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门小相师 > 章节目录 第86章 打上门
    “好,敢偷盗我们家的福气,绝对不能轻饶他们!”听到唐寅的话,孙猴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

    “老实点,唐寅,贸然杀上门去,是不是有点不妥?”孙老根发话了。

    “没什么不妥的,再者劫福碑分为阴面和阳面,我现在毁掉的只是阴面,还有另一块是阳面,只要把两块都彻底毁掉,才能彻底去除隐患!”

    “我和你们一起去!”听到唐寅的话,孙老根决定一起去。

    家族的气运福气被人偷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会影响到家族的现在和未来,影响到子孙后代,就算他的胸襟气量再大,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至少把隐患彻底清除,否则难以安心。

    昨天晚上毛豆跟踪的时候,已经获得确切的地址了,三人很快来到一栋别墅外。

    是龙门市内最好的别墅区之一,三人还没进入别墅区就被拦下来了。

    “何金堂,还记得我吗?”没办法,只能联系业主何金堂,报上孙老根的名字,通话接通了。

    “我记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联系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哼,我来找你做什么你不明白吗?非要我把我们家祖坟的事说得清楚明白吗?”孙老根气哼哼的问。

    “你……”

    “让我们进去,今天当面说清楚!”

    何金堂略微一犹豫,大概也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让别墅区的保卫人员放行了。

    来到何金堂的别墅,在整片别墅区中,何金堂是最好的几座之一。

    三人来到别墅的客厅,有保姆端上茶水之后,客厅里只下姓何的,还有唐寅三人。

    咳咳!

    喝一口茶之后,何金堂却咳嗽起来,看起来气色很差。

    唐寅却笑了,他能看到何金堂的气运,正在飞速的消散中,而且有一团巨大的晦气笼罩下来。

    显然是气运的反噬,是天道的惩罚!

    “何金堂,本以为我们虽然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成为敌人,可你居然偷盗我们孙家的气运和福气,你有什么要说的?”茶水虽然端上来了,可孙老根根本就没碰,看着对面的何金堂。

    家族的气运和福气,关系到他本身,他儿子,以及子孙后代,孙老根怎么可能不万分重视?

    “没有的事儿,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信这一套子虚乌有的东西?”何金堂端起茶杯,喝一口。

    咳咳咳!

    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许久才平复下来。

    唐寅笑了,姓何的被呛到他一点都不意外,头顶一团巨大的晦气,可以说喝凉水都会塞牙。

    而姓何的头顶上的晦气,比孙老根和孙猴头顶上的晦气消散之前更大,当然会更加倒霉了。

    “你也曾经和我共事多年,你不是不了解我,你认为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会来找你吗?”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我也算多年不见了,你有变化很正常。”何金堂仍不承认他做的。

    他很清楚,孙老根根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如果他偷的是商业机密,或者是真金白银,只要拿出证据起诉他,他肯定会面临巨大的麻烦。

    但运气和福气就不一样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法律上根本就不承认。

    今天孙老根明目张

    胆的来了,如果孙老根离开的时候他出事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孙老根。

    所以他断定,孙老根除了发牢骚,或者骂他一顿之外,根本什么事都做不了。

    “你探头探脑的,难道是见不得人吗?”唐寅看着通往二楼的楼梯。

    没人搭话!

    唰!

    唐寅抓起桌上的茶杯,直接就甩出去了,连带滚烫的茶水,砸向二楼楼梯口。

    随后唐寅整个人飞起,确切的说是跳起来,只不过他身为四星强者,纵身一跃就两三米高,在普通人看来不是跳,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茶水砸到墙上,唐寅也随后落到楼梯口。

    就看到有一个**上身的男子,缠着绷带,正在急速向后退去。

    一看他的身高和体型,唐寅马上就辨认出来了,就是昨天晚上的口罩男,他胸腹之间缠着绷带,因为昨天他和唐寅战斗的时候,他的背部被唐寅一脚蹭到了,背部被唐寅大力蹭脱皮了。

    “这里是我家,你想干什么?”等唐寅落到二楼的时候,何金堂才惊醒过来了,愤怒的训斥。

    “何老板,他是谁?”被唐寅认为是口罩男的男子,装的根本就不认识他。

    “别装了,你昨天晚上非要戴口罩了,可你左眉中间有一颗黑痣,就算是口罩太大,也盖不到眉毛上去。”看到装傻充愣的家伙,唐寅笑了,昨天晚上的光线虽然很暗,可以唐寅的眼力,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何况他身上戴着玉佩,毛豆和宋潇都在玉佩中,已经第一时间确认眼前的男子就是口罩男了。

    杀!

    被唐寅揭破身份之后,今天没戴口罩的口罩男突然怒吼一声,一个鱼跃,直奔唐寅一个飞踢。

    唐寅身后就是楼梯口,只要唐寅避开,口罩男就能冲下去,然后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楼下的人,孙老根就是一个普通人,孙猴也只会花拳绣腿,根本就不可能拦住口罩男的去路。

    “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唐寅笑了。

    他一眼就看穿口罩男的打算了,也和口罩能预料的一样,躲开了。

    毕竟口罩男这一脚踹过来是竭尽全力,如果唐寅硬挡,很可能会受伤,不值得和他去拼命。

    掌刀,斩!

    唐寅虽然闪开了,却没就此放过口罩男。

    右手竖掌成刀,整个右掌隐隐泛出银色的金属光滑,然后狠狠劈落,甚至带出隐隐的风声。

    嗖!

    口罩男从唐寅面前经过,从二楼的楼梯上落向一楼。

    嘭!

    唐寅劈落的右掌,正中口罩男踹出去的右腿,想我就听到咔嚓的一声。

    口罩男成功突破唐寅的封锁,落到一楼客厅,然而不是站住了,是咕咚一声摔落在客厅里。

    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口罩男的右腿从膝盖以上向外弯折。

    骨折了!

    人的大腿和小腿之间只有膝盖一个关节,不可能从其他的地方弯曲,而现在口罩男大腿弯折,不用问,就肯定是骨折了,尤其是骨折之后又狠狠的摔一下,让口罩男发出一声闷哼声。

    然而口罩男也是一个狠人,即使只剩下一条左腿,也两手一撑地站起,单腿跳跃向门口跳去。

    “只剩下一条腿了,居然还不肯死心?”唐

    寅从二楼也跳下来了。

    他凌空越过口罩男的头顶,正好挡住走出客厅的门,正面面对冲过来的口罩男。

    不好!

    口罩男大吃一惊,掉头,直奔客厅的落地大窗,看样子是打算破窗而出了。

    “你也接我一招!”唐寅凌空一跃,一掌拍下。

    口罩男躲闪不及,被唐寅一掌拍到左肩头,伴随着一声咔嚓的声音,口罩男左肩塌陷下去。

    骨折了!

    两招,口罩男的右腿被废,左肩被打塌了,人也被扑通一声打倒在地。

    “这,这……”看到唐寅和口罩男的交锋,何金堂脸色一片惨白。

    从唐寅跃上二楼,到口罩男被打倒在地,总共加起来也不到五秒钟时间,可以说是快如闪电。

    孙家父子和何金堂,还没等看明白的时候,交锋就已经分出胜负了!

    孙家父子当然是兴奋,何金堂就是恐惧了。

    见识过唐寅的武力之后,他就知道唐寅如果要他的命,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儿,他绝对逃不了。

    “劫福碑阳面被你们放在什么地方了?”唐寅问口罩男。

    哼!

    口罩男冷哼一声,极为不配合。

    “你以为不说我就没办法了吗?你以为只有你懂风水吗?”唐寅冷笑一声,开始在客厅里转起来。

    借助茭杯的能力,唐寅可以看到气!

    “藏的还真够隐秘的?”唐寅一脚把客厅中的茶几踢翻了,随后右掌向下狠狠一劈。

    轰!

    一声轰然巨响,茶几下的地面被轰裂了,竟然是半尺厚的坚硬花岗岩。

    哎呦!

    何金堂惨叫一声,其实唐寅把茶几踢翻的时候,孙家父子和何金堂早已经避到客厅墙边去了。

    但何金堂现在是霉运缠身,喝凉水都能塞牙,所以孙家父子安然无恙,他却被多块碎石击中。

    掀开半尺厚的花岗岩之后,下面有一块黑色石头,和在孙家祖坟里发现的劫福碑形状一致,只是上面绘制的图案稍有差别,因为两块劫福碑,阴面负责掠夺孙家的幸运和福气,阳面负责把掠夺来的气运和福气,加持到何金堂的身上。

    “你,你不能动……”一看到唐寅真的找到劫福碑,何金堂就要扑过来阻止,他非常清楚,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赖这块劫福碑,劫福碑一旦被毁了,以后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顺风顺水了。

    劫福碑在他心目中非常重要,甚至让他忘记唐寅的可怕,冲过来伸手就抢。

    别!

    刚有点儿缓过气来的口罩男,一看到何金堂的举动,马上就出声阻止,但他的阻止显然晚了。

    嘭!

    唐寅只是轻轻一挥手,何金堂就被拨弄得飞出去,一路滚翻之后才撞到身后的墙上停下来。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下虽然没把他撞死,却撞得他眼冒金星呼吸困难,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也是一个风水相师,不会不清楚掠夺气运和福气的后遗症,准备好迎接天道的惩罚了吗?”唐寅手里拿着劫福碑阳面,看着面色异常苍白的口罩男,他也是一个风水师,自然清楚后果。

    “不要,千万不要……”看到唐寅要打碎手里的劫福碑阳面,口罩男脸上露出惶恐至极的神色。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