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门小相师 > 章节目录 第55章 逼急了
    钱哥低头看的时候,就发现他被唐寅握住的右手,现在已经扭曲变形了,难怪火辣辣的疼痛。

    “放手!”钱哥忍痛嘶喊。

    “握手是一种正常的礼仪,我们现在正在谈一笔交易,握手不是非常正常的吗?”唐寅笑眯眯的。

    脸上虽然微小,手上用力却更大了。

    钱哥的右手,已经出现咯吱咯吱的声音了,钱哥的脸,已经白了,甚至冷汗都已经渗出来了。

    情况不对!

    钱哥带来的人,从钱哥的脸色上发现情况不妙,握手有握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的吗?

    “小子,你给我放开钱哥!”距离最近的张小五,抬脚就向唐寅踹过来了。

    唰!

    抓着钱哥的唐寅,轻轻一扯钱哥,就把他转到张小五和自己中间。

    嘭!

    张小五一脚踹唐寅的时候,当然是很用力的,因为他打算在钱哥面前表现一下,结果他眼前一花,感觉一脚踢得结结实实的,可是他要踢的唐寅不见了,他一脚正踢到钱哥的屁股上。

    嘎?

    周围的人都愣了,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帮忙踹人可以,怎么踹到自己人身上了?

    “钱,钱,钱哥我真不是故意踢你的,是失误……”张小五吓得脸都白了。

    他踹钱哥一脚,而且踹的结结实实,肯定也很疼,钱哥会怎么惩罚他?

    把他踹钱哥的脚打断了?

    有可能!

    越想越害怕,越想就越有可能,吓得他都快哭了。

    滚!

    钱哥的右手疼,屁股也疼,非常恼火,他当然知道张小五不是故意的,是唐寅把他当盾牌了。

    但知道不是故意的是一回事,可不可以原谅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对张小五怒吼。

    “钱哥,现在我们交易谈的怎么样了?”唐寅笑眯眯的问。

    “谈得很好,谈得很好……”不管怎么用力,也抽不出被唐寅紧紧握住的右手,钱哥只有服软。

    出来混这么多年了,他分外明白一个道理,该装孙子的时候决不能犹豫,否则肯定会被收拾。

    “现在还想要我的古董吗?”

    “不要了,不要了……”

    “这就对了,买卖不成仁义在,既然生意谈不成了,告诉我,你是给谁办事的?”唐寅问强哥。

    他不认为收购古董的举动,是钱哥在幕后主使,带大金链子的钱哥,最多最多也就是个混子。

    “我就是想趁着古玩盛会赚点钱,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主意……”

    “人生来就有两只手,所以习惯用两只手做事,如果突然少一只,你猜猜看会发生什么事儿?”唐寅右手突然用力,狠狠的揉捏钱哥的右手。

    “停,停,手要被你揉碎了……”钱哥像杀猪一样惨叫起来,可无论如何挣扎就是挣不脱。

    咔嚓!

    钱哥眼睁睁看到他的右手大拇指,诡异的向外翻起,一看就知道骨头断了,只是没刺破皮肤。

    “慢慢来,你的右手有五根手指,现在才是第一根,还剩下四根,你有充足的思考时间……”

    “真是我自己要收购……”

    咔嚓!

    大拇指之后,食指也折断了,诡异的反响扭曲起来了。

    十指连心,被硬生生折断,简直就是一种非人的酷刑,不是普通人能忍受的,钱哥是普通人!

    “我是帮施八月收购古董的!”钱哥真的怕了,已经断两根手指了,再迟疑一会儿,恐怕其他三根手指也保不住。

    打架狠的他见过,动辄把人脑袋打破的他也见过。

    然而像今天这种情况,被人当面笑眯眯的折断两根手指,神色丝毫未变的却从来都没遇到过。

    这才是真正的狠人!

    他甚至怀疑,眼前这家伙是不是一个杀人犯?

    只有杀过人的冷血屠夫,才能在轻描淡写之间随随便便就折断他两根手指。

    他甚至怀疑,如果他不说出唐寅想要的消息,唐寅或许会杀死他。

    尽管这里不是荒郊野外,就在古玩街的一侧,一旦在这里行凶杀人,肯定会有很多目击者,杀人的人会变成通缉犯,会被警方抓起来枪毙,稍微有点理智的人,不会做出这种荒唐事来的。

    但他不敢赌,因为一旦赌输了,他的命就没了,到时候就算唐寅被抓住被枪毙,又与他何干?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好,好,我这就滚……”被唐寅放开手之后,钱哥转身掉头就跑,甚至都没招呼他的手下。

    张小五等人一看,钱哥都跑了,他们还留下来干什么?

    所以也都一哄而散,追着钱哥就跑了。

    “唐寅,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厉害?”孙猴看着唐寅羡慕的说。

    “只要你肯下苦功,要做到现在这种程度,不超过一年就可以了!”

    “你没骗我?”听到唐寅的话,孙猴的眼睛就亮起来了。

    跟唐寅控制着钱哥,让钱哥往东,钱哥就不敢往西,实在是太威风了,孙猴恨不得取而代之。

    “只要你肯下苦功!”唐寅笑眯眯的说。

    这句话重点中的重点只有两个字,苦工!

    学功夫有一句古话,入门先站三年桩,是最考验人的毅力的,同时也是打熬筋骨最苦的三年。

    唐寅和苏晚晚两人回家的时候,钱哥手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用上最好的止痛药。

    但止痛药并不能完全止痛,他仍然能感觉到手指传来的丝丝疼痛,让他的脸色一直阴沉着。

    张小五和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在钱哥面前低着头。

    尤其是张小五,此时更是惶恐的紧,因为他很清楚钱哥今天的遭遇,可以说是他一手造成的。

    都出去!

    钱哥看看张小五等人,没心情搭理他们。

    “施老板,收购古玩的事你另找别人吧,我不干了!”把人都赶出去后,他给施八月打电话。

    “昨天做的挺好的,怎么今天就不干了?”电话对面的施八月,声音中明显带着意外。

    “没什么,就是不想做了!”

    “我就当你今天没打电话,明天继续!”说完,施八月就把电话挂了。

    “施老板,我真的是不能再做了!”钱哥一想到唐寅,就一哆嗦,再一次把电话打过去了。

    “姓钱的,你胆子大了,敢违抗我的命令了,是不是?”

    “我……”

    “要么你就继续做,要么就等着接受上头的惩罚,你选一个吧?”

    施老板,不是我不想做,是我遇到大麻烦了……”钱哥这时候没办法了,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以前他很自由,手下有几个小兄弟,倒也能混个温饱,但是想吃香的喝辣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羡慕人家开豪车,羡慕人家吃山珍海味。

    钱哥不甘心,终有一天好运降临到他头上,他竟然被招揽了,而且给他难以想象的丰厚报酬。

    但他懒散惯了,要钱,大吃大喝,他比谁都能,做事的时候,就磨磨蹭蹭的。

    结果被招揽之后,第一件事就让他办砸了。

    他本以为最多就是被开了,不再用他就是了,却没想到当天晚上被叫走了,蒙着眼睛带到郊外,有人给他喂下一颗不知名的物体,直接捏着他的嘴巴喂下去的,让他想吐都吐不出来。

    喂下去之后,告诉他,他被下蛊了。

    他当时就笑了,电影电视中才有的东西,吓唬谁呀?

    紧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就是一口一口的被吃掉,疼得死去活来。

    他不得不信了,带走他的人告诉他,以后再不好好做事,就会被肚子里的蛊虫一口一口咬死。

    紧接着他就被分配给施八月,平时做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是他第一次接手大任务。

    “你调查清楚没有,是偶然的情况,还是故意扰乱我们的计划?”施八月问。

    “我当时想着完成任务要紧,所以……”

    “所以你就没调查,想直接用武力解决问题对不对?”

    “我也是为完成任务!”

    “猪脑子,我当时是怎么吩咐你的?”电话对面施八月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不满和怒火。

    “低调,悄悄的收购古董,尽量不要让其他人察觉!”

    “你是怎么做的?”

    “施老板,是我错了,求你帮忙,千万不要让上头知道,否则我这次惨了……”

    虽然蛊虫在肚子里撕咬的滋味,钱哥只经历过一次,而且持续没到半分钟,却给他造成深深的恐惧,让他再也不想第二次尝试了,所以他苦苦哀求施八月,不要向上头汇报他的失败。

    钱哥求饶的时候,唐寅已经回到出租房收拾完毕,七件古董上的宝气全都被茭杯给吸走了。

    “开始学习……”拿出一本书,是孙老根给他开列出来的书单中的一本。

    学习古玩,需要掌握的知识很多。

    孙老根不可能一点点给唐寅灌输,所以很多基础知识,需要唐寅自己从书本上学。

    而唐寅无意间发现宝气不止可以用来练功,还可以用来提升学习效率,简直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所以茭杯反哺的宝气,一部分被用来练功,一部分被他用来辅助学习。

    学习,练功!

    一个晚上就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之后,唐寅和苏晚晚一起来到古玩街,继续寻宝。

    “老唐你看……”到古玩街没到半个小时,孙猴就等唐寅向前看。

    一个熟人!

    是钱哥,他右手吊在胸前,身后跟着张小五,正一步步向三个人走来,很快堵在三个人面前。

    来找场子?

    看到堵住路的钱哥,唐寅的眉头就微微一皱,上次仅仅折断钱哥两根手指,这次要折断几根?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