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造梦师 > 《快穿之造梦师》第二卷 第四百三十四章 追妻?火葬场! 9
    凌天坐在后座目不斜视,陌生的车厢让他非常紧张。

    他手紧紧捏着安全带,眼神低垂。

    开车的女子叫露露,是凌天逢场作戏的女人之一。凌天想到之前给这女子一辆车一套房加数百万现金就觉得肉疼。

    什么都没做,只为了给外人营造一个他包养这个女人的印象,就给出这么多的钱财,太亏了,实在太亏了。

    这些钱交给令萱,她还能给自己几个笑脸。

    露露和凌天的事儿已经是一年前了,但她还是保留着这个号码,跟了凌天两个月收获非常大,不管是金钱上的还是事业上的。

    保不准哪天明天想起她,俩人修成正果呢。

    露露因为心中渺茫的希望把凌天的来电设成特别的音乐,今天这音乐一响起来,她立刻从凳子上跳起来,当时对面还有她的男朋友,一个刚入圈没几个月的小模特。

    既然凌天来电了,她还管男朋友做什么,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开着凌天送她那辆车,风驰电视的来到林家主宅,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大的进步,以往凌天从没有带她来过这儿。

    露露心中高兴,觉得两人的关系将会更进一步。

    看来那两个月还是在凌天心中留下了印象

    特别是凌天说要去老地方,两人经常约会的地方就是亚德酒店。

    六星级酒店,吃饭锻炼游玩购物上床一条龙。

    凌天不爱说话她知道,不说话的凌天特别的冷酷霸道有魅力。

    露露爱死了!

    两人久别重逢,是不是应该说些感天动地的话?

    一见面就开房不利于情感交流啊。

    “凌大少爷,您贵人事多,怎么会想起我?”露露调笑着说,眼睛盯着后视镜中的人抛媚眼。

    凌天咳嗽一声,低下了头。

    “别说废话。”

    觉得露露聒噪又不本分,而且这样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这女人一看就很会玩,哪里比得上令萱。

    可他要试验自己行不行,只能勉为其难找了个以往和他有关系的。他不想出轨,也不想让令萱伤心。

    如果被人拍了照片,他可以说恰巧碰到,他和露露是过去式了,让令萱不要多心。

    露露听着凌天磁性的声音,只觉得这也太特么帅了。

    和她有关系的男人中,凌天算是极品那一类,身材好长得帅,为人大方技术好。

    多少bitch想爬上凌天的床把她挤下去,那段时间她整天提心吊胆,不过也觉得刺激极了。

    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男人在她床上,这给她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露露想着如果自己是富婆的话,一定要多包几个凌天这样的冰块脸男人,带劲儿!

    她那个小男朋友就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可仿版永远比不上原版。

    如今听到凌天的声音她都激动的不得了,大床在望,她加快了行车速度。

    车内弥漫女士香水的清香,凌天紧张到烦躁。

    跟一个没多大印象的女人做那种事,实在需要极大的勇气。

    人是自己选的,也只能认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女人,觉得至少不是浓妆艳抹那一挂,还是可以接受的。

    露露时刻注意他的动静,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对着后视镜一个可爱的wink。

    看到凌天慌忙低下头,耳根子都红了。

    这么纯情反而让她食欲大增,露露心中优越感顿生,没跑了,凌天绝对对她念念不忘。

    肯定是为了结婚逼不得已和她分手,结果忘不了她,在日日夜夜的刻骨思念中明白她是他的真爱。

    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挣扎终于听从内心的召唤,背着老婆约她出来,一叙相思之苦。

    第一次做第三者,加上内心的小剧场映衬,露露觉得真特么刺激。

    从今以后,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了。

    车子在两人的焦灼中终于到达目的地直奔地下停车场。

    下了车两人像做贼一样在前台开了房,用的是露露的身份证,凌天稍后再到。

    进了房间露露眼神含笑,慢慢解下衬衣纽扣,紧盯着凌天眼睛,把衬衫一甩,向凌天走去,猛的拉住他的领带让两人凑近。

    凌天震惊到颤抖。

    这女人真会。

    只是短短一个对视,他就有了反应。

    是哪个庸医说他不行的?

    你站出来!

    在心爱的人面前承认自己不行,这会对男人的自尊心造成多大的伤害那庸医究竟知不知道?

    完成试验目的,凌天伸手阻挡露露的进一步行动。

    “先等一下,别这么快。”

    眼睛不敢看眼前的女人,眼神左躲右闪。

    露露噗嗤一声笑出来,凑近亲了他下巴一口。

    “也好,我先去洗澡。”

    身姿摇曳走到浴室门口,倚门回首抛媚眼甩头发:“你喜欢的衣服我都带了,你想看我穿哪一套?有旗袍,制服,学生装……”

    凌天手忙脚乱阻止:“不用不用!穿正常衣服就好,正常衣服。”

    露露撇嘴:“行吧。”

    估计凌天是想要清纯风。

    凌天坐在床边心中抑郁,庸医说他是心理原因造成的起不来。

    只在最心爱的人面前无能,这让人怎么也接受不了。

    他最爱的就是令萱,他心中满是对两人结合孕育后代的期盼,怎么会有心理障碍?

    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打开电视,无聊转台。

    刚好看到一个介绍张爱玲的专题节目。

    其中张爱玲说过一句话,原句是,“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凌天有些明白,他更难过了。

    从小到大都是令萱保护她,令萱看过他所有的窘境,他的懦弱自卑无能,他的胆小怕事。他被那群无赖折辱的场景。

    在令萱心里,他可能永远是那个被人踩在头上,脸沾着泥水拼命挣扎起不来的可怜小丑。

    这样的他,就连自己都唾弃,令萱怎么会喜欢?

    所以他也一样,他把令萱看成强大善良的神女,想着要和令萱在一起,却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

    令萱是完美的,跟他在一起就糟蹋了。

    而且……而且在令萱面前他永远是自卑的,违背令萱意愿的事他怎么能做?

    想通一切后凌天万念俱灰。

    如果是心理因素,他可能一辈子都克服不了心理障碍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像跳梁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弄的别人也不安宁。

    凌天听着浴室的哗哗水声觉得烦躁,很想掉头就走。

    可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了。

    凌天有些慌张,担心被狗仔队拍到。

    慌忙站起来把女人的衬衣藏起来。

    可是一切都晚了。

    出现在凌天面前的人是沈令萱。