋!”谢会长在台上宣布。

    哗啦啦!

    一片掌声响起,尤其是冬霖画室的成员们,掌声就更加热烈了,因为是自己人。

    唐寅也想起来陶洋洋是谁了,是原云燕画室的画家,后来跟随汤云燕一起来到冬霖画室。

    陶洋洋的基础十分扎实,后来经过唐寅的指点之后,绘画水准更是突进一个大台阶。

    根据汤云燕的评估,陶洋洋是以后可能成为大师的人,和冬霖画室签订的合同也是十分优越的。

    陶洋洋走上颁奖台,脸孔涨红显得很激动。

    因为这一次画展波及到整个龙门地区,能在画展上取得一等奖,好处是非常大的,至少知名度能上一个大台阶。

    另外两个人,也是两个画室的成员。

    “哎,看看人家冬霖画室,一等奖是人家的,三等奖也有,还有好几个精品奖,再看看咱们!”

    “能怨得了谁?”

    “肯定要怨杰克森,还有斯菲尔,如果不是他们和唐寅打赌,输了,咱们怎么可能集体撤出画展?”

    唐寅敏锐的耳力,听到不远处有人在抱怨,扭头一看认出来了,是西诺画室的成员,而且当天画展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来了。

    非常可惜,因为一场赌约,让他们集体退出了,颁奖夸大名气没有他们的事儿了。

    “要不要尝试把他们从西诺画室挖过来?”听到他们话中的怨气,唐寅心中顿时生起一个念头。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