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女生小说 > 骨董客栈 > 《骨董客栈》上穷碧落下黄泉 第一章 通生路619号
    雾城是东部沿海的一个小城镇,虽然比不上东部沿海发达的大城市,却格外的别有一番安静的气韵,雾城,顾名思义,因为靠近沿海地区的缘故,每天当夜幕降临至次日清晨都会被大雾笼罩,直到晌午才能完全散去,也正因此为雾城平白添了许多的静谧。雾城城郊有一条十分古朴的街道名叫通生路,名字因何而来已无人知晓,大约在雾城有历史记载以来就存在了,在雾城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

    七月初的清晨,正是刚刚七点,大雾还尚未散去,路两边的普通居民已早早的起床,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生活,沿着通生路湿漉漉的青石板,同刚刚起床的人想比,穿着黑色西装整整齐齐打着领带的一个男人显的格外的扎眼,来往的年轻人虽感觉奇怪,但不过是张望了一下便回过头专心忙着去上班。

    这条巷子的青石板路有些窄,他的车子怕是不容易开进来,季少皇从通生路的入口下了车,沿着湿漉漉的石板路从路头走到了路尾也没有找到宋建生口中的619号,也许有他并不知道隐藏的号码?季少皇暗想,遂向路边一家刚刚打开门的便利店的店主打听。

    “请问,这里是通生路吗?”

    便利店的店主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她正将店里的东西搬动店门口,听见季少皇打听,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错,是通生路。”

    “那您知道619号是哪里吗?”季少皇继续问道。

    那个女主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继续搬自己的东西,“你搞错了吧,这条路一共就23户,哪来的619号。”

    季少皇愣了一下,没有619号?

    他重新回到了车里,打了电话给宋建生。

    “建生,你确定是通生路619号?”季少皇手臂搭在车窗上,从路口望去,大雾仿佛将路堵住了,这么浓的雾简直没有一点要散去的迹象,他心里越发的烦躁,“可是这条路上根本没有619号。”

    “嗯,我知道了。”

    他丢了电话,将车窗关上,发动了车子离开。

    与此同时,在距离路口五百米处的一间老宅子里,魏末凉打了个哈欠,蹭蹭的翻了个身再次睡去。

    三十分钟后,随着“吱嘎”一声响,铺子的木门被打开,一个男人提了袋东西进来,轻车熟路的到厨房拿出了碗筷,然后自顾的收拾了下铺子的卫生。

    五分钟后,循着灌汤包的香气,魏茉凉揉着惺忪的睡眼晃晃悠悠的坐到了餐桌前。

    豆浆,油条,当然有她最爱的灌汤包。

    “苏魏,明天买甜粽子。”她捏起一个包子就要往嘴里送,被她叫做苏魏的男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接过了她手上的包子,“先去洗脸刷牙。”

    “啰嗦。”她皱着眉头嘟囔,但为了早餐还是乖乖的去洗脸刷牙。

    等她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脸出来时,苏魏已经帮她倒好了豆浆,舀了两勺白糖放进去。

    “比我妈还啰嗦。”她喝了口豆浆,对于甜度似乎还是挺满意的,就开始吃包子。

    苏魏也不反驳,只是默默的吃油条,过了一会才问道“今天应该没什么事吧?”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会有鬼来找我也不一定。”魏茉凉一连吃了三个灌汤包才悠悠的说了这句话。

    苏魏“……”

    他大概已经习惯了,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况且哪有鬼敢来找她。

    魏茉凉吃了五个包子,喝了半碗豆浆便打了个饱嗝,她的确是故意的,知道他怕鬼就喜欢拿鬼来吓唬他,不过也真是的,鬼有什么好怕的,一个大男人竟然怕鬼怕的要死,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天底下估计也就她会这么想,她想看见就可以看见,不想看见就看不见,她当然不怕了,要是真的像苏魏一样能看见鬼,有几个人不害怕的?

    还记得她接的第一笔生意就是个恶鬼,大概是生前死的太惨,所以死后的怨气特别重,魏茉凉刚把他招来的时候因为满脸的鲜血,面目狰狞的简直无法直视竟然直接把苏魏吓晕了过去。魏茉凉满头黑线,要不是因为这家伙当初死皮赖脸,她肯定不会留他在这当伙计,不过说起到底苏魏怎么会留在碧落阁的,这倒也算得上是他这个人实在厚脸皮的一个体现。

    应该是两年前,那时候魏茉凉刚刚接手了碧落阁,她才慢慢开始接受自己的人生就遇上了苏魏,一开始她根本不想搭理他,“这里不缺伙计,你走吧。”

    “我……我会做饭,会收拾东西,只要你留下我我什么都能干。”

    “我说了,这里不缺伙计,你还是另找别的工作吧。”她自己的人生她都一知半解,以后的路她该怎么走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根本不需要什么伙计。

    “我不要工资,只要能够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就可以。”

    “……”魏茉凉撇了撇嘴,“砰”的一声关了门,接下来的几天,苏魏每天早上八点都会准时跑过来,一来就是一上午,要么在门口转悠,要么就坐在门口哪也不去,一开始魏茉凉还会去赶他,后来干脆也懒的理他,也大概是因为苏魏一来就是一个月的精神感动了她,或者是她觉得烦了,最终还是同意他留了下来。

    “我没钱发你工资,你要是想留下来就留着吧。”

    “没关系,我不要工资,只要你同意我留下来就行。”

    “你叫什么名字?”

    “苏魏,苏是……”苏魏解释,可魏茉凉没兴趣听他解释,十分不耐烦的一扬手,

    “你就住楼上楼梯口左手边的那个房间,自己收拾收拾。”说完就回了侧厅,苏魏自讨了没趣,只得乖乖去收拾自己的房间。

    从那以后,苏魏就自觉承担起了铺子里的一切劳动,打扫卫生,收拾东西,甚至连带着魏茉凉的一日三餐,明面上说是店里的伙计,可苏魏真算得上魏茉凉的保姆了,不过这关系就苏魏和魏茉凉两个人知道,所以到底算什么关系也没人在乎。

    吃过饭,魏茉凉和苏魏十分有默契的去做自己的事,魏茉凉去了侧厅,苏魏则自觉的收拾了桌子然后去洗碗,所有的一切都做完了之后他又开始擦架子上的那些古董瓷瓶,每天都会擦一遍他也不觉得烦。

    魏茉凉就像往常一样躺在摇椅上看手札。

    她旁边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了四排手札,大约有几十本的样子,全部都是红棕色的牛皮纸的封面,普通笔记本的大小,最下面的那一层还是比较新的,越往上越陈旧,最里面角落的那本已经破损的十分厉害,魏茉凉已经看完了,所以已经板板正正的摆回了那里。

    这些手札上面记录的是碧落阁的历史,最里面的那本是从凤焦缕讲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