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扶主角上位 > 第20章 校园伪女主5
    大抵所有的的高三都是那样,学业繁重而紧促,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一样,丝毫不敢懈怠。

    唐芒好几个礼拜没有回家,天气越来越热,教室里的风扇开始在中午的时候,乌拉乌拉嘶哑的转动。

    楚泽不知道怎么安慰女朋友,其实以唐芒的成绩,就算不这么拼命,也是一本随便挑的。

    齐宋也这样讲过,那时候的唐芒是怎么说的呢,小姑娘一张脸青春洋溢,眼睛却是漆黑深沉。

    “我不是为了成绩而努力,我是为了以后,为了站在更高更远的地方。”

    楚泽不懂唐芒说的更高更远是哪里,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能力,陪在唐芒身边。

    到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学校的管理就不是很严格了,毕竟生死孰非,都要尽人事听天命了。

    期中考试的时候,楚泽和唐芒依旧还是占据前两名,班主任张福不是不知道两个人谈恋爱。

    他也曾经考虑过,是不是要找家长聊一聊,楚泽的成绩有多好,那是有目共睹的,连带的唐芒。

    唐芒进来学校的时候,其实是达不到实验班的要求的,听说是其父亲有钱,找了关系,后来的高一高二,也没什么起色。

    到这里,张福也明白了,人家唐芒成绩是什么时候变好的,是楚泽转学来了以后,合计是爱情的力量。

    那得,也没什么好聊的,只要能把成绩提升上去,这就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张福见着楚泽和唐芒,总是满面春风,满脸八卦。

    值得一提的是齐宋这丫头,也不知道是看唐芒和楚泽脑回路如此高大上的都在努力,还是立地成佛突然顿悟。

    反正从年级二三百名,已经成功提上前五十名了,这下把她妈妈高兴的,没事就煮鸡蛋送来,说补脑子。

    而另一个实验班的季北北和余绍呢,经过上一次的吵架,和好之后的分分合合。

    占据了季北北所有的时间,她把心思都放在了余绍的身上,好歹有以前的基础垫着,只是掉到年级一百名之后。

    余绍就不行了,就是在普通班,他那成绩,也只能算到中下游。

    老师不止一次的找过季北北和余绍,好说歹说,一个死不开口,一个嬉皮笑脸,时间长了,老师也就放弃了。

    只是在办公室里会可惜,说季北北以前多好的苗子,从小学到高中,就没出过前三名,现在呢,滑到那样的程度,她也不在乎。

    这么一来,张福更喜欢楚泽和唐芒了,真是怎么看他俩怎么般配,私心里甚至觉着,赶明他俩的婚礼,自己也得去蹭杯喜酒。

    ——

    六月七号,八号。

    一早,唐商就没去公司,王娟也跟学校请了假,两人带了水杯,葡萄糖,霍香正气液,力求保证后勤跟的上。

    唐芒简简单单的穿了身连衣裙,头发绑的高高的,相比较以前头都不抬的看书做题,这倒是无压力的很。

    “芒芒,准考证带了吗,笔呢,多带两只,别到时候没水了。”

    唐商跟在闺女后头团团转,开口提醒,唐芒拿着手里的笔袋,点头,“拿好了,走吧。”

    楚泽在门口等着,他父亲工作忙,也对自家儿子放心,倒是王娟这个做丈母娘的。

    听说了之后,非要拉着楚泽,说自己去多孤单啊,跟芒芒一起,还能有个照应。

    唐芒无所谓的点头,也还好两人分在一个学校,只是不在同一个考场。

    唐商这时候对楚泽也没什么挑鼻子挑眼的了,既然是闺女的对象,那就要一视同仁。

    也紧赶紧的问问,东西带了没,早上吃饭了的吗,别紧张,放宽心。

    唐芒就想笑,谁紧张楚泽都不会紧张,这货把握大到只要唐芒填哪个学校,他就跟着去哪,完全不需要考虑分数的问题。

    最后一天出考场,金色的阳光撒在大路一侧家长的身上,有人在笑,有人在皱眉。

    唐芒那是第一次感受到人间的喜怒哀乐,或许会有坎坷,或许会有抱怨,开心或者难过,喜欢或者讨厌。

    他们淋漓尽致,从未掩饰,不过几十年,凡人的寿命很短,可充实的就让神,都觉着羡慕。

    唐商一眼就在拥拥攘攘的人群里看着自家闺女了,后边跟着身正条顺的楚泽。

    “芒芒,芒芒。”

    接着俩孩子,唐商和王娟,谁都没提考的怎么样,就问累不累,中午想吃什么。

    唐芒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楚泽,发现那人眼也不眨的瞅着自己,“怎么了。”

    楚泽摇头,也没解释什么。

    ——

    那几天,帝君大大过的极其堕落,反正试卷写的满满登登的,以她自己的判断,应该还不错。

    齐宋会来约唐芒出去玩,穿碎花短裙的小姑娘,甩着齐耳的短发,笑眯眯的让人觉着心情都很好。

    帝君大大点过焦糖布丁奶茶,也去做过diy小饼干,还跟着齐宋一起,试戴那些亮晶晶的碎钻饰品。

    几万岁的帝芒,就像是突然活在有父母亲照应着的时光里,然后慢慢绽放。

    跟楚泽出门的时候,会在衣橱里选好看的裙子,在公园里散步,也会同那些上了岁数的阿婆,聊聊家常。

    直到查成绩的那天。

    唐商又一次旷了工,王娟又一次旷了课,两个加一起都有几十岁的人了,紧张的直搓手手。

    “芒芒,你觉着咋样,楚泽呢。”

    楚泽一早就从家里来了唐芒这边,听着就无所谓的抬头,“上网查呗。”

    楚泽是有信心,只要阅卷的老师不是生理期,那两人就没什么意外。

    事情证明,楚泽是对的。

    王娟看着两台电脑上,唐芒和楚泽的成绩的时候,眼神都在放着光。

    七百多,两个都是七百多。

    唐商已经抱着个电话本,连七舅姥爷和三姨奶奶都没放过,挨个通知一遍。

    唐芒懒洋洋的伸头看了一眼,然后杵了把楚泽,“又比我多了一分,有没有点意思的你,不晓得让着点女朋友么。”

    楚泽揉了揉唐芒的头,那是唐芒第一次看着楚泽笑,精致的眉眼舒展开来,仿佛眼睛里开满了茶花。

    他说。

    “以后都让着你,全都让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