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纹身驭鬼师 > 《纹身驭鬼师》正文 第三十二话 卖药换钱
    刘重阳下山后一边打听路一边走,走了约么三五天,便来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市。

    这座城市很秀丽,天空很蓝,草很青,空气甜美芳香,虽然比不上山里那么清新,可是也很惬意,刘重阳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周围,他第一次走入一座城市,以前都是跟着师父在村镇里行走,从没见这些高楼,广场。

    “滴滴……”走着走着,刘重阳听到身后一阵刺耳的声音,连忙闪身退至一旁,一辆越野车停在他身边,里面探头出来一个年轻人,冲他喊到:“哥们,年纪轻轻的的这么想不开,在马路中间晃什么啊?”

    刘重阳看着这辆汽车,有点小兴奋,“这个是汽车吧!”年轻人愣了一下,“我艹,哥们你这哪个朝代人啊?”年轻这才打量起刘重阳来。

    刘重阳脚上蹬着一双布鞋,腿上穿着一条肥大的裤衩,上身套着一件浅蓝色的大马褂,说实话很不协调,不过刘重阳自小在山里生活,从来没注意过自己的穿着。

    刘重阳此时已经18岁了,大约175厘米的个头虽不算太高,但常年的习武练功使得他身体很结实,肩膀很宽阔,这让人看上去感觉他很威猛。他眉毛略浓,眼睛不大,但是目光炯炯,鼻梁不算高但很直,嘴巴不大,下嘴唇略厚,尽管如此刘重阳的长相和身形确实是属于那种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了的那类。

    “我说哥们你这是刚出山啊?要去哪里啊?”开车的小青年抬起蛤蟆镜看着刘重阳。

    “我是刚从白头山下来,你咋知道?我想……我想去找个大点的药铺!”刘重阳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仅有的几个硬币。

    那个小青年用眼镜腿挠了挠头,说:“你看你,跟个刚下山的土猴子似的,第一次来这里吧。上车,我带你去,你自己哪找的到。”说完,小青年便先上了车,在里面把副驾驶门打开了。

    刘重阳兴奋的不知道迈那条腿了!一屁股钻进车里,四下看着。“这个车很贵吧!”刘重阳摸了摸屁股下面的座椅,这椅子很软,坐着很舒服。“几十万块钱,不贵!”小青年一边开着车一边说,“你真是山里来的?”“是啊!我下山走了好几天了,才到这里,这里是哪?路人说这里是比较大的城市,有大药铺。”刘重阳老老实实的回答。

    小青年笑着看着刘重阳:“你这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啊!这里是燕市,一个美丽的少数民族之乡,第一次来,遇到我算你运气好,要不然你就抓瞎了!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啊!”小青年热情的说着。

    “那个,药铺……在哪?”刘重阳小声的问。

    “药铺又他娘不能长腿跑了,急啥!第一次来这里不得好好看看!你看那条河叫海兰河,贯穿了整个燕市。”小青年指着一条壮丽的河介绍着,河很宽,河水看似漫不经心舒缓的流淌着,可是却掩饰不了它内心的豪迈。

    刘重阳感觉自己还是挺幸运的,遇到了一个挺不错的人,“你叫什么,能交个朋友吗?”刘重阳试探的问着。“我啊!我叫李忻峰,交朋友?你都坐我车上了还不是朋友吗?我这车一般不让男人坐啊!”李忻峰笑嘻嘻的说。

    李新峰开着车带着刘重阳先在海兰河畔兜了一会儿,简单介绍了下燕市,然后才便开入了市区。

    “到了,下车,燕市这家药房大,中药西药都有卖。”李忻峰把车停好,指着一家大药房说。

    “太谢谢了,那我先下车了。”刘重阳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年轻人,感觉他的确是个很善良的人。

    “你去吧,我在这等你,一会儿你忙完,我带你去杜鹃广场看看,这几天好像有个什么大会,咱俩去凑凑热闹吧。”李忻峰靠在车上冲刘重阳摆了摆手。

    刘重阳迈步进了药店,就直奔中药柜台而去。

    “掌柜的,掌柜的在吗?”刘重阳敲着柜台的台面喊着。

    “来了,又敲又喊的,家里死人了,这么着急,那就去棺材铺喊!”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一脸不悦的问:“你买药啊?啥病啊?”

    刘重阳很不好意思的说:“掌柜的,不好意思啊!我想卖点药材,换点钱。”中年人撩起眼皮打量了一下刘重阳,看这一身装扮就是一个山里来的土狗,估计是采到什么野生药材来换钱。中年人半靠着柜台问刘重阳:“什么药材啊?我们这是大药店,药材都是从正规厂家进的,不好的不要啊!”刘重一听赶忙拿出木盒,说:“我这药材很好,您看下。”说罢,打开了木盒。中年人看了一下木盒里的人参,立刻就像饿狗看见肉一样恨不得马上把它吞下去,但他立刻板起脸:“东西还不错,但是这卖相……你看,这根须子好像断了,这造型也差了许多。你想卖多少钱啊?”刘重阳想了想,一咬牙:“五千,掌柜的。”中年人擦点坐地上,心中暗爽,“我这是遇到傻缺了,百年人参五千就到手,今天财神进门了!”不过他马上皱起眉头:“小兄弟,照理说我们这有营业执照,不能乱收来路不明的东西,不过看你挺可怜的,而且这人参还算说得过去,这样,三千,三千块一口价,怎么样?”刘重阳一听有门,可是三千块就把青青给他的人参卖了还有点舍不得,便低头没知声。中年人连忙说:“三千五,小兄弟这个价格不低了,你去别的地方可没有我这里出手这么阔气啊!”

    刘重阳动心了,三千五,他打小就没见过这么多钱,而且他对钱一直没有什么概念,要价五千原因是他认为这就是天价了!刘重阳刚要答应,突然有只手按住了木盒。

    “这人参我也想要啊!”一个很阴柔的声音传来。刘重阳闻言看去,只见一个染着黄毛,打着鼻环的年轻人看着他,这年轻人长得挺白净,但眼圈有些发黑,一看就是纵欲过度。

    “土老帽,你要五千是吗?小爷我看中你这人参,有老中医说我需要补补,正好,你这个卖给我如何啊?”那个小青年一脸傲气的问着刘重阳,对身后一个人挥挥手,“给他钱。”

    “我说赵总,这个人参是这位小兄弟卖给我的,您看看。”中年人看来有点怕这个小青年,很客气的说。

    “我艹,谁他妈裤裆没加紧把你漏出来了,这有你说话的份吗?还赵总,赵总是你叫的吗?叫赵爷,记住了吗?下次再叫错,你就不用开药店了!滚!”小青年非常横,吓得中年人,一边点头一边完后退。

    “咋样,土老帽,别给脸不要啊!我给你钱算你看得起你,爷我今天心情好,就当做喂了条狗,做了件好事儿,不然我就是直接拿走你也得忍着!”小青年拿钱拍着刘重阳的肩膀。此时,在刘重阳眼中这人现在的行为已经为他自己预约了一张轮椅!他正打算动手,忽然这个小青年被人从身后一脚蹬趴在了地上。

    “我说赵德柱,我兄弟的东西你都敢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