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门小相师 > 章节目录 第433章 震撼
    给范文清打完电话之后,窦汉林才心满意足的转回来,如果不是范文清承诺给他的报酬太令他满意,他昨天去找过唐寅之后,就不会有任何后续行动了。

    范文清和他爸爸虽然是老朋友,却不足以让他做出过分的举动,能去找唐寅说情已经仁至义尽了,然而范文清承诺给他的报酬,却让他必须针对尽心尽力,否则他想要的就拿不到手。

    “我郑重声明,我是一个画家,是以画家的身份加入书画协会的,但如果教你们这些人书法,还谈不上误人子弟!”唐寅已经清楚了,现在已经没人会听他辩解了。

    在今天来之前,一切都已经设计好了。

    有内应,周通;有外援,孙老师;还有媒体人士,而他只有孤家寡人一个,没人会帮他,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不妨给大家展示一下你的书法能力,在场有很多专业人士,你究竟是真李逵还是假李鬼,大家一看就知道了!”男主播一听唐寅的话,立刻就是开始带节奏了。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唐寅就是一个画家,所以才会故意把它安排在书法组。

    书法,可不是会写字就是书法。

    转眼,笔墨纸砚就全部都准备好了。

    今天就是书画交流活动,这些工具当然早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有人让出位置。

    “小唐毕竟是年轻的会员,也许缺少一些现场经验,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大家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周通在唐寅落笔之前站出来了。

    哼!

    唐寅的心里冷哼一声,今天针对他的人他都记住了,他不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可也不是一个打不还手之人。

    如此费尽心机的陷害他,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唰!

    落笔,笔走龙蛇。

    转眼一个大字跃然纸上,是一个端端正正的“正”字,筋骨坚强的利于纸上。

    书法,很多时候越是简单的字越是难写。

    就比如一个简简单单的“正”字,可以说是最简单的汉字之一了,却需要一定功底才能写好。

    “在场有很多老师,我也就不给大家上教育课了,但是我希望大家记住,只有站得正行得端,才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鸡鸣狗盗之辈永远是上不得台面的!”唐寅看着周通,以及挤到人群前的都翰林。

    周通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什么叫鸡鸣狗盗之辈?

    他非常清楚,唐寅说的就是他。

    因为今天的事儿,根本上不得台面。

    窦翰林的脸色也很难看,他非常清楚糖盐话里有话,鸡鸣狗盗之辈也包括他。

    偏偏他不能反驳,否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接下来,就是我对你们这些学子的祝愿!”唐寅把纸抽掉,放过另一张大纸。

    刷刷刷!

    运笔如飞,眨眼间八个大字跃然于纸上。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一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了,几乎所有班级正面的墙上,都会贴着这样一句话。

    然而唐寅写出来的,却有截然不同的感受,看到唐寅写出来八个大字的人,都能感觉到一股振奋之意。

    “老师,这位小哥哥写的字太好看了!”

    “就是就是,难怪这位小哥哥年纪轻轻就加入书画协会了,原来真有本事!”

    “我看很多书法家写的字,还没有,这位小哥哥写的好看!”

    唐寅刚收笔,挤在他身后的书画兴趣班的高中生们,就开始纷纷的点评了。

    他们虽然还不是书法家,可是字好看不好看,他们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周通看像窦翰林,眼中流露出询问之意。

    “你不是说他不会书法吗?”

    窦翰林也满脸都是疑问,根据他掌握的情况,唐寅的长项只在绘画方面。

    书法,唐寅从来没在公开场合展示过。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唐寅原本虽然写字不能说能看,却从来都不擅长书法。

    但是加入书画协会之后,看到很多画上都有作者的提诗,就意识到书画不分家了。

    所以在暗地中,他也开始学习书法。

    虽然时间并不长,可是在他消耗宝气的情况下,进步的速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再加上他本来是一个鉴定师,见过很多古玩,对于书法本来就有一定的了解,更是加速他在书法方面的进步。

    不过他的书法能力,知道的人极少。

    汤云燕知道,师傅孙老根知道,苏晚晚当然也知道,除此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窦翰林,以前根本没和唐寅见过面,就更不要谈熟悉了,当然不可能知道。

    所以他认为唐寅根本就不会书法,要在这方面难为唐寅,怎么可能会成功?

    “周先生,还有这位主播,两位不妨看一下,我是不是误人子弟?我的书法可还看得过去?”唐寅笑眯眯的退后一步。

    周通,原本看在同属于书画协会的份上,看在他年龄大的份上,唐寅称他一声周哥。

    但现在已经是敌对关系了,周哥自然就不存在了,叫他周先生已经表明立场了,以后大家不可能是朋友关系了。

    这……

    男主播看向周通,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书法家,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书法。

    如果在其他场合,他可以随便说一些。

    但今天众多书画协会的人在场,都是专业人士,他一个外行人如果随意开口,分分钟就会被打脸。

    打脸是小事儿,但因为打脸而掉粉,让关注他的粉丝数减少,就亏大了。

    周通看到唐寅的书法,眉头皱的很紧。

    该怎么评论?

    说唐寅的书法很烂,根本拿不上台面?

    说出来容易,后果却很严重。

    唐寅现在的书法,的确不能说是很高明,至少在书画协会里,能挑出很多比唐寅更强的。

    但如果说唐寅的书法烂,也是说不通的,因为唐寅的书法就算是放在书画协会,也能处于中上游的水平。

    如果他真的说很烂,不仅在场的行家一眼就会看破,更重要的是关注直播的人,难道其中就没有懂书法的吗?

    肯定会有的!

    一旦他给出很烂的评价,而唐寅的书法明明很好,就会让人质疑他的水准。

    所以尽管他现在非常想说唐寅的书法很烂,却没办法开口,突然他有主意了。

    既然问题棘手,何不把问题抛出去?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书法协会著名的书法家窦翰林先生,他父亲是龙门著名的书法家窦英杰先生,让我们欢迎请窦先生来评价一下唐先生的书法!”周通把锅甩给窦翰林了。

    窦翰林一听,差点就爆粗口了。

    有这么干的吗?

    偏偏为对付唐寅,为让唐寅出丑,他设计陷阱的时候,包括很多媒体人士。

    虽然不是什么正规媒体,多数是自媒体人和主播,可这些人的影响力也不小。

    现在被众多的手机镜头对着,他必须要保持形象,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脸上必须露出阳光的笑容。

    “多谢各位媒体人,各位同学和老师给我的机会……”窦翰林一边在心里骂着,一边在嘴上说好话。

    经过一番套话之后,才面对唐寅的书法。

    “唐先生的书法,可以说是深得书法的精髓……”看着唐寅的书法,窦翰林不得不说出夸奖的话。

    因为在场太多内行人士了,不仅书画协会的人有内涵,就是在场的学生也有一定鉴赏能力。

    何况正在直播的媒体,观众也一定有很多有鉴赏能力的,如果他现在说唐寅的书法不堪入目,毁的就不是唐寅的名声,而是他自己的名声。

    同时他也更恨唐寅了,恨唐寅没有早些展现出书法的特长,否则他就换一个方式了。

    问题是现在恨也晚了,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今天的计划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一想到计划失败了,范文清许诺给他的东西拿不到了,他就一阵肝儿疼。

    付出这么多的努力,到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让他高兴不起来却要强颜欢笑。

    啊!

    此时此刻,正通过手机看直播的范文清,气得眼睛瞪得像牛眼珠子一般大,布满吓人的红色血丝。

    气得他狠狠把手机拍在桌上,手机一下拍在桌子角上,当时就一折为两段,掌心都被一些尖锐棱角刺出血了。

    “姓唐的,我绝不会让你好过的!”一边捂着手喊疼,范文清一边诅咒唐寅。

    儿子虽然还没最终判决,可是在身上搜出来的白色粉末是事实,而且数量比较大,脱罪的可能性极小。

    他已经动用他所有的人脉,到现在也没能解决问题,让他对唐寅的怨恨越来越深。

    “唐先生,您好,我是教务主任,任芳,你写的字实在是太好了,不知道可不可以赠予本校?”有一个四十多的女子走出来。

    “非常感谢任主任的称赞,实在是愧不敢当,我的书法还在起步阶段,如果贵校不嫌弃,我当然是乐意之至了!”唐寅很谦虚的说。

    听到任主任的话,周通和窦翰林脸上的笑容都显得很僵硬,却没办法阻止。

    任主任是这一次交流活动的校方负责人,不是他们陷害唐寅计划中的人,所以任主任的行为,他们没办法干涉。

    “唐先生,实在太感谢你了!”任主任笑着说。

    今天被邀请来的媒体人,也发现这是一个亮点,所有镜头都像唐寅和任主任集中。

    窦翰林拳头捏的紧紧的,骨节都发白了。

    他原本是陷害唐寅的,要把唐寅的名声搞臭,可现在的效果却恰恰相反,外面已经变成给唐寅做广告,扩散唐寅的知名度。

    偷鸡不成蚀把米,偏偏他现在还不能发火,也只能捏紧拳头来稍微发泄一下。

    就在这时候,唐寅突然扭过头来,笑看窦翰林。

    “他想干什么?”看到唐寅扭过头来盯住他,窦翰林心里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差点掉头就逃。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