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世界暗行者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试药
    自己拍电影,写小说,或者拍影视剧,建立一个世界,然后再穿越进去,想想就让人激动。

    但是后来周臻苦逼发现,除了参演,其他的渠道都走不通。

    江浩是个作家,不过是个重度文青。

    他写的东西,都是梦啊,现实,存在,虚幻这一类的。

    让他写打打杀杀的东西,他写不来。

    投资拍电视剧,拍电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更别说他一个外行了。

    他们家这点家底,说不定都折腾进去,也很难完成一部作品。

    也就只能想想找机会参演了。

    不过,现在他顾不上这些,因为他老爹回来了。

    九月底,他老爹从东瀛卖鱼回来。说起来有些不真实,但是其中的五条鱼就卖了两百万,剩下的一船鱼,一百多吨,才卖了四百万,总共六百万。

    这六百万,去掉油钱,人工费用,管理费用,盈利大约两百万。

    周臻从2015年出海,2017年回来,这条船一共卖了五次货,纯利差不多一千万,已经算很不错了。

    要是按照这样的频率,四年就能把这条船的贷款赚回来。

    当然,这是因为这是新船,少了许多其他费用和耽搁的误工时间,许多旧渔船,出海一趟也赚不了多少钱。

    周友建回来之后,开始结算工资,周臻也跟着忙活了几天。

    他一直没有把回春丸给他吃,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怕他爸妈一直追问药是从哪里来的。

    等小亮哥的助理送来了机票,确定了去洛杉矶的时间。周臻等到要走的前一天,才跟他他爸说:“爸,今晚上别去喝酒了,我有事要跟你说。”

    “滚蛋,你有啥屁事?还不是怕我跟你权叔喝多了?”

    他爸得了风湿关节炎以后,身上的骨节就开始逐渐变形,按说是不能喝酒的。

    但是他现在对生活没指望了,反而喝的比过去更凶。

    他畅意了一辈子,不管是周臻他妈,还是他的两个好兄弟都是豁达之人,也明白他的心意,这方面也不管他。

    反正他或者,就是想让他开开心心。

    的了这个病,活得越久,受罪越多。

    到了最后,身上骨头都变形了,全身畸形,不能动弹,还浑身疼痛难忍,那真是生不如死。

    权叔是他老爸的两个生死好兄弟之一,跟另一个船老大华叔,三个人的友情已经持续了四十年。

    华叔在他们家后面买了一条船,出海才一年不到。

    权叔早年就没有出海了,开了一家海产品加工厂,现在还涉足房地产,生意不算大,但是日子也好过。

    周臻记忆里面最深刻的就是他八岁那年,他们家还在搞海洋养殖,跟本家门的远支因为养殖闹矛盾。

    那时候他爸不在家,那一支欺负他妈一个女人,他妈拎着一把菜刀追着对方一帮大男人四处飞散,还砍伤了三个。

    他妈被抓进了派出所,他们家那几个月,就是权叔和华叔一直在撑着。

    华叔不出海了,权叔工厂都不管了。不仅家里养的海产品他们守着,还帮他妈到处找关系,一直撑到他爸回来。

    虽然算是同宗的纠纷,他妈还是坐了一年牢。

    不过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们孤儿寡母。

    他妈的名气,不仅在半山窑村传开,整个区都知道她原来是个江湖女侠。

    那以后,她原本不好意思继续练功,也都全捡了起来。

    越是长大,周臻越是羡慕老一辈那时候的友情真挚。

    他们九零后这一代就不行了,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家里宠着,以自我为中心,没有了那种为兄弟两肋插刀的精神。

    周臻上学的时候认识的狐朋狗友很多,但是现在大部分都淡了下来,现在关系最亲近的,还是这些堂兄弟。

    “你跟权叔说一声,改天再聚。”

    他爸这一下才认真了,问道:“有啥事?你权叔今天专门给你送行的啊!”

    周臻想了想盛情难却,于是说道:“那你今天晚上不喝酒。”

    “你个兔崽子有事说事,一会老子大嘴巴子扇死你。”

    “扇死谁?你不得了咯,打死了他,谁给你养老送终?”刚做完头发回来徐桂娥又打扮地花枝招展。“儿子,妈好看吗?”

    周臻无奈说道:“妈,你都快五十了,染个黄毛,穿个紧身裙,耳环比耳朵还大,合适吗?”

    徐桂娥立刻如同炸毛的猫。“打,使劲打。打完了晚上我让你喝半斤。”

    周友建没理她,盯着她上下看了一遍,才说道:“再勒你那腰也细不了,去年你不是还喜欢那什么……波斯米亚……风格嘛,那挺好。”

    “什么波斯米亚,那是波西米亚。土老帽!”

    “管它什么波斯米亚还是波西米亚,总比你肚子游泳圈都勒出来好看。去换一身!”

    徐桂娥悻悻地瞪了父子俩各一眼,才进入她专属的衣帽间。进去之后又探头回来。“换就换,板脸给谁看。”

    周臻忍不住想笑,憋住。“爸,你等一下,我给你拿点东西。”

    他咚咚咚地跑上楼,打开了床头柜旁边的小保险箱,拿出了那颗回春丸。

    他不确定吃了这颗药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确定有没有效果,会不会跟酒精冲突。

    所以,不如趁着他没喝酒,先给他吃下。

    “拿着。”周臻递到了他手里,又回身给他接了一杯纯净水。“爸,把这颗药吃了。”

    周友建早就在研究这颗蜡丸包着的药丸,他不会怀疑儿子想害他,只是有些疑虑地问:“这药哪儿来的?你别上当受骗了啊!”

    周臻摇了摇头说道:“没花钱,你先吃下,我再跟你说。”

    周友建问:“偏方?”

    “算是吧!治疗风湿有特效。”

    对周友建来说,这几年吃的药要用车装了,也不在乎一颗药。

    他捏破了蜡丸,里面一颗黑褐色的药丸,大约有两颗黄豆那么大。

    他拿起来放在鼻尖处闻了闻。“嗯,中药,味道闻起来挺正宗的。”

    然后,他也没有犹豫,就把药丸塞进了嘴里,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咽了下去。

    他这才指了指沙发说:“坐,跟我说说这是咋回事。”

    周臻就怕这个,因为系统的存在不能跟任何人说,说不定,世界意志就发现了系统。

    现在的周臻又舍不得彻底抛弃系统了,别的不说,要是有效,以后还想有个地方买特效药啊!

    如果能成为系统的主人,以后想进哪个世界就进哪个世界,只要维持系统的运转,他就不怕任何亲人得病。

    周臻听话地坐下,摇了摇头说:“来历你先别问了,说说我们这艘船以后咋安排吧!”

    这才是他们家现在的头等大事,周友建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过去了。

    他皱眉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还没结婚,就是结婚了,现在的小姑娘,也不可能守活寡,一分开都是一两年见不到人。所以你妈说不让你上船,我是支持的。

    但是这船已经买了,我这身体又不行。我想问你姐夫的意思,看他愿不愿意上船,他要不愿意,就卖了算了。”

    特种渔船,即使要买,也要订做,一年能造好都是快的。

    虽然出售的范围狭窄,意向客户少,但是保值率很高。

    周臻家的这艘渔船才出了一次海,跟新船差不多,即使现在原价卖,都有人愿意接手。

    何况,他们还能采取租赁制。租给现在这帮手下,然后派一个财务上船,以后利润平分,他们也是愿意的。

    但是这种方式风险比较大,因为不是自己在船上,像这次遇到海盗,或者是危险驾驶触礁,那一下子就损失大了。

    周臻说:“姐夫上船我没有意见,不过他过去就是在近海渔船上干过,这种远洋渔轮,他还玩不转。”

    “玩不转就学,除了捕鱼方式不一样,其他方面都大同小异嘛。再说……唉,你等会儿,咋肚子不舒服……”

    周臻猜测这是药效发作了,问道:“还有啥感觉没?”

    “身上有点热……”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忍不住在身上抓痒了。他楞了一下,“这是药效起来了?这么大的作用?不行,憋不住了……”

    看着他爸匆忙跑进客厅后面的卫生间,周臻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这颗药的成本相当于一个人半辈子的学识和经验,可以说价值连城。

    周臻希望药效真的有用,让他爸不用再受疾病的折磨。

    徐桂娥终于换了一身波西米亚风情的衣裳出来,宽松的搭配,让她高大的身材凸显出一股气质。

    这一身,比她开始的紧身裙要漂亮好几倍。

    快五十岁的人了,哪怕再天天练,身材也开始走形了啊,这样的衣服刚好能遮丑。

    “你爸呢?”

    周臻指了指厕所。“我刚才把药给他吃了……可能起效了。”

    “啥药?”她紧张地大声问道:“友建,你没事吧?”

    他爸的声音传了出来。“这龟儿子,不知道弄的啥药,浑身毛躁……难受,拉死我了!”

    徐桂娥挥手就给了周臻一巴掌。“你哪来的药?给你爸乱吃!”

    厕所里,周友建又在大叫:“快帮我把止痛药拿来,疼的我有点忍不住了!”

    徐桂娥顾不上周臻了,慌忙跑到卧室那里去拿止疼药。

    周臻也忍不住担心:系统,你千万不要忽悠了我啊! 56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