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扶主角上位 > 第67章 民国伪女主3
    那是那年冬天最冷的三天,虽然没有飘雪,但凌冽的风呼吸进肺里,冻的骨子里冒着凉气。

    傅芒戴着白色的孝帽,安安静静的守在灵堂,对于那个身体常年不好,但是慈眉善目的爷爷。

    傅芒依赖而且尊敬,所以在傅菁菁找过来的时候,傅芒甚至没有分出多余的心思。

    三岁的小姑娘,生的冰雪可爱,穿了身绣袄襦裙,哒哒哒的跑到傅芒身边,探着头问。

    “你是傅芒吗。”

    那是傅芒第一次见到自己名义上的妹妹,可笑的是在爷爷的葬礼上,傅芒自小是孟氏和傅登封带大的,她只是给面前的火盆里又放了把纸钱。

    被宠坏的小姑娘撇了撇嘴,吊梢眼里满满的都是厌恶,“果然和娘说的一样,真讨厌。”

    傅芒的手在火盆上停了片刻,觉着疼了才拿下来,她没娘,可也知道傅菁菁不喜欢自己,就像冯涂一样。

    傅芒没同那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不过等了一会,身后突然传来尖利的责骂声。

    披麻戴孝的冯涂,脸上被粉涂的苍白,手里扯着哭哭啼啼的傅菁菁,指甲差点杵上傅芒的眼。

    “傅芒,你为什么打菁菁,小小年纪不学好,你学校里的老师就这么教你的吗,菁菁才三岁,哪里惹你了!”

    灵堂里有来祭拜的客人,本来肃穆的氛围,被冯涂吵的如同菜市场,傅芒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一低头,就看着刚才还满眼嫌弃的傅菁菁,脸上明晃晃的五个手指印,这时候就扯着冯涂的胳膊来回晃。

    “娘,姐姐打我,姐姐打我,她还说让我滚出傅家,不然就打死我。”

    “娘,我害怕。”

    傅家一直都是大户人家,对于脸面看的十分重要,因为难过傅登封的逝世,孟氏现今还躺在床上,没缓过劲。

    傅芒孤立无援,她自小被教育着要尊老爱幼,书香门第的姑娘,总是温柔而且端庄。

    在傅登封的葬礼上,她不想跟自己的后妈和妹妹吵架,何况才八岁的姑娘,哪能吵的过两个乡野来的泼妇。

    傅菁菁还在哭,冯涂气愤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就看傅芒小声的回了句,“我没有。”

    “你没有?难道是菁菁说谎?她才三岁,什么都不懂,你要是不打她,她能自己打自己吗。”

    她能,其实傅菁菁脸上的巴掌印,真就是她自己打的,为了逼真,还挠的通红。

    傅菁菁和她娘一样,或者说被她娘教成了另一个冯涂,虚伪自私,不择手段。

    她从小就在傅芒的光芒下长大,爷爷奶奶的不亲近,父亲的疏远,还有母亲无时无刻的抱怨和教育。

    让这个三岁的孩子,心机颇深,她想着给傅芒一点教训,倒是没想到会引来傅天方。

    穿加绒衬衫马靴的男人,剑眉星目,一张脸因为常年不笑而显得十分严肃。

    灵堂上的吵嚷让傅天方十分不悦,这时候就走过来问,“怎么回事。”

    傅菁菁缩了缩肩膀,连带着冯涂脸上的苍白都多了几分真实,“就,就是傅芒打了菁菁一巴掌,我过来问问怎么回事。”

    傅芒是什么性子,傅天方不清楚,但是他心底偏向这个闺女,于是问也没问,“姐姐教育妹妹很正常,这是父亲的葬礼,你带菁菁回去,别给我丢人。”

    傅天方想着是偏袒傅芒,可事情做的不对,他甚至没有问问傅芒,你真的打她了吗。

    来参加的宾客们,在傅天方息事宁人的做法里,自然而然的以为傅芒是个欺负妹妹的女生。

    也就是这样,对于傅芒后来的人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傅登封的葬礼过去,傅家的生活还要继续,傅天方依旧为财为权奔波,傅家现在已经很大了,比过去所有的名声还要辉煌。

    可傅天方不满足,那些闹事的地痞流氓,现在就关在城外的一家破庙里,傅天方没让他们死,花重金养着。

    可那群人生不如死,他们被毒打,被火烧,被割肉,被逼着喝滚烫的汤。

    傅天方活在巨大的怨恨里,而这份怨恨越来越大,不仅仅是那群地痞,还有参与的所有人。

    傅芒依旧在上学,可能是受她的影响,傅菁菁七岁的时候,冯涂也把她送到了学堂,只是和傅芒不在同一个学校。

    从葬礼事件过后,傅芒就又没见过傅菁菁了,只是对于这个有些恶毒的妹妹,她倒是罕见的听了些八卦。

    傅菁菁聪明,所谓的聪明不是在学习上,在其他的旁门左道,她教唆自己的朋友殴打同班同学。

    就因为人家说了一句她的不是,她同老师作对,就因为成绩不好被老师在课堂上点了下名。

    傅菁菁像是傅家的耻辱,孟氏偶尔提起,总是无奈摇头,她不去前院,自然对傅菁菁也不上心。

    傅芒是个很好的姑娘,如果不是文化革命波及的太广,或许她能顺风顺水一辈子。

    革命的浪潮在所有学校如火如荼的开展,坏学生们拿着打火机肆无忌惮的烧着书本。

    成绩好的学生,被拉到操场批斗,脖子上挂着大牌子,写革命的毒瘤。

    傅芒也被人撕扯着拽到那个空旷的升旗台上,她绑起的马尾凌乱的披在肩膀,嘴角不知道是谁挠出一道血印。

    升旗台最前边站着的,就是傅菁菁,已经十三岁的姑娘。手里拿着棍子,不怀好意的笑。

    “哟,这不是傅芒吗。”

    傅芒十八岁了,如果不是家里支持,应该早早的就离开学校,可因为喜欢,她一直在读书,研究着图书馆里所有的文献。

    与其说傅芒是学生,不如说她更像个学者,可越是这样,越要批斗。

    那天傅芒被迫听了自己十八年里最恶毒的话,她们夹杂着口头禅和随地吐的痰,把傅芒骂的一文不值。

    晚上回到家的傅芒扎在床上,连着发了三天的高烧,孟氏差点以为她醒不过来了。

    傅天方脸色难看的守在门口,看自己母亲老泪纵横,“阿芒若是熬不过去,我索性跟她一起走,这个家里也没什么我留恋的。”

    还好,傅芒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