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门小相师 > 章节目录 第523章 找回失物
    “你就不怕传到她的耳朵里,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吗?”唐寅愣了一下,随后冷笑着反问。

    “我只是有点好奇,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如果想收购你的啤酒厂,应该是雷厉风行才对,不会这么婆婆妈妈的!”王振业吐出心中疑问。

    当然说唐寅和姚明珠有一腿,连他自己都不认为是真的,因为姚明珠眼高于顶,一般的男人她根本看不上。

    否则也不至于年纪一大把了,仍然是单身狗一个,甚至从来都没有过男朋友。

    不乏年轻俊杰,把姚明珠当做进攻目标,不过有一个算一个无一例外,全都沉沙折戟。

    “有这个好奇心,还不如想想专利和啤酒厂被姚家拿走之后,你该怎么多赚一点钱?”看不惯王振业,唐寅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你狠!”王振业咬牙切齿。

    他现在最听不得有人提专利和啤酒厂,恐怕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会对这两词过敏。

    偏偏他可以禁止家人提这两个敏感词,禁止公司的下属提这两个词,却没办法禁止唐寅。

    随后两个人不欢而散,王振业本想看唐寅的笑话,或者看唐寅和姚家激烈冲突。

    却没想到什么也没看到,反而被唐寅气到。

    唐寅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

    郑经理提供给他金丝楠乌木藏匿的地址,他让赵峰派人调查过了,详细信息已经发到他手机上了。

    他把车停在一个郊区停车场,徒步来到郊区一个小工厂,规模很小的一个场子。

    唐寅观察着,一直等到天黑。

    工厂停工了,工人们也都下班了。

    整个工厂的厂区里,大部分都熄灯了,只有少数几个地方,例如值班室还亮着灯。

    唐寅要去的地方,是工厂自建的仓库,根据郑经理提供的消息,金丝楠乌木就放在仓库里,是郑经理亲自押送进去的。

    在唐寅的要求下,郑经理还画出一副草图,让唐寅更容易找到金丝楠乌木存放的地点。

    晚上的工厂,只有一些安保人员在值班。

    工厂的规模并不大,自建的仓库也并不高档,甚至摄像头也只有那么一两个,监控室的保安更是在打瞌睡。

    这就给唐寅提供方便了,让毛豆出马,很容易就把摄像头全部破坏,溜进仓库。

    走进简单的仓库,找到最里面的一个单独小仓,唐寅一眼就发现他的金丝楠乌木。

    “居然被切开了,真是该死!”唐寅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发现他提供将近五米长的粗大金丝楠乌木,竟然被人切成一段一段的,每一段的长度不超过一米。

    只有一段还保持关好,让唐寅一眼就认出来是属于他的,其他几段都经过简单的加工,成为粗坯。

    有一小半已经打包完毕,大概准备送走了。

    呜呜呜!

    就在唐寅检查的时候,突然听到外边传来汽车声音,天台像是运货的大货车。

    “大晚上的运什么货?”唐寅心中疑惑。

    如果是专业的仓库,走货肯定是全天候的,但这里只是一个小工厂的自建仓库,工人们都下班了,运什么货?

    听到车子开向仓库,唐寅立刻躲起来。

    他刚躲起来,仓库的门就开了。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都给我轻拿轻放,要是有一点损坏,就是把你们卖了也赔不起!”带头的人,对开

    着叉车的搬运工们训斥。

    很快,他们就来到存放金丝楠乌木的区域。

    把所有金丝楠乌木都干净利落的包装好,装到叉车上,轰隆隆的运到外面车上。

    “还好来得及时,要是再晚来几个小时,或者晚来一天,就见不到我的金丝楠乌木了!”唐寅很庆幸。

    却没有露面,一直在暗中监视着。

    所有珍贵木料都被装到货车上,小工厂的保安却不闻不问,显然早已经得到通知。

    随后,货车启动了。

    货车上只剩下两个司机,搬运工被遣散了。

    “正好借你们车用用!”唐寅随后跟上大货车。

    唐寅急速赶到大货车前方,易容成为一个陌生的面孔,然后站在路中间等候。

    很快,大货车开来了。

    “找死吗?”大货车开过来,看到在路中间的唐寅,鸣笛,示意唐寅给他们让开路。

    唐寅就是来拦车的,怎么可能给他们让路?

    不管大货车如何鸣笛,唐寅不仅没有让开路,反而一路前进来到大货车面前。

    司机怒了,这不是在故意挑衅吗?

    开门,手里拎着一根棍子就跳下来了。

    “就算我找死,你敢杀人吗?”唐寅笑了。

    在超自然强者的世界,打打杀杀比较常见,但是在普通人的世界,在华夏,一片太平。

    真正敢杀人的亡命徒,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平时说谁谁找死,绝大多数说的气话。

    就像现在的货车司机,就只是气话。

    什么?

    听到唐寅的话,再看到唐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货车司机的脑袋顿时疼起来了。

    “兄弟,大家讨生活都不容易,这点钱拿去买点烟抽,行个方便怎么样?”唐寅硬气了,货车司机反倒软了。

    伸手掏兜,掏出几张票子来塞给唐寅。

    报警,也能解决问题。

    问题是货车司机心里有鬼,车上运的货见不得光,让他根本就不敢报警解决问题。

    “你这打发乞丐吗?”唐寅一撇嘴。

    “兄弟,我就只有这么多了!”看到唐寅居然嫌少,货车司机一咬牙,又掏到其他兜,身上所有钱都掏出来了。

    “不够!”

    “你究竟想怎么样?”

    “车留下,你们两个可以走了!”

    “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吧?”听到唐寅的话,司机终于意识到麻烦了,恐怕是专程为他们而来的。

    唰!

    这时候唐寅动了,一把抓起司机,就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一纵身跳上货车。

    副驾驶座上的男子吓一大跳,还没等他做出有效反应,就被唐寅一掌砍在脖子上。

    晕过去了!

    “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看到唐寅说动手就动手,把副驾驶座上的人打的生死不知,司机吓得哆嗦了。

    开车!

    唐寅命令!

    司机非常不情愿,却不敢违逆唐寅命令,只能听话开车,一直把车开到寂静的乡间路上。

    “想死还是想活?”停车之后唐寅问。

    “当然想活!”

    “想活带话给让你们来运货的人,他的货我们姚家收下了!”唐寅说完就把司机敲晕。

    他知道,绿森木业坚守自盗,是要讨好一个大人物,一定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

    而唐寅夺回自己的货物,从某种意义上也得罪这个大人物了,以后可能会遭到报复。

    而现在他也得罪姚家了,也免不了一场冲突,于是他灵机一动,何不给他们添点乱?

    随后,他就把货车打开了。

    如意神甲变幻,形成一个巨大的包裹,把卡车里的珍贵木材都包起来,被唐寅扛走。

    很重!

    一般人不要说是全部,就连其中比较重的,不借助起重类的机械也难以运走。

    唐寅却不是一般人,他已经是七星强者。

    珍贵木材都被他打包,然后分批运走,通过空中飞行全部都运到绿云景苑了,不仅把自己丢失的找回来了,更是拿到一些利息。

    而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天亮前完成。

    天亮了,唐寅开始指点苏晚晚练习武术。

    苏晚晚毕竟刚开始入门,很多常识性的东西都不了解,只能由唐寅一一指点。

    林甜也知道苏晚晚开始习武了,她非常羡慕,因为她清楚,苏晚晚作为唐寅最亲密的人,能从唐寅处获得的各种资源,肯定会远远超过她。

    中午,两女一起去上课了。

    她们毕竟是学生,在没打算荒废学业的情况下,偶尔请一次假可以,却不能不去上课,更不会因为需要练武而做出逃课的行为。

    唐寅却接到一个电话,郑经理打来的。

    “你是不是干什么事了?”电话刚刚接通,话筒里就传来郑经理劈头盖脸的询问。

    听声音,郑经理显得很烦躁,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少和我装糊涂,如果不是你做什么了,董事长不会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像审犯人一样的审问我。”面对唐寅装糊涂,郑经理更是有点气急败坏。

    今天他刚来上班不久,就被董事长叫到办公室去了,董事长十分严肃的看着他。

    一直盯着他看,看到他大汗淋漓。

    最后董事长才问他,是不是走路消息了?

    他当时吓得都快瘫了,他知道董事长是一个狠人,一旦董事长知道他背叛了,他的下场肯定非常凄惨。

    怕死,所以他一咬牙,坚决不承认。

    董事长整整问他半个小时,问的他都快崩溃了,才把他放出来,他都快虚脱了。

    出来他第一时间就想到给唐寅打电话,他要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了,才好应对接下来的困难。

    “你们董事长说什么了?”

    “正因为他没说什么,我才问你发生什么了?”

    “你觉得你有必要知道吗?”

    “我当然有必要知道,你也必须告诉我!”听到唐寅仍旧不紧不慢的声音,郑经理都快气炸了。

    他这里都火烧眉毛了,都面临生命危机了,唐寅还是慢慢吞吞的,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要不要告诉他?

    面对郑经理的询问,唐寅迅速思考着。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郑经理面前的门被敲响了。

    郑经理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他现在在公司的卫生间里打电话,虽然是独立的隔间儿,可是眼前的门并不隔音。

    他刚才打电话,如果现在在敲门的人,刚才一直站在门外,肯定什么都听清楚了。

    万一这个人把听到的内容告诉董事长,董事长贺培方一怒之下,他的小命岂不就危险了?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