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穿越小说 > 不合理真相 > 《不合理真相》迟暮 第298章 干冰箱
    很快,老魏走回到客厅,眉头紧皱。

    苏平凑过去,问道:“咋了?没发现?”

    “也不能说没发现。”老魏撇撇嘴,面色有些古怪,过了一会儿便抬手指着客厅处的一个立式的大箱子,说道:“就发现那玩意儿,我观察了下,外层应该是工程pe塑料,很厚,内里材料不明,不过猜测应当是保温隔热用的。”

    顿了顿,他接着说:“换言之,这就是个保温桶,容积看规格该有90升左右,下边还有四个轮,方便移动。”

    苏平目光立刻看了过去。

    先前他也早就注意到这个像箱又像桶的玩意儿了,不过因为先前没见过这种东西,不明白它是什么,也没太在意。

    而现在,老魏说出了他的猜测……

    “90升的保温桶。”苏平眯了眯眼,看向祁渊一眼。

    祁渊默默掏出手机,查了些许资料,尔后又用计算器算了会儿,这才压低声音说道:

    “苏队,我刚查到,这种保温桶,是专门用来临时储存、转移、运输颗粒状干冰用的,保温效果极好,九十升干冰放里头,日损耗量不超过6%。另外,因为颗粒间有缝隙,所以实际装载量会大个折扣,大概在2-5%左右吧。

    假设,这个大桶买了已有两天,缝隙占总体积5%,那么干冰实际总体积应该在85.5升左右,第一日损耗6%,剩余80.37升,第二日再损耗6%,剩余大约在75.55升上下。

    而,干冰的密度是常温常压下的二氧化碳的781.1717倍,75.55升的干冰即可产生59个立方的二氧化碳。

    这阳台高度目测在三米五左右,面积有二十个平房,总体积也就七十个立方了,里头充斥着接近60立方的二氧化碳,显然足以致命。”

    苏平斜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家数学老师还是物理老师教你用升来做固体的体积单位的?”

    祁渊:???

    片刻后,他终于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吐槽说:“那我要讲标准,说什么立方分米的话你又得嫌我瞎讲究讲那么复杂了呗,反正你想怼我的时候怎么着都能怼两句呗。”

    “卧槽还敢是换身衣服,其实不过是加了件薄外套,换了双鞋罢了。

    苏平轻轻点头,示意大家伙儿收队,便转身离开了此地。

    当然,痕检员尚需在现场多留一段时间,继续勘察。

    ……

    回到支队,苏平第一时间对周佳展开问询——这是先前便定好的策略,不给她太多打腹稿的时间。

    她似乎也懂点儿国内刑事诉讼方面的法律与规矩,并没有嚷嚷着喊律师什么的,只全程低着头,一言不发,偶尔落几滴眼泪。

    仿佛这件事儿对她打击极大似的。

    但祁渊当真无法从她身上感受到半点儿悲伤的情绪,毫无共鸣的感觉。

    别的不说,她擦拭眼泪的时候,竟然还会下意识的注意自己的妆容。

    祁渊就一脸黑人问号,怕哭花脸就别流泪啊!

    苏平也没多说什么,只静静的看着她,看了约莫两三分钟,才开口问道:“首先,周女士,我们继续先前其实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吧。你和你公公婆婆,还有小姑子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周佳微微皱眉。

    随后她眉头迅速展开,说:“挺好的啊,我们一家还算比较和睦,婆婆也真把我当女儿看,我孝敬她,她照顾我,比跟儿子都要亲上许多呢。”

    “你确定?”苏平轻笑一声,说:“提醒你一下,我们询问的对象可并不仅仅你一人而已,你和他们感情怎么样,你瞒不住的,还是实事求是的好。”

    “什么实事求是?说到底你们还不是怀疑我吗?”周佳情绪略微激动了点儿,就想站起身来。

    但很快,她又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深吸口气,重新坐了下去,随后摇了摇头,又从白色的小包包里摸出女士香烟,点上,吐两口烟雾,才淡然的说:

    “我自认为和他们的关系确实和睦,但说实话,他们背后怎么说我,我就不确定了,毕竟我也没法让所有人都满意。

    只不过……还是刚刚那句话,我觉得我已经尽到了一个媳妇的本分,他们在家也是和颜悦色、好言好语的,从来没闹过大的矛盾。”

    “这么说,小矛盾不少咯?”

    “难免的吧?”周佳翻个白眼:“跟亲生父母住久了都还有矛盾呢,都还吵架呢,这算得了什么?”

    苏平点点头,没太在意,只继续问道:“在家里烧烤,谁发起,或者说谁提议的?”

    “我老公。”周佳说道:“他觉得这样很有情趣,还特地买了烧烤架、鼓风机和煤炭。”

    顿了顿,周佳又说:“我提醒过他当心一氧化碳中毒,但他不以为意,说到时候把窗开开,把新风空调打开就好了,还说他买的煤炭和鼓风机都是很不错的,能有效避免煤炭不完全燃烧。

    我也是考虑了好久,才同意了,毕竟咱们阳台窗户要全开的话,通风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和室外也差不多。

    只是没想到,千叮咛万嘱咐,也不知道是婆婆还是谁,还是把窗户给关上了,这不,出事了吧?”

    苏平看了祁渊一眼,示意他做好记录,同时接着说:“先前在现场的时候你也说,是你婆婆关的窗。那么,她关窗的时候,你看见了吗?”

    周佳睫毛轻颤,跟着便摇头说:“我要看到,肯定得阻止。”

    “那你为什么不假思索的猜是她呢?”

    “因为每次一下雨她都要跑上跑下忙着关窗户呀,”周佳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说:“而且婆婆做的位置靠窗,对面靠窗的是我男人,他这个人虽然挺大大咧咧的,但我想他也不至于马虎眼到在那种时候还关窗才对。”

    苏平瞧了她一眼,轻笑:“倒还算有理有据……不过,据我们判断,四名受害人其实并非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啊?”周佳却似乎早有预料,丝毫没有先前那般猝不及防时下意识露出的错愕,反倒很自然很“震惊”的问:“什么?不是一氧化碳中毒?那他们好端端的怎么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